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二十三章 封天的真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三章 封天的真相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太過激烈的主張,如同炸雷,容易嚇到所有人,但因為溫去並平春剛從封天壇里出來,完成了千年來沒人成功的壯舉,更帶出封天壇的秘密,現在無論說什麼,都具有一定的說服力,別說是娶公主,就算開口要求當仙帝,青武仙帝都不敢貿然拒絕。

不過,當溫去病將所看到的東西,具有系統性地解說一遍,在場的每個人都為之色變,連同樣從封天壇出來的平春都被嚇到。

「……那幾十萬民夫的死是……」龍雲兒猶自感到不可思議,囈語道:「衰死的?」

這話說得連自己也想笑,可溫去病的表情異常嚴肅,立刻點了點頭,讓所有人再次確認,雖然事情聽起來荒唐,但事實就是事實,更絕不好笑。

「橫擊仙帝所使用的,根本是一種不成熟的技術,靠著欺騙當時的百姓,建構術式,抽取每個人身上的氣運……」

運道、運勢,這些東西太過虛渺,無從抽取,也無從利用,所謂的彙集人族氣運,彙集出來的,是貢獻者的血肉精氣與德運。

德運者,累善積德而後有福運,屬於福德的一部份,原本也是不能提取的,卻不曉得怎麼被奉獻出來,而失去了這些的人們,無德無運,衰、敗、並劫相侵,自身少了精氣后,**狀況不佳,衰運加身,如同赤身**行走於酷寒風雪,半年時間,就死於各種理由,一一喪亡。

「……原來如此。」龍虎天君道:「運勢一低,外邪侵染,魂魄動搖,神不守舍,別說被砸死撞死,就連喝水都能嗆死人,無怪那數十萬民夫,半年內死得乾乾淨淨,卻沒半點線索可查。」

司徒小書怒道:「這算什麼彙集人族氣運?根本就是詐欺百姓,強奪人民氣運,有百過而無一功,是我人族的罪人!不是都說橫擊仙帝舉世無敵,打遍大地沒抗手的嗎?為什麼要對百姓做這種事?他難道是妖魔的姦細?」

「……倒不是這樣。」

青武仙帝苦笑道:「書上記載,這位仙帝行事隨意,出道時見誰打誰,最後承襲天命,成為仙帝,全是巧合,只差一點就即位成妖皇了。他登基為仙帝后,因為先前的殺戮太過,人族的高手因他盡喪,各大勢力一片蕭條,他無人可用,又要鎮壓各方妖魔,這才以封天壇為首,造起諸多世界奇觀,橫壓妖魔一世……

唉,想不到會這樣。」

當時的狀況,龍虎天君也看過古文記載,司徒小書和平春卻是首次得知,這才解了一直以來的困惑,理解那個無敵的仙帝,明明書上把他形容得舉世無敵,打得人魔妖邪盡束手,成就仙帝后,卻要彙集人族氣運,才能鎮壓妖魔,而不是直接殺過去輾壓。

本來還猜,仙帝雖然厲害,卻寡不敵眾,妖魔那邊大軍何止千萬,一人武勇無濟於事,這才要彙集人族氣運,哪知……居然是他爭天命成道時,殺得太過火,以致成帝後手下無人可用,只能玩起詐騙來……

這真是一個讓人類不太願意麵對的真相,那個為人族帶來希望,並且開創一個時代的偉大仙帝,其實也毀了一個時代……而且,事情好像還不只是這樣……

「奇怪1龍虎天君剛結束新一輪的估算,「匯運大陣既然是抽調當時的人族氣運為基礎,人死而陣止,封天壇也失去本來的神異,成為荒廢建物,但為何……這陣還在持續運作?這是什麼道理?」

「……漏算了,那個人對這些本就是一知半解,甚至……可能就是藉此做一次實驗,氣運之數,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也不是把精氣、抽取出來就算數了,更不是人死了就直接滅掉……坦白說,這點我也是剛剛才知道的。」

溫去病抓了抓頭頂,十足懊惱的表情,自己意外見證了一個錯誤的實驗,確實獲益良多,因為如果沒有看到這結果,自己或許也會走錯同樣的一步。

「術式效果並不會隨著死亡而消解,我們之前的認知有誤,很抱歉,但這個過於強大的術式,運作的範圍突破了死亡,或者……牽涉到生命形式的認定,生生死死並不是以**的存滅作分界……」

溫去病說得斷斷續續,因為整件事的嚴重性,讓他深受衝擊,但一下抬起頭,則看見青武仙帝、龍虎天君、司徒小書,甚至龍雲兒,都一臉惘然的表情,龍虎天君還比較似懂非懂,其餘的……就像聽了神奇天書一樣,哪怕是仙帝也雲里霧裡。

「……天啊!我真恨穿越到低文化世界,這裡全是土著1溫去病道:「輪迴!知道嗎?生命是以輪迴進行循環的,以這個角度,人死術止,是不存在的,術式效果即使在**消亡后,仍透過輪迴持續,千年以來,生生世世……補充一下,那也不僅僅是建造封天壇的數十萬民夫……天曉得那傢伙當時忽悠了多少人參與進來。」

當聽懂了溫去病的話,這裡沒有一個人還能保持正常臉色,被點醒的仙帝與天君,更明白事情是何等嚴重。

彙集人族氣運的計畫,已經完全失控,在橫擊仙帝辭世后,抽取氣運的動作仍在持續,似乎沒有造成任何鎮壓效果,可對人族的損害卻明顯。

千年前,彙集人族氣運,橫壓妖魔,這整件事在當時,在後世,聽起來都是一件很神奇與無害的事,好像也不用付出什麼,對自己沒有實際影響,妖魔就被鎮壓,人族可以建立盛世,哪知道裡頭還藏那麼多問題?

人都是自私的,氣運被奪太過,將危及個人性命……這種話如果事先告知,當時願意配合的人不知還剩多少?而因果命契一簽下,哪怕身死輪迴,再世為人,也仍在運作範圍內,甚至,可能還透過生育,往下牽引,越拉越多,千年來不知將多少人族拉入咒力影響中,恐怕只要是個人就逃不過。

此方天地的人族氣運,持續被抽取,這直接造成的結果,就是在種族戰爭中,氣運敗壞的人族節節敗退,處處失措,人才一代不如一代,最終無力抵抗,造成妖亂大地的結果。

「這、這麼說……」龍雲兒汊座封天壇,就是妖亂大地的起點,只要它繼續存在,大鑄不會成功,人族也不可能重興,有這麼荒唐的事嗎?」

所有人都覺得荒唐,但這種事顯然是有,作為人族光耀證明的封天壇,竟成為妖亂大地的根源,除非能把封天壇破壞,否則光是有這東西存在,就能讓人族一切努力成為泡影。

「那……」司徒小書愕然道:「該怎麼毀掉封天壇?這比大鑄更重要吧?」

在場眾人的目光,紛紛移到溫去病身上,他才剛從封天壇里出來,又是千年內唯一解讀出封天壇真相的人,他的話比誰都有份量。

「先說在前頭。多強大的術式,就有多厲害的屏護,哪怕大鑄打造出神兵,也未必能攻破那玩藝兒。」

溫去病正色道:「事實上,哪怕我們現在立刻改變立場,和九頭妖龍聯手,恐怕也沒法破壞封天壇的防壁,這個錯誤搞出來的東西,才是真正此界無敵。」

這個宣告,讓眾人又一次沉默無聲,多強的術式,就有多強的屏護,這是最基本的術力原則,在場的每個人都曉得,但難道這樣就束手無策?

「……解鈴還須繫鈴人。」青武仙帝最先鎮定下來,「處理法陣、封禁,解一向好過破,你認為青武仙帝的遺物,能解開封禁,所以才……」

溫去病點點頭,還沒說話,司徒小書已經搶先道:「立刻舉行婚禮!距離大鑄不足十日,不解決這個心腹大患,什麼都無法進行。」

龍雲兒想開口問,那處封禁中的仙帝遺產,所藏物肯定無法往外帶出,就算真找到什麼青武仙帝的遺物,也不能拿來解咒開門,進去何用?

但她隨即會意,哪怕東西帶不出來,也可以研究,但有這能力的人,唯有得到那個人傳承的溫去玻

司徒小書說完話,立即掉頭離去,龍虎天君也匆忙趕去準備應變,溫去病向龍雲兒使了個眼色,後者明白過來,將平春帶離開這裡,當這裡只剩下溫去病與青武仙帝,前者開口了。

「真不愧是多年老友,天君很信任陛下啊,居然把這個問題留給你來問。」

「……不管有什麼誤解,在大節上,朕與他永遠是同一陣線。」

青武仙帝道:「我們都聽出來了,你沒提那個最重要的問題,假如術式持續作用,妖魔又不受鎮壓,那人族被抽取的氣運……哪去了?」

「不清楚,我看見氣運的星河最終流入一個黑洞,但不知道黑洞代表什麼,只有進去解析之後,才能知道真相。」

溫去病聳肩道:「或許只是單純的流失,但也可能……是被移去他用了,挖東牆補西牆,在什麼其他地方起了作用,也或者……這才是封天壇一開始的真正用途。」

……作為一個詐騙集團的前同夥,這點自己有相當的把握。

ps肩肘炎加劇,痛得厲害,這估計是近期內最後一次周末雙更,之後會回復成每天一更,或周一求紅包加更,

周末雙更行動,暫停,請各位見諒,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