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碎星物語>十八章 一用就壞掉的傳承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八章 一用就壞掉的傳承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武俠修真

接到溫去病的召喚通知,平春是和平劍秋、陳有龍聯袂而來,首先是齊齊叩頭,表達對神僧的敬意。(好看

在此之前,青武仙帝已經召集入京的各路匠師,將仙帝宮、五斗觀、飛龍寺三方千年所累積,各種誅邪兵器的打造秘訣,公開給他們,約定以一月為期,各家匠師打造出作品,進獻朝廷,而在這期間內,所有朝廷的資源,無論是素材、

鑄廠,全數敞開,任由各路匠師使用。

條件看似寬鬆,但三大勢力的千年累積,要消化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僅僅一月,光是閱讀學習,都尚且不夠,更別說迅速理出新路線來。

那些早有腹案,路線清楚的鑄派,以原先擬好的製作方向為主,從新收到的海量資料中,擷取部分適合自家所用的,優化本身的設計,不過這些基本都是底蘊深厚的大家。

至於那些學識有限,連穩定打造出寶兵都不能的普通鑄匠,雖然仍獲得參與權,但基本是已經出局了,他們急切地閱讀仙帝所賜下的書冊,試圖從這些過往接觸不到的秘傳中,尋找自己的方向,然後九成都迷失在裡頭。

平家基本也屬於後者,不過在這方面,底蘊同樣欠缺的他們,沒有方向迷失的問題,平劍秋打一開始就認準了大樹,決心直接依附在上頭。

「聖僧,我們」

「不用多說,你們祖上傳下的那些古設計,就算真打造出來,也不可能讓妖龍掉一條毛,更別說你們根本造不出來。」

之前不清楚平家底細,平劍秋送來的玉板與其他物件,讓溫去病一度錯判了他們的實力,現在則是一切清楚了。

平家千年來為了避禍,拚命去拍道門的馬屁,雖然沒能被人家當自己人,不過還是撿了些零碎好處,畢竟人家道門家大業大,手指縫裡隨便漏點出來,就夠平家受用,那塊玉板上的東西,便是這麼來的邊角料。

千年前的平家先祖,確實才氣不凡,但傳到這兩百年,連消化這些道門資源的能力都沒有,此次參加大鑄,面對青武仙帝釋放出來的海量資源,平劍秋、陳有龍全然無力吸收,更別說以這些為基礎,打造出誅魔之兵來。

自從協助製造世界奇觀,聲名大漲,隱隱成為一個鑄派小團體的領袖后,嘗到甜頭的平劍秋下定決心,要緊抱病僧的大腿,這位大人物身負橫擊仙帝的傳承,深不可測,只要追隨他的腳步,何愁平家沒有再興之日

溫去病看穿了他的心思,直接給了選擇機會。

「我從你們手上收了好處,說好了一定會回報現在給你們兩條路,一條是立刻收拾包袱,離開帝京,有多遠躲多遠,我會留點東西給你們,保你們平安,還你平家這段因果坦白說,我希望你們選這條路。」

溫去病說的是真心話,但看平劍秋等人的熱切眼神,就知道他們聽不進去,已經嘗過名利滋味的人,想要的是踩著這階梯上去,拚個榮華富貴,而不是再回去過躲躲藏藏,懷著秘密怕被發現的壓抑生活。

「神僧,我們」

平劍秋欲言,溫去病伸手打住,搖頭道:「罷了,是我苛求,你們有權選擇自己的路,我會支持你們在大鑄中有所表現,最理想的情況,或許能打造出誅魔之兵」

「當真」

平劍秋大喜過望,本來自己也存著這樣的期望,但自知難度太高,不敢主動提,沒想到病僧竟真給了這樣的希望。

哪怕平家眼下的實力不足,可若真打造出誅魔之兵,後頭還真的幹掉了九頭妖龍,平家將一躍而成大荒西朝的鑄派之首,榮耀千年,只為了這個美好前景,就算有些風險,也是值得的。

更何況,如果誅魔失敗,人族潰滅,覆巢之下,躲到哪個烏龜洞去也沒用,而若情勢沒有壞到那一步,自家打造出誅魔之兵來,肯定最受仙帝重視與保護,那反而安全了

「別期望太高,只是最理想的狀況,世事未必能這麼順利。」

溫去病看著平劍秋閃爍的眼神,大致明白他的想法,搖搖頭,補充道:「打造寶兵,重點在承接地階武者的力量,基本要求是蘊涵某種元素,或是能發動某種特性在內,至於神器是從這基礎上更進一步,從元素與特性,明確化變成蘊涵某種天地法則」

這些對溫去病都已是老生常談,但對平家之人,就是石破天驚般的駭俗理論,古往今來,神器都是機緣巧合而生,從沒有人能夠就神器的誕生,提出一個完整而清晰的論述。

卻難料,這個一直是空白的學科範疇,竟然被病僧一語道破,後續所說的東西,更在他們眼前開了一片新世界,直聽了老半晌,心裡從明悟又轉為困惑。

平劍秋想問,但擔心貿然質疑,惹來反感,遲遲不敢開口,反倒是平春舉起了他未傷的那隻手臂,「老師,你說神器是蘊涵著天地法則的器物,那我們要如何把天地法則放入器物之內呢」

「我哪知道」

溫去病一言令平家人幾乎翻了白眼,看這些表情,他真有種感覺,自己好像變成太一那樣的黑商家,拿不知道來當答案。

然而,這確實就是一個沒人知道的問題,哪怕在自己的世界里,鑄造技術比大荒西朝先進得多,對這點也是束手無策,所謂的神器鑄造,本來就是拿蘊涵天地法則的素材來加工。

天地法則是玄之又玄的東西,說不清也道不明,只能試圖感悟,凡是感悟成功的,全都是天階存在,能夠練上這一步的匠師可沒幾個,而即使踏入天階,感悟法則,但想要把那些虛渺不實的規則具現,放入實際物質之中,這仍然是痴人說夢。

「恐怕唯有那種能夠虛空造物、無中生有的存在,才做得到這一步。」

這是溫去病的個人推論,沒有任何佐證,但平家三人卻聽得呆了,能夠無中生有,這豈不是創世之神、造物之祖的等級那豈不就代表,這世上根本沒人能憑空打出神器來

平春為難道:「那就只能拿特殊素材來加工了,可是」

平劍秋、陳有龍的腦里都一片空白,所想到的各種神兵誕生傳聞,要嘛是天外隕石,遭逢雷火之劫鑄煉;要嘛是神只殞落,殘骸生出造化,變形為器諸如此類,都已成為種種神話,說得實際一點這哪是人類造得出來的

溫去病伸掌往手上芥子環一拍,取出一個紙箱,六面都是白紙,異常輕薄,可紙上卻寫滿封禁符文。

「你們走運了,唉」

一聲嘆息,溫去病把紙箱打開,裡面有八顆拳頭大的珠子,五顏六色,異常光燦,但那怕隔著層層封禁,平家三人仍感到陣陣邪氣,撲面而來,讓人不寒而慄。

平劍秋有了猜測,卻無法肯定,顫聲道:「神僧,這是」

「我這兩年積攢的身家,便宜你們了,唉,又破產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有舍才有得,不去不來」

打著禪機,這回溫去病卻不是用來忽悠人,而是用來自我催眠,努力忽悠著自己。

八顆晶珠,是這兩年來,自己千辛萬苦去狙擊、獵殺魔將,設伏、下藥兼打悶棍,好不容易才蒐集到這個數,打的主意就是回歸之後,通通兌換給太一。

魔將基本都是地階,哪怕是九頭妖龍製造出來的水貨,但這些魔核擺到太一那邊,起碼都是破萬或是近萬金葉,八顆擺在一起,怎麼都能撈個幾萬金葉

外人無法想像,但確實有一段時間,自己整日拿著這些東西出來,一日擦拭個幾遍,再加上封禁后扔回,想像著後頭拿給太一兌換金葉,能夠換來的數額,甚至還會在那裡傻笑。

但現在這些東西都要放下了

眼前最重要的,是與那個人相關的一切,其餘的都不重要,自己的精力將要全用在封天壇上,手邊的這些身外物,就用來了結因果吧

自己並不是高善惡標準的道學家,善惡對自己不是那麼重要,但修練五德之氣的過程,非常重視因果清償,結下因果不還,會造成修為倒退,甚至崩潰。之前自己身體傷損過重,修練進展緩慢,這些禁忌還不用太在乎,可現在該要處理這些,以便邁出前路了。

若沒有平家的補完,自己無法在江山社稷圖上更進一步,造不出世界奇觀,更接觸不到那個人遺留此界的奧秘,所以,自己有必要幫平家一把,但幫著平家在大鑄中奪魁,此舉形同擺平家上台,當出頭鳥的下場,很可能全家死光光,這點自己提醒過他們,他們聽不進去,也就只有隨他們去了。

平家三人得了八顆魔核,又驚又喜,這是平氏一族數百年內所得最珍貴的素材,量還那麼大,簡直就是發了大財,但平春冷靜后,困惑問道:「老師,地階素材再多,能堆出神器來嗎」

「問得好」溫去病面無扁牽涉到另一個嚴肅的問題。」

平春慎重道:「請老師教我。」

「用個兩三次便壞掉的神兵,不能算神兵嗎」

「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