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五章:老將歸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老將歸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遠征公司的事情將士們很快就明白了過來。

這個軍方背景格外濃郁的遠征公司是朱慈烺參考後世殖民公司建造的,為朱慈烺全資籌建,擁有飛剪船戰艦於福船戰艦大小十七艘,往來大明、日本、朝鮮三地轉運軍資進行貿易,獲利極大。

齊遠只是漏了幾個數字,所有人就明白了為何齊遠首先要道喜了。

朱慈烺一共出資百萬,佔有全部股本。新來的幾個股東如馬武雖然只有一萬股,為百分之一的小股東,但根據今年的貿易,最終分紅利潤卻達到六十九三萬零八百七十九兩銀子。

這意味著,光是短短不過數月的時光,齊遠就能拿到六千餘兩的銀子。

這等於朱慈烺給了一隻下金蛋的母雞啊!

驚嘆如同潮水一般,生生不息地在場上響起。無數涼氣倒吸入口,讓人讚歎朱慈烺的賺錢的本事。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那個關鍵詞:大方。

方才齊遠還特地提了。朱慈烺在做出前方預算的時候預料到戰後財政會陷入困難,已經提前決定將本年利潤全部無償轉入軍方賬戶上了。

那時,還沒人知道皇家近衛軍團會打入盛京,獲得三千萬兩之巨的巨款呢。

台下,其餘人感嘆巨額利潤與源源不斷的高額分紅時,李定國卻聽出了商業氣味以外的味道,不由驚呼道:「這豈不是意味著,遠征公司將來能夠在日本、朝鮮乃至琉球等地移民、建立軍隊……這儼然有建國的架勢埃這可是比封侯拜相更是厲害的權力……」

這時,朱慈烺繼續道:「往後,遠征公司不僅會開拓琉球、日本外國的土地業務。更會向南,向更廣袤的世界……征服!而諸位,我大明皇家近衛軍團的將士,都有資格低價購買股本,與我大明遠征公司的基業,休戚與共1

「大明萬歲1

「殿下萬……千歲1

「殿下千歲……」

……

歡呼聲匯聚成海洋,激動成了所有人心底里最熱切的情緒。

……

位於城西的正陽街與中街路內里的一處小巷裡。朱慈烺緩緩走了進去,看著一個碩大的「祖」字,停了下來。

這是祖大壽的府邸,這位曾經有過投降后復而湍曾經明將進入清朝之後就一言不發。自然而然也就得不到多爾袞的信任。

再加上吳三桂被迫投降,祖大壽的利用價值也迅速降低。

如果照著這麼個節奏下去,祖大壽也就泯然眾人,能順順利利養老就是福報了。

一切都在盛京被攻破后得到了逆轉。

在策反朝鮮軍隊之中幫助了崔英賢的祖大壽得到了朱慈烺的垂青,這一回朱慈烺來祖大壽府邸見面便是對這位老將的重視。

祖大壽在崇禎元年進入高級軍官序列。因為寧遠大捷而升任駐守錦州的前鋒總兵官。雖然其後老領導袁崇煥因為京師保衛戰的緣故被疑心賣國斬殺,但祖大壽在遼西錦州任上幹得還是頗為不錯的。

作為一個現實主義者,朱慈烺很能理解在朝廷糧餉不夠齊備的情況下,祖大壽自力更生的舉措。關寧軍自行建立商隊與蒙古通商,不斷加強自立的問題。在朱慈烺看來,與其說這是祖大壽野心勃勃,倒不如說是現實所迫。

最關鍵的是祖大壽打下來的戰鬥事,寧遠大捷不多說。

大凌河之戰彈盡糧絕的詐降之舉便是集中體現了人性複雜。

崇禎四年七月,祖大壽奉命於大凌河築城保衛錦州,在他修了不到半個月。城牆雉堞還沒修完時,皇太極大軍便兵臨城下,將大凌河城包圍。祖大壽只好關閉城門,倉促應戰。沒多久,大凌河缺兵少糧陷入圍困之中。明軍雖然四次救援,卻被清軍一一殺敗。

三個月後,祖大壽殺寧死不降的何克綱,大開城門,率眾將來到金營。皇太極與代善、莽古爾泰及眾貝勒眾大臣,一齊隆重迎接祖大壽一行。后雙方登壇發誓祭天。盟誓祭天畢,皇太極攜祖大壽手進入大帳,為祖大壽設宴慶賀。

湍祖大壽向皇太極建言:自己妻子兒女均在錦州城裡,趁錦州不知自己已經投降。願帶一支兵馬去錦州,在城裡當內應,奪取錦州城。皇太極同意放祖大壽去錦州城。

反轉的是,祖大壽一回到錦州城就組織防禦,抗擊清軍。

就此,祖大壽重回大明陣營。

可惜。大明的日子沒多久就又陷入了戰爭。崇禎十二年,皇太極再度進攻大明,包圍松山。松錦大戰開場,依舊是圍點打援的節奏。錦州被多爾袞與濟爾哈朗輪番進攻,情勢危急。而這時候,洪承疇親率八總兵十三萬大明最後野戰主力救援。

在皇太極親征之下,明軍糧道被切斷,將洪承疇圍困在松山之上。三年後,崇禎十五年,洪承疇投降清軍。

到崇禎十五年三月的時候,錦州已經陷入了整整一年的孤立無援。彈盡糧絕後,錦州城內再度陷入殺人吃人以堅持作戰之局面。其慘烈,足可比擬唐朝張巡守睢陽。要知道,就算是淮陽之戰,唐軍也只守了十個月。

可惜的是,張巡前後四百戰,殺敵十二萬,而祖大壽麵對的清軍遠比唐朝的叛軍更強大。獲知松錦大戰慘敗后,孱弱的關寧軍在缺糧少兵的情況下堅持一年後不得不再次投降。

這一回,祖大壽再也沒有詐降的機會了。

因為,松錦大戰喪失的是大明最後一支主力。大明已然如同一個任人宰割的羔羊,失去了所有的牧羊犬。

與張巡大獲全勝不同的投降結局讓旁人對祖大壽議論極大。

軍機處與內閣里對這位吳三桂的舅舅意見十分複雜。有的鄙夷其兩次投降,但也有的讚賞祖大壽的堅持。

朱慈烺更傾向於後者,對這個關寧軍曾經的領袖頗為讚賞。

關寧軍雖然漸成軍閥之勢,可祖大壽曾經投降清軍復而又重新回歸大明的經歷還是讓他高看祖大壽一眼。

幾次錦州保衛戰,祖大壽都是彈盡糧絕後才投降。

罪不可赦,其情可憫。

再算上這一回幫助策反朝鮮軍有功於瀋陽戰役,自然,朱慈烺也並不介意拉這位老將一把。

重整十六年十一月一,朱慈烺在祖大壽的府邸門前見到了率領全軍在介面遠遠迎接的祖大壽。

這位老將加入軍旅已然有二三十年了。依舊身板硬朗,站立如鍾,目光明朗,舉動有力。

朱慈烺笑著走過去。打量著這位老將。

祖大壽大禮參拜:「罪臣祖大壽,拜見皇太子殿下千歲1

「祖老將軍免禮。你的事情本宮已然聽說過了,錦州之戰投降算得上是被逼無奈。雖是歷來鄙夷降者,然則,我大明將士亦是肉體凡胎。誰都有父母妻兒。已盡全部戰鬥義務之下,求生是本能,其情可憫。」朱慈烺扶起祖大壽,道:「崔英賢那邊,老將軍做下的功業本宮是知曉的。」

聽到後半截,祖大壽頓時心下一安:「此來大明軍人應該做的本分之事1

見此,朱慈烺緩緩頷首,與祖大壽有說有笑地入內。

隨行的軍機處官員宣布了對祖大壽的軍功,朱慈烺等典禮完了,進了祖大壽的書房裡。那裡,繪製著遼東的地圖,紙質毛躁,間雜污漬,但幾處修補痕可以看起出主人十分愛惜。

望著牆上的地圖,朱慈烺微微有些入神。

「老臣遼地軍旅數十載,卻不料最終還是護不住遼西百姓。自從身在瀋陽,老臣遺留之物少有,唯有這戰圖方便攜帶,也就常常看著。留個念想。」祖大壽唏噓不已:「只可惜,眼下遼西也是回不去了。」

前方情報其實已經傳來了,熱氣球將朱慈烺大勝盛京的消息傳了回去。

整個盛京被端掉,各路牛鬼蛇神都要將消息傳回自家主子里。自然,哪怕多爾袞在如何強勢也封鎖不了消息。

京師之圍解除,多爾袞大軍回援。

只可惜,國內唯一有戰鬥力的陳永福部也被打殘,其餘大軍撿個殘羹冷炙還可以,追擊重創多爾袞是無稽之談。

故而。在多爾袞主力未丟的情況下,遼西山海關到錦州一線是無論如何撿不回來了。

沒有關寧軍,祖大壽也只是一個僅有數十個老兵家丁的落寞老將。

朱慈烺說:「遼西,我大明軍隊終有一天也會要回去的。瀋陽一戰完畢了,祖老將軍對此戰如何看?」

「直搗黃龍,堪稱百年第一大捷,縱然曆數史書百戰,亦是第一流的奇襲大勝。若論遼地局勢,更是猶如轉折,大明由頹勢逆轉攻勢,由此開啟。」說起軍略,祖大壽彷彿打了雞血一樣,一下子激動了起來:「圍魏救趙打到這程度,已然將建奴心窩子掏空,如此一來。京師之位立解不提,復遼亦是有望。如殿下戰略之考量一般,由守轉攻,此乃瀋陽戰役最大價值1

朱慈烺頷首:「姜還是老的辣。」

「以往我大明進攻建奴,無不是以遼西寧錦之地為支點,一點一滴以堡壘復遼東失地。孫師在時,大凌河之戰便是如此。只可惜,建奴後來吞併蒙古,京畿全境為建奴兵鋒所指,幾番突破長城,再也不需要一根筋從寧錦之地突破,去撞那一個個銅牆鐵壁一般的防線。故而,我大明年年堅守,年年失守。這便是缺乏進擊之力的緣故。」

「按說,以孫師之眼光,以堡壘一步步蠶食失地是高屋建瓴,十分適合國情的。然則,歷代朝內彼此爭鋒,內耗嚴重。東林與閹黨你來我往,正派與反派……咳咳……」祖大壽猛地想起什麼,一陣咳嗽起來,見朱慈烺並無芥蒂,心中大大鬆了口氣。自從進了瀋陽,他也是嘴巴大了許多,一不小心抨擊政局去了,這可是武將少有敢碰的G點,想到這裡,祖大壽趕忙道:「總之,這年年守勢之下,朝堂不堪重負,被建奴一次次劫掠后終於失血嚴重,最終……落得眼下田地。」

朱慈烺笑而不語,不以為意。

「但是!盛京一戰後,就太不一樣了!這不僅僅是殿下一戰連戰連捷擊敗無數清軍,砍了數千腦袋,打下了偌大的威名。讓遼東半壁光復。」說到這裡,祖大壽的目光一下子銳利了起來,目光閃亮,彷彿年輕了十八歲:「更重要的是,伴隨著這一戰下我大明也終於有了直接威脅建奴腹地的力量!由朝鮮東來,復毛文龍之舊事,這真是太及時,太關鍵了1

「從今往後,建奴也不敢輕易從西路進攻我大明腹地。毛文龍之死太可惜了……」朱慈烺輕嘆了一聲,毛文龍打的基礎是極好的,可惜,碰上了袁崇煥這個要掌握戰略主導權的。

「殿下英明1祖大壽繼續說:「這意味著,戰場從西面轉移到了東面,更轉移進了建奴腹地。每戰損傷的是建奴治下的田地,人口。只要多來幾戰,建奴能供養的人口就會下降,糧荒會席捲這個被戰爭籠罩的偽國。」

「好,好1朱慈烺看著祖大壽,目光大亮:「祖老將軍不愧是沙場宿將埃這一番胸中韜略若是最終只能老死床榻,那就太可惜了。」

「但……末將已為降將,恐怕不能為殿下效力了。」祖大壽明白自己的致命點在哪裡。關寧軍其實並不待朱慈烺待見,這個軍閥雛形危害嚴重,朱慈烺絕對受不了。

而且,在祖大壽看來,自己的關寧軍已經沒了,徹底汀W媧笫偌絛待下去,也只能在策反吳三桂上下個力氣。但那是他要的生活嗎?

自然不是,他要的是金戈鐵馬。

更何況,以大明言官那種嚴於律人,寬以待己的嘴皮子恐怕也是不會放過祖大壽這個有兩次投降經歷污點又丟掉自己軍隊的老將。

朱慈烺笑著道:「國內,的確是不好待下去了。但……這大好山河,天下之大,難不成沒有祖將軍立功封侯之地嗎?」

一陣擊掌聲響起,隨行的軍機處見習軍師掛起了一副東亞海圖。

「這裡,全新的世界,等待我大明兒郎去征服1朱慈烺聲音清朗,震耳發聵,讓祖大壽徒然心潮澎湃。

未完待續。

PS:

感謝海盜的戰艦?打賞

會稽山人007?打賞

感謝月票徐沐君?投了?1?票

天使De悲鳴?投了?1?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