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二十七章 他鄉遇故知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七章 他鄉遇故知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普通成親拜堂之後,最緊要的重頭戲,就是洞房花燭,但這一場婚禮儀式完結后,卻沒人關心這個重頭戲,無論新郎還是新娘,唯一的念頭就是搶入仙帝密藏,看看裡頭的藏寶。

相比之下,溫去病還比司徒小書多了兩個心思,首先,自己百分百肯定,飛龍寺出事了。

換了自己是九頭妖龍,當世五絕高人中,最忌憚的也是須彌佛子,他不但有透視未來的異能,更一直躲在暗影里,生死不明,九頭妖龍的力量無敵,不怕強敵,卻肯定顧忌未知,在正式出手前,必會先有動作,試探飛龍寺到底還有幾分力量。

自己對須彌佛子的狀況也很好奇,之前自己夜訪飛龍寺,才剛敲了敲門,還沒來得及報名,裡面就出來一個和尚,遞包東西給自己,話都沒說就關了門……

情況的過度詭異,如果不是須彌佛子太了得,就是他們認錯人了……

那些僧骨磨碎而成的聖灰,在開啟封天壇禁法時幫了大忙,也讓自己好奇,須彌佛子如今是個怎樣的狀況?飛龍寺是否又準備做些什麼?自己早就料到,九頭妖龍只要有起碼的腦子,就必會在大鑄前,先把藏在暗中的佛門力量,拖到陽光底下,也向龍虎天君警示過,謹防魔將奇襲。

但自己委實沒料到,九頭妖龍的試探,會是這樣的一支力量,青武仙帝、龍虎天君、女爵不知道來襲的是什麼人,唯有自己一眼就看出來了,甚至龍雲兒可能也認出了,因為這套藏影之術,還有戮神之刃,實在非常有名。

九外道中最強的殺手組織,易水墳!

在主世界,易水墳的凶名,讓人聞名喪膽,他們的刺殺成功率,雖然不是百發百中,卻也在九成五以上,而且種種層出不窮的手段,詭變百出,就連天階人物都對他們非常頭痛,如果有得選擇,自己寧願花大錢當他們的僱主,而不是被列為對象。

可他們怎麼會跑到這裡來?就算自己的腦袋成了他們目標,但從沒聽說易水墳有能力追殺到異界,如果做得到這種事,他們早成神魔那一級的恐怖組織,哪還需要在人間逞雄?

那……他們怎麼來的?

很顯然,自己是怎麼來的,他們就是怎麼來的,太一的活動能量,已經遠遠超過自己的預期,屬於神魔的那隻手,已伸入人間,開始攪風搞雨了。

當初以為,執行任務的出發與歸來,時間是前後秒,就算有什麼問題,也來得及應變處理,現在看來,自己還是太天真了,假若太一有所行動,冷不防地把一大票人拉入不同世界歷練,哪怕死掉七八成,剩下一兩成也可能實力暴增,而當自己回歸時,這些人也回歸,自己會一下遇上許多實力暴增的強敵。

更糟糕的一點是,被太一拉入異界做任務的,基本都要簽命契,一定程度上受制於太一,太一等若瞬間就在人間有了大批強力手下,這事……可不是什麼好事啊!

要與這些頂級神魔爭鬥,自己還是太嫩了些,知己不知彼,對祂們的狀況不了解,設想總是慢了一步,眼下,倒是不用儘快回去,而是要儘可能變強了再回去,這樣才能回去後有力掌控局勢。

不曉得太一的任務,是不是能夠連著做下去?要不然,自己把心一橫,連作幾十個任務,再返回原世界的時間點上,只要不死,別說天階有望,就是衝上高位天階都不是沒可能……但這麼一來,等於變成太一的忠實走狗,好像從一個火坑跳另一個更大的,本末倒置礙…

「……對於那個刺客,你有什麼想法?」

前往仙帝遺藏的路上,司徒小書冷不防地問道:「這個人用的技巧、兵器,我從來都沒見過,不曉得打哪冒出來的?」

溫去病橫瞥了女爵一眼,自己再怎麼樣,也不可能解釋那是來自異界的專業殺手,這話說了也沒人能理解,徒增麻煩而已。

「不清楚,這人的功法很奇特,我也從來沒看過,不知九頭妖龍從哪找來這種殺手的?我擔心這個人的背後,還有其他類似的人存在。」

「……當面撒謊1

「真好笑,妳又知道我撒謊了?公主殿下還會測謊嗎?」

「別人的不好說,你的謊話,我自然看得出。」

司徒小書斬釘截鐵地回答,肚裡比誰都清楚,易水墳凶威無雙,溫去病堂堂一個大商家之主,黑白兩道都吃得開,不可能認不出易水墳的成名套路。

藏影之術還屬小道,戮神之刃卻非同小可,是當初易水墳還有天階人物坐鎮時,以大神通手段截取空間裂縫,固化為刃,基本屬於一次性使用,用完就消散歸無,運用得當,地階以下無人不殺,對天階都有一定威脅性。

如此凶物,七家八門中任誰不是驚悸於心,溫去病手眼通天,見多識廣,又怎會認不出?只是,他大概不知道怎麼解釋,自己也不好追問,更何況,自己真正在乎的,其實只是易水墳的刺客如何過來?自己又怎麼才能回去?

很想問,卻又不知怎麼在不泄漏底細的前提下,巧妙旁敲側擊,司徒小書唯有按耐下滿心不甘,轉問道:「為什麼要送秘笈給我?別說你沒這個意思,我不想白受人情。」

「呵1

溫去病停下腳步,覺得這個老對頭還挺有意思,明明討厭自己,但收了人情,卻還是認帳的,遠勝過許多拿過河拆橋當飯吃的成名豪傑。

這個態度,還換不到自己的友善,但足夠讓自己給個正經的回應了,「老實說,妳這作風,妳這實力,太弱小了,我怕妳一下被妖龍幹掉,就請天君給妳點東西,讓妳能長命一點。」

「什麼?」司徒小書愣住,冷笑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啊?整個大荒西朝,我是……」

「妳是五絕之一嘛!堂堂的正牌地階,行情看漲,還練成鎏金劍氣,數百年內,劍道以妳為尊,十五年內,有望奪天命,踏足天階,成就仙帝,舉世哪個不知?」

溫去病哂道:「又怎樣?只有這樣,妳就滿足了嗎?天下五絕又如何?很了不起嗎?」

司徒小書一下默然,溫去病的話看似狂妄,即使他是五絕之一,說這話也太眼高於頂了,偏偏司徒小書能夠理解。

鎏金劍氣,有望仙帝,在大荒西朝或許能稱頂峰,但對來自異界,見識過百族大戰的自己,這點成就當真屁也不是。

大荒西朝的歷代仙帝,是人族頂峰,也不過初踏天階的程度,就算是橫壓數個世代的九頭妖龍,似乎也只是這境界,相較於百族大戰中,那些頂級的神魔存在,不過就是隨手輾殺的對象,如果自己以此為滿足,未來……還真是沒什麼前景。

雙方沉默無言,卻並肩前行,龍雲兒則是跟在後頭,因為仙帝遺藏的位置,青武仙帝只告訴這兩人,而能夠進去的,也只有這兩人。

深入仙帝宮,連續通過多道禁制,獲得把守人員連連放行后,三人來到一面九龍壁前,壁面上九龍雕飾栩栩如生,雖然華麗美觀,但周圍的幾面牆也都如是,除了這邊龍比較多,並沒有什麼特別。

司徒小書舉起右手,對著九龍壁打了幾個法印,壁面生光,一道厚重的巨門,乍隱乍現,就出現在九龍壁上,光是遠看,就能充分感受到上頭的驚人靈壓,迫得兩人呼吸維艱,喘不過氣。

「帝門聖扉,為我而開,引領前行1

司徒小書喊完這一句,厚重巨門上燦發金光,兩人身上也有相同的金芒泛起,兩相呼應,厚重巨門緩緩開啟,兩人身影一閃,直接被巨門吸入,十餘米高的巨大門扉也消失不見。

「……終於成功了。」

龍雲兒點了點頭,輕嘆了口氣,拔下頭上鳳釵,讓一頭長發傾瀉落下,再褪去身上嫁裳,一道寶藍色光輝從頭到腳掃過,裡頭的月白單衣,迅速變化為貼身的極意袍,回復備戰狀態。

「哥哥,希望你一路平安。」

溫去病與司徒小書睜開眼時,來到一座寬廣的大殿,殿中供奉著……一堆遺物?

兩旁的青銅桌案上,分別供奉著一堆器物,有些是掛軸掛卷,有些是兵器,有些卻是盔甲,也有些是書冊、印璽,每一堆物件,都代表著一名仙帝,都是他們生前所用,那怕隔時久遠,仍沾染了他們生前的仙氣,緩緩發散。

這裡的仙帝遺物,雖然無法帶出,但上頭所留下的痕,都暗藏那位仙帝生前的無上絕學,有些是戰鬥中無意識留下的刀劍痕,有些是刻意把畢生所學與感悟,打入器物,留待後人的傳承。

對於大荒西朝的武者,無論是什麼人,見到這些都是無上至寶,得了有望日後直晉天階,直指仙帝,但無論是司徒小書、溫去病,都有些看不上眼,目標只放在大殿盡頭的黑暗處,千年前橫擊仙帝的遺物,快步直奔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