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古墓密碼>第1008章 大結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08章 大結局

小說:古墓密碼| 作者:伍一書| 類別:恐怖靈異

? ♂,

趙爺的墓碑前,我將一隻酒杯裡面的酒緩緩灑在地上。

晶瑩剔透的酒水落在地上,在「嘩嘩」衝擊聲中濺灑開,將地面打濕。

隨後,我舉起酒杯,與趙梓桐、楊晴和沈大力共同飲盡了自己的杯中酒。

我點上三根煙,放在墓碑旁的方石上,附身拔掉碑側雜草,然後從沈大力的手中將掃把接過,很認真的為趙爺清掃落在碑上的灰塵,碎草和落葉。

我一邊掃墓一邊道:「趙爺啊,我們又來看你了。這一晃,都過去三年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們都還是不太習慣你不在,但是已經能夠接受了。

丫丫現在和我們在一起呢,雖然吃不上多好,住的環境也很糟糕,但至少是安全的。她現在特別厲害,在風水上面的造詣應該不低於你了。如果有天她從山裡出來,肯定不會餓肚子,你就放心吧。

沈大力和楊晴也算是快修成正果了。趙爺,你肯定想不到,沈大力這樣一個神經大條的人,竟然也會送花,也會單膝跪地求婚。楊晴已經答應了他的求婚,我們這次回去就給他倆辦喜事。所以啊,剛才那杯酒就算是提前請你喝的喜酒了,那三根煙,就算是提前請你喝的喜煙,你可一定要把酒喝完,把煙抽完啊。

對了,差點忘記說。我們四個現在都已經不再干倒斗的買賣了,你不是一直說盜墓損陰德,不喜歡盜墓嗎?現在我們做到了。

楊晴和沈大力現在在一個比較偏的山村裡面當學校老師,楊晴很厲害,什麼都會,沈大力要遜一些了,只會教體育,不過他弄了個什麼軍事化管理。反正挺複雜的,我也不太懂,就不多說了。

我們都住在那個山村裡面,雖然不算大富大貴,但是至少吃喝不愁。

劉胖子現在很厲害,三年前就成了唐人祭的大掌柜,還娶了一個很好的女孩。他經常給我寫信,每半年也會去看看我們。挺好的,兄弟們的情感他一直記得,也算我當初沒有看錯人。他這次說是要過來,但是沒趕來,可能是有什麼事情耽誤了,你別怪罪他……」

和趙爺說著話,我掃完了墓,將掃把放到一旁,然後回到墓碑前,帶著其餘三人齊齊向趙爺鞠了三個躬。

「趙爺,我們走了,明年的今天我們還會來看你,你一定要保重。」

掃墓結束之後,我們四個人向趙爺告別,然後轉身向公墓大門外走。還沒等出門,就看到一輛豪車緩緩停在了不遠處。車門打開后,捧著一大束花的劉胖子拉著妻子紗紗匆匆忙忙的跑了下來,邊走邊大聲埋怨:「你說你,我來看望趙爺,你畫這麼久的妝幹嘛?五哥要是生氣了,我咋解釋……五哥,你們咋下來了?」

在大門口,我們四人與劉胖子碰了面。

劉胖子相比以前,已經瘦了很多,看起來也成熟了不少。他看到我們已經在往外走,很是焦急的說:「五哥,你們等我一下啊。都怪紗紗,太耽誤事了。一定要等我一下啊,我去和趙爺說幾句話,一會我做東,咱們好好聚聚。」

紗紗站在劉胖子的旁邊,低著頭,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

我對劉胖子說:「你去好好陪趙爺聊聊吧,咱們就不要聚了,車票已經買好了,我們現在必須要趕緊去趕火車了。」

劉胖子急道:「別介啊,車票退了,我重新給你們買。五哥,你不知道,在濟人堂裡面,我想找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我特別特別想你們,但你們又住那麼遠,去一趟太不容易。求你了,多留一天,咱們哥幾個好好聚聚,好好喝點。」

我笑了笑,沒再說什麼,扭頭沖沈大力使了個眼色。

沈大力狠狠瞪了劉胖子一眼,從懷中將一張紅色請帖拿了出來,遞給劉胖子:「給!」

劉胖子疑惑的接過,打開看過之後,不由大喜道:「行啊,你倆終於走一塊了,太棒了。那就這樣,這次我不留你們了,這幾天我趕緊把手頭事情安排安排,去你們那邊玩幾天,幫你們準備準備。咱自己兄弟的婚事,人可以不多,但是規模必須要到位。」

趙梓桐笑著問:「死胖子,你家紗紗什麼時候給你生個大胖小子?」

紗紗紅了臉,劉胖子開心的打了一個響指,挑眉笑道:「既然丫丫都說了,那我倆就儘快,今夜開始造人計劃。」

眾人聞言大笑,我忍不住笑著暗想:這個死胖子,還是以前那樣,也和以前大不一樣了。

一個月後,在我們這幾年住的小山村裡,楊晴和沈大力的婚禮勝利舉行了。

劉胖子這次真是沒少下本錢,鞭炮從早上六點一直響到十點,不大的鄉村被布置得張燈結綵。

婚禮現場安排在了楊晴和沈大力所在的希望小區,到處掛滿了紅燈籠。

天黑之後,更是煙花滿天,原本冷清的山村比城市裡面過年還要熱鬧。

校園的操場上,擺了幾十桌宴席,全部村民家家戶戶都到齊了,毫不吝嗇言辭,紛紛為楊晴和沈大力送上了最誠摯的祝福。

我很高興,因為最好的兄弟結婚;我又有些遺憾,因為這場婚禮少了一個人。

我抬頭看天,看到在滿天煙花之後的蒼穹上,掛著一輪圓月。

雖然已經入了秋,但是我卻覺得月光不冷,而是非常的溫暖。

或許是因為醉得太厲害了,我看那輪圓月好像化成了一張秀氣的面無表情的臉,那張臉上有一雙瑩綠色的眸子,正在看著我們,並微微揚起了嘴角,露出最親切的微笑。

忽然,幾個小孩子屁顛屁顛跑了過來,「五叔叔,五叔叔」的喊我,一個個好像被嚇到了一樣,都顯得很驚慌。

「怎麼了?被鞭炮嚇到了嗎?」我向那幾個孩子笑著問道。

一個小孩舉起一個信封遞給我,大聲喊道:「五叔叔,有個綠眼睛的叔叔說把這個給你。他好嚇人啊,眼睛竟然能冒綠光,是不是鬼啊?」

我整個人僵硬在原地,酒一下子醒了七分,同桌的沈大力、楊晴、劉胖子和趙梓桐都猛的站了起來,並急忙圍了過來。

「那個人在哪?」我一把抓住那小孩的肩膀,剋制不住的大聲問道,把那小孩嚇得差點沒哭出來。

「就……就在學校門口……」

我一把將信接過,起身就向校門口方向跑去,沈大力他們則緊緊的跟在我的後面。

可是,當我到達校門口的時候,卻連個人影都沒有看到,只看到校門旁邊的地上,擺著一個紅色的布包,布包上面用扭曲的漢字寫著「新婚快樂」四個字。

「冷月!」我大聲呼喊,卻只能任由喊聲被煙花聲掩蓋,得不到任何的回應。

我將信封打開,從裡面倒出來一張疊得整齊的白紙。展開后,我看到,白紙上是一副非常拙劣的畫作,上面畫了六個人,除了身高不一樣,長得幾乎就沒什麼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其中一個人的眼睛是綠色的,這個人的肩膀上,蹲著一個比嬰兒大不了多少的小人兒。

在畫作之下,橫平豎直的寫了兩個字——「珍重」。

混蛋!既然來了,為什麼不進來喝杯喜酒?為什麼不進來聊聊這些年你去了哪,做了什麼?為什麼不當面和我說這一聲「珍重」?

我看著這幅畫,久久無法從畫上收回視線,心中百般滋味交雜,但最後終究還是笑了笑。

三年多了,從這畫就能看出來,冷月一定沒有找到一個好老師,畫的還是那麼丑。

雖然沒有看到冷月,但這幅畫,卻一下子將我拉回到了曾經那段難忘的時光中。

那時的我,不知道明天該往哪走,不知道人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不知道我擁有什麼,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現在,那所有的問題,我都已經有了答案,但我卻忘記了自己究竟是誰。

劉胖子走過來,看著我手中的畫,忍不住笑道:「這傢伙,還畫得這麼丑啊,我要是他的老師,我肯定要自殺。」

「什麼畫,什麼畫,給我看看……」趙梓桐跑過來,將冷月那幅畫從我手中搶走,與沈大力和楊晴圍在一起欣賞,並都忍不住大笑起來。

冷月去了哪裡?他應該是走遍了世界各地,不曾停下腳步。

冷月這些年究竟做了什麼?他應該是在努力尋找著自己。

而我,一直留在這裡,和兄弟們在一起,不停努力想要忘記過去,想要忘記曾經的自己。

不知什麼時候,沈大力他們都已經回去了,只留下我一個人站在門口對周遭渾然不覺的著呆。

之前給我送信的那個小孩不知何時站到了我的旁邊,此時正抬頭看著我。

「怎麼了?」我緩緩蹲下,看著那孩子清澈的眼睛,微笑著問道。

「那個綠眼睛叔叔說,五叔叔以前是個非常厲害的人,有很多很多特別有意思的故事。五叔叔,你能講給我聽嗎?」

我是個很厲害的人?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冷月,你是這麼覺得的嗎?

「五叔叔,求求你了,講給我聽好不好?」那孩子撅著小嘴,一臉渴望的看著我。

「好!」我大笑著,席地而坐,將那孩子攬進懷中,讓他坐在我的腿上,抬頭看著天邊那一輪冷月,深吸一口氣,緩緩講到:「竊小為賊,竊大為盜,我的職業啊,可是兩樣都占,我是一個盜墓賊。我走過南,闖過北,深入過塔里木盆地,攀登過珠穆朗瑪神峰……」

全書完

  • (快捷鍵:←)
  • 古墓密碼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