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我當鬼偵探那些年>第1402章 靈童和舍利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02章 靈童和舍利子

小說:我當鬼偵探那些年| 作者:語時偵探| 類別:恐怖靈異

眾人倒是沒有想到,這傢伙居然主動承認了這一點,本來還懷疑被人追殺只是假消息的空見法師,此時心中哪裡還有絲毫懷疑?

目光閃爍之中,便聽到那空見法師接著說道:「既然你是為了追殺我們而來,為何一直躲在這個鬼地方,我相信你很早就已經知道了我們的下落,既然知道我們已經被封印在了紫樹林之中,你隨時都可以過來幹掉我們,怎麼到現在也一直沒有動手?」

「因為我之前以為你們會被那封印直接幹掉,根本不用我再出手,何況,等到我進入漢地,暗中和你們接觸之後才發現,原來梵帝的舍利子根本就不在你們的身上1那聲音不含絲毫感情的說道。

這番話,讓空見法師等人的臉色立刻便變化了幾下,尤其是柳懿德,目光里更是滿是震驚和不可思議,似乎根本沒想到那聲音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你是怎麼知道梵帝舍利子這件事的?」空見法師微微沉吟,皺眉問道。

「這件事你以為有幾個人不知道?」那聲音哼了一聲,說道:「在我們婆羅門上層,早就已經洞悉了你們進入漢地的秘密,你們表面上是為了傳道而來,實際上是為了護送梵帝的舍利子,不過,我沒想到,你們根本就沒有護送梵帝舍利子,而是將舍利子交給了靈童1

「你居然連靈童的事情也知道?1這下子,就連最為沉著冷靜的空見法師,也是臉色大變,似乎根本沒想到那年輕人竟然連這件事也知道。

「嘿嘿,你們以為可以瞞過誰?這件事,我早就已經知道了。」那聲音冷笑著說道。

「那靈童呢?你們將靈童怎麼樣了?」空見法師臉色陰沉的問道。

「哼,不知道是你們的運氣太好,還是我的運氣太背,雖然知道了靈童身懷舍利子,但是卻一直也沒有找到那靈童,這靈童不愧是你師兄挑選出來的,居然可以隱藏自己的全部天機,哪怕是宿命通也根本無法照見此人位置,實在是操蛋。」那聲音氣急敗壞的說道。

「這麼說,你如今根本就不知道那靈童究竟身在何方了?」聽到那聲音的話,空見法師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原本緊張的表情此時徹底消失,顯得很是滿意的樣子。

「也不怕老實告訴你,我的確沒有找到那靈童,不過,現在沒有找到,不代表將來也不能找到,反正我有的是時間,完全可以慢慢在中原將那靈童找出來。」男子冷冷說道。

聽到這話,空見法師直接便嘲笑起來,說道:「你以為什麼是靈童?嘿嘿,若是那靈童被你簡簡單單就發現的話,也就不會被稱為靈童了,而且,你要明白一個道理,這靈童不是你我這樣的有真氣的世外之人,他只是一個凡人,這數百年時間已經過去,靈童早就已經變成一堆白骨,其元神也已經進入了輪迴,若是沒有我師兄那樣的修為,你覺得你能看到那靈童究竟輪迴到了何方?」

「嘿嘿,你也不要得意,我現在的確不知道那靈童的位置,但是,一旦我將這一道仙人魂魄吸收,到時候,要知道那靈童下落,簡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男子冷聲說道,顯得很是得意的樣子。

「什麼,你居然在吸收仙人的魂魄?1這下子輪到薛少白震驚了。

如今他之所以會跟著空見法師等人進入這山谷,就是沖著那仙人魂魄來的,若是這仙人魂魄被人吸收的話,那煉仙陣怎麼開啟?若是煉仙陣無法開啟的話,自己又怎麼可能煉化真靈氣?若是真靈氣無法被煉化的話,那自己得到真靈氣又有什麼意義?

想到這裡,那薛少白的臉色當然會顯得很是難看,畢竟這仙人魂魄是和自己的真靈氣有關係,若是開啟煉仙陣根本不需要這仙人魂魄的話,那薛少白怎麼可能去管此人是不是在吸收仙人魂魄?

不過這番話落到那空見法師的耳中,卻聽到後者直接冷笑一聲,說道:「你不要大話了,你以為自己是什麼人?居然想要吸收仙人魂魄?這件事,就算我師兄當年也做不到,你覺得你的修為有我師兄可怕?」

頓了頓,空見法師接著說道:「仙人本身便是逆天而行的存在,連天道都無法滅掉仙人魂魄,更何況是你?多少人別說吸收仙人魂魄,哪怕是馴服仙人魂魄也根本無能為力,你以為自己是何方神聖?竟然揚言吸收仙人魂魄,簡直就是自大。」

那聲音沉默了半天,倒也沒有和空見法師爭執。

其實在薛少白看來,吸收仙人魂魄這件事也不是很現實,畢竟是仙人,就算這魂魄已經被煉化,但魂魄本身經過了仙力改造之後,已經不是下界驅魔師可以了解洞悉的存在,若是想要吸收仙人魂魄,除非自己也修鍊為一個仙人,不然的話,縱然是煉化到天崩地裂的一天,也根本不可能將其吸收。

想到這裡,便看到薛少白鬆了一口氣,似乎很是擔心那傢伙真的將仙人魂魄吸收了,若是仙人魂魄真的葬送在此地手裡,薛少白可以肯定,自己絕對不會放過此人,一定會想方設法將此人開膛破肚,將此人體內的魂魄掌握到手裡。

雖然仙人魂魄已經被此人吸收,但此人的魂魄畢竟還在自己手中,這傢伙吸收了仙人魂魄之後,雖然不能說此人已經是仙人,但起碼具備了仙人的有些特質,到時候,將此人的魂魄煉化,未必就不能開啟煉仙陣。

不過,如今聽到空見法師的話之後,薛少白意識到,此人想要煉化仙人魂魄根本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以他的修為和造化,只怕這一生也沒有可能煉化仙人魂魄。

想到這裡,薛少白也鬆了一口氣。

而那聲音在沉默一陣之後,也終於再度開口,說道:「想不到你這老傢伙竟然對我如此了解,連我現在無法煉化仙人魂魄這件事也知道。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高興的太早,我現在的確是無法煉化仙人魂魄,但是,這不代表我就對這仙人魂魄沒有一點辦法。」

「仙人魂魄除了煉化就是馴服,這麼說,你已經有了馴服仙人魂魄的辦法?」聽到男子的話話,那空見法師滿臉譏諷的說道。

仙人魂魄畢竟不是普通人的魂魄,若是普通人魂魄,別說這男子可以將其煉化,就算是自己,也隨便可以煉化,而魂魄一旦被煉化,便可以得到魂魄生前的記憶,到時候,便能清楚知道那仙人當然都修鍊了什麼功法。

那婆羅門的人如今躲藏在這殺降坑之中,不惜代價的煉化仙人魂魄,肯定也是因為這一點,不過,空見法師清楚,若是仙人魂魄這麼簡單就被人煉化的話,也就不會被稱之為仙人魂魄了。

再說此時的男子,自然非常清楚仙人魂魄難以煉化這一點,沉默片刻之後,說道:「這仙人魂魄能否煉化乃是我的事情,與你有什麼關係?空見法師,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你自己的處境吧,如今你已經陷入了我的幻陣之中,若是你能從這裡出來的話,你再來諷刺我也不遲。」

說話這話,那聲音便漸漸在眾人耳邊消失,並且隨著那聲音出現的一股寒意,也因為那聲音的消失而逐漸降低。

這一幕,也讓薛少白意識到,那婆羅門的人現在肯定已經離開,不然的話,絕對不可能有現在這種變化。

「這傢伙之前是用什麼來說話的?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神識?好像不怎麼像啊1薛少白目光閃爍的呢喃,猜測那婆羅門的人到底是在用什麼和眾人交流。

雖然薛少白現在還沒有掌握神識,但這不代表他對神識一無所知,很是清楚那神識變化的薛少白,在聽到婆羅門男子說話的時候,意識到這根本不是什麼神識,而是其他力量。

那傢伙既然是禁制大師,隨手便可以布置出一道禁制,極有可能便是一道禁制在和幾人交流而已。

「禁制還有這種用處?」薛少白微微驚訝,實在沒想到那禁制居然還可以用來交流,若是自己掌握了禁制的話,千里傳音,豈不是連電話也可以不用了?

說起來,普通人也夠可憐的話,想要和千里之外的人交流,還必須要借用電話才能實現,而對驅魔師來說,也許一道神念,或者是一個一道靈符就可以實現這點,也許,這便是無數普通人都想成為驅魔師的原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施展幾種神通,想來若不是驅魔師掌握了神通的話,也根本不會將驅魔師放在眼裡。

不過,薛少白明白,此時根本就不是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如今幾人被困在石陣之中,之前那婆羅門男子明確表示這石陣是一個幻陣,若是幾人不儘快從這石陣之中出去的話,可能最後連怎麼死的也不知道。

想到這裡,薛少白也收起了自己紛擾的念頭,目光也再次落到了眼前的石陣上面。

「各位都小心一點,剛才那傢伙的話我想你們都已經聽到,我不是和你們開玩笑,此人的幻陣布置的其實非常精妙,即便是我師兄出手,想要輕鬆破開這幻陣也不可能,我等和空聞師兄相比簡直就不值一提,連師兄都要費一番手腳才能破開的幻陣,我等想要輕鬆破解根本沒有可能。」空見法師解釋道。

頓了頓,那空見法師又接著說道:「所以,諸位還是小心一點,不要真的著了這小兔崽子的道,咱們現在雖然已經是油盡燈枯的身體,但提防之下的話,此人的幻陣未必就可以奈何得了我們。」

「大哥說的不錯,我們最好小心一點,不要真的被這傢伙給算計了。」這個時候,那柳懿德也忍不住點頭同意道。

說實話,以薛少白的秉性,就算沒有這幾人的提醒也絕對不可能有一點馬虎,畢竟這是和自己小命有關,本來之前就因為一時疏忽走進了這道幻陣,如今若是再次因為疏忽而幕埃就算是死,薛少白也絕對不會原諒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