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真武世界>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撼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撼鼎

小說:真武世界| 作者:蠶繭里的牛| 類別:玄幻魔法

一批又一批的入門弟子嘗試以自己的鮮血,撼動亢龍鼎,然而他們都失敗了,大多數鮮血直接消散在漩渦風暴之中,這讓許多人心有不甘,他們在一次失敗之後,咬破手指,第二次祭出鮮血。

對這一點,四個親傳弟子也沒有阻止,一次失敗,第二次也根本沒可能成功。

這時候,在易雲身邊,蛇女猶豫了一下,從空間戒指中摸出了一支小巧玲瓏的蛇皮匕首。

「你也要試?」易雲驚訝的看了蛇女一眼,原本易雲以為,蛇女不會願意加入萬神嶺。

「試試唄,真的能加入萬神嶺也不是什麼不能接受的事情,既然我師父都在這裡了,我也懶得回去了,打劫總不是長久之計。」

蛇女說話間,切開了自己的食指,一滴鮮血飄了出來。

「你不試?」

蛇女看向易雲。

「我先看看吧,我總覺得這亢龍鼎詭異得很。」

「你擔心鮮血落在鼎上有陷阱?」蛇女猜到了易雲的想法,「我們一群低階弟子,有什麼東西能被圖謀的,如果真的是簽訂鮮血契約的話,也會將契約內容傳遞迴神魂之中,自己不同意的話,也不可能只因為一滴血就莫名其妙的簽了契約。」

蛇女說話間,那一滴鮮血已經飄了出去了。

蛇女所說,不無道理,武者之間對決,總會受傷流血,鮮血很容易被人所得,想光憑一滴血簽訂靈魂契約自然不可能。

易雲點了點頭,他沒有動作,只是看著蛇女的那一滴血。

鮮血飛入漩渦之中,在狂風中凝而不散,臨近亢龍鼎時,這滴鮮血綻放出一絲絲猩紅的光芒。

這是……

易雲眉梢一挑,與此同時,只聽一聲青銅的嗡鳴之音。

「嗡——!!」

亢龍鼎如同一尊厚重的神鐘被敲響,鼎身上紋刻的黑色游龍彷彿在狂亂的元氣中飛舞,那一對龍睛發出攝人心魄的光芒,在場諸多弟子被這一對龍睛注視,只覺得心臟彷彿承受重擊,五臟六腑隨之翻騰。

即便是四個親傳弟子,也感受到了龐大的威壓,他們再也無法維持倨傲的神色,那亢龍鼎的嗡嗡之音,震得他們耳朵發麻。

「是……是誰撼動了亢龍鼎?」

姬師兄一臉的震驚之色,之前空中的鮮血飛舞得太多,他並沒有看清,此時大鼎突然震顫,才讓他反應過來。

就在這時。

「咻!」

兩道暗金色的光芒從游龍雙目中射出,它就像是兩道神賜之劍,直接射向了蛇女。

蛇女同樣感到始料未及,面對這兩道神光,她並未閃避,也根本閃避不及。

「嚓!」

神光入體,射入蛇女的丹田。

蛇女感覺自己丹田之中彷彿多了什麼東西,接著,她整個身體就慢慢的飄了起來,在狂風中,她的衣衫、長發都隨風亂舞。

「蛇女祭出的血滴,撼動了亢龍鼎?」

易雲也是吃驚,之前四個親傳弟子的談話,他都聽在耳中,撼動亢龍鼎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沒想到蛇女就是那所謂的有「慧根」之人。

風暴持續了足足半柱香時間,才慢慢停息下來,在場所有人,都震驚無比的看著蛇女。

之前那幾個華服青年,看蛇女的目光中,除了不可置信之外,還帶著深深的嫉妒。

滴血撼鼎!至少成為核心弟子,這少女,竟然有這樣好的運氣?原本以為她有那樣瘋瘋癲癲的老混子當師父,應該也只是一個活在世界底層的少女而已,沒想到她一滴血撼動了亢龍鼎,一飛衝天。

「唰!」

就在這時,石牌坊大門中光幕一閃,一個中年男子一步踏了出來,此人正是四名親傳弟子口中的莫師叔。

他眨眼間來到了蛇女的身前,心中狂喜。

他剛才清楚的看到,兩道神光射入了蛇女的丹田之中,按照以往的經驗,這兩道神光其實就是兩件寶物!

這寶物潛藏在蛇女的體內世界,這可是老祖也看重的東西。

「你撼動了亢龍鼎,很好!很好!很好!!」

莫山擎連續說了三個好字,看著蛇女的眼神都在發光。

「你不用繼續參加考核了,我這就送你入山門,從今天起,你就是我萬神嶺的核心弟子!」

莫山擎興奮的說道,原本以為主持這次考核是浪費時間,沒想到遇到了一個撼鼎的少女,如此一來,老祖應該會給他豐厚的獎勵。

蛇女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她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雖然她覺得自己加入萬神嶺完全不成問題,但那也是靠實力通過萬神嶺入門考核中的第二關和第三關。

直接通過所謂的「慧根」成為萬神嶺弟子,她卻是沒想到的。

「謝謝前輩。我一會兒自會跟隨前輩上山。」

蛇女說著,看了看師父老蛇,還有易雲。

對蛇女撼鼎,老蛇完全沒有表示,至於易雲……他也不知道在沉思著什麼。

雖然蛇女是被易雲強行帶到萬神嶺來的,而且還花掉了她十幾塊靈玉,但對易雲,她倒也沒有惡感,反而覺得易雲還算不錯,她想看一下易雲的考核情況。

其實這個時候,尚未祭出鮮血的,只有包括易雲在內的寥寥幾人了。

「還有誰沒有嘗試的,現在一起祭出血滴吧。」

收了一個弟子,莫山擎心情極好,至於剩餘的這幾人,雖然可能性不高,但也不能錯過了。

聽到莫山擎的話,其他幾名弟子自然咬破手指,祭出血滴。

他們之前是因為太過緊張,才沒有第一時間祭出血滴,一直等到了現在。

一時間,全場只剩下易雲一個人依舊沒有祭血了,在剛才亢龍鼎被撼動的一瞬間,從亢龍鼎射出的神光之中,易雲感受到了一股雄渾蒼莽,卻又似曾相識的氣息,這股氣息,竟是跟他所擁有的純陽斷劍,有幾分相似!

這亢龍鼎,莫非與純陽斷劍難不成有什麼關係不成?

如果此鼎真的跟純陽斷劍有什麼關係,那麼易雲不能錯過這次機會,也許他能趁著這個機會探查出什麼來。

祭出鮮血嗎?

易雲看了一眼身旁的莫山擎,一時間有些猶豫。

他不能預料結果是什麼,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因為探查亢龍鼎而引起太大的動靜,就不明智了。

最後幾位祭出鮮血的弟子,終究以失敗告終,他們的鮮血只有寥寥數滴落在亢龍鼎上,卻沒有激起任何變化。

這幾人失望無比,特別跟撼鼎的蛇女一比,就更打擊人了。

「都結束了,那就到此為止吧。」

莫山擎雖然注意到易雲沒有祭血,但他對是否遺漏一兩人,根本不在意。

「是,師叔。」

四名親傳弟子走出來,就要將亢龍鼎暫時收回,並將易雲這群人遣散。

「易雲,你怎麼不試一試?」

蛇女在一旁小聲說道。

易雲輕吐一口氣,以手指為劍鋒,切破了手指。

一滴鮮血,緩緩的飄向了空中。

易雲已經大致確定,向亢龍鼎祭血,不會有什麼危險,而且亢龍鼎與純陽斷劍之間的聯繫,讓易雲想要嘗試一番。

看到易雲祭血,莫山擎腳步一頓,也抬頭看去,雖然因為這個弟子反應遲鈍,他有所不喜,但他也不在意多等一會兒。

高空中,風雷隱動,這一滴鮮血落在狂風之中,毫不起眼。

它十分輕鬆的就穿過了黑色漩渦,不偏不倚的落在了亢龍鼎那條游龍雕飾的眼睛之中!

一滴鮮血,侵入龍睛,彷彿一滴血淚。

一時間,整個亢龍鼎都沉寂下去了,風聲似乎都小了很多。

莫山擎臉上閃過一絲疑惑之色,這是……

昂——!!

陡然之間,從亢龍鼎之中,傳來了一聲渾厚的龍吟。

這龍吟聲瞬間穿透蒼穹,低沉地回蕩在大地上,在場之人都生出了極為渺小之感,修為弱一些的弟子,根本無法抵抗這股龍壓,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

即便是修為較高的弟子們,他們也覺得心神震顫。

伴隨著龍吟之聲,從亢龍鼎之中,灰霧噴薄,彷彿有什麼東西要探出來一樣。

在風雷之中,整個亢龍鼎迅速擴大,竟是變成了小山大小,黑雲之中,鼎身變得模糊不清,一道道水桶粗細的黑色閃電,在雲中穿梭。

「那是什麼?」

人群中有人驚呼。

高空中黑雲繚繞,可是卻有人隱隱的看到,在那擴大了幾十倍的大鼎中,有一個巨大的龍頭虛影,緩緩浮現。

龍!?

亢龍鼎中封印了一條龍?

易雲屏住呼吸,這龍頭古樸蒼莽,恐怖的龍壓隨著它的出現撲面而來,它的目光彷彿穿過了無窮歲月,直接投視在了他的身上。

一時間,易雲感覺自己體內的紫晶在輕輕的震顫著,他心神之中,似乎響起了一個聲音。這聲音,是來自雲層之中的龍吟,其中似隱含著易雲無法聽懂的語言,古老而高深。

但這種感覺,只是一閃而逝。

「這是,這是……」莫山擎在這時陡然激動了起來,他猛地轉頭,難以置信地看著易雲。

這龍吟,還有探出的龍頭,以前從未出現過的異象,難道這個看起來遲鈍的弟子,能徹底激發亢龍鼎了?

雖然激發亢龍鼎的所謂「慧根」虛無縹緲,但實際上,莫山擎對這「慧根」的標準也略知一二,他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少年竟然滿足了老祖所說的條件。

原本一年出現幾個能引起亢龍鼎清吟的人就不錯了,可是像今天,現實出了一個引出亢龍鼎寶物的人,而且是兩件,又出現一個更誇張的,這樣的大運,竟然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不知道老祖該如何嘉獎他!

想到這些,莫山擎愈發激動,這次還不知道能引出什麼特殊寶物,否則也不至於異象如此誇張!

然而就在莫山擎無比激動的時候,那黑龍的虛影開始緩緩地消散了,那回蕩天地間的龍吟聲也消失了。

亢龍鼎在騰飛的風雷中開始慢慢縮小,不消片刻的時間,便重新恢復了之前的模樣,它就這樣靜靜的懸浮在漩渦之中,好似剛才的一切都是夢幻,如同完全沒有發生過似的。

莫山擎瞪大了眼睛,他使勁盯著那亢龍鼎,期待著亢龍鼎射出幾道神光,射入易雲的丹田中,可是他等了很久,卻什麼都沒有。

這……這就完了?

根本就沒有引出什麼寶物?

莫山擎愣了,易雲撼鼎的過程,比先前那少女更誇張,卻什麼反應都沒有,怎麼會這樣?

他還以為自己要立下大功了,可是轉眼間,居然是空歡喜一場。

「師叔,這是怎麼回事?」

四個親傳弟子圍攏過來,看了看莫山擎,又好奇的打量易雲,這不小子就是之前說什麼進萬神嶺就請那老黃牛喝酒的那位嗎?這傢伙,居然也是擁有慧根之人?

「師叔,這少年,也是通過考核了吧?」姬姓親傳弟子開口問道。

莫山擎還沉浸在大起大落之中,一時間沒有回神,聽到這一聲詢問,他才露出了一絲猶豫的神色。

這種情況,他也從未見過。

要說撼動亢龍鼎,那自然是算的,可是這麼大陣仗,卻沒有引出寶物,讓他很是疑惑。

「你……再祭出鮮血試試。」莫山擎看向易雲,開口說道。

易雲皺了皺眉,雖然他祭出幾滴鮮血也沒什麼,但被莫山擎這麼吩咐,他卻心中不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