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二十章 大鑄開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章 大鑄開始了!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寄託著整個大荒西朝所有人族希望的大鑄,終於正式開始,眾多來到帝京的鑄匠們,發揮著一己的智能與技術,嘗試打造誅魔之兵。

那確實是對匠師智能、創意的大考驗,要如何以手邊的素材,戰士的可能力量,去搏殺肯定已在天階內的九頭妖龍?這種事情……只能用想像的,而他們所儘力去做的,就是試圖把這些想像,與現實之間的距離拉近,終至實現。

青武仙帝提供的各色材料與秘傳,著實幫了不小的忙,固然有許多匠師,在閱讀這些秘傳時,為之迷失,或是自知不足,生出怯意,但也有不少鑄派世家,因此補完了世代缺憾,填了不足,將本身的設計精益求精,開始著手製造。

此事關乎人族未來,意義太大,在這個前提下,很多自知能力未足的鑄匠們,放棄了造物奪冠的想法,轉而協助有希望的人選,哪怕自己出不了作品,只要能協助誅魔之器的誕生,滅了妖龍,自己這一生也不枉了,若還能活到最後,協助造出誅魔之器的鑄匠們,更肯定史冊留名,光耀後代!

基於這想法,帝京中成千上萬的鑄匠們,最終分成數十個大小團體,殫精竭慮,打造各自的誅魔之器,這情形落在青武仙帝的眼中,著實老懷大慰,暗呼人族有望重光。

「……你真覺得這次有希望?」

「只要不放棄,就次次都有希望,更何況天助自助者……」青武仙帝道:「

我人族的鬥志已被提振起來,你看看底下的這些匠師,他們沒有一個想著私利,都為著相同的目標而奮鬥,這不正是我人族之光?人族自強,妖魔能耐我乎?」

「這倒是……」

龍虎天君微微點頭,站在青武仙帝身旁,兩個相交多年的老友,並肩立於先帝宮的陽台上,左方可閱種種景象,右方則是封天壇,兩方的景象,正是當前大鑄的實時反映。

當世兩大高人眺望周邊景象,氣氛和睦,任何旁人絕對無法想像,這對老友數年來明爭暗鬥,關係暗潮洶湧,見了面都要提防彼此三分。

然而,這歷時數年的提防與暗鬥,終於在病僧夜闖五斗觀后改變,這段時間以來,五斗觀一脈與仙帝一派衷心合作,全力促成大鑄,開放本身的府庫,將諸多珍異的天材地寶,像不要錢一樣,傾巢提供。

這是兩大高人相隔許久的全面合作,青武仙帝感到寬慰,龍虎天君多少有些茫然,過去數年的謹慎與防備,難道真是全無意義的夢一場?那自己豈不是白白損耗了人族的元氣,成為罪人了?這事……想起來既窩囊,也喪氣得很……

「你覺得……那小子在做什麼?他想做的事,能有幾成可能?」

察覺到友人的尷尬,青武仙帝出言打破沉默,與龍虎天君一起望向封天壇,「千年來,不知多少仙帝、多少天君、佛尊,想要解開世界奇觀之謎,卻從沒人能成功,這小子能不能成還不知道,卻要先拆封天壇,嘿……真是英雄出少年,膽子一輩大過一輩。」

象徵著人族榮光的封天壇,此刻已經千瘡百孔,說要研究封天壇的溫去病,在上頭鑿了千百小孔,在孔中以硃砂為漆,塗抹畫符印,每一道符印都有不明玄機深藏,看在仙帝與天君眼中,益發感到玄妙難言。

封天壇屹立千年,建造技術已不傳,歷代仙帝的研究都已失敗告終,其中九成五都是挫敗在封天壇本身的屏護禁制中,無法窺探,無法拆解;剩下的半成,以各自的逆天手段,強行突破成功,卻因莫名理由,殞落身亡,為此還折了兩名仙帝……

今日,病僧要來挑戰前人的遺憾了。

「這是什麼?那個假和尚的本事,老道益發看不透了。」

龍虎天君一雙道眼,遠眺掃視,試圖看出病僧所用的手法,更明白青武仙帝之所以急急請自己過來,正是因為連他自己都看不出端倪,這才想藉助自己在道術上的研究,不過……

「封天壇的守護封禁,病僧正在試圖破解,但他所使用的手法,並非道術,而是某種老道也不知道的東西……奇怪,似是陌生,當中又有熟悉感,這些朱印是哪家哪派的手法?」

「……如果老牛鼻子你也覺得熟悉,那朕心裡也有底了。」青武仙帝道:「

那晚病僧去五斗觀找你,是接受了朕的委託,而朕一直也派人跟著他,想提供些保護,為他處理掉不必要的麻煩,卻意外報給朕一件事。」

龍虎天君訝異道:「哦?」

青武仙帝微笑道:「他獨闖五斗觀之前,先去了一個地方……」

龍虎天君眉頭皺起,五斗觀在帝京勢力雄強,雖然沒有派專人追蹤監控,但情報彙整起來,也大致能把握病僧的行蹤,知曉病僧幾時離開仙帝宮,幾時回到驛館,又幾時離開了驛館。

對照起病僧最終出現在五斗觀的時間,都在正常誤差內,幾乎沒有空餘時間,如果說他事先去了某個地方,那肯定停留時間非常短暫,而且,應該也離五斗觀不遠……

龍虎天君眼中精芒一閃,訝道:「他去了飛龍寺?但……」

青武仙帝點頭道:「佛子數年前就已不能理事,飛龍寺閉門不見,他求見不得后,就去了五斗觀,闖陣直入,鬧大聲勢,其目的……」

「是為了遮掩他去了飛龍寺?」龍虎天君老於世故,心念一轉,已明白過來,「被拒諸門外為何要遮掩?那小子可不是怕丟臉的人……他肯定從飛龍寺得了什麼1

對於須彌佛子,兩大高人不敢有分毫輕視,數年前便即沉眠入滅的須彌佛子,在參悟因果、命運上,自幼就有傑出天分,後來經過培養,成為佛子,屢屢看透天機,如果說他入滅之前,留下了什麼後手,這也是極有可能的,而這后著如今可能便在病僧手裡……

「準備好了嗎?」

溫去病高聲一喝,遠處的平春喊不了那麼大聲,只能揮手示意,表示最後的一個符印已經完成,可以發動。

整個在封天壇外層繪符刻印的工程,溫去病沒有叫別人,雖然青武仙帝可以提供任何人手,但他卻只叫了平春,甚至是不惜耽擱時間,半教學半命令地讓平春幹活。

平春也表現出矢志追隨的決心,十多天的時間,拖著剛剛痊癒的手臂,爬上爬下地幹活,每天都累到一著地,立刻呼呼大睡,顧不上找床,在這絕對艱苦的重活當中,儘力吸收溫去病的指導,哪怕不明白,囫圇吞棗也要記下。

這份努力,溫去病看在眼裡,記在心內,現在,則是到了驗收辛勞的時候。

「發動1

溫去病手上結印,往外壁上的朱漆一拍,平春也同時拍下,兩掌拍上外壁,一道強光沿著繪刻了十多天的朱漆符印蔓延,猶如上百條紅龍一起活了過來,上下翻騰。

整座封天壇,籠罩在一片紅光當中,同時,一股強大的力量,自封天壇內迸發釋放,往四面發震。

溫去並平春早有準備,這股反震力量一出現,兩人身上的多件護符同時發動,這都是向青武仙帝「勒索」來的高級貨,十多重五顏六色的光罩,護住了兩人,但捆綁在兩人甚繩索,卻沒法挺住,寸寸碎斷。

繩索沒了,就是筆直往下摔去,但這情況也早在溫去病意料中,他與平春往身上一拍,兩人的袖口收緊,衣袍都迅速充氣起來,變成脹大的氣球,漂浮符也發動,讓兩人飄在半空,緩緩降落。

封天壇外壁上,鑿出的千百小孔中,乍然放出柔和明光,彷彿有千顆夜明珠,鑲嵌其內,一股股神聖的氣息,伴隨明光釋出。

「嘿!還真是……」

看到柔和的神聖明光,白髮老道人點了點頭,與青武仙帝相視而笑。

「朕所料無差,他果然從飛龍寺手裡拿的好處。」

「量太大了,不可能是舍利子,應該是聖灰……」龍虎天君奇道:「飛龍寺現在是誰拿主意?這麼多的聖灰,恐怕是飛龍寺二十年的累積了。」

青武仙帝搖頭道:「八百年前,飛龍寺曾用上百多枚舍利子,也未能破開封天壇的防壁,區區聖灰,又能如何?」

龍虎天君沉吟不語,心裡卻有定見,八百年前,飛龍寺偕同仙帝的那次嘗試,當中可沒人持有江山社稷圖,也沒人懂得造世界奇觀……

千百孔竅中,僧侶圓寂后焚化寶軀的聖灰,受符印所激,釋放出的明光,驟然大盛,像是點著了的火油,明白色的光焰飛騰,當中更浮現出一尊尊菩薩、羅漢身影。

剎時間,整座封天壇被千百尊菩薩、羅漢的虛影所包圍,佛音梵唱響徹周遭,神聖有若極樂世界,滾滾襲來的佛力波動,讓兩大高人同時色變。

青武仙帝愕然道:「他居然能燃燒聖灰,短暫發揮到舍利子的效能?這是什麼神通?他是真和尚?」

錯愕之聲方落,千年來穩固不破的封天壇外壁,終於出現了裂痕,只聽驚天一聲雷響,封天壇外壁轟然炸裂,大量土石碎裂崩落,爆炸還在持續發生,一縷璀璨金芒自內部發出,將爆炸崩落中的東西,全吸回去,連帶離得最近的溫去並平春,一起被吸吞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