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明最後一個太子>第十章:山西與順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山西與順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穿越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賊軍渡黃河……」說話的人名作傅山字,青主,哲學、醫學、內丹、儒學、佛學、詩歌、書法、繪畫、金石、武術、考據等無所不通。乃是太原城裡一大名士,但此刻的傅山心中念念了幾句,卻是不由哀嘆起了太原的城防。

眼下是大明二六七年的二月,天候漸暖,農民軍的攻勢也越發迅速。內閣大學士李建泰的家鄉曲沃也被攻佔,農民軍兵鋒渡過黃河,數路殺來,太原岌岌可危。

「莫說這龍城飛將了,便是能有一良將,也不至於城內慌亂如斯。」傅山身邊的韓霖說道:「眼下,也只能指望太原城堅,賊不易攻了。」

韓霖亦是山西名士,從前並不與傅山有所交往。傅山是道教徒,所學龐雜又精通,堪稱博學名士。韓霖則是基督教徒,跟隨徐光啟學習兵法,更難得的是還跟隨高則聖學習炮銃之術,堪稱明末罕有的近代化軍事人才。

自從農民軍佔據陝西,儼然立國后,山西眾人就感覺到了不同尋常。山西巡撫蔡懋德頻頻尋找山西士紳求醫問葯於時政,也就讓這兩位名士中冒尖的多有交流。一番長嘆后,都引以為好友。

明太原城牆周長24里,共有8道城門,8座城樓和4座角樓。太原城牆高約12米,上寬610米,底寬約15米。八座城門分別叫:鎮遠門;拱極門;宜春門;迎暉門;迎澤門;承恩門;振武門。

因為太原身處北地的緣故,是邊鎮之一,城牆高大雄壯,易守難攻。山西巡撫蔡懋德見賊軍勢大,河防又苦於沒有錢糧修繕后就將心思放在了太原城防之上。好歹是近在咫尺的安危,這一回總算讓蔡懋德募集到了一些錢糧,修繕城防。

這其中,韓霖出力極大,不僅在古典城防上有所幫助,更是將西方的築城方法也引入其中,用以增強防火炮的能力。

「城高牆厚,固然是美事。如若人心散亂……想要守住這太原,難礙…」傅山環視身後城牆,巍峨的城樓下,是太原城內的十數萬間屋舍。裡面,太原數十萬的百姓安居。但這裡的人,亦是心思各異。山西巡撫蔡懋德苦心堅守,身後的官員卻許多醜態百出,不得勢的盯著蔡懋德的位置。得勢的想著自家富貴。更多自覺委屈,在這大明朝廷里久不得出人頭地的,更是幻想著在新朝之中能博一個出身。

身受大明百年皇恩的士紳大族們觀望旁立,就連帝國最大的一類地主,封在太原的親王晉王,亦是一毛不拔,蔡懋德苦求了好幾番,眼見農民軍朕的要打來了,這才扣扣索索地拿出三千兩銀子募集死士。

三千兩,在號稱百萬最少也有十萬的順軍主力面前又能做什麼呢?

至於官中府庫,卻早就一空了。也不知道是被大官小吏挪用了,還是……這大明,真的窮困如斯。

「也不知道……那所謂大順軍,到底是個怎生的模樣。竟然讓這幅員萬里的龐大帝國,一碰之下,就露出這般不堪的面目……」韓霖遠遠望向西方,彷彿能看到順軍一樣。

他們奉了山西巡撫蔡懋德的命令千辛萬苦前往真定府尋找李建泰求援,可一到那,兩人就心裡哇涼哇涼的。因為,李建泰根本沒有多少兵力,攏共就兩千不到的兵馬,唯一指望的上的,就是押運軍資一同前往的祁山所部千把人,但其中只有三百戰兵。更關鍵的是,自從家鄉被賊軍攻佔后,李建泰就失去了所有的動力,他決定在真定府觀望,遷延不前。

對比大明內部彼此扯後腿,大難臨頭之下紛紛都是如此令人心寒的舉動,韓霖一想到,就不由心灰意冷,反而好奇了對面的本事。

……

崇禎二六七年正月二十三日,大順的軍隊到達平陽,明知府張璘然投降。大順的主力兵不血刃佔領平陽。李自成以平陽為基地,募集糧草,安撫官民,浩浩蕩蕩向北出發,兵峰直指太原。

3靈石縣是晉中盆地南端,素有「秦晉要道,川陝通衢」之稱,距太原府三百里,北臨介休市,南接霍州,東靠沁源,西連交口、孝義,又有燕冀之御、秦蜀之經之稱。也就是說,這裡是守住燕京京畿河北的關鍵節點。

此時,在靈石縣的官道上,通往太原的官道煥然一新,曾經的闖王,現在的大順皇帝李自成的馬車平穩地行走在大道上,少見顫動。

這是前鋒營順軍將士的成果。他們一路攻城略地,所到之處不是傳檄而定就是一戰攻破。大明的官員不是在絕望之中上吊自殺就是與在本地平民的歡呼之中打開城門。

「迎闖王,賀闖王,闖王來了不納糧1

「吃他娘,穿他娘,快來一起迎闖王1

「吼!城門開了!開了1

熱烈的歡呼聲隔著一兩裡外的距離傳來,清晰可聞,讓李自成笑容大展。

他明白,麾下前鋒營大將李岩又有戰果了。

靈石縣的城門口,魏旭站在門口,看著一個個歡呼的百姓,又看著被無數貧民圍住怒罵的白髮蒼蒼老人,眼裡微微閃過一絲不忍:「黃縣令就任兩年,未曾做過劣跡,不當如此礙」

但轉瞬,當魏旭發現城門外無數旗幟揮舞,人頭攢動的順軍時,這念頭很快又了下去:「大明氣數已盡,那些老朽酸儒還擋得住大順滔滔大勢不成?縣中大族盡皆離心觀望,如此大好機會,我魏旭豈能放過?」

他轉過身,看向身邊人數稀少的本地士紳道:「諸位,一朝榮華如何,就從今日開始了1

說完魏旭大步出城,門外,李岩看著出城迎接的魏旭與一眾士紳,大笑:「諸位鄉紳深明大義,反抗暴政,此等投正之舉,本將都看在眼裡。此番功勞,本將也會一一稟告吾皇1

魏旭聞言大喜,率領本縣士紳紛紛行禮。

李岩頓時大笑,將靈石縣的貧民編入麾下,然後將他們編練成民夫營鋪路。

魏旭早有準備,新入順軍的民夫們拿著早就準備好的器械鋪平道路,不多久,李自成的車駕到了。

魏旭更是九叩首,率領士紳貧民大拜。士紳雖少,貧民的人數卻眾多。眾人山呼萬歲,直把李自成看得笑容連連。

魏旭見李自成心情不錯,鼓起勇氣,道:「聖上,草民魏旭,有一名宅,為江浙大匠歷經三年精心修築,感念吾皇解救草民於水火。特請供奉,以草民微薄敬意。」

其餘士紳見魏旭出頭,紛紛開腔:「草民亦是懇請犒勞大軍1

「草民懇請犒勞…」

李自成看向身邊的牛金星笑道:「軍事,你看這是不是就是史書中說的簞食壺漿以迎王師?」

牛金星笑道:「聖上真是博聞強記,真是如此埃以微臣看,百姓擁戴之心,不可辜負埃不如聖上就收下吧1

李自成緩緩頷首:「好。」

說完,李自成率部入城。走了沒多遠,李自成忽然喊住李岩,道:「這靈石縣的縣官就給那魏旭,莫要辜負了百姓一番心意。」

李岩笑著應下,但很快又想到一個問題:「聖上…末將前鋒營的糧食…快不足了。」

李岩說得一頓一頓的,李自成看在眼裡,皺在眉頭。

牛金星當下就不滿道:「若論軍用,何時短缺前鋒營了。補軍需,這都第三回了1

李岩頓時神色一暗,低下頭。

李自成擺擺手但:「軍師,話不能這麼說。你也是要當宰相的人了。多想想其間的原有。前鋒營一路當先,各處州縣紛紛評定,這般功勛,有幾個大肚漢有什麼緊要?」

牛金星垂下頭,低聲念叨了一句:「這都比其他營軍中用的糧草多出一倍了。要是糧草足夠也就罷了。可軍中糧草哪裡…

「咳咳…」李自成輕咳一聲。

牛金星頓時轉過聲道:「老臣這就為前鋒營補足軍需1

李岩心中微微感覺一些彆扭。聽到終於解決,稍稍放鬆了一些,連忙但:「多謝丞相,吾皇萬歲1

說完,李岩趕忙退下。

李自成的心情徒然就有些不開心了,直到他默默進了那靈石縣士紳進獻的宅子心情這才舒暢了一些。

這宅子修築一進大門就能感覺用心極多,假山曲水,飛檐畫棟,無一不見用心。就是比起李自成一路上攻城拔寨見到的諸多王府園林也不差。

更重要的是,儘管此前一路攻城拔寨似乎武功赫赫。但實際上,李自成在攻入西安之前都不見幾分安穩,取得再大的戰果也還是被官軍驅趕圍剿。

眼下就格外不同了,李自成建立大順國,御駕親征,北上攻城拔寨卻是另外一番體驗。

這時候局勢扭轉,轉守為攻,主動權獲得后,安全感也大增。

有了這樣的心理體驗打底,李自成在這宅子里住著的心情也就迥然不同,舒服了許多。

「缺糧也總不是個法子,而且…一路上設官立縣也得給銀子。地盤越多。斬獲卻少。眼下才距離夏稅差太遠了…各處府縣都是一群無底洞窟窿的拖油瓶1李自成念叨著:「眼下,那追贓的事情是得拾起來了。」

要不然,大順國的軍需和官員俸祿都發不出了。

這一句話李自成沒有說出來。

李自成地盤迅速擴張,一個個州縣打破后卻發現大明的府庫個個都是窮的叮噹響,還不如尋常一個土豪家底厚實。偏偏一個個官員和滾雪球一般壯大的大順軍都得等著李自成養活。

與此同時,順軍也開始進城。城內空缺的防禦眾多,不少士紳回了鄉下,城內儼然無人區。

讓不少百姓紛紛鬆一口氣的是,順軍果然如傳言中說的一樣,並不擾民。

新任縣令魏旭從李岩手中拿到了大印,他大笑著走向縣衙,一路上縣裡曾經耀武揚威的衙役書辦紛紛恭維,各色好話不要錢一樣丟出去,聽得魏旭大笑連連:「哈哈,好。本官上任之後,不會忘了諸位!來人,帶本官上任1

縣令大老爺哪有一個個單獨上任的道理,要是不能前呼後擁,這大老爺的威風在哪裡擺開?

只是,讓魏旭詫異的時,原本鬧哄哄表忠心的衙役書辦們突然紛紛沉默了,彼此對視,都不說話。

氣氛一下子尷尬了下來。

魏旭板著臉,一臉不爽。這是落他面子啊!

「不…不是屬下作難…實在是…是…」

「哎,那誰,李勇,你去開門…」

李勇又推了推身邊一個更年輕的衙役道「你去…」

「我?」那衙役面色一白。

魏旭感覺到了不對,看著縣衙,大步走去。他的身後,幾個看家人很有眼色地率先一步衝過去,推開大門。

門裡,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吊在堂中,頭髮披散,讓幾個家丁紛紛退了出去。

魏旭默默看了一眼公堂,扭過頭,看著幾個班頭道:「給黃大人發了喪在喊我進去,今日黃昏前給我解決此事1

一干人唯唯諾諾,應了下來。

這事,一個身著錦衣,未語面含三分笑的男子大步走開道:「此間花銷,小人一力應下。還請縣尊借一步說話…」

「哦?」魏旭仔細打量著眼前人,忽然猜到了什麼:「你是介休人…」

「縣尊好本事…」來人笑著,沒有否認。

李自成在新宅子里心情放鬆地安排好了追贓的事情,給負責此事的劉宗敏道:「此事。是我大順第一等的要務。不能讓那些貪官污吏便宜了還在新朝作威作福。必要的時候,可以拷餉1

「皇帝你放心,額老劉辦事,妥當1劉宗敏眼珠子轉著,笑著應下,彷彿看到了無數銀子。

這時,魏旭求見,李自成應了。

不多時,魏旭興奮地叩見李自成,道:「聖上,北邊介休范家來人求見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