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第九章 遭劫難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遭劫難逃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周身電芒閃動,亮度一下比一下強,象徵著青武仙帝越來越壓不住體內邪氛,目中也漸漸多了一絲滔天魔意。

「……朕……沒救了,妖龍的兩股氣息,正在與朕的元神融合……朕為仙帝,不能成為妖龍禍害人族的劊子手……你們……快幫朕解脫……」青武仙帝眼中魔意更甚,說話也開始停頓,如同醉酒,已經皮肉焦黑的雙手,不住緊握,用盡了力氣鎮壓體內蠢動。

白髮老道人滿面悲戚,眼神卻是堅決,緩緩揚舉起手,「老朋友,你做得很好,一直到最後,你都沒有失去仙帝的驕傲……」

「……總不能成為千年前的那位,不守護百姓,還遺禍人間礙…朕……只恨不能手刃妖龍,還人族清平……」青武仙帝目中紅芒驟現,魔念如熾,隨即電光熾爛,焦焚肉身,他焦裂的雙掌猛壓住頭,狂喝出聲,「快動手!朕……朕快壓不住了……」

「……對不住了,老朋友1龍虎天君一掌逆八印,正要打下,半空中大氣忽墜,又是兩道攻擊,自雲頂落下,要阻攔他攻擊,是仍藏身天上的兩名敵人出手了。

司徒小書展動光翼,飛躍擋架,她早就戒備在旁,提防著這可能,絕不允許仙帝、天君舍情為大義的仁舉被破壞,而龍虎天君牧交韃晃挪晃剩似乎完全信任女爵,這一掌就要落下,忽然聽見一聲叫喊,遠遠傳來。

「住手1聲音耳熟,正是病僧,白衣僧影與碧發麗人,高速從遠處趕奔過來。

……

顧此失彼,我遲到片刻,事情居然糟糕成這樣了?

溫去病快步急奔,大為扼腕,自己擔心大鑄可能出事,去飛龍寺再探一探,遲了片刻到場,哪知就只是這麼一下,事情整個失控。

雖然沒看到前頭的過程,但類似場面見得多了,溫去病一眼就判斷出狀況來,青武仙帝為魔念所侵,已經壓制不住,天君要出手擊殺,免得釀成大禍。

早得佛子示警,天君的這一掌,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但看在溫去病眼中,這麼做顯然不是上策。

別看青武仙帝好像傷得很重,他天階修為擺在那裡,龍虎天君的全力一掌,很大機會打他不死,而他此刻不動,全靠自我壓制,倘若一掌打他不死,卻打斷他的壓制,魔念瞬間佔據整具身軀,魔化完成,反而壞事。

之前碎星團就曾在這種事上,有過慘痛經驗,自己對類似場面的處理駕輕就熟,都快成半個專家了,為此,自己來此之前,還特別向太一兌換了一件異寶。

陰陽鏡,陽面照生,陰面照死,二級天階以下有效!

這件異寶的弔詭處,在於既然照了就死,為何還要留一線生機?

搬石頭砸腳,豈非猛做無用工?

然而,如果用在眼前這種狀況,陰陽鏡就比任何神兵更有意義,只要先把青武仙帝照死一次,趁機做處理,再以陽面照了復生,問題就可能解決。

當然,也不排除入魔程度太過,人一斷氣,失去生機的肉身立刻邪化,成為什麼屍骸妖魔或殭屍,但總有一線希望,好過直接放棄,那可是當前人族的最強戰力,更是一位難得的領袖礙…

原本,自己準備陰陽鏡,是為了雲兒丫頭,她的屍龍血脈如果出什麼紕漏,暴走狂化,有陰陽鏡在,還可以當假死藥用,能對付天階的威能,要壓制她也足夠,沒想到……

現在居然能用在這裡……

橫擊仙帝的狀況不妙,但總還有個十幾秒時間,只要自己趕過去,陰陽鏡照射,一切就不是沒有希望……

溫去病大步急奔,陰陽鏡已經在袖中準備,一進入射程就能取出發動,龍雲兒則緊跟在後,眼看就要搶至,忽然聽見龍雲兒驚呼。

「協…」溫去病反應奇速,只聽見一個字,戰鬥經驗豐富的他就進入高度防備狀態,更注意到一柄奇形短刃,破開空間,無聲無息地由側面刺來。

……戮神奇刃!

……不是藏於影,而是直接隱於空間夾縫內,破開空間襲來!

……這不是普通佣手,起碼是個地階,這一擊簡潔狠辣,是在刀劍道上千錘百鍊的達人,在易水墳中,絕對是高層人物!

……這人身上,有股熟悉的氣息,非常淡,即將要消失,卻仍可以辨識出來,因為這氣息就是自己獨家調製的。

溫去病眼睛一下瞪大,想起在港市之時,自己曾用雷光槍遠距離擦過一人,留下氣息,雖然自己在這裡一晃兩年,可主世界的時間才不過短短數月,此人身上的殘餘氣息,正是自己當日所留。

……老對頭,死曜?

……死曜成員包括易水墳中人?太一搭上了死曜?

……這批穿越過來的易水墳殺手,認真要幹掉我?他們與太一的牽扯有多深?這回與九頭妖龍的牽涉又有多少?

情急間,溫去病腦中許多念頭閃過,眼角餘光更看到,龍雲兒的影子里,同樣有敵襲來攻,只不過持有的武器不是那麼高檔,殺手的素質也不能比,而她目光閃動,更已察覺。

連日勤修,她的實力又提升一層,加上前次的經驗,如果不用分心自己這邊,這種攻擊,她可以應付的…………

事情真是讓人無奈啊!

利刃逼頸,當機須斷,溫去病放棄繼續趕去青武仙帝那邊的想法,而隔擋閃避也來不及,在看似必死的殺局下,溫去病右掌一翻,古鏡在握,一道陰寒的黑色鏡光,就從掌中放射出去。

敵我之間,根本沒什麼距離,奎木狼雖然也提防目標暴起出手,拚同歸於盡,卻沒料到打來的不是氣勁、不是厲害暗器,不是電芒,而是純粹的鏡光。

……這要怎麼擋?

……而且,更扯的是…………陰陽鏡是能獵殺初段天階的大殺器,你他媽的腦子有病,拿這高檔貨來對付我?

又驚又怒,奎木狼已被鏡光照中,什麼絕頂神功都沒用,全身如墜冰窖,瞬息間意識盡失,氣息皆斷,直挺挺地倒下去,但還沒落地,體內一道青芒碎裂開來,整個人化為一道銀霧,瞬息消散,遁空而去。

「……超越地階的替死魁儡?」溫去病粹傢伙手上好富啊!不會也是和太一換的吧?」不管怎麼說,陰陽鏡的傷害,同等級的替死魁儡無法完全化消,還會留下不少後遺症要收拾,就算能利用太一來處理,金葉也絕不會少花,夠那傢伙大出血一趟了。

眼下顯然不是在乎這問題的時候,被這麼一下耽擱,龍雲兒那邊倒是簡單,一拳掃出,一爪橫扣,就把兩名殺手一個擊飛,一個從右手指到肩頭,沒有一處連在一起的關節,全給鬆脫,倒在地上。

但另一邊的狀況就極度糟糕,見到這裡生變,龍虎天君當機立斷,一掌逆八印拍落,無儔掌力,化為熊熊陽火,就打在青武仙帝額頂,頭骨破裂,一道血箭自傷處噴出,同時,仙雷禁制連鎖爆發,要結合這一掌,滅絕邪魔。

換了是龍虎天君自己,挨了這記攻擊,當場就身死道消,魂飛魄散,可對方是天階人物,這一掌殺傷力雖強,傷害雖大,終究沒能一擊就制其死命,下一刻,滔天魔意化為深深汙穢,黑色邪氣纏繞青武仙帝全身,沒等天君回氣補掌,猛烈氣勁就爆發開來,將他震飛出去。

「殺1青武仙帝暴喝出聲,鼓勁釋放,衝擊八方,焦黑開裂的皮肉,竟然止住出血,劇烈蠕動,似在恢復生機,這並不是天階者的神通,而是妖魔一類的特殊生態,證明入魔已深,神魂變異,**也生出同步變化了。

同一時間,硬擋上方兩記重擊的司徒小書,再次被擊飛出去,這回傷勢更重,背後一對光翼都給震碎,直墜下來,凌空看見青武仙帝入魔,衝擊氣勁橫掃,天君被震飛老遠,周圍的匠師、文武重臣,被這衝擊氣勁一掃,身體炸碎,爆散成滿天紅花,眨眼間就死傷數十人。

這些都是人族的菁英……

司徒小書心中一痛,想去搶救,卻發現青武仙帝意態如狂,一頭長發無風自揚,如無數妖蛇舞空,滿溢穢氣的漆黑眼瞳,竟然朝這邊掃來。

瞬息間,仙帝的身影出現在後,司徒小書才剛回劍想擋,一股大力排山倒海般衝擊過來,鳳首劍發出悲鳴似的聲音,跟著便是清脆碎響,如同把身體從中撕開兩半的劇痛,由腰部蔓延全身,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挨了怎樣的攻擊,就狂墜出去,在失去意識前,眼裡儘是怵目驚心的紅色。

前後才多少時間,地面上就炸出過百個深坑,每一個深坑的中心,都是一團迸炸開來的粉碎血肉,如同遍地開了紅花。

那尊巨碩的霹靂大將軍,爆發著熾烈的雷勁,可還沒及發勁,就被青武仙帝凌空一擊,硬生生打爆。

百兵寨的大寨主,揮舞誅妖符鞭,不惜以命祭鞭,噴出一口鮮血,五千八百七十二道金符受心血所激,發出強光,但才剛要揮出,就被揮斬過來的屠龍巨劍,連人帶鞭砍爆成滿天碎屑。

「呸1

跟著,那個曾是仙帝的妖魔,發勁一擊,打斷了匯聚無數人心血而鑄成的屠龍巨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