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十五章 沒由來的殘忍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五章 沒由來的殘忍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對於橫擊仙帝這個超變態的存在,龍雲兒先前已透過溫去病的討論,有了大致印象,但聽溫去病說完闖五斗觀,看仙帝畫像的遭遇后,她也被震得無法置信,哪怕有過心理準備,也沒能好到哪去。

……橫擊仙帝,就是古歌雅虎?

「真的一樣嗎?確定不是長得像?」話出口,龍雲兒也自知此話是何等蒼白無力,太多的湊巧在一起,就肯定很不巧。

「坦白說,並不是一樣,五官有六七成相似,不是完全重疊,在易容改扮的合理範圍內,但……那雙眼神不會錯,我認得他的眼神,就是他1

溫去病異常肯定,龍雲兒有點不知該怎麼接,長相只是像,光憑眼神當證據,說得好聽是直覺,說得不好聽……這種根本全靠感覺的東西,如何能做准?

「是他沒錯。」溫去病道:「眼神是個人感覺,但留藏在畫中的氣息可不是,那是他的氣息沒錯,百分百是。」

說到這一點上,龍雲兒也再無懷疑,氣息可不單單隻是一口氣,裡頭包含個人的靈波、靈紋,異常細微,絕難有假,雖然也有可能是不同世界,存在著一個異常相似的人物,但理性來說,自己更傾向就是那個人本身。

「可是……如果真是他的話,他是怎麼來的?也是太一送來的嗎?千年前?

太一把他送到千年前去了?還是……」

越是深想,龍雲兒就越覺得腦里一團亂,太一送人到異界,完全做得到送至不同時間點,自己和溫去病的抵達點相差兩年,那個一千年的單位是誇張了些,可誰又敢說太一做不到呢?

「難怪沒人找得到他,原來他早就透過太一,躲到別的世界去了1

溫去病本來也有這想法,但聽見龍雲兒這麼一說,心念轉動,搖頭道:「恐怕……未必,如果他是透過太一,為什麼問太一他下落的時候,太一會說不知道?太一那黑心鬼雖然坑爹,但恪於誓約,不能說謊,絕不可能明明知道,卻對我們說不知道……」

龍雲兒越聽越驚,賈伯斯能穿行異界,卻不用透過太一,純憑己力,這本事也未免太大了,更別說……自己所聽到的賈伯斯,雖然長於算計,每有鬼神莫測之機,但本身的實質戰力似乎有限,可與橫擊仙帝的傳說一對照,那簡直就是行走於人間的神啊!

「他……他是在百族大戰結束后,來到大荒西朝,變成仙帝的嗎?」龍雲兒道:「百族大戰時候,他好像沒那麼厲害啊1

「確實有這可能,但我覺得,他應該是先離開了這裡,才去打百族大戰的,嗯……應該是這樣。」

最開始,這只是一個單純的直覺,但溫去病細加考量,橫擊仙帝的作風,滿滿的激進與搶目光,見誰不爽就踩誰,賈伯斯的作風雖也相同,卻低調得多,有種繁華落盡后的反璞歸真,從這來看前後關係,應該是可以的。

太一系統,原本是神仙佛魔鬼妖的專屬,沒有人族的參與,賈伯斯以無上神通開了漏洞,才有了人類與太一的往來,但有這種神通的他,穿行諸界,是否還需要依靠太一?或是獨力就能進行?

「……其實,我覺得好像還另外有個問題。」龍雲兒思索道:「哥哥覺不覺得,你現在的行事作風,和那個人很像?」

一句話讓溫去病的表情僵在臉上,想起獸尊嘎古被自己誘殺時,喊出口的那句話,同樣也將自己誤認是那個人。

這……可不是什麼讓人愉快的事。

「別胡說八道,這麼大個人,說話該自己懂些分寸了。」

對著龍雲兒,溫去病沒有說什麼「再亂講話我就揍妳」的話,但語氣已經非常不悅,換了對象是個男的,多半一拳就直接過去了。

龍雲兒聽出了警告的意味,卻仍是大膽地道:「這是有必要正視的,哥哥你到了此方世界后,作風比以往更激進,根本就是完全放開來幹了,這地方的百姓、人命,你都好像只是把他們當數字在算,不是當人命在看,這……和你常常說的那個人,不是很像嗎?」

像是點著了火藥庫,本來就已異常不悅的溫去病,手背一陣抽搐,用很強的意志力,壓下了摑掌的衝動與怒火,開口想罵,話到嘴邊,龍雲兒說的話一遍遍在腦里閃過,像大桶冰水驟然淋下。

……什麼人都可以瞞,唯獨瞞不過自己。

……不像嗎?

……其實自己想得遠比外表表現出來的多,因為太一的主線任務,肯定不會只有打造誅邪之兵那麼簡單,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是在為了誅殺妖龍做準備,但這些想法不會訴之於口,外人看在眼中,也只看到自己處處計較,拚命聚斂的難看吃相。

……對於人命,自己不是不在乎,可當前資源有限,為了打倒九頭妖龍,有些取捨必須要作,對方可不是什麼東西都不捨棄,就能輕易戰勝的對象!自己也不是那種會哭哭啼啼,向旁人悲嘆內心感受的人……

……那看在旁人眼中,自己又與那個人有何不同?

彷彿被一盆盆冷水澆頭,溫去病冷靜下來,表情也更添幾分苦意,嘆道:「

妳跟著那個苦憋公主才幾天?把她那一套全部學會了?」

看到溫去病的表情,龍雲兒知道他弄錯了自己的意思,連忙搖頭,道:「哥哥弄錯了,我想說的是,你有沒有想過,賈伯斯的作風為什麼是這樣?他天生冷血沒感情?天生就當所有人是螻蟻,千萬人生死他不在乎,為什麼他可以不在乎?就因為他腦子有病嗎?」

龍雲兒的點醒,溫去病陷入思考,誠如她所說的,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變態,所有病態思考的背後,都有個之所以病態的理由,那,賈伯斯的理由是什麼?他為什麼可以那麼不在乎?

就像龍雲兒說的一樣,自己來到大荒西朝後,也是進入百無禁忌狀態,什麼面子、榮譽都不要了,除了基本良心底線外,真是肆無忌憚,高興出家就出家,想還俗娶公主就立刻還俗,想搜刮就搜刮,毫無心理負擔,為什麼自己可以這麼不在乎,這麼放得開?

……因為「與我無關」,這不是我的世界!

……那也就是說……

溫去病身軀一震,在明悟的同時,也生出更多的困惑。

「這、這麼說的話,他到底是……哪裡的人啊?」

之前理所當然地認定,下意識地以為,那個人與自己一樣,是透過什麼方式,來到大荒西朝,事後又回去,但……那個人的出身根本沒人曉得,從來就沒被查出來過,忽然出現於亂世,事了拂衣去,一如橫擊仙帝。

他與自己……真是同一世界的人嗎?

諸天萬界,如果可以隨意來去,他完全可能像降臨大荒西朝世界一樣,也是從其他世界降臨自己的世界,自始至終,都只是一名獨在異鄉的異客。

會否……碎星團的崛起與覆滅,於他而言,也不過就是「到此一游」的隨手一筆,因為不是自己的世界,所以視人非人,什麼仁義道德、為人底限,全都是放屁,怎樣方便就怎樣干,捅出天大簍子后,拍拍屁股走人?

越是深想,越是覺得荒謬怪誕,但背後涔涔滲漏的冷汗,不住告訴自己,這些應該就是真相,是自己一直在追尋的東西,也可能是……太一選擇此地進行任務的用意。

……透過接觸那個人的過去,了解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一步步接近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站起身來,溫去病放聲大笑,笑聲中滿滿的蒼涼、悲愴與……怒意,拳頭更一直握得死緊,才剛裹好的傷口,再次破裂出血。

龍雲兒聽得心驚,但想說讓他這麼發泄一下也好,這心病積在他胸中真的太久了。哪知,他越笑越癲狂,眼淚不停流下,手上血也滴滴灑落,笑聲中更有了一絲魔意,不由得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直以來,自己所追尋的目標,在香雪等海外餘黨眼中,其實是很沒意義的,自己希望找到那個人,問他為什麼要這麼作?

對香雪他們來說,這問題有什麼好問的?事實擺在眼前,兔死狗烹,開朝殺盡功臣免後患,這種事古往今來都沒少見,事實清楚,動機明確,為啥還要問?

這不擺明脫了褲子放屁,毫無意義!

但自己就是想問:老師,你真的一個也不留下?什麼理由讓你一個也不留?

我們一起走過的生死與共、一起經歷的東西,對你都全無意義嗎?

一個人,怎麼可能這樣無情?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冷漠與殘忍,如果背後有什麼理由,自己必須要知道。

如今,那個理由,自己已經知道了……這個理由,讓自己很沒辦法接受!

賈伯斯!你覺得可以隨便跑到別人世界,亂搞別人的人生,想幹啥就幹啥后一走了之嗎?

普天下沒有這種好事!無論你在哪裡做了什麼,這些欠債都是要還的!不管你躲在哪個沒人知道的烏龜洞里,我都會找到你,把這帳單塞在你嘴裡。

古人說,人要學著放下,別總是和敵人計較……當他人頭落地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