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三十二章 一斧開天(周一求紅包)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二章 一斧開天(周一求紅包)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網,無彈窗!

溫去病帶著龍雲兒,直奔封天壇而去,這一回,由於身懷「鑰匙」,進q沒有那麼費勁,直接到封天壇,手與外壁一碰,直接就穿透過去,進入內部。

漫步在點點金芒建構的星河內,龍雲兒神馳目眩,必須要竭力寧定心神,才能不被其所迷惑。

「妳有金剛禪定守護,比平春穩得多,但後天之法干擾越多,先天洗資zh的效果越差,不願冒險,就沒有收穫,當中的尺度妳自己權衡。」

溫去病交代完畢,將龍雲兒留在星河邊緣,自己逕自往內深入而去,龍雲兒希望能跟著守護在旁,卻遭到拒絕。

「不用顧慮我,熟門熟路,沒什麼問題,倒是妳時間有限,中樞如果被破壞,我也不知道會是什麼結果,自己抓緊時間修練吧。」

溫去病緩步前行,心內也同時整理著剛才所得的領悟。

橫擊仙帝與那個人之間的關x,這謎團如今更為混亂,自己還沒理出個頭緒,不知道「我非我」是什麼意思,但最後的那一刻,橫擊仙帝似是回復了些許意識,用儘力量留下的訊息,卻如黑暗中點亮的一盞明燈,解了自己苦思不得的困惑。

這位仙帝,確實是個厚道人,回復靈識的短短時間內,他已看出情勢,拚了命留下話來,為了他自己,為了兩名相隔千年的訪客,更為了整個人族。

如果自己不是秘密修練五德之氣,還未必能夠迅速領悟,但橫擊仙帝見識非凡,恐怕已一眼看出了這點,作出提點。

五德之氣,起步於天階,是直指天階頂上的無上功法,修練到終點的前程絕對遠大,但自己數年苦練下來,雖有所進展,卻見效甚微,除了那次身處特殊空間,受太一拘魂,自動生出反應外,平常時候,根本是想用也用不出來。

最初,自己並不以為意,因為天階頂上的那些存在,動不動修練就是數十萬、數百萬年,甚至還有些號稱與天地同壽,五德之氣如果是那個等級的法訣,能短短几年就練出成績,那才真叫見了鬼!

不過,與太一的那次拉鋸,讓自己生出懷疑,會否自己的理解有誤,其實練法與用法不是一回事,自己坐擁寶庫,卻不懂得開啟之法,以致使用不出?

那到底該怎麼用呢?

橫擊仙帝的遺言,「氣運須有物依憑,才……」,氣運須有物依憑才能如何,姑且不論,但能讓氣運依憑的物體,毫無問就是氣運之寶,像是獅皇金劍,像是獸王爪,甚至武蒼霓持戒中的仁刀騶牙,這些都是從廣義上看來,可以歸類為氣運之寶的bngq。

再深想一層,所謂的世界奇觀,包括這座封天壇,其實都是一件超大型的氣運之寶,承接鉅量氣運,運轉發動。

當初在獸族聖墳中,自己僥倖看過一柄氣運之兵的半成品,從中明白了前人的鑄造技術,更對氣運有進一步了解,結合碎星團時期的研究,才有能力修復獸王爪。

氣運者,宏大浩瀚,卻又虛無縹緲,看不見也摸不著,如何為用?

唯有透過術式、透過法則,讓某物承接氣運,彙集運作,才能展大神通,生大威能,或倒海翻江,或摧山毀岳,或移星推月,甚至開天闢地,都是有可能做到的。

而兩相對照,五德之氣又是什麼?

也是氣運!

功德、福德、陰德、世德,是個人積聚的德運,無數個人德運匯聚,即是種族的氣運,進而成為天地氣運的一部份。

百川匯海,無論河湖江洋,本質同樣都是水,分則為德運,合則為氣運,其實都是相同的東西,自己修練五德之氣,首先必須要盛載五德,才能進一步運使為用。

所謂的盛載之器,也不見得非要實體,當一切線索都串聯想通后,自已也明白過來。

下乘者,利用種種珍稀的天材地寶,打造實物,盛載術式,化為氣運之兵,兵成后,自有靈識,擇主護主,神妙無窮。

上乘者,以自身血肉、神魂為具,凝氣聚現,承接個人德運,所練成的氣運之兵或氣運之寶,介乎虛實之間,如有似無,威力未必能勝於前者,卻能連結神魂,蛻變提升,直指天階頂的無上大道。

先前與太一比試時,五德之氣演化成形,環繞護體,那些純屬命危之際的反應激發,並不是真正的修練顯形,自己事後觀想,雖能重現那五道法器的虛影,卻不能驅動使用。

……看來,還是得自己選定方向,重新建構術式,一一聚現出屬於自己的五德之器,才能運用苦修得來的五德之氣。

……具體的術式模型,單憑自己打造氣運之兵的經驗,還不足夠,但收納這半塊金鎖入體后,自己一直在進行感悟,已從中找到自己最缺的部分。

進入仙帝遺藏的收穫,大到讓自己作夢都會笑醒,什麼奇珍異寶都是外物,得之管用一時,卻助益有限,唯有開闢真正屬於自己的道路,才是可長可久,能有根本性助益的好處,而今次遺藏中的所得,解了自己困惑多時的疑難,照亮了往前的路。

況且,自己所獲得的東西,還不只如此……

溫去病腳踏星河,緩步前行,胸前浮現一縷金芒,匯結顯出半枚金鎖的形象,這件神物一顯現,周圍的所有星河,光華大盛,幾乎到了躁動的程度。

隨著氣運之法的相關知識補完,溫去病越來越了解,封天壇這個出了紕漏的錯誤工程,到底是在那些地方有缺失。

氣運建築的運作,必須要有人維持,簡單一點的作法,就是奉獻祭品,定期宰點人來獻祭,要不然,讓大修行者化為人柱,進入核心,運氣好的話,搞不好真能千年萬年維持,但這些該有的……封天壇都沒有。

不知橫擊仙帝當年是怎麼想的,不過從現有痕推斷,這半塊金鎖,該是當初封天壇的核心,橫擊仙帝以自身血肉、神魂鍛造此寶,具現為用,由他親自操控的時候,可能真是運轉如意,全無窒礙,但……後頭他不知是怎麼了,反正沒有留在法陣內,讓法陣持續運作,卻把核心鑰匙帶走,這……要是不出問題,簡直就沒天理了。

現在,時隔千年,核心之鑰重新回歸大陣,整座法陣都震動起來,如同欣喜雀躍,甚至開始脫離術式序列,搶著向金鎖匯流而來。

這不是預期中的變化,但溫去病沒有阻止,讓那些象徵著人族氣運的金芒,匯流入金鎖,跟著,無須自己再運功,一股股熱流就從金鎖中滲入體內,滋養血肉,就如早先在仙帝密藏中發生的那樣。

……果然如此!

人德與氣運本為一體,功德能用來修補身體,氣運當然也能,而且兩者的提取數量根本不能比,一個如果是涓滴細流,另一個就是大海汪洋,透過氣運之寶的金鎖,輸入體內后,飛快修補肉身大小破損,深入筋骨,回補本源。

一道又一道的星河,輸入金鎖,再透入體內,這一回,別說是體內累積的創傷、隱患,就連與貪狼之心結合后,不甚穩固的心臟,都迅速強化,把尋常人身血肉,提升到能夠適應神器,甚至平分秋色的程度。

正常的氣運加身,絕對到不了這個效果,因為這種作用的核心是「修復」,把全身骨肉血修復到一個不偏不倚的平均值,讓人回復正常,而不是讓人藉此變強。

但,自己的肉體並不正常,髓、筋、骨都是特殊材質製作,心房中鑲嵌的異物更是神器水平,氣運修補時所取的肉體平均值,整個亂掉,最終的平均線,就是直接拉升到起碼地階的水平,鉅量的生機,源源不斷灌注到這具新生肉體中。

這是奪天地造化的奇變,因為有機體與無機體之間的融合,不管是多逆天的改造手段,都不可能做到完美,可氣運屬於先天之德,衍生造化,神奇難測,硬生生將不可能作成現實!

……太一這臭龜蛋,這次倒是挺實際的,說這裡有根治身體的方法,還真的有!

……但太一從來不幹沒好處的事,支持我治療肉體,延長壽命,強化自身,這行為必然對祂有利,這利益是什麼?

……收我當手下?成功機hu不高吧?那麼,是要借刀殺人,利用我去對付那個人嗎?這事絕對有商有量礙…

溫去病思索著,表情忽然一頓,腦里響起了奇怪的聲音。

顯然,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促成這奇的每一步,背後所消耗的,是大荒西朝的千年人族氣運累積,溫去病一路朝核心區域走去,周圍的星河便一個接一個熄滅,歸還於無,四周陷入一片黑暗。

肉身獲得飛越似的強化提升,溫去病緩步前行,心頭則反映出一聲聲嘶吼,那是混雜於金芒中的人族慾念,一步之差,就會變成心魔,但此刻,這千千萬萬的人族嘶喊,都在傳達一個相同的意念。

……種族氣運與個人德運,互為一體之兩面,借引種族氣運,必承擔因果,因果如不清償,必遭強烈反噬!

……要清償這麼大量又複雜的因果,向li是登天之難,但這一回,事情倒顯得簡單,因為這千千萬萬的嘶喊之聲,所想要的東西都是同一個。

……千年悲願,千年苦楚,今日我既擔因果,必會負起責任,為你們解脫!

心念轉動,溫去病走到了大陣最深處,被星雲鎖鏈層層封鎖的地方,他伸手胸口,捏住那半個金鎖,金鎖陡然變形,凝化為一把小斧,光耀四方十界。

溫去病悍然舉斧,不算壯的身驅,在這瞬間,氣勢膨脹至彷彿創世的巨神。

一斧.開天!

~~網,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