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十七章 分光化影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七章 分光化影劍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

急切想要追蹤橫擊仙帝的腳步,溫去病等不及大婚,進入仙帝封禁,直接找事來做,把目標放在封天壇上,試圖從這裡頭找些端倪出來。

封天壇的建造技術,基本已經失傳,千年來歷代仙帝傾盡人力物力,都沒法從中找出其奧妙,相關線索早已斷得乾乾淨淨,自己比起他們的優勢,就是身懷他們所不知的異界知識,除此之外,自己恐怕是千年來唯一重現世界奇觀的人。

世界奇觀,自己先前完全陌生,還是靠平家傳下的那張古圖,與手上的社稷圖對比,從中比對出差異來,將這份差異分離、重新建構,出現的就是社稷圖中,那一片世界奇觀。

自己是把這些東西造出來了,世界奇觀發出了可比飛龍寺、五斗觀的聖氣,鎮壓邪祟,但這份聖氣到底從何而來,是怎麼運作的?自己一時也還不知其所以然,必須要深入研究。

要進一步研究,就需要更多的線索,最理想的方向,是找到剩下的真版江山社稷圖。

加上平家持有的那張圖,江山社稷圖自己已集齊了九成,只差最後那一塊,但那一塊……下落成謎,運氣好可能在大荒西朝某處,運氣不好……鬼才知道散落在諸天萬界的哪個地方?倉促間想要找出來,無異緣木求魚。

集齊江山社稷圖無望,另一個方向,就是從世界奇觀本身著手,而現存於大荒西朝的世界奇觀,最完整的就是封天壇,溫去病直接趕來,把希望都放在封天壇上,預備重新繪測這座神秘的古壇。

除了這些基本工,另外也調出千年前的史料,去了解當初的狀況,而當龍雲兒把厚厚一大疊的史料念過一次,司徒小書憤慨動怒時,溫去病卻覺得這些描述聽起來很古怪。

外人不了解,但比起身為一名武人,自己更以一名技術工自居,所以各種偉大的作品、研究、建築完成後,負責人立刻被殺掉滅口,這種事……基本已是傑出專家的必然宿命,獨孤劍或許還會憤怒,自己是早就已經無感了。

不過,所有的例行公事,都有例行公事的固定規格,工程完成後,把負責的全部工匠都幹掉,這種事情自己看得多了,通常是完工當天,把所有工匠集中起來,直接刀槍齊下,通通幹掉,或是集體毒殺,哪怕千人、萬人,這麼一下就解決了。

當數量一下拉大到幾十萬人,滅口的難度提高很多,執行時間大幅拉長,看似情理之中,可是,任何行動都有目的性,既然是為了滅口,那就不允許夜長夢多,哪怕動靜搞得大一點,也必須在最短時間內,幹掉幾十萬知情人,寧願把時間花在收拾善後上,也不可能讓這些人活著,把秘密散播,否則,半年時間,足可把秘密散播到千萬人、億萬人耳里,加大滅口難度。

放這幾十萬民夫回去,花半年的時間去追殺,用各種方式滅口,死於各種不同方法,這種事情……不清楚狀況的死老百姓,多半會覺得陰險而強大的統治者,沒什麼做不到吧?

但曾經也手握過大軍,當過人上人的自己,一聽就知道這事的荒唐,想要造成這種效果,背後動員的人力物力之龐大,那是一個無可想像的恐怖力量,如果真能做得到,足可以把妖魔反覆滅上十次!

「……難道,不是事後滅口?」

聽了溫去病的提點,龍雲兒皺眉道:「那為何幾十萬民夫,事後不到半年就死光了?這些純屬巧合嗎?」

司徒小書思索道:「或者還有一個可能,他們在建造的過程中,受到某種感染,完工離開后,雖然沒有被滅口,可半年內先後發作,就都死光了?」

龍雲兒駭然道:「殿下是說,封天壇有毒?那我們站在這裡不是好危險?」

司徒小書尷尬道:「倒不是這意思,而是……嗯,這想法有漏洞,那幾十萬人,分別死於各種不同疾病的,姑且不論,可那麼多死於意外的,什麼感染會這樣?這不合理。」

溫去病在旁聽著兩女的討論,沒有說話,心中也同樣在琢磨,也同樣卡在這一關,什麼樣的感染或傷損,會造成這許多不同的複雜死亡?

腦里很亂,溫去病一時也厘不清頭緒,道:「開工吧!在工作中找答案。」

龍雲兒「嗯」了一聲,摩拳擦掌,預備跟著溫去病一起爬高繪測,找出封天壇的每個特異點;司徒小書則覺得奇怪,自己表面怎麼也是個公主,這個溫去病也未免太不把自己當外人,直接讓自己幫他開工,自己本來該捅他幾劍的。

「……妳們幹什麼?」

溫去病上下掃了兩女幾眼,最後停留在司徒小書身上,「公主殿下,我和妳好像沒有很熟吧?我喊開工,妳跟來幹啥?妳應該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做吧?那個什麼破銅爛鐵劍氣,妳還有很大的精進空間吧。」

「多謝指教1

司徒小書盛怒之下,臉上蒙了一層青氣,強忍下憤怒,轉身快步離去。

龍雲兒沒有去追,只是待她走遠后,靜靜看著溫去病,道:「溫家哥哥其實很心疼公主殿下呢。」

溫去病表情抽搐,「這叫心疼?妳是哪隻眼睛看到的?」

龍雲兒搖頭道:「看公主殿下的背影,我忽然覺得她很像我,就像在許都和哥哥重逢后的那段時間,你對我的態度也超差,說的話也超刺人,跟著你的那時候,我天天都想躲在被子里哭呢。」

溫去病皺眉道:「喂,知不知道我很討厭猛翻舊帳的女人?」

龍雲兒笑道:「才不是翻舊帳呢,雲兒是在感謝哥哥,因為哥哥只有在想要保護什麼人、栽培什麼人的時候,才會這麼對人下功夫。你根本不懂憐香惜玉的,不會因為是女人就客氣,如果你沒想要對她好,一定幾句話就笑著坑她去死了,哪會冒著被她砍的風險,一直刺激她?」

「……說得好像真的一樣,妳這也太一廂情願了,我告訴妳,我就單純看那女的不順眼……別廢話了,這些妳拿著。」

溫去病所遞過去的,是好幾張寫得密密麻麻的紙,上頭列了一堆素材項目,龍雲兒稍稍看幾眼,就從心裡發寒,這可真是狠狠一刀啊!這一刀砍向青武仙帝,人家不會翻臉嗎?

「哥哥,你索要的這些……」

「……翻到第四頁。」

溫去病一下白眼,龍雲兒翻到第四頁,發現那邊只有寥寥數語,卻都是針對大鑄,誅魔之兵的方向建議,雖然文字不多,可光是大方向就列了四條,每一種都有相當的成功可能,顯然是長久苦思之後的結果,再繼續翻下去,第七頁開始,則是針對她自身的修練建議,如何進一步把金剛四蘊修成,還有在戰鬥時候該加強鍛煉哪些。

自太一處換得金剛指、金剛印之後,都還沒有花時間,真正下苦功去熟練,包括換來的另一門雜學「天地大黏手」,也一直沒機會練,實在是浪費了金葉,這回趁著得空,剛好把這些全數統合起來,加強勤練。

想到溫去病在百忙中,還特別為自己整理了這些,龍雲兒心下感激,但是翻到最後幾頁,那是一套道門秘傳劍術,分光化影劍,估計是從五斗觀得來的秘訣,但……

龍雲兒自忖一路修練過來,都是肉身搏擊技巧,從沒碰過刀招劍式,這門劍術也許對此道高手來說並不複雜,卻已看得自己一個頭兩個大,金剛四蘊還沒練熟,溫家哥哥就想讓自己改練刀劍了?

驀地,龍雲兒有了一絲明悟,這套分光化影劍法,也許不是給自己練的……

「哥哥,這套劍法……」

「是天君友情贊助的……咳,劍術的至高境界有很多,劍威方面,鎏金劍氣超級**,不過,技巧變化上,劍光分化也是很多人追求的至高層次,這套分光化影劍法,是以後天手法模擬劍光分化,妳練成之後,就能去嗆嗆那個會鎏金劍氣的。」

溫去病道:「鎏金劍氣雖然猛,不過地階最多是練上青銅,想要青銅圓滿,恐怕要上天階,至於白銀、黃金境界,都是穩穩天階層次的東西,她短期內進展幅度有限,想要儘快變強……哼哼!沒希望了。」

龍雲兒好奇道:「哥哥的話,雲兒能不能理解為,想要儘快變強,除非在這套分光化影劍法上尋找機會?」

「我沒這麼說1溫去病揮揮手,不耐煩地道:「快點開始做事,不要煩我,妳愛怎麼想就怎麼想,還有,把平春那小子揪來見我。」

一聲吩咐,溫去病開始埋首於自己的工作,沒再多管龍雲兒手裡的東西,龍雲兒會意離去,開始照溫去病的吩咐跑腿辦事,分別將索取的清單交給青武仙帝、龍虎天君,找來了平春后,把分光化影劍的精要,給了獨孤劍一份,最終才是自己的修練。

……不知道溫家哥哥找平春來做什麼?但這不是自己該管的事,眼下,必須立刻把實力提升上去。

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手機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