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十四章 三精轉生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四章 三精轉生死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溫去病夜訪五斗觀時,是堂堂正正,闖陣而來,但離開時就沒那麼風光了,走後門、穿密道,完全像做賊一樣偷跑。

之所以不得不如此的理由,是因為與龍虎天君的交手,動靜搞得太大,紫金八卦圖還只是整個五斗觀與附近居民都看到,可天劫的聲勢,別說整個帝京,就連附近幾座城市,恐怕都看得到,這一戰,不只是轟傳京師,還震動天下,更註定會史上留名。

溫去病要離開時,五斗觀外已經是人山人海,名符其實地萬頭鑽動,大人物度天劫可不是普通場面,更牽連整個人族的氣運,大鑄在即,龍虎天君若度劫失敗,殞落身亡,對整個人族都是滅頂之災,因此,五斗觀外各方來客,加上看熱鬧的百姓,里三層,外三層,把附近幾里都堵得水泄不通。

不想被多餘的事物添擾,溫去病和龍虎天君談妥後續事務,便悄悄離開,不引人注目地回到驛館,龍雲兒一早就等在那裡,告知獨孤劍曾經來訪。

「……殿下早一步離開了,被五斗觀那邊的動靜引走,不然若直接和溫家哥哥撞上,恐怕要出亂子,這兩三天就由我隨身保……服侍哥哥吧。」

作為溫去病的貼身助手,龍雲兒不但第一個以神魂簽命契,完成首件術式武裝,更清楚溫去病的真實底細。

作為奉靈載體的江山社稷圖,還有兩天才能恢復,而術式武裝每件每十二時辰,只能用一次,如果透支使用,恢復的時間要更久。

入京時,與龍虎天君試探動手,術式武裝並未發動完全,稍閃即逝,損耗有限,但再加上今晚的這次發動,就完全是透支使用,恐怕連著兩三天都用不出來了。

江山社稷圖不能用,術式武裝也掛點,溫去病的兩大護身手段都廢了,如果遭遇敵襲,恐怕非常危險,她本來想說的是貼身保護,但顧慮言詞,就改成了服侍。

這份心思,溫去病自然一聽就明白,當即莞爾,「雲兒是怕我沒有自保能力,被人幹掉?」

龍雲兒溫婉笑道:「哪可能有這種事?我的溫哥哥深藏不露,還不曉得有多少嚇死人的手段可用,但每種手段都是資源,無端暴露就浪費了,雲兒是哥哥的管家,當然要儘力幫哥哥減少不必要的開銷。」

一番話讓人挑不出毛病,溫去病笑著摸了摸龍雲兒的頭,心中憐惜,術式武裝的架構,是向宿體抽取力量,自己在五斗觀大戰,透支術式武裝的使用,對她的影響最大,肯定很不好受,她卻提也不提,就牽挂著自己的安全……

「大鑄在即,這關不好過,提升實力是當務之急,我們時間很緊,所以我今晚就必須和天君碰頭,看看能從他那邊撈點什麼,助妳提升,最好……」溫去病道:「能突破上地階,這是最理想的狀態。」

若是半年前,這個目標能讓龍雲兒頭皮都麻掉。

地階那是什麼概念?大地上,能成就高階,基本就是高手,走到中後段,甚至可以進入星榜排名,若是踏足地階,那穩穩都是星榜前十名的超級精英,將來更有希望成為一方之主,那可都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啊!這種存在,自己說上就上了?

不過,和溫去並香雪處久了,聽他們品評得多了,眼界也就不同了,曉得在百族大戰中,對比神魔,地階如蟲蟻,初段的天階根本是炮灰,死不足惜,而用各種技術堆出,存在大量限制的偽天階,比比皆是,只要資源足夠,製造起來根本就不是難事。

當眼界提升到這層次,龍雲兒也不覺得過去那些高不可及的地階人物,現在有多了不起,與其說能和他們比肩是榮耀,倒不如說,那是一個不得不站上的台階,若連這一階都站不上去,就連當炮灰的資格都沒有,在將來的戰場上,不如自殺還死得乾脆一點……

「該要怎麼做呢?」龍雲兒小心問道:「這些……好像都有些後遺症的。」

「看方法、看底子了,底子越厚實,累積得越充足,就越沒有後遺症,比如說透支身體的潛能,超限發揮,如果底子不夠,超限幾次,造成不可修復的傷害,當然非死即殘,但如果底子夠,承受得住超限發揮,幾次透支痊癒后,各方面指數反而會相應提升上去……這方面,妳沒問題。」

溫去病說得斬釘截鐵,龍雲兒百分百相信他的判斷,因為……雖然溫家哥哥做的東西,都容易出紕漏,但只要他不動手做,只做判斷,那肯定信得過!

「……術式武裝的威力,與妳有直接關聯,妳不早點登地階,連我都很難搞,至於具體策略。」

溫去病詭異一笑,從懷中掏取出一件事物,甫一現出,就化為一道仙光,沖向半空,化作點點虹光灑落,瑰麗奇幻,盪起陣陣香風。

造成這些異象的源頭,是溫去病手中的一個白玉瓶,上細下寬,由整塊玉石雕刻而成,不住浮現一道道符字光文,煞是神聖。

「這是……」龍雲兒見過類似的東西,在自己很小的時候,曾經有過印象,「玉凈瓶?此物神異,我們家曾經有過,後來……」

話沒說下去,因為龍雲兒記得,當初滄溟龍家珍藏的玉凈古瓶,就是被碎星團強行借走,還一借不回頭,再不歸還,成了龍家深恨碎星團的理由之一……無數個之一中的之一……

「嗯,識貨,這東西很牛的,涉及本源的傷害,普通的靈丹妙藥起不到作用,能夠修補者寥寥,基本都是以命換命的手段,但這玉凈瓶中的甘霖,卻能療愈本源,雖不是起死回生,不過……對武者而言,比那更神奇了。」

**外在的傷害,還有頗多靈藥或素材可以使用,連斷了肢體,都不是沒有辦法可想,但傷及內在本源,這種傷害就極難處理,會令自身修為停步不前,哪怕一時不顯,也會形成不起眼的暗傷,在踏足天階時化為要命的缺損,讓人殞落於天劫。

邪派之中,有些掠奪血肉精華的技法,能補本源,但效率極差,五六不存其一,即使補了本源,也要背上沉重因果,非常不划算。

玉凈瓶卻是一件天地奇物,自納日月靈氣,十年一滴露,十露凝一精,三精轉生死。

每十年,玉凈瓶中會凝出一滴凈露,可以做為許多靈丹的藥引,直接服用也能療重症、護經脈;凈露累積十滴,會凝結一點精華,治療地階等級的本源傷害;三滴這樣的精華露,則是連天階人物的傷害也能治。

「三精轉生死的說法,相信只是誇示,沒那麼了不起,就連治療天階傷害的這一點,都僅限於初段天階,想要效果更強,還得搭配其他條件來發動,真心牙疼……」

溫去病不敢說太多,因為說多真心尷尬。

當初滄溟龍家居心叵測,說好了與碎星團交換四海玉凈瓶,卻鑽文字漏洞,把凈瓶中的百年精露給用掉,還自以為得計,不料中了賈伯斯圈套,你貪心不仁,我便合理不義,當龍昆保攜玉凈空瓶得意而來,便被賈伯斯伏殺,榨取其生命精元,發動凈瓶,強行化出甘露來,也因為強行使用,那隻四海玉凈瓶用完便即碎裂,根本沒法再交還龍家。

怕啥?龍家打一開始就存心坑我們,所以我說是借,但也打一開始就沒想過要還回去,他們想要,隨便撿塊龍昆保的骨頭回去抵數吧!

那時,賈伯斯的應對便是如此,而太過年輕的自己,壓根沒意識到這有什麼不妥,只是狂贊團長豪氣,姓龍的一家無禮冒犯,活該有此下常

……現在,對著龍雲兒,這些就是往事不堪回首,自己甚至不想再提……

「咳,五斗觀很有良心,裡頭還留著三滴百年精露,可以治療一位天階級數的本源傷害,我向天君承諾,必拿此來除妖衛道,也保證這三滴精華露,對誅妖必有大用,天君就讓我用了……當然啦,還有點其他的利益交換就是了。」

溫去病心情大好,因為走這一趟,玉凈瓶和天道明火雙雙入手,自己的計畫可以順利進行,底氣又多了幾分。

龍雲兒卻糊塗起來,橫聽豎聽,凈瓶精露也是用來治傷,可自己既沒有本源傷害,也沒有要衝擊天階,這東西於自己有何用?

溫去病笑道:「傻瓜,妳不用,萬古江山鍾能用啊,現在妳的力量,基本都在那上頭,如果把鐘的狀況進一步修復,就能……」

「等等1

聽著溫去病說話,龍雲兒忽然注意到,他的一隻手掌有些不妥,整個染得通紅,竟然流了滿手的血,登時把什麼別的事都拋忘了。

「哥哥你的手……是和天君一戰的受傷?」

兩強之戰,又有力量差別,受點小傷似乎也無可厚非,但溫去病的反應卻很怪,聞聲只是一怔,淡淡道:「妳知道嗎?我見到他了。」

「誰?」龍雲兒一問,隨即會意過來,驚道:「不會吧?真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