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唐朝工科生>第五章 遺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遺留

小說:唐朝工科生| 作者:鯊魚禪師| 類別:玄幻魔法

世界對某些牲口來說,肯定有時候是充滿惡意的。

「我討厭這個小鎮。」

帶著工具來到了伊予銅山的工商集鎮,穿著打扮十分鮮明的一條製圖狗站在「銅山鎮」的新道路口,工地上的揚塵,讓製圖狗默默地忍耐著,原本無窮無盡的酸水,在經年累月的勞動之後,總結成了一句簡單的話。

「我討厭這個小鎮。」

因為這裡充滿了想要忘卻的回憶。

漂洋過海的製圖狗,大約是這樣想的……

嗒嗒。

木屐清脆的聲響,最後戛然而止在製圖狗的身後。身形嬌小的女子將一隻竹制的提籃放下,竹籃上蓋著印染青花的巾布,這是一塊一尺的巾子,在蘇州並不值錢,然而在伊予銅山,它能夠換來一隻狗加一筐魚。

女子默不作聲,只是從提籃中先拿出了另外一塊更大的布巾,攤開后鋪置在工地的石磚上。這些石磚都是專門切割整齊然後運送到這裡來的材料,沿著新規劃的道路,每隔一段距離,就能看到堆放規定的數量。

在這裡,並不怕有人來偷盜這種建築材料,因為除了唐人,沒人會用這種材料。盜賊並不是笨蛋,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雖然是春天,但是扶桑的天氣並沒個准,女子穿的並不多,能夠看到她露出了相當多的脖頸,甚至還能看到突出的脊骨。衣袖中那雙難得白嫩的小手,將提籃中的物件一樣一樣端了出來。

有一條明顯烤制過的魚,沒有刺,而且魚肉是紅色的。有一碗明顯燒過的豆腐,上面有肉末,還有蔥花。有一隻雞腿,雞腿冒著熱氣,它就這樣突出在外,但看得出來,是沉浸了一半在湯羹中的。

「良人可以用膳了。」

纖細的雙手握著青花布巾,微微垂首,向後挪了一步,靜候著道旁正在看圖紙的男子。

「你吃過了?」

「是,已經吃飽了。」

女子頭低的更下,神色更加的恭順。

「陪我再吃一點吧。」

有些惶恐的女子微微抬頭,有些猶豫地看著渾身泥灰的唐朝男子,她小心翼翼地開口說道:「真的吃過了……吃飽了。」

「我這次來扶桑,很快就會回武漢,銅山鎮這條路工程並不大。」說罷,男人眉頭微皺,「留給你的錢,還有嗎?」

「是,還有很多的。」

「在武漢我是有家室的。」

「是,我知道的。」

「陪我吃飯吧。」

「真的吃飽了。」

「……」

一時間竟是有些尷尬,好一會兒,男人喝了一口湯,然後把雞腿遞給了女子,「你還在給孩子餵奶吧,不要省錢,也不要捨不得吃喝。」

「銅山對我們很照顧……」

女人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把雞腿接了過去,她很是小心地咬了一小口,閉嘴細細地咀嚼,就像是等待發落罪過一般的謹慎。

唏哩呼嚕吃飯的聲音響起,女人像是鬆了口氣,帶著笑容又開口咬了雞腿,隨後只是低頭微笑,卻是沒有說話的。

「你住在眷村的哪裡?」

「靠近銅山鎮櫻樹,是甲字的房舍。」女人立刻回答,然後又加了一句,「銅山對我們很照顧1

語氣意外的堅定,讓男人不由得放下碗筷抬頭打量了一下,接著又是唏哩呼嚕地猛吃猛喝。終於吃飽,這才拍了拍肚子,看著一聲不響遞來手帕給他擦嘴然後默默收拾碗筷的女人,開口道:「眷村的女人多嗎?」

「有一些……」女人這樣回答著,然後細細的手掌將提籃握住,看得出來,她握的很緊,接著像是鼓起勇氣一般,有些急促並且緊張地低著頭,「良人要去……要去看看嗎?不、不遠的。」

「……」

又一次沉默了下來,女人忍住了想要哭的衝動,然後拎著提籃,鞠躬行禮之後說道:「我先回去了,良人保重。」

「晚上我去眷村找你1

等到女人走出去有些距離,忽然一個聲音響起,喊住了女人的腳步。

「是1

她神采飛揚地轉過身,用力地行禮,然後少見地提高了音量,「我會在家中等候著的1

聲音很大,以至於周圍不少同樣打扮的女子紛紛投之以羨慕的眼神,這樣的眼神,讓年輕的女子步伐也歡快起來。

和扶桑大多數地方不同,伊予銅山的夜裡,是燈火通明的。依靠銅山行成的市鎮銅山鎮,更是一個不夜的市鎮,哪怕是海對岸的地方豪門,也有時常前來這裡消費交易的。只因從唐朝來的技術人員,都住在這裡,而一起前來的,還有蘇杭、淮揚、武漢的商船。

儘管唐人自己將這裡命名為「鎮」,可實際上這個鎮的規模,並不比揚子縣來得校

倘若把伊予銅山都算進去的話,那規模也就更加廣大。

這裡不但有生產作業區,同樣也有貿易區,自然也有住宅區。而其中有一片非常特殊的住宅區,是專門划給一部分女子的,它在產權上,是屬於伊予銅山。規劃管理上,是和伊予銅山家屬區一致的。

只是和家屬區別的地方不同,這裡大多數都是只住著一個女子或者一個母親加一個以上的孩子。

很多孩子根本沒見過自己的父親,因為他們的父親很有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回到扶桑。

於唐人而言,這些女人和孩子是相當可憐的。但對伊予本地哪怕是土族豪強而言,這些女子改變了她們的命運。她們不用前往海對岸的諸國城鎮在圍欄后操持娼妓賤業,也不用年紀輕輕就因為辛苦勞作而早衰佝僂,更不用在三十歲之前就在苦難中艱辛死去。

在銅山鎮那棵巨大櫻樹之下,她們還能帶著孩子唱著唐朝的詩歌,這是貴族都難以享受的快活和愜意。

這裡就是哪怕遠在五千里之外的武漢,都很有名氣的「眷村」,倭人土族因為用「唐人親眷之村」來稱呼,時間久了,便簡稱「眷村」。

自它草創的那一天起,到如今,「眷村」中最大的孩子,也已經有五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