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二十四章 堅強護盾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四章 堅強護盾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事態緊急,一切都要從速辦理,還必須要對外保密,否則封天壇的秘密一旦外泄,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在大荒西朝,人們對於千年前那曇花一現的盛世,仍抱持著憧憬與夢想,特別是那位橫壓妖魔一整個世代的橫擊仙帝,許多人將他視為救世主,期望能夠再現盛世,如果封天壇的秘密被揭穿,讓人們知道那只是個失敗兼失控的不成熟術式,甚至可能別有用心,這連串事實抖露出來,人族的鬥志可能全面崩潰。

大鑄已到緊要關頭,有七八家鑄派都已找到方向,正緊鑼密鼓地進行製作,這成績好到出乎青武仙帝預期,令他感到冥冥中天意有數,或許人族真有復興希望,須彌佛子所見不錯。

與此同時,則是一個個噩耗,雪片般傳入帝京,大鑄對妖魔也造成了壓力,各路妖魔瘋狂進攻,不幸中的大幸,就是由於早先病僧、女爵的活躍,將八大魔將幹掉大半,九頭妖龍一時造不出足夠數量來補,影響到魔軍的指揮,要不然,各路魔軍匯聚,早已打上帝京去。

即便如此,人族的狀況也不樂觀,外圍的城市一一陷落,只要被攻破,就是全城百姓遭到屠戮,無分男女老幼,死得一個也不剩,病僧先前待過的杜華城,此刻已成一片黑紅色的荒土,飽吸人們的怨血……

這些噩耗傳入帝京,讓人們的心情沉重,青武仙帝自責罪己,更把全副精神放在大鑄上。

原本,青武仙帝還有點堅持,劍公主半生為人族而戰,功勛卓著,好不容易覓得一名人中之龍為婿,應該要好好操辦一下,不能委屈了她。

就龍雲兒看來,這想法有些詭異,不管雙方的條件怎麼好,如果彼此看不順眼,結成夫婦都只會是災難,但這點在青武仙帝眼中,卻似乎全不是問題,雙方條件才是重點,感情可以慢慢培養,不是關鍵。

但現在,已經顧不上什麼體面了,溫去病前腳出塔,這邊就立即定案,中午舉行儀式,也不擺宴,就在仙帝宮舉行典禮,完成儀式,這一點……溫去並司徒小書都沒有抗議。

照古禮,一雙新人都要各自準備,婚禮的繁瑣項目相當多,可是這一回,司徒小書悶著頭,不斷練劍,溫去病則在封天壇外,用各種工具作著測算,不住書寫記錄,雙方都在忙各自的事,讓宮中的內侍面面相覷,不知該怎麼看待這對新人。

青武仙帝不管這些小事,注意力全在大鑄上,兩名新人根本不把這當回事,最後反倒是平春和龍雲兒有些看不過去。

平春一路追隨著病僧,對老師佩服到五體外個歲數的少年,情感偏激,從很不屑變成極度崇拜,不過就是一念間,對於老師能夠迎娶女爵,他與有榮焉,希望藉著婚禮廣告天下,讓老師大大長臉。

事實上,入京未滿一月,比起一直埋首搞研究的溫去病,平春更是活躍,他相貌出色,又熱衷交際,光是仙帝宴上,就大出風頭,讓京中各家仕女都對他印象深刻,爭著與他結交,一晚就與幾十位名門仕女共舞,惹得那些貴少側目,摩拳擦掌,想找他的麻煩。

但事有湊巧,平春在仙帝宴闖出名頭后不久,便被溫去病叫去開工,一步不離仙帝宮,想找他麻煩的各家貴少登時傻眼,而等平春出來,五斗觀立刻傳出消息,龍虎天君看上了平春的資質,有意收歸門下,這又一次震驚所有人,覺得這小子的運氣好到嚇死人,那麼多高人青眼有加,將來必然平步青雲,前途無可限量,他兄長平劍秋也在本次大鑄中表現出色,如果真造出滅魔之兵,誅殺妖龍,往後起碼千年,平家將成為人族一等一的強大勢力。

相比於平春,龍雲兒則是單純同情女爵,半生戎馬,連婚姻都要為了滅魔而犧牲,嫁給與自己全不對盤的人……考慮到獨孤劍的心情,龍雲兒不禁覺得,這不是太可憐了嗎?

龍雲兒很希望能替獨孤劍作點事,可也不知道作什麼才對,難道自己該幫忙她辦一場風光的婚禮?這樣恐怕只會讓她更憤怒吧?

就在一片困惑中,司徒小書忽然出現在龍雲兒的面前,開口就是一句,「龍秘書,我有件事要找妳幫忙。」

龍雲兒用力點頭,「好,只要能幫的,我一定幫。」

「好,跟我來,穿上禮服,戴上蓋頭,等一下替我去拜堂。」

「啊!什麼?」

龍雲兒驚到快跳起來,在確認女爵並不是開玩笑后,她支支吾吾道:「這、

這不行啊,你們是要完成儀式,進去仙帝密藏的,這哪能由別人代啊?」

「要完成的只是儀式,要定下的也只是名分,並不是非我不可。」司徒小書道:「不然,妳覺得該怎樣?拜堂非我親自不可,那拜堂之後,送入洞房也要我親自來嗎?」

龍雲兒被嗆到說不出話來,腦里更亂成一鍋粥,香雪也罷,這位也是,怎麼自己老是遇到被趕鴨子上架的情形?

司徒小書道:「我冷眼旁觀很久了,你們兩個是什麼狀況,我都看在眼裡,今天只要妳說得出一聲妳不喜歡他,我便不找妳麻煩,親自拜堂,但說不定我忍不住,拜堂時直接冷不防給他一劍1

龍雲兒無言以對,更絕不懷疑對方說得出,作得到,她頭皮發麻地看著女爵,發現這個與自己練了多日劍,互有親近感覺的「閨密」,在熟悉的外表下,似乎有一個自己看不透的靈魂,這句話……真讓自己方寸大亂。

「那……好……好吧1

龍雲兒無奈點頭,得到滿意答覆的司徒小書,立刻轉頭要離去,龍雲兒忍不住問了一句,「妳對他……對我表哥這麼反感嗎?其實他是個好人啊,真正的他,不是妳看到的那個樣子……」

「我看到的已經夠多了1司徒小書一下臉若寒霜,「我看了他整整一年,這一年多來他怎麼作的,我全看見了,他裝作一副高人樣子,其實到處掠奪物資,沽名釣譽,從沒把那些百姓死活放心上……如果不是現在大家同舟共濟,我首先就不想放過他1

看著司徒小書氣惱離開的背影,龍雲兒有很多話想說,世上恐怕沒幾個人能比自己更了解溫家哥哥,既與他青梅竹馬,後來又和他朝夕相依,他的苦處自己都看在眼裡,比誰都清楚,他其實不是表面上看來那樣……

但自己也很難說質疑他的人就有什麼不對,畢竟溫家哥哥的行為,非常可議,他又一向那麼高傲,不願也不能對人解釋,如果自己不是那麼了解他,曉得他每一步行動背後的理由與苦衷,光是看他的行為,就事論事,自己也會覺得他這人問題很大……

……所以,我要站出來,站在這個男人的身前,成為他的盾,為他擋下霜刀風劍,擋下那些……因誤解而來的危機。

龍雲兒暗暗握了握拳頭,給自己打氣,剛剛的情勢,自己當然看得出來,女爵已經把長期以來,對於病僧的厭惡,累積成了敵意,如果一個控制不住,就會變成實質的攻擊行為。

哪怕自己對獨孤劍很有好感,覺得她像是自己的一個姊妹,可如果她真的針對溫家哥哥,有了敵意行為,自己不會為難,會立刻擋在她前頭,阻止她的行動,甚至……將她轟下去!

又一次握了握拳,龍雲兒堅定自己的意念,不過,想到馬上要來的那場婚禮,她確實也頭痛起來,剛剛才凝結起來的滿腔勇氣,一下又化煙消雲散了。

婚禮的舉行,是正午時分,因為情況特殊,連青武仙帝原本想辦的婚宴都取消,就單純在仙帝宮的正殿,辦個典禮,邀幾名重要人物來觀禮就算了。

溫去病這個病僧,早在仙帝宴當晚就宣布還俗,反正他剃度出家全是自己來,根本沒在哪裡登記註冊,現在還俗也還得輕鬆簡單,不用向任何人打招呼,而還俗十來天後,頭頂已有些許短髮,不再是光頭和尚形像。

因應婚禮,他換穿上一襲大紅色的新郎袍,頭戴黑帽,身披彩緞,但沒什麼人知道,他在喜服之下,仍穿著本來的那件白色僧衣,這是術式武裝的基本,也是當前寶貴戰力,死都不會脫下來!

偌大的正殿,此刻顯得空蕩蕩,除了青武仙帝與幾名重臣、皇親,龍虎天君與幾名道門高人,就只有平春一個,連龍雲兒都不知道去了哪裡。

溫去病看著殿中高燃的紅燭,心裡倒沒有特別感覺,自己雖然尚未婚娶,可在赤壁大街與那些闊少酒酣耳熱之際,常常也與身邊的鶯鶯燕燕玩拜堂遊戲,所以早就是婚禮老手,沒甚麼好激動了。

……那丫頭怎麼沒來?難道……她還是放不開?

……這樣也好,既然放不開,就別來這裡,看著傷心,自己看著她傷心也難受。

在心裡這麼對自己說著,溫去病的目光忽然移往紅毯盡頭,那個被攙扶進來的新娘身影,嘴巴無聲地大張。

……靠!這種餿主意,誰教妳乾的啊?

p.s肩肘炎加劇,痛得厲害,這估計是近期內最後一次周末雙更,之後會回復成每天一更,或周一求紅包加更,

周末雙更行動,暫停,請各位見諒,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