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六十六章:皇位之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皇位之讓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盛京祖大壽的宅邸里,崇禎十六年的冬天顯得頗為暖和。↗,這樣的暖和並非是**上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

祖大壽感覺到了自己的價值。

「陸地上,的確有太多紛爭了。但只要睜開眼,跨越那波濤浪就會發現,這個世界太大了。朝鮮一戰過後雖然與大明還算親密,但我大明對外的藩屬關係上絕不能僅僅只有朝貢。所以,擴大對朝鮮的貿易、輸出對朝鮮的移民就是必須的舉動。日本一向覬覦朝貢,但那要的只是好處,內里依舊桀驁。東亞之地,不能容忍有這麼一個不服王化的地方。」朱慈烺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看得祖大壽猛地一陣心潮澎湃。

「但是,在征服的道路上,註定不會是溫文爾雅,謙遜有禮的。這就意味著……必須以武力作為後盾。當然,事涉兩國關係,大明官軍就不能輕易動作,那麼……此前我提及的遠征公司,就可以出動了。」朱慈烺看著祖大壽,悠悠地道:「如何?比起在國內爾虞我詐,這揚我中華之威於域外的感覺,老將軍尚能飯否?」

「一飯斗米,肉十斤1祖大壽大笑,繼而大拜:「願為殿下前驅1

「哈哈哈……好1朱慈烺大笑,扶起祖大壽:「既然如此,遠征公司的軍務,就拜託你了1

一文一武都配備齊全了,殖民公司在東亞的攻城略地,朱慈烺算是安心了。

論功行賞暫且告一段落,城內卻並沒有安靜下來。

伴隨著朱慈烺重建里甲、保甲。瀋陽城內都陷入大建設的激情之中。無數大車打造,一艘艘的小福船也在渾河岸邊緊急打造起來。

渾河是通海的。只不過,逆流而上困難太大。明軍只能臨時打造船隻。

但這樣總比駑馬套大車回去方便。三千萬兩就是三百萬斤,一百五十萬公斤,換算下來就是一千多噸的重量。更別提城內數萬漢民扶老攜幼,帶上全部家當。

好在,能留在瀋陽還沒被韃子害死的百姓都是有一技之長的,要尋打造舟車的匠人也格外方便。在高漲的愛國熱情與逃離魔窟的動力下,只是用了短短十日的功夫城內百姓就打造大小船隻四十餘艘,大小車輛數千。

緊鑼密鼓的大搬家行動開始了。

「繼續留在盛京沒什麼意義了。」在城牆上漫步著,看著城牆根里一個個人影聳動。他們是在挖城牆。

這是朱慈烺身邊倪元璐下的命令:「殿下,軍機處方案已經擬定,開始回撤了。這一戰就要進入尾聲。收穫,真是前所未有埃我們……竟然打下了盛京。收穫真是太多太多,太大太大了。創記錄的戰功、創紀錄的繳獲、創紀錄的攻破盛京,以及反過來達成的戰略優勢。」

「但盛京,不是久留之地。」朱慈烺思路很清晰:「我需要一個吸鐵石,將建奴的兵牢固扎在這裡。扎在鳳凰城可以威脅到的地方,就如同……山海關與京師一樣。」

他看著遠方。彷彿看到了多爾袞焦慮的目光。

「戰爭,要結束了。」倪元璐看著城內忙碌的人們,感嘆著。

朱慈烺緩緩搖頭:「戰爭是結束了。但收穫……還沒有結束呢。」

「大家都得到了封賞,不知道父皇……要如何獎賞我埃」朱慈烺遙望著西方。出神了。

這一戰的對於朱慈烺的收穫很大。

比如成長成了一個合格的統帥,打出了一個個驚天地動鬼神以少勝多的勝利。

比如獲得了無邊的威望,整個皇家近衛軍團以他為神靈。朝鮮上下在他身前匍匐,建奴被他擊敗。無數大明子民將他視為中興之主。

但,來自朝廷的獎賞。卻還空缺著。

對比朱慈烺的豪爽大方,這一回的崇禎皇帝恐怕要作難了。

……

只是,比起崇禎皇帝的為難,更加為難的卻還有另外一個人。或者說,另外一群失敗者。

崇禎十六年末對於清國上下是死氣沉沉的日子。日夜行軍,一路到了錦州后快速朝著瀋陽進發的多爾袞吃了一堆的土。

那是瀋陽城塌,揚起的無邊灰塵。

當十六年的年末進入十二月底時,清軍主力回到了盛京。

如果他們是明軍,那朝廷的邸報里定然可以喜氣洋洋地說收復了首都,擊敗了明軍云云。

然則,清軍是務實的。他們不得不推頭喪氣地發現,他們收回了一個空城。一座廢棄了的空城。當然,嚴格來說空城是不恰當的。

比清軍早一步回來的還有逃到了遼陽的譚泰,他護著逃亡的滿清權貴先一步回來。

但是先一步回來的滿清王公們暴走了,他們發現自己數十年的積蓄都被搶掠一空,城內除了堅持留下來的千餘朝鮮人、漢人以外,就只剩下那些淪落貧民跑回盛京的滿人婦孺。

沒錯,幾乎所有的滿人都成了窮光蛋。

除了沒有大開殺戒殺害婦孺,但幾乎所有的滿人都被驅逐出了盛京用以保衛城內的治安。其後,自然全部家當都被搜羅一空。

唯一可以讓多爾袞鬆一口氣的是,盛京沒有被朱慈烺毀滅。除了城牆被拆毀不少地段以外,城內屋舍大多數還在,屋舍內的大件傢具們也沒丟。大軍回來總不至於露宿荒郊野外。

但大多數的滿清將領卻只能對著空空如也的宅邸無聲哭泣。

也有憤怒的清軍怒而興兵,東去追擊。

但是,他們很快都被擋在了太子河外。

清軍沒有渡河的能力,一路上毀壞的滿清村莊更是讓清軍失去了糧食可以補給。滿清上下不得不面對另一個嚴酷的問題……

缺糧。

遼東大片的土地反過來開始成了明軍的牧馬常

與此同時,皇家近衛軍團的主力也已經退到了鳳凰城。

朱慈烺決定鳳凰城建立、斜烈站、通遠堡建立一系列的兵站堡壘,如同楔子一樣扎在遼東的土地上。

這裡距離鴨綠江稍近。一路又有草河可以轉運軍資,是個穩固戰線的好地方。

撤回的數萬漢民與從四面八方回來的遼民重建家園。朱慈烺也轉而任命虎大威就地擴軍,駐守九連城。防區為遼東、朝鮮之地。而朱慈烺自己,則帶領著艦隊前往渤海,匯合了從渾河南下的船隊登錄登州。

無他,一切只因為在遼東大地陷入平靜,一道聖旨傳來打破了平靜。

朱慈烺等到了他的封賞。

或許,那也不單單隻是封賞。

而是……

實至名歸!

只是,當朱慈烺緊接著拿到京師北疆的全部戰報時,他意識到了這些榮耀背後藏著的無數刀槍利劍。

……

京師、紫禁城。

崇禎十六年十二月二十的夜裡,朱由檢抬起頭。看向夜色里的星空,凝望著銀河浩瀚,久久失神。

他在回憶。回憶即將過去的崇禎十六年。

端莊典雅的周皇后輕移蓮步,手捧一副大氅,輕輕為朱由檢披上,疼惜地道:「萬歲爺,這麼晚了還不歇息。會著涼的。」

「是皇后礙…」朱由檢伸出手,握住了周皇后的手,接過大氅。緊緊蓋住,輕聲道:「睡不著,就出來多看看。」

「今年是個高興的時候呢,烺哥兒那邊那般多喜訊傳來。便是遇上了不高興的事情,拿幾件多看看,豈不是就開心了。」周皇后笑容溫和。握著崇禎皇帝有些冰冷的手,話語轉瞬釋放著溫暖人心的力量。

感受著周皇後手心的溫暖。朱由檢卻沒有如往常一樣,露出笑容。而是道:「也是埃只要有咱們烺哥兒在,多少麻煩,都變不成麻煩。我們大明的這個太子……」

朱由檢說不下去了,臉上的笑容顯得意興闌珊,全然不是那種為兒子驕傲的表情。

周皇后維持著笑容,內心裡卻是有些緊張。

朱由檢並不想讓周皇后捲入這些麻煩里,他輕輕執著周皇后的手,輕聲道:「皇后回去歇息吧,朕沒事,朕……自己細細想想便好。」

周皇后凝望著朱由檢的眼眸,低頭行了一個福禮,悄然離去。

這一晚,朱由檢凝望著天空,手頭拿著皇家近衛軍團登州號飛剪船快船運進京師的戰報與戰功,久久沉默。

戰報上,將朱慈烺登錄仁川后數次大戰前前後後的戰果都報了上來。最為讓朝廷氣氛微妙的不止於此,彙報戰功,那是應當的。畢竟,這是朝廷埃大明是中央集權,萬事都得聖上應允。

然則……

壞就壞在這中央集權上。

朱慈烺竟然以南京監國,南京六部內閣的名義將封賞給坐實了。

於是,戰報裡面除了戰果以外,竟然還有各個有功人士的封賞結論。既然是結論,那當然說的就是既成事實。比如四個不同級戰鬥功勛,大明從來未曾出現過的勳章體系,散發出去耗費百萬兩白銀的軍功賞賜。

一個個大手筆震驚京師的時候緊接著也拋出了另一個問題。

「這麼大的手筆,到底大明朝廷的正統在京師,還是在……南京?亦或者,大明的權柄到底是在朱由檢的身上,還是在朱慈烺的身上?」無數人疑問著,然後又帶出了另一個問題。

一環套一環一般,所有的東西最終還是落在了朱慈烺這個死結上。

「我大明的困難越是艱辛,敵人越是囂張危險,皇家近衛軍團的功勛也越是卓著。然則,越是卓著,這一切的核心,一切功勛最高的存在……便是最麻煩的存在。聖上皇太子殿下的功勞,要如何賞賜?」吏部尚書李遇知的話語回想起來,彷彿猶在耳邊。

功高震主。

賞無可賞。

君臣離心。

中樞與地方權力失衡……

一個個的字跳在朱由檢的眼前,讓他有些眩暈。

朱由檢曾經也是被一代代文臣譽之為明君英主的角兒,一登基就掀翻了魏忠賢這個氣焰囂張,被朝廷士大夫視之為姦邪的一代權臣。可謂是一開場就拿到了主角光環。

其後,疾風知勁草國亂顯忠臣。

一個個忠勇的名臣浮現,他們為這個皇帝拋頭顱灑熱血,為這大明江山奮戰。

十六年了,孫承宗、滿桂、熊廷弼、曹文詔、盧象升、楊嗣昌、孫傳庭、洪承疇……

一張張面孔在朱由檢的眼前浮現。

他們有的人已經為大明的江山戰死累死甚至憂愁之死了。有的不知所蹤,更有的直接投降了他戰鬥了十六年的對手——建奴。

大明的英才一茬一茬冒出來,又一個又有一個地死在了崗位之上。有的是敵人殺死的,有的是疾病,不少更是朱由檢痛下殺手后發現殺錯的。

朱由檢從來未曾愧疚過自己的付出,他夙興夜寐,竭盡全力就如同一個勤奮的中學生一樣,挑燈夜戰,宿舍關燈了還要拿著手電筒在廁所里學習。

但,現實這一堂考試的結果卻是一次又一次的掛科。

有的掛科讓他失去了一生只有一個的摯友與忠誠的手下,如楊嗣昌。

有的掛科讓他無奈於世事變換的無奈,如曹文詔。

更多掛科讓他發現了自己的無能,如孫承宗,盧象升,讓他越來越驚慌,更是越來越感覺憤怒與羞愧。

有時候,人是經不起對比的。

朱由檢十六年的皇帝任上功勛只在開頭的幾年後就再無進展,其後頻頻負分。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朱慈烺才兩年,就已然拉出了一支舉世矚目,直搗黃龍、封狼居胥的強軍。

這些戰功,讓世人刷新了大明的軍力,終於讓大明面對韃虜久違地挺起腰杆子。

朱慈烺越是耀眼,也就越是襯托得朱由檢這個皇帝無能。

「朕這兒子……還真是不省心……」朱由檢放下了手中的奏章。裡面全都是想辦法給為朱慈烺獎賞的。

但裡面說的辦法,卻一個靠譜的都沒有。

要說美人,朱由檢費心給朱慈烺的賜婚都還未達成呢。

要說賞銀子,朱慈烺豪擲百萬犒勞大軍,戶部拿得出來?

要說爵位官階,皇太子已然超品。

如何賞?

「唯有……將朕身下這皇位……給出去了。」朱由檢說出了這句話,猛然感覺放鬆了百倍。未完待續。

ps:

感謝海盜的戰艦?打賞

會稽山人007?打賞

月票感謝隨風笑敖投了1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