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第六章 三支墨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三支墨箭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打從一進場,平劍秋抱在懷裡的那個箱子,就受到各方人物矚目,與賽的各家鑄派公認,最有希望打出神器的,還是長京平家、拔山劍庄這兩派。

一派背後有道門支持,隱約是大荒西朝的第一鑄派;另一派的背後有神秘病僧,手段驚世駭俗,甚至可能溯及橫擊仙帝。

如果連這樣的他們,都沒法造出神器,其他各派再怎麼堆砌素材,也無望成功。

終於,平家人要打開那隻滿載著人族期待的箱子,現場眾多鑄派的匠師,包括仙帝、天君,全都心跳加速,屏息以待,想知道平家會拿出怎樣的誅邪之器?

箱子開啟!

一股股黑氣沖冒出來,由箱中浮懸出來的,赫然是三支漆黑如墨的箭,材質特異,各家匠師看見這三支箭,馬上有股怪怪的感覺,箭尾不用羽,箭身也非竹木材質,這箭看似普通,卻怎麼看怎麼怪。

不過,他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其他引走,懸浮起來的三支箭,散發出來的不是凜然正氣或森寒殺氣,而是一股股邪氣,幾乎沖霄而起。

「好、好邪惡!這是什麼邪兵?只差一步,開啟靈識,這三支箭恐怕立即入邪成妖了1

「這種兵器也能誅邪?開什麼玩笑?」各家鑄派的批評,場上如排山倒海,平春不以為意,胸中充滿對自己師父的信心,平劍秋卻聽得極是尷尬,這三支箭基本是他和陳有龍合作打造,雖然身為製作者,可內中有些玄奧設計,連自己都還參不透。

三支箭的設計者是病僧,主要鑄材的提供者也是他,偏偏公諸於眾的時候,他不在場,平劍秋也不知這會否是他的故意,讓自己一家持著三支妖箭,活像妖龍爪牙一樣被千夫所指……

面對四面八方升起的質疑聲浪,平劍秋真是連死的心都有,覺得自己搞不好被坑了。

然而,身為製作者,哪怕還未能完全理解這作品的玄妙,但至少箭的威力,自己心裡是清楚的,平劍秋遙向仙帝一拱手,便想解釋,但青武仙帝一揮袖,打斷他的開口,搶先道:「妙,這是以毒攻毒,以妖噬妖的設計吧?」

「陛下聖明1平劍秋跪地磕頭,叩謝明主有慧眼,沒讓自己背這黑鍋。

在場匠師們,聽了仙帝揭示,紛紛露出恍然之色,但隨即又變成怪異表情。

妖龍勢大,人族為了對付它,想盡一切的辦法,挖空心思,不知打造過多少誅邪之兵,正著來不行,就有人反著干,猛走極端,希望能夠走出條新路來。

以邪兵制妖,以毒攻毒的設計理念,雖然冷門,但早就被人提出與嘗試過,創意本身令人讚賞,可實際效果卻說不上好,比起那些走純陽正氣,先天上克制邪祟的兵器,邪兵對妖魔並沒有特彆強的殺傷力。

理論上,妖魔之間弱肉強食,會彼此吞噬,邪兵應可憑此增強殺傷力,從根本上吞食妖魔,可在實行上,這一點相當不好操作,如果目標妖物力量比較強,一下處理不好,邪兵反遭吞噬,妖物瞬間強大起來,將敵人給撕了……

這種事情,在過往歷史上,不只上演一次兩次了。

在場的匠師,個個都是理論與實務經驗兼具的老行家,熟知這些道理,對這三支墨箭均不看好,況且,無論此物有何奧妙,擺在眼前的事實,它並非神器,也不見得比周圍其他寶兵優秀,要說成為誅邪之兵……

所有匠師紛紛搖頭,這反應青武仙帝看在眼裡,失望之餘,更有些尷尬,自己本對病僧寄予厚望,但他扶植的手下,卻交出這麼一張成績單來,委實令自己遺憾……

「且慢1龍虎天君道:「自古弓箭都是一對,箭在此,弓呢?」一言點醒,從仙帝到底下的眾匠師,個個轉過目光,重新審視平家。

是啊!

箭在此,弓呢?

自古弓箭類的兵器,都是成對打造,發射神箭必須搭配神弓,唯有兩者配合,才能發揮真正威力,而且,其中六成情況,弓的重要性還過於箭,畢竟箭是消耗品,一般的設計,會把重心放在弓上。

這三支以毒攻毒的墨箭,要搭配怎樣的弓來射?

完整配合后,會否提升為近於神器的威能?

所有人的期盼,重新壓回平劍秋身上,但他這時的表情,卻比先前還要尷尬,有些顫抖地拱起手,向天君一拜,道:「沒有弓,就只有這三支破邪箭,這就是我們的作品。」

青武仙帝、龍虎天君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就連沉默無語的司徒小書,都在瞬間瞪大了眼睛,本以為猜透了病僧的布局,結果卻發現自己掉進坑裡,青武仙帝甚至忍不住問道:「真只有這樣?

那這箭怎麼射?

那人……有沒有交代?」被仙帝當眾這麼一問,帝威浩蕩,哪怕兩邊距離幾百米,平劍秋還是驚得腳底發軟,一下跪地,叩頭道:「稟陛下,確實……有箭無弓,那人的意思,應該是……隨便哪張弓都能用……」其實,當時溫去病的原話,是白眼一翻,怪聲怪氣地說「你們愛怎麼射就怎麼射,我管得著嗎」,但這話說來無禮,平劍秋當眾哪敢直述?

只能解釋為用什麼弓都行。

但就在場所有人聽來,這無疑就是宣告,這三支墨箭沒有其他潛力,僅就表面上看來的這樣,雖然它仍算得上寶兵中的一級品,可早先的期望有多大,此刻的失望就有多大,許多匠師更是露出扼腕或惱怒的神情。

平劍秋見狀暗叫不妙,雖然沒有弓搭配,自己也未能完全參透設計上的玄奧之處,但一手打造三支墨箭的自己,很清楚這箭的恐怖,不說病僧加在箭頭上的那七重層疊法陣,是何等的精妙繁複,超越當代技術,只是它那個爆發設計,激發之後,箭的殺傷力完全不是現在能估量……

「陛……」平劍秋還想說明,可另一端,拔山劍庄的人看到目標對手表現不如預期后,整個放鬆擔憂,拉開封寶的咒布,家主率眾向仙帝跪下叩首,朗聲喊道:「陛下,請看敝派數代人的心血,屠龍劍1中氣十足的呼喝,蘊含著同樣十足的信心,而不用等他開口介紹,他們所推出的這柄兵器,就搶盡人們目光。

拔山劍庄,善於鑄劍,這是大荒西朝公認的,但那柄屠龍劍……

恐怕是拔山劍庄史上破天荒的頭一遭,整體劍長超過兩米,光劍刃就有一米半,重量未知,單單矗立在那裡,便給予人非同凡響的存在感,如岳之鎮。

武器當然不是越大把越好,但這柄巨劍插在那裡,附近鋒芒閃動的許多寶兵,忽然斂起了鋒芒,似乎主動避讓,不敢在其之前逞雄,眾匠師就知其不凡,即使不是神器,恐怕也不會相去太遠了。

「這是……」站在數百米外大殿中的青武仙帝,忽然身影一花,一步跨出,已來到拔山劍庄的隊伍中,長臂一伸,已拿過巨劍,將之舉起,過兩米的巨型大劍,他單手說舉就舉,渾若無物,一下橫揮,斬風斷空,寒氣掃遍全場,盡顯身為天階的絕世威能。

周圍的文臣武將,無不嘆服,仙帝果然是當代無敵的絕頂強人,由仙帝持此神劍,何愁妖邪不服誅?

但持著巨劍的青武仙帝,心頭錯愕只有更甚,從劍刃中,他感受到一股非常特殊的力量,見所未見,卻似曾聽聞。

一下明悟,青武仙帝轉頭望向龍虎天君,拔山劍庄本就是五斗觀的附庸,長年接收道門轉移的技術,鑄出了什麼兵器,龍虎天君肯定最清楚。

「……天君,這是?」

「陛下法眼如炬。」年老道人一摸鬍鬚,傲然道:「這正是我道門傾盡手上資源,歷經百年試錯,終於完成的破龍之力。」

「真是破龍之力?」青武仙帝聞言大喜,甚至不顧形象地笑逐顏開,而在場其他匠師聽聞,則是一陣陣嘩然掀起,震動全常

破龍之力,這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東西,能對龍族形成先天上的剋制,無論是浩瀚磅的龍力、堅不可摧的龍鱗、龍軀,在這股先天克制之前,皆等於無,斷龍軀如撕白紙。

若能擁有這股力量,就能比單純的陰陽、正邪克制,對妖龍造成更為本質的壓制,多少年來,無數匠師前仆後繼,想把這份傳說中的力量製造出來,卻從未有人成功,料想不到就在今日,這股力量應天命而生,終於完成了。

「好!好!好1青武仙帝仰望手中巨劍,滿心歡喜,忍不住連誇了三聲好,「拔山劍庄的各位做得好,天君支持得好,此劍當為大鑄魁首,不是神兵,更勝神兵,真是太好了!能得此劍,何愁妖龍不滅?」

龍虎天君微笑不語,卻也同樣內心激動,屠龍巨劍的製造,不知費了道門多少心血,犧牲了多少千年累積,如今,這些付出總算沒有白費。

正自欣喜,一個聲音陰惻惻地傳來。

「果是好劍!今日適逢其會,陛下何不讓我等先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