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二十一章 一步踏星河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一章 一步踏星河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在千百菩薩、羅漢顯現,佛氣衝天而起,短暫鎮壓住封天壇法陣的瞬間,封天壇外壁崩毀,露出內里的情況,雖然時間很短,卻足夠讓一直觀望於外的人們,驚鴻一瞥。

「怎麼會是這樣的?」

「這、這是什麼東西?」

青武仙帝、龍虎天君,同時一驚,愣然於眼中之所見,封天壇的內部,先是出現一些樓梯、房間的側影,然後,迅速扭曲變化,彷彿海市蜃樓。

兩人均有通天手段,當即凝運目力,張開法眼,看破這些表面幻象,直透入內,所見的景象再次一變,只見封天壇內,赫然是一顆超大的光繭,不住發著金芒。

當初建造封天壇,世人都只知動用了幾十萬民夫,卻沒人曉得,內部構造如此特殊,不是普通的堆建,而是像生物結繭、巧工織布一樣,一層層由內而外,編織疊上各種法陣。

放眼看去,層層疊疊,不知道多少重法陣,繁複到讓人眼花,既相互關聯,卻又不直接影響、干擾,神妙的手段,讓一直遠觀注意的兩大高人,不住暗自讚歎前人的偉大。

彷彿織布般的複雜法陣,任何一重,都讓青武仙帝、龍虎天君看到頭疼,那明明是千年前的古物,卻超越了他們的理解能力,這千年來,雖然妖亂大地,人族的文明並未出現明顯斷層,他們身為頂峰人物,竟看不透千年前的手法,這著實讓他們體會到,自己與千年前那人的差距。

「不是蓋房子,而是織出房子……這種手法,想都沒想過1年老道人搖頭,「更重要的是,幾十萬民夫,合力織出封天壇來,這麼驚世駭俗的大事,怎麼一點記錄都沒留下?我們又怎麼會全然不知的?」

仙帝與天君都是見識非凡的超卓人物,稍稍一想,已明其理,那想必是超大規模的記憶改易、精神控制,這才讓所有工匠,甚至所有帝京百姓全無印象,真相也不流傳後世。

此事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他們兩人都懂相關技術,只是無力發動而已,但此節一明,新的問題又隨之而生。

龍虎天君皺眉道:「既然能做到如此大規模的記憶變造,那為何還要滅口?

那數十萬民夫、工匠的死,又是為何?」

「這……」

青武仙帝一時也沒想出端倪,就見封天壇內的萬陣光繭驟然大亮,法陣因應外壁破損,生出一股強大的吸力,要將外部崩散中的磚石,重新吸攝回去,重組修復。

那股吸力之大,就連遠在主宮處的兩大高人,都感受到吸扯之力,離封天壇最近的溫去並平春,直接就被吸到裡頭去,沒入光繭內部,大量磚石彷彿得到指引,一一歸位,頃刻之間,封天壇已修補完好,看不出任何曾受破壞的痕。

青武仙帝、龍虎天君反應稍遲,欲救已是不及,就聽見破風聲響起,一道身影自天而降,展開光翼,飆落在封天壇下,正是女爵司徒小書,卻同樣是遲到一步,望壁愣然。

封天壇這邊的動靜太大,連正在宮內與龍雲兒對練的她,被這邊的異象吸引過來,看到溫去病被吞噬,二話不說,鳳首劍出,就斬在封天壇的外壁上。

情形,已經與之前不同,千百尊菩薩、羅漢身影消失,少了這股浩瀚佛力鎮壓,封天壇的防護法陣重新運作,鳳首劍連封天壇的磚石都沒能砍破,更別說力量透入內部。

司徒小書的怒極一劍,沒有能起到效果,卻落在主宮中的兩大高人眼裡,青武仙帝卻露出微笑,滿意地點頭。

「朕原本還有顧慮,病僧雖是一時龍鳳,當代俊彥,但劍丫頭心高氣傲,兩個恐非良配,而經歷這婚約后,劍丫頭想要另覓佳婿,也屬不易,萬一耽誤終生,那可不好,但……」

青武仙帝撫著短須,滿意笑道:「病僧被吸入封天壇內,劍丫頭如此緊張,顯然是很在乎他的,兩人相識不久,她便如此牽挂,嗯……良緣可成,朕心甚慰。」

龍虎天君半皺著眉,表情古怪地看了老友一眼,總覺得……獨孤劍身上釋放出來的氣息,與病僧之間好像不是那種關係,不過,自己修道修了大半輩子,人情固然練達,可男女之愛自己就說不上,沒準……還真是像仙帝想的那樣?

溫去並平春被吸入封天壇內,早在外壁還沒閉合前,溫去病就明白,從青武仙帝那邊得來的信息,有九成都是假象。

什麼封天壇內的核心密室,什麼密室中的法陣,這些東西看起來有,摸也摸得到,卻全是以幻術建構,導人入歧途的虛影,如果勘不破這點,專心去研究這些線索,就會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令這秘密埋藏了千年。

封天壇的真正內部,所有技術的關鍵,打一開始,就只有這上萬層法陣所層疊堆織的術式核心。

從外頭遠眺,青武仙帝、龍虎天君所看見的型態,近似光繭,內中孕育著無窮奧秘,但對於已身入其中的平春,眼中所見,只有星河。

「老師,這是……什麼狀況?」

平春目眩神迷,有生以來,首次看見這樣瑰麗奇幻的景象,彷彿置身於傳說中,那些只在書本中的神奇場景,脫出塵俗,直入青冥,在星河宇宙之間,見到天地的遼闊,無邊無際,日月星辰,飄蕩浮沉,莫可名狀。

以人身徜徉於宇宙,感受天地的意志,這就是平春直觀的感受,特別是,這個宇宙沒有半點黑暗,所看到的每一寸空間,都被黃金色的光芒點得透亮,如入神之境,衷心感動與崇敬,看著這些,漸漸神迷意盪,昏昏恍恍。

「意守玄關,執著一念1

溫去病的喝聲響起,平春驟然一驚,就聽見溫去病的聲音傳來,「這是極其罕見的近道之所,對修為不足的人,非常危險,但危機也是轉機,只要你能抗拒這些星河的吸引,不被同化,就有轉易資質的機會,是福是孽,全看你自己。」

近道之所,就是親近天地法則的所在,極其罕有,通常都被那些神、魔霸著,百族大戰中後期打得那麼激烈,其中一個理由,就是各方對於這類資源的蠻橫爭奪。

比起真正的蘊道之所,「近道」的等級差得多了,雲泥之別,但卻也不是隨隨便便能夠形成的,如果堆疊個上萬層法陣,就能製造近道之所,玉虛真宗與金剛寺肯定不惜資本,把整個總部都這麼改造一遍。

這類地點,通常是先天形成,代表著空間中的某個特異畸點,部分法則因為被扭曲,而特別顯著,待在這裡頭,容易感悟對應的大道,雖然危險性不小,卻絕對令那些神魔搶破頭。

平春根本沒修為可言,但他本來就不是進入這裡參悟什麼的,既然不去感悟,與這空間的相互牽引就小,只要努力維持清醒,不被這空間給同化就成了,不用去承受隨敢物而來的被吞噬風險,而若撐的時間夠久,就會形成洗資質的效果,自身資質、悟性會直線提升上去。

這著實是十世難遇的奇緣,溫去病不得不感嘆,自己這個小夥伴的運氣不差,但可惜自己卻用不上了。

早在碎星團時期,作為最高幹部的四大武神,就受到那個人的特殊照顧,各種洗資質的秘法、技術,優先享用,都洗到不能再洗了,眼前這點小場面,對自己全然無效,只能便宜平春了。

但自己也不會白來,這地方……能解自己太多的疑問,近道之所無法人工造成,而這地方……可看不出半點天然的樣子。

……據自己的理解,尋常光陣,可不會組出星河之景,除非是特別製作這種聲光效果。

……但自己橫看豎看,這個超大規模的法陣,都沒有這種功能,更別說若這法陣當真出自那個人,以他的習慣,怎麼可能浪費效率去搞聲光效果?

……數以萬計的層疊法陣,太過複雜,自己雖然是專家,卻也無法一眼就解析出來,但最根本的線索,封天壇的存在,是彙集人族氣運所用,這些法陣的用途也該是根源於此。

溫去病漫步在黃金星河之中,一步一步,最初的一段路,和遼闊的宇宙相比,幾乎等於沒有在動,但邊走邊計算,隨著對這個空間、這個超複合法陣的了解,他邁出的每一步,漸漸有了縮地的效果,一步一光年,十步轉星河,從最外圍漸漸走向星河的內部。

掌握的訊息越來越多,星河在溫去病眼中,分解成一個又一個法陣,彼此相互關聯,似乎牽一髮而動全身,自己僅能看懂部分,不過就是這看懂的部分,讓自己感到困惑。

碎星團曾在那個人的指示下,花了偌大力氣與資源,研究氣運之道,自己參與其中,正是那些研究,讓自己能從這座大陣里看出一些東西。

「……果然,還真是你的作風礙…」

看了良久,漸漸看出一絲端倪的溫去病,露出一絲冷笑,「這是彙集?這根本是搶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