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碎星物語>第二章 氣運金龍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氣運金龍爪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武俠修真

?爆炸的力量太猛,溫去病縱然早已有備,還是被釋放出來的衝擊力,掃得斷線風箏般飛出,如果不是剛獲得氣運加身,血肉筋骨全數強化,恐怕還承受不住這一下巨爆,不曉得會給炸到哪去?

完全破壞封天壇術式,溫去病心裡不是沒有掙扎,至少在整個術式的正中央,那個不見底的漆黑深洞,其實價值非常】

千年來,深洞持續吞噬著此方人族氣運,可能是單純設計錯誤造成的無謂消耗,也可能是一開始就包藏禍心的移作他用,如若是後者,這個持續作用的術式,將氣運導向何處?

只要留下那黑洞,追蹤能量流向,說不定就能追蹤到那個人的去向,這是目前為止,非常有可能的一大線索,光只這一點,就比什麼寶物更有價值!

但很可惜,這個深洞,不能留下!

握著那開天神斧,承受無數人族的千年悲願,溫去病一斧揮出時,就已下定決心,不管什麼別的可能,無視所有誘惑的想法,這一斧,只為天地兩分,讓此方人族解脫,這是他們應得的,也是自己所應做的。

……不敢妄言撥亂反正,因為自己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凡是那個人破壞的,自己希望儘可能恢復,至少,不再惡化下去!

一斧砍下,黑洞破碎,人被爆炸力震飛,溫去病好不容易穩住身形,卻見一道灰影,從逐漸消失的黑洞中噴吐出來,直朝自己飆射而來,速度奇快,根本來不及閃躲,當下唯有舉臂一擋。

手臂上的輕微刺痛,溫去病立刻判斷,遭受的攻擊不是實體類,多半是純能量一類的攻擊,甚至……不是攻擊。

眼光側瞥過手臂,被擊中處沒有流血,但出現了一道灰色的爪印,似曾相識,還未及細看,一些殘缺的影像,飛快在腦中閃過。

……一座慢慢建立起來的高壇下,身穿帝袍的皇者,對著設計圖指指點點,指導手下人建設。

……高壇的內部,匯聚起來的人族氣運,點點光雨,匯流成星瀑,灌入整個術式的中央,形成無底深洞。

……遠遠凝望氣運流入深洞的帝袍皇者,右臂忽然一下驟亮,出現了一條蜿蜒纏臂的五爪金龍,形象威武,栩栩如生,彷彿隨時都會活過來,但這條龍影,只閃了一下,隨即沒入臂中。

原來如此!

換了其他人來,多半不懂這一段畫面的意思,但那條五爪金龍的形象,卻勾起溫去病一段記憶。

那是百族大戰時,碎星團的一場驚險苦戰,四大武神使盡渾身解數,好不容易誘出一名魔神,雙方沒戰多久,這邊就面臨全軍覆沒的險局,生死一瞬,天外飛來一道光印,六道封靈鎖印的封魔印,先把那傢伙打得飆血,跟著,一道五爪金龍撕空直下,直接就讓那名魔神魂飛魄散,慘絕當常

以等級來說,那名魔神極為強大,大概也踏上天階七、八級,是高位魔神,身為多次元存在,不是那麼好殺的,但就挨了那一下,別說反抗,連掙扎的餘地都沒有,直接消亡,這一手,別說震住在場所有人,連那些旁觀的神魔都給嚇到了。

以人屠神魔!

那並不是單單力量強大這麼簡單,而是牽涉到如何以低位元存在,消滅根本不真實存在於同一位元的高位元生命體,技術上是絕對做不到的,但賈伯斯卻做到了!

當時自己不明所以,只能歸因於是六道封靈鎖印的厲害,那個人也不會對別人解釋,但現在自己曉得了,封魔印固然神奇,可那一擊決定生死的金龍爪,同樣也是關鍵。

原來,建造世界奇觀,彙集種族氣運,經由術式轉換,能夠化形存體,如同一式武技那樣使用,威力形同氣運之兵,還是最頂級的那一種,遠超神兵,接近或等同絕世神兵!

只要自身承受得住,這一擊就能突破次元限制,屠神誅魔,以人身發揮恐怖威能,這想必就是那個人敢對神魔掀戰的底氣……之一。

氣運與個人德運,都需要透過術式承載,才能轉化,那個人似乎是用封天壇作為承載之物,自己毀掉封天壇,無底黑洞也粉碎,斷絕輸送,他從此後再使不出那一式氣運金龍爪,這是自己樂意看到的,相信也是諸天神魔所樂見的。

不過,不知道他還有沒有什麼別的後手……

念頭甫動,破碎的漆黑深洞,又一下劇烈蠕動,再完全消失前,一件事物從中噴吐出來。

溫去病心念轉動,暗忖那可能是維持輸送術式的奠基之物,此物能夠承受氣運千載流送,光本身材質就非同小可,不曉得是什麼東西?

目光一瞥,赫然異樣眼熟,似木又似石的四方形,上頭有著奇妙紋路……

江山社稷圖?

自己如今所缺的最後一部分?青木妖聖所傳習下來的正版原件?

溫去病心頭劇震,不假思索,出手就要奪,可那一張牌被噴出后,若有靈性,直接就往天上飛,自己出爪雖快,卻還是慢了不止一瞬。

眼看就要錯失,溫去病急中生智,五指一展,九張木石牌組成的牌陣,在掌心旋繞,呼應著要破空逸去的那張核心。

受到群體的感召,那張牌在空中幽幽發光,緩緩沉降,歸入溫去病手中的牌陣,剎時,溫去病掌中一震,十張江山社稷圖拼組完成,自行高速旋繞,作著無止無盡的推演,要將當前的虛擬江山完善。

隨著這些推演,溫去病腦中出現一幕幕影像,那並不全是社稷圖內的木石江山,甚至還包括別的訊息。

之前自己一直覺得,江山社稷圖這座上古第一迷陣,裡頭還包含著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看似多餘,還妨礙正常功能運作,更讓人難以修改,像嘎古自以為是,加強殺傷力,卻反讓生出破綻,讓人有機可趁,實在頗為不便。

但當江山社稷圖補完,所有奧秘都攤在自己眼前,自己也終於明白,這裡頭藏著何等驚天之秘,那本是青木妖聖留給妖族的無上餽贈,卻落到那個人的手裡,再輾轉落到自己手上。

「……橫擊仙帝灰飛煙滅前,仍念念不忘地留下遺言,指點的原來是這一節,江山社稷圖中另有秘密。」

溫去病喃喃道:「十全不缺后,才只是一個起點……」

深藏在陣圖中的訊息,太過古老,自己約略能讀,但要說感參領悟,還需窮年累月之功,具體能用的時日更不好說,但既然持有在手,便是資本,讓自己更有希望去面對未來的挑戰……

想著這些,溫去病一時失神,直至整個空間天搖地動,他才驚醒過來,下一瞬,他直接被轉移出去。

仙帝宮中,正在進行緊急會議的文武官員們,駭然起身,望向窗外,那座象徵人族輝煌的高壇。

沒有什麼大聲響,也看不見有人在破壞,封天壇就像遇著海浪的沙堡,土崩瓦解,一點一點地粉碎坍塌,前後不過十幾秒,由數十萬民夫辛苦建造,巍峨高聳的大祭壇,就只剩下原處的一大堆塵沙。

千年來,封天壇不只代表著人族曾有過的輝煌,更幾乎變成一種信仰象徵,現在忽然粉碎,對於剛剛承受飛龍寺打擊的眾臣,無疑是一種近乎末日到來的凶兆!

「怎、怎麼會……」

「封天壇毀了?」

「為何會發生這種事?」

被這一幕給深深震驚的,不只是仙帝麾下的文武群臣,此刻整座帝京,百姓都停下動作,看著那座象徵人族氣運的高壇,灰飛湮滅,一個個目瞪口呆,手足無措。

但就在他們開始呼天搶地,崩潰痛哭前,一道道光華,自封天壇遺址內升起,凝成點點金雨,在整座帝都的上空瀰漫開來,跟著,化為甘霖,普降塵世。

光雨無有實質,點落在人身,卻莫名讓人振奮,精氣神飽滿,一掃之前的頹唐恐懼,生出煥然一新的感受。

因為封天壇毀滅,所帶來的不安、惶恐,一下就消失不見,整座帝都盈滿著百姓振奮的向上氣氛,更凝化為一股昂揚士氣,如果此刻有人領頭下令,數百萬民眾會變成雄兵,吞沒一切來犯的妖魔。

也就在這關鍵時刻,一道巨大的投影,來自仙帝宮中,放射出百米高的巨影,帝冕低垂,虎步龍行,正是青武仙帝。

「朕的子民們!不要為著封天壇的破滅而驚惶,這將是一個新的開始,朕已獲得橫擊仙帝流傳下來的恩賜,即將再造新天,開創新的盛世。」

巨大的仙帝之影,以無可質疑的威嚴形象,聲音響徹整座帝京,「所有的不幸,都將在今天結束,朕承諾你們,大鑄之後,人族將會有著豐衣足食,不用擔驚受怕的日子1

仙帝的宣告,穩定了人心,更在這股激昂氣氛中,城內各處爆出一陣又一陣的歡吸呼叫聲。

封天壇原址,溫去病聽著這些呼聲,轉頭對旁邊的龍雲兒道:「妳聽聽,我就說當官的承諾沒一句能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