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第八章 一語成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一語成讖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乍然聽到妖龍化身的話,三大強人都是一陣驚疑不定,雖然早知道這傢伙不可能獨自前來送死,但第三具人形化身,原來早已潛伏進來了?躲在哪裡?或者只是虛張聲勢?

這念頭在腦中一轉,攻擊便從上方襲來,敵人赫然藏在雲內,閉住氣息,在這時刻發動奇襲,然而,如果仙帝宮那麼容易被遠距離奇襲,千年來早就被毀上幾百次了。

層層結界防護,術式屏障,修為不夠的,根本別想打破下來,尤其是針對妖魔削弱,能穿破結界打進來的,起碼也是五絕級數的強人,以變化為主的人形化身,幾時有這樣的力量?

妖龍手下幾時有這級數了?

離奇的事情,偏偏發生了,自雲中下擊的力量有兩股,兩股勁道相異,起碼有兩名不同的高手,全都是五絕級數,地階中的佼佼者,兩者合力,仙帝宮上空的結界層層被破,直打了下來。

「……怎會?」

「那是1

青武仙帝、龍虎天君心神劇震,如果這兩股力量單純只是強大,他們還不至於震驚,但這兩股力量全是人族武技,一個充滿佛門的寂滅之意,另一個甚至是龍虎天君練了半輩子的逆八印,驟然轟下,又怎由得他們兩個不吃驚?

相較之下,沒想那麼多的司徒小書,反應最快,鳳首劍撩起大片波光,幻化為屏,縱身迎向自天而落的兩擊。

以一敵二,司徒小書落在下風,瞬息被轟飛出去,腑臟創傷,但多得她爭取的機會,仙帝、天君都反應過來,各出一掌,將這兩道已被削弱大半的攻擊輕易破去。

擋下兩擊,只是個開始,接著就要面對猶在雲中的強敵,但兩大高人為了應敵,原本的鎮壓因此出現空隙,瞬息之間,被定住的妖龍化身,離奇燃燒起來。

寒青色的火焰,由內而外,將妖龍化身燃成一個大火球,身上千百妖影不住分化,齊齊發出痛楚的哀號,那些為其吞噬、歸化的魂魄,都受邪焰焚灼,痛苦地想要掙脫而不可得,怪異的是,他臉上還一直在笑。

仙帝、天君心頭同生警訊,認得這是燃燒元神,是玉石俱焚的拚命手段,這傢伙的強力幫手才剛出現,怎麼他就要拚命了?

一下錯愕,妖龍化身爆發大力,掙脫了正一天鏡的鎮壓,化為一道火焰流星,直襲青武仙帝而去。

「……朕還真怕你不來1看見自己被選為目標,青武仙帝心中一定,無論這魔物怎麼強,自己也絕不會鎮壓不下,當即冷笑一聲,放開屠龍巨劍,腰間帝劍出鞘,堂皇一劍,斬向妖邪,耀眼劍芒,還未正面接觸,就把火焰流星斬滅大半。

眼看劍光只要再一卷,便能將妖龍化身徹底絞滅,但也就在這一瞬,劍光忽然黯淡下去,青武仙帝面露痛楚之色,甚至連手中帝劍都拿握不住,掉落地上,一手扶著額頭,發出痛苦的嘶吼。

猝然生變,沒人知道這是什麼情況,龍虎天君待要援手,已經慢了一步,殘餘的邪火,打中青武仙帝,更直接沒入體內。

詭異的狀況,讓正衝上去的龍虎天君一驚,停步不前。

正常來說,就算被妖龍化身的捨身擊打中,以雙方的力量差距,也斷斷破不開青武仙帝的護身勁,更別說他還有帝袍、護心鏡等一長串裝備保護,最多不過一時氣窒,根本不會受什麼傷害。

但眼下的情形卻非如此,那些邪火直接沒入體內,如水融,再聯想到之前的所見,龍虎天君既驚且乍,肯定青武仙帝出了問題。

「老朋友,你……」龍虎天君一時躊躇,就聽見青武仙帝痛楚嚎叫,雄強霸絕的力量,自體內爆發,滾滾氣浪,迫得老道人連退數步。

縱然在五絕中齊名並列,但青武仙帝已踏入天階,雙方的力量根本不在一個水平上,這一下力量失控爆發,龍虎天君被狼狽震退,胸中的不祥之感,猛力壓著心房。

天階強人爆發出的力量,震退天君,更往四面八方掃出去,大批匠師與文武重臣都在範圍內,當者披靡,不少人直接就給衝擊風暴掃得離地而起,滾摔了出去,要不是女爵、天君急忙搶在前頭,張開防壁,光這一下就死傷狼藉了。

司徒小書蠢:「怎麼回事?陛下他……」

龍虎天君道:「詳細情況不好說,但應該是為魔所侵……不知他著了什麼道?這下嚴重了,須彌小子的提示,果然命中,如果能說得再清楚一點的話……」

一輪力量爆發宣洩后,青武仙帝身上泛起紫色邪芒,沖霄而起,連天空都被染上一層青色,無比強橫的邪氣,不光令風雲變色,更侵襲周圍,附近的匠師、文武重臣,要嘛是憑著護身寶器吃力抵禦,苦苦支撐;要嘛就直接跪倒地上,抱頭哀號,口噴白沫,哪怕有天君、女爵張開的護壁,都保不住人。

司徒小書抱元守一,讓自己不被邪氛所染,可心裡卻整個亂了。

……這情況,自己該如何是好?拔劍衝上去砍嗎?

但……怎麼砍?就算自己不畏死,不怕對方力量超過自己,可那是仙帝啊!

一直以來,他對自己關心照顧,著實不錯,又一心一意守護本方人族,堪為人族的存亡支柱,就只因為他中邪了,自己就要把他一劍斬了?

……但若不斬,這類危急狀況,往往須爭一線,若沒能立刻控制住狀況,當斷不斷,讓人徹底入魔了,後頭的危害將無可想像,自己打小不知多少次受長輩耳提面命,也早就下定決心,怎麼事到臨頭,自己竟遲疑了?

下意識,司徒小書緊握了一下劍柄,卻意外覺得自己的手異常沉重,鳳首劍竟如萬斤重擔,沉沉地抬舉不起……

或者,是自己的心不願舉……

「……還是讓老道來吧!妳替老道護法。」一聲滿是蒼涼的慨嘆,龍虎天君舉起了手,掌心中雷光竄閃,一臉堅決。

自年少時代便相交相知的老兄弟,司徒小書都有的羈絆,於他而言只會更重,但打從看見須彌佛子的留字,老道人為了這一天所做的心理準備……很多了……多到……都快將他的身心壓垮……

哪知這一掌還未發出,散發滔天邪氣的青武仙帝,就被雷光連續擊中,帝冠炸裂,邪氣登時受到抑制,狂態不再,萎靡坐倒。

龍虎天君、司徒小書看得很清楚,這道雷光並非由天而落,卻是由青武仙帝體內發出,似乎是某種早就設好的禁制,一被觸發,立即熾烈發動,是青武仙帝事先有所準備,自己給了自己一擊。

但……怎麼會?

「你……」龍虎天君愕然,他看得出,這一下雷電爆發,破除妖氛,青武仙帝身上的邪氣受到壓制,但也只是暫時而已,不是治本之法,恐怕撐不了多久,就會再次爆發,可明知如此,自己蓄勁多時的雷霆一掌,卻怎麼也打不下去了。

「你為何……」

「……朕與老雜毛你相交多年,你是什麼樣的人,朕難道不知嗎?佛子入滅后,你就開始提防朕,處處掣肘,問題肯定在朕而不在你……」滿身發黑,身上不住散出焦臭氣息,青武仙帝適才受的雷擊連發,形同他全力猛擊自身,傷得著實不輕,此刻坐倒地上,披頭散髮,狼狽之至,身上還隱隱有紫電閃動,壓制著邪氛。

「……朕是人族之首,肩負重任,稍微行差踏錯,就會為人族帶來嚴重後果,你既然懷疑朕有問題,朕便加倍自省,大鑄前,為了預防不測,朕在自己身上留了仙雷後手……」青武仙帝的話里,有著滿滿的苦意,但聽在司徒小書耳里,卻比什麼都震撼,雖然自己的真身,與這位仙帝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他一心為著人族,大義當先,以身為表率的精神,卻與自己如出一轍,甚至可以說,他真正成了一個自己崇敬並嚮往的長輩……

龍虎天君道:「你是怎麼著了那妖龍的道?」

「……朕也不知,但剛才那妖龍化身邪焰入體,朕腦中忽然閃過當年刺殺妖龍,敗退逃亡的舊事,或許……」語氣越見苦澀,堂堂仙帝,出了這樣的大事,卻連禍因何處也不能確定,甚至可能問題出在許久之前,這麼多年也渾然無覺,整個人生完全就是笑話!

龍虎天君認同這判斷,因為自當年刺殺妖龍失手后,青武仙帝基本不離帝京,雖然修為自此停滯不前,可憑他踏足天階的修為,九頭妖龍再神通廣大,也不可能遙遙在他身上做手腳。

唯一的機會,就是青武仙帝天階初成,自信滿滿,偕同一眾高手去刺殺妖龍的那次,所有同行高手盡數喪亡,只得他僥倖逃生,恐怕這個僥倖,是九頭妖龍刻意放生,當時就已做下什麼手腳……

枉費自己精研道術,自負了得,這些年來,竟對此全然不覺,哪怕只是早一刻察覺,或許都不用走上今天這個結果……

「老雜毛……那麼多年的朋友了,你送朕上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