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女神的終極保鏢>第1726章 好好八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26章 好好八卦

小說:女神的終極保鏢| 作者:今初| 類別:都市言情

這下子,葉仁徹底明白了,卻什麼也沒說,只是站在原地,也在思考這個時候發生了這個事情意味著什麼。手機端m.

秦政等了一會,有點等不下去了。

「你不跟我回去?」他很以為,還以為葉仁第一時間要跟他回去的,這樣一來成了什麼情況?

葉仁搖頭:「你看看周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這是韓家,我在這裡給韓惠珍做保鏢,現在我離開,你認為可能嗎?」

「可是……」

秦政不明白,難道保鏢的事情要馬蓮英的事情還要重要嗎?要是這樣的話,情況並不會好。

搖搖頭,葉仁堅決的說:「很簡單,算我回去主持大局,做的動作跟你們一樣,但是留在這裡,你們幫我找人,我還能看著韓家,一舉兩得,這檔口出事,要麼是有人針對我,要麼是有人針對韓家。」

「怎麼說?」秦政詢問。

「如果我離開了,韓惠珍被殺死了,那我這個保鏢做的不夠稱職,到時候會發生一系列的問題,你能明白嗎?」

葉仁考慮的很多,所以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是。

這麼一來,情況也更簡單了。

不管是對付誰,以不變應萬變總是好的,雖然他都要擔心瘋了,可是一點也不能表現出來,不然要讓仇者快。

嘆了口氣,秦政無奈的說:「好吧,我知道無法勸你,來之前別墅里的人都說了,你不會跟我回去的,是我太傻了,還以為可以勸好你,既然你堅定了決心,我也離開了。」說著,秦政起身,直接走了。

葉仁看著他從窗戶出去的背影,也是無奈。

他這一行的人,早晚有一天要被人殺的只剩下一個人無奈痛苦,他雖然已經做的很好了,但是還是不夠好,不然這麼會給這些人機會,將馬蓮英帶走呢?

咚咚咚,是有人敲門的聲音。

在秦政剛離開的現在有人敲門,確實讓她覺得有點意外,會是誰呢?

打開門,是韓先生在外面,好似是過來特意找他的。

「韓先生?」

看著門外的人,葉仁覺得非常怪。

這男人跟他之前剛見過面,是不可能這麼快來找他第二次的,除非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不然……這是一個假的韓先生。

「我有事情找你。」韓先生說著,非常的嚴肅。

「什麼事情?」葉仁故作不知,也在試探,這男人是真的韓先生,還是假的,讓人覺得非常好是。

「我需要進來說,這件事不要告訴她們。」說著,韓先生要進門,被葉仁一腳踹了出去,正好踹了心口,急急後退,身體撞在欄杆,直接向後一仰掉了下去,人摔在下面的客廳,頓時出現很多鮮血跟巨大的聲音。

整個韓家,都被驚動了。

真的韓先生匆忙出來,看到下面的情況,一個跟他一模一樣的人,身體正在流血,這樣的感覺還是很驚悚的。

「父親,這是怎麼回事?」韓惠珍跟韓慧靜都沖了出來,也不敢相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下子,該怎麼辦?

韓先生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只是冷冷開口說道:「葉先生,你是不是要解釋一下這個情況?」顯然,是打算追究的。

葉仁不屑的說:「韓先生,你看清楚,這是跟你長的一模一樣的人,既然出現,必然是來騙我的,你跟我要交代?我還要跟你要交代,他可是說有很重要的事情來找我,你知道是什麼嗎?」

「你1

看著葉仁,韓先生的臉色非常難看,他還真沒想到葉仁會這麼說,但是這樣一來,情況變的更不好也是可能的。

韓惠珍立刻開口:「父親,這事情很嚴重,有人要假冒你做事情,也許外面還有更多這樣的人,我們必須要好好調查,還是先把這個人關起來,看看情況再說吧。」

韓先生點點頭,臉色才算稍微好了一點。

他還在好,這事情跟葉仁有沒有關係,但是葉仁完全不在意,甚至不打算跟他解釋,這樣一來,也沒有人知道是什麼情況了。

韓先生快速離開,連夜去調查這件事情,韓惠珍還在葉仁這邊,擔心的看著葉仁。

「怎麼了?」問了一句,葉仁很是好。

「這種事情十幾年前也發生過一次,那一次也有一個跟我父親相似的人出現,我差點死掉,這一次這個人,要更相似,我擔心你……可能會有殺身之禍1

韓惠珍認真開口,是真的擔心葉仁。

皺起眉頭,葉仁有些意外,這事情十幾年前發生過,那也許跟自己沒關係,只是有人要對付韓家,不過選擇她這麼一個外人打算下手而已。

他沒有保心,既然有這樣的事情,那等一等背後的人,一定還會有別的動作,她現在想要休息。

馬蓮英也被抓走了,又出現了一個真假韓先生,他現在整個人的心情都不是很好,要是繼續下去,說不定會發生什麼事情。

到時候,可不是好事對。

考慮了一下,事情好像也更簡單了。

進入房間,韓惠珍卻跟了進去,讓葉仁很意外。

「這是我的房間。」葉仁輕聲提醒,以為是韓惠珍因為驚嚇有點忘了這些事情。

「抱歉,我只是太害怕了,求求你讓我睡在地板,我真是不想回去不安全的地方。」韓惠珍開口,讓葉仁很無奈。

這女人要是沒記錯的話還是單身,沒有男人沒有結婚,跟他這麼一個已婚男人在一個房間,真的很好?

雖然她是保鏢的身份,可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了,這情況未必會太好了,這麼一來,一切好像也更詭異了。

但是韓惠珍不考慮這些,看起來是非常堅決的。

想了一下,這地板也很寬敞,他直接點頭答應,反正這裡是韓惠珍的家,他是做不了什麼主的。

鬆了口氣,韓惠珍從柜子里拿出來一些被褥,弄在地打算鋪起來,但是看得出,這樣的小事她都從來沒做過,弄了十幾分鐘,還是不能弄出一個適合她的柔軟地鋪。

最後,還是葉仁無奈出手。

幫他弄好了以後,韓惠珍躺在面覺得非常舒服,閉眼睛,根本感覺不到是在底下,葉仁心靈手巧,讓她覺得意外。

「你還會做這樣的事情?」好問了一句,韓惠珍輕鬆多了。

「從小一個人生活,什麼不會?」葉仁說著,他只是不願意太長的表現出來,不然每一次都要解釋自己是如何做到這些事情的,也是一件讓人很厭煩的事情。

如,現在。

好在韓惠珍沒有繼續詢問下去,只是安靜的躺著,好似已經進入了夢鄉。

但是被這兩件事情一鬧,葉仁已經徹底沒有睡意了。

「葉仁,我當時很害怕,差點要死了,那些愚蠢的保鏢用了一周才找到我,要是他們有你這麼厲害,可以識別那個男人是假的,我也不用差點死掉了。」

輕聲開口,是韓惠珍在說以前的事情。

葉仁有點猶豫,不知道怎麼開口。

韓惠珍好像需要一個聽眾,不需要一個回答者,她認真說著以前的事情,葉仁聽的也很認真,打算在這裡面找到蛛絲馬跡,但是覺得兩件事情完全沒有關係。

畢竟十幾年前那些人早死了,為什麼會選擇隱藏十多年現在出來,繼續對韓家動手呢?

而且她相信韓先生的能力,可以讓那些人真的消失。

而不是過了十幾年,還要出來的程度。

這樣一來,事情也讓人覺得越發不能接受了,這裡面一定還有別的情況,讓他很好是怎麼回事。

剛知道馬蓮英失蹤了,這邊也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想要認為兩件事情沒有關聯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她認為有關聯,而且關聯很大。

那這件事情是跟自己有關係,不過葉仁不打算現在說出來,讓韓家的人以為跟他們有關係,反而是好的。

慢慢的,韓惠珍也睡著了,葉仁一樣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在他們一起從同一個房間出來的時候,韓慧靜的臉色是很意外的,但是除了她,韓家其餘的人都很平靜,好似這樣的事情總是發生。

吃了飯,葉仁都覺得很艱難。

這地方的人態度很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現?

韓惠珍去了公司班,讓葉仁留下來,雖然葉仁堅持要跟著韓惠珍,但是被韓惠珍一次一次的拒絕,他只能按照僱主的要求來做。

這下子,韓慧靜有時間跟葉仁好好『八卦』了。

「你跟我姐姐在一起了?但是你不是結婚了?」沙發,韓慧靜輕聲詢問,看起來很好。

「沒有。」

葉仁如實的說,他們怎麼會在一起?

簡單說了昨天晚的事情,算是解釋了一下他們一起出來的原因,但是韓慧靜好似不相信,至少眼神里說的都是這個。

葉仁忽然有點煩躁,這有什麼好不相信的?

「我二姐以前也是這樣。」輕聲開口,韓慧靜很是直接。

「什麼?」葉仁不太明白,什麼這樣?

「她以前也跟別的保鏢一起在一個房間里,第二天失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