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三章 別無旁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 別無旁人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這麼說來,壓著我人族的千古禍患,已經解除了?」老道人長身而起,向著溫去病一揖,「小友辛苦一場,解了千年來的謎團,更讓無數百姓有望掙脫詛咒,獲得新生,此等大功,老道代他們謝小友一謝。」

溫去病聳肩道:「沒有謝禮的感謝,被謝得再多也沒什麼感覺,跳過這段吧,飛龍寺那邊怎麼樣?真有那麼慘嗎?」

之前龍雲兒轉述的情況,聽起來真是慘透,雖然沒有滅門那麼糟糕,但恐怕也讓飛龍寺這數百年的累積,毀去七八成,至於傳承超過千年的飛龍寺,有沒有其他深藏的底蘊,那就不好說,可如果有,肯定瞞不過龍虎天君這位老盟友……

「唉,飛龍寺遭了浩劫啊,那個慘況……千年內,飛龍寺從沒受過這麼重的傷損,恐怕幾百年內都難以復原……」

「這麼嚴重?敵人是什麼路數?有跡可循嗎?」

「哼!如果不是須彌小子狀態異常,不能理事,那票賊子休想得逞,更別想毫無痕地抽身而去……」

龍虎天君滿面憤慨,卻忽然情緒一沉,搖頭道:「不過,須彌小子為了人族,屢屢窺探、泄漏天機,招惹天怒,之前他也對老道說過,長此以往,他自己和飛龍寺恐怕災劫難逃,唉……」

溫去病可以理解這個感嘆,類似事情龍虎天君只怕也沒少干,看到飛龍寺遭劫,兔死狐悲,物傷其類,天君不免想到自身的處境。

「……佛子其實早已身亡,只是勉強自己留在人間,現在兵解涅槃,脫離塵世,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天君不用難過。」溫去病道。

「你不明白1龍虎天君揮手道:「須彌小子為何強留自己在人間?大鑄憑什麼能成功?神兵是那麼好造出來的嗎?過去千年都沒人成功,難道就靠嚷著大夥來一起開爐,就突然能造出來?這又不是精神勝利法。」

溫去病早想過這可能,聞言點頭道:「明白了,佛子是想犧牲自己,促成大鑄,真是用心良苦。」

身為當世最傑出的匠師之一,溫去病熟識各種素材,不得不承認,在打造寶兵以上的武器時,佛門高僧簡直全身是寶,進可凝結舍利子,退一步也能燒成聖灰,無論做為主材,或是輔料,都有諸多妙用。

須彌佛子的戰力可能不強,但在預言術方面的造詣,是直指天階,有望登天的人物,他的遺蛻或舍利子,作為素材的價值極高,如果配合某些秘法,把未斷氣的他活生生投入爐中,造出神兵的可能性……起碼增加了四五成。

使了閉口禪,應當要立即圓寂的佛子,以秘法拖住最後一口氣,強留於人間,為的便是在大鑄時,將自己做最終的貢獻,成就人族的希望,這份苦心……著實讓溫去病感佩,但很遺憾,這個打算顯然是沒望了。

「……妖龍那邊,恐怕也料到這個可能了。」龍虎天君嘆道:「刺客來得那麼巧,還是直奔佛子去的,妖龍要阻止我們的可能性很高,但……奇怪,如果是針對大鑄而來,怎麼不直接狙殺相關人物?」

天君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溫去病倒是有所猜測。

那組忽然冒出的人馬,看來很可能是自己的老鄉,從主世界來的殺手,身上也背負著太一的使命,就算與本地勢力有所連結,也不可能完全為妖龍所用,最多是利益交換,幫九頭妖龍有限度地出手,換取什麼東西。

使用次數有限的盟友,好鋼當然得用在刀口上,九頭妖龍讓他們先去拔掉須彌佛子這根眼中釘,是情理之中。

但……即使這樣,九頭妖龍對大鑄的坐視與放任,還是很奇怪,看局勢演變至今,經歷過太多大風大浪的溫去病,感覺越來越不妥。

「天君,我總有種感覺,大鑄這邊是沖著妖龍而去,牠卻好像成竹在胸,似乎篤定我們一定會失敗,或是……我們成功了牠也不在乎,這不是挺奇怪嗎?」

溫去病的質疑,立刻讓龍虎天君臉色凝重,「你是指……」

「我沒有指什麼。」溫去病道:「只是我們最好多方面準備,目前各家鑄派進展得如何?」

龍虎天君沉吟道:「你扶植的那個平家,神神鬼鬼,沒人看得懂他們在幹什麼,進展如何只有你知道,其他的……拔山劍庄背後,一直是我道門在支持,這次他們以天外奇金,打造的兵器也基本成形,挺有希望……與他們相似的,還有三四家。」

溫去病笑道:「不愧是傾盡所有資源去辦的大鑄,能有這成果……」

樂觀的話也只能說到這裡,後續的……前路茫茫,能否打出神兵來,還是未知數,即便真打出來了,要託付給什麼人拿去誅邪,這同樣是大問題……層層疑難,都不知如何解決,根本沒有樂觀餘地。

龍虎天君道:「還好,封天壇詛咒為你所破,人族氣運回復正常,我們既然不受壓制,一切……就有新的希望。」

溫去病在仙帝遺藏、封天壇內的經歷,青武仙帝、龍虎天君都沒過問,雖然都猜得到他在那裡另有際遇,可是兩大高人都表示出不覬覦、不眼熱的姿態,作為溫去病拚死累活的報酬。

這點溫去病看在眼裡,記在心裡,這可不是自己習慣的人情世故,過往碎星團出生入死,哪次得了好處,後頭不是一堆人像土狼、禿鷹那樣圍過來,爭著要分一杯羹,活像他們才是真正應得之人。

如果在那時,人族的主事者,就是青武仙帝、龍虎天君這樣的無私人物,或許碎星團的收場不必如此,大家可以共同走一條不一樣的路出來……

但就是他們這態度,讓自己想主動與他們分享點什麼、分擔點什麼……

江山社稷圖,涉及自己的根本之秘,很難拿出來共享,其餘的……好像沒什麼能做,唯有幫他們造件神器出來,希望能應了預言,過了這一關。

「……對了,你好像幫了劍丫頭一把。」龍虎天君道:「她從仙帝遺藏那邊出來后,說到你的語氣和眼神整個不同了。」

溫去病笑道:「不值錢的順水人情而已,還不就是天君您給的分光化影劍嗎?劍公主是從中得到了好處吧。」

龍虎天君笑道:「劍丫頭是個好女孩子啊,老道我從小看她長大的,配你實在是可惜了……」

溫去病啞然失笑,女爵脾氣冷硬,看似不討人喜歡,可暗地裡心疼她的著實不少,自己不知道是第幾次被人說這話了。

「你們都覺得她配我可惜,還把她配給我?」溫去病笑道:「這樣吧,和尚我一向與人方便,大家如果都認為不合適,不如就讓公主殿下寫封休書,把我給休了吧。」

「千萬別1龍虎天君搖手道:「配你是可惜,配給別人就是痛心疾首了,放眼當世,如果還有其他人配得上劍丫頭,你道會便宜你嗎?真當青武老兒糊塗了?」

看獨孤劍這麼受到長輩們的寵護,溫去病只是莞爾,自己雖然不怎麼欣賞女爵的作風,但在個人心裡,自己仍希望看到好人有好報的……

「這個……也並不是門當戶對,就一定能有好姻緣的。」

溫去病笑了笑,聳聳肩,告別了龍虎天君,眼下自己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既要提防那些「老鄉」再次生事,也要花心思在大鑄上,幫忙造個幾件東西出來,甚至還要小心,九頭妖龍那邊有進一步動作。

如果是之前,自己的心態很單純,就只是完成大鑄,了結任務,順道以幹掉九頭妖龍為目標而準備,因為主線任務一完成後發布的任務二,很可能就是對付九頭妖龍!

衛道除魔、護民誅邪,其實都是挺累人的事,像是揹著一個包袱在跑步,限制多多,如果單純只是除魔誅邪,不考慮護民與衛道,以勝利為第一優先,事情就省得多,成功率也高得多,所以自己此前一直也避免與本地人物有太多牽扯。

但事情終究是一步步走到這裡,這裡的人對自己不錯,自己承了情,也想回報這些朋友、知交一點,在過程中受了全體人族的好處,就要協助他們,歸還因果……

這些不可免的牽扯,早在預計之中,自己對此也並不討厭或遺憾,人本來就會為著身邊的人而改變,如同水波中的漣漪,相互震蕩,發生變化……這就是人生,相較之下,自己反而好奇,為何那個人可以一路走來,全不改變?

……過程中所共同經歷的一切,對你都毫無意義嗎?所以你毫不在乎地犧牲所有人?

想著這些問題,溫去病回到自己的住所,把門推開,看到龍雲兒正盤膝而坐,消化新近所得的一切,點點青光,隨著內息吞吐,環繞全身,身上所發出的氣息,越來越是強大,像是一把出鞘的兵器。

……雖然過快了點,但從這徵兆看來,地階應該不遠了。

感查到溫去病的歸來,龍雲兒停下運功,緩緩睜開眼睛,「哥哥,雲兒剛剛忽然想到,萬一第二主線任務……是要我們相助妖龍,那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