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第十章 不能辜負的責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不能辜負的責任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青武仙帝屠戮滿場匠師的同時,溫去病已然趕到,卻也為之躊躇,自己能對天階起到作用的道具,只有三件,捆仙索、斬仙飛刀、江山社稷圖。

捆仙索、江山社稷圖都能短暫困住天階,江山社稷圖一次能困住不只一個,捆仙索則是壓制時間更長些,但在沒法對目標造成有效殺傷的前提下,用這兩件秘寶困敵,純屬浪費。

陰陽鏡已失效,斬仙飛刀是自己手上的最大殺器,這一刀出去,有相當機會砍殺青武仙帝,但妖魔類的天階,有些甚至能斷首重生,碰到這一類的,就還需要其他裝備來鎮壓,否則砍了也白砍,更何況……

若把飛刀用在這裡,後頭面對九頭妖龍,自己難道要掄拳上陣?

一下遲疑,黑風撲面而來,青武仙帝已然飆至,溫去病暗嘆一聲,以神魂勾連,全力發動江山社稷圖,先把這大麻煩拖入社稷圖中再說。

氣機甫動,兩道氣芒破雲而降,一金一白,不是單純的氣勁,內中更含有術力,落在溫去病兩側,分化陰陽,搶先開啟的一個封印陣,先一步封鎖了江山社稷圖的開啟。

……是佛門、道門的聯手力量?而且還是天君那個級數的。

溫去病眼睛一下瞪大,想到了某種可能,心筆直往下沉去,而青武仙帝卻在此時殺到,一記劍指貫腦而來,凌厲來勢,迄今還沒有任何人能擋他一招半式。

全面爆發的仙帝之力,就是這麼強大,當這記劍指直襲而來,旁人都覺得病僧必死無疑,卻只有溫去病自己,雖處劣勢,仍不慌不亂。

……被天階打,又不是第一次,最多不過是沒了寶相金身,難道要嚇得尿褲子嗎?

意念堅定,腳踏罡步,松肩、沉腕,雙掌穿花蝴蝶般推出,推撥分陰陽,旋動開天地,轉瞬間,上百個小氣旋,將仙帝的絕殺劍指層層套住,分拆其勁道。

雙極三絕.天下卸!

雙方力量相距過大,化之不盡,想反彈更是找死,溫去病試圖卸勁,雙掌翻飛,上半身如風擺柳,渾不受力,下半身卻似老樹纏根,異常堅穩,將所承受的勁道源源不絕卸往地下。

劍指上力量如驚濤拍岸,後勁無窮,將附近地面連環炸開,大地掀動,方圓數百米內,地層被瘋狂破壞,不少試圖逃命的人,腳下如陷泥沼,而作為當中媒介的溫去病,也被這股力量壓得死死,無法找機會脫逃或反擊。

青武仙帝魔意深深的雙眼中,似流露一絲讚賞,嘴角勾起一個冷酷的邪笑,指上勁道再一催,溫去病腳下仍穩,大地卻已鬆軟,他半個身體沒入土中,被青武仙帝催發的劍勁推得直往後移。

卸無可卸,累積的力量開始傷及自身,溫去病嘴角一絲血線淌下,腑臟成傷,暗叫僥倖,如果不是已經修復**,更兼大幅提升肉身強度,自己現在就已然斃命,哪有抗衡的本錢?

但繼續這麼死扛,也不是辦法,青武仙帝的力量猶未見底,自己死撐到撐死的可能性過九成,唯一生機……

是趁青武仙帝下輪催勁的瞬間,尋空隙脫出……

念頭甫動,青武仙帝劍勁再催,溫去病全力運轉天下卸,散逸出的劍勁,不但把數百米範圍的地層瘋狂破壞,更化為千百劍影,破空而起,轉眼間,滿場劍影紛紛,成為殺戮浩劫。

走避不及的人們,一一發動自家的護身寶物,打出新煉製的寶兵,但來自天上雲頂的密集攻擊,配合地下爆射而出的千百劍影,構築成收割人命的殺陣,除了極少數憑著異寶遁逃成功的,其餘都在殺陣當中,一柄柄寶兵折斷碎裂,一個個爆成滿空血雨。

溫去病耳聞一聲聲瀕死慘嚎,怒意飆升,心中仍維持冷靜,尋找脫出契機,卻見一道青影飆來,是龍雲兒奮不顧身地向青武仙帝發動搶攻。

……這傻丫頭!我可沒教妳這樣干啊!

憑著金剛身與極意袍護體,未臻地階的龍雲兒,赫然能在劍雨殺陣中只是輕傷,更悍然來援,而她雙腕發光,神意奉靈,已預備全力發動萬古江山震,孤注一擲。

萬古江山震,原本是直指天階的殺技,一經發動,登時引起青武仙帝的注意,略為分神,與此同時,又一道龍影,飆空而至,搶在龍雲兒之前,先一步襲向青武仙帝。

「休傷我老師1如果說龍雲兒的來援,並不讓溫去病意外,那麼打橫里殺出的這個平春,就真讓溫去病目瞪口呆了,如果不是看到這條木龍,連自己都險些忘記,早先給過這記名弟子一張陣牌做防身。

江山社稷圖的主要奧秘在於陣符刻印,材質本身有要求,但並不是絕對,製造起來不是太困難,要不然當年橫擊仙帝也不會讓平家先祖經手修復,此刻平春手中的仿製版,與原版效力相差不遠,化做一條木龍,瞬息飆至,纏捲住青武仙帝。

纏得住,不代表困得住!

青武仙帝身不移,手不抬,純靠護身氣勁爆發,就把這木龍炸得粉碎,但也在這一瞬,苦苦尋覓時機的溫去病,藉機一轉、一卸,拚盡肉身的承受力,極力回彈。

雙極三絕.無極返!

這絕不是使用無極返的好時機,根本是無視自身極限的強行硬幹,但溫去病卻願意賭這一把,否則就算跑得開,也逃不掉仙帝的追蹤攻擊,而自己已特殊強化的肉身,赫然比預期中更能承勁,一下回彈,青武仙帝的劍勁在他自己指上對撞,指骨登時碎裂,整隻手臂都飆出血來。

一擊得手,溫去病承受反震,炮彈般飛墜出去,全身上下無處不痛,憑著卓絕的意志力,神志不亂,也沒暈去,想在落地后立刻動起來,但墜落之勢猛得出奇,砸出了個數十米的深坑,一時間身體麻痹,動作遲緩,翻不出來。

「吼吼吼吼」青武仙帝痛極而嚎,勁走全身,一道道劍氣狂射向八方,阻止敵人趁機來襲,劍氣亂射涵蓋百餘米,範圍內的一切人與物,再次浩劫臨頭,絞殺成一片血色世界。

整片血色中,唯有龍雲兒搶先一步奉靈完成,勾連神器,發動萬古江山震,陣陣道紋漣漪震擊,撼動空間,開闢出一處清凈所在,但還撐不到兩秒,就被無數血劍穿擊破滅。

哪怕是神器,哪怕能短暫越階,擊殺地階的存在,可在天階的浩瀚力量前,全是連兩秒都撐不住的脆弱。

如果換了別人,這純粹是無用的掙扎,但在龍雲兒身上……

這名已經累積無數機運、資源於一身的奇女子,情況就有所不同,她並沒有辜負自己所受的這些機運。

發動萬古江山震的同時,龍雲兒微睜開眼,一縷縷異芒自眼中散出,甚至連狂亂中的青武仙帝,都生出心驚肉跳的悸動,本能地感到危機,跟著,在萬古江山震的震波,為無數血劍斬滅破壞時,龍雲兒赫然不進反退,以微不足道之身,向仙帝悍然強襲。

……溫哥哥、香雪,花了那麼多資源栽培我,我不能當一個打不了硬仗,作戰只懂明哲保身的廢物!

……龍家世世代代,不知出過多少傑出武人,我體內流著的,是最優秀的武人之血,能拚敢沖,敢爭一線!

……我是看著溫哥哥背影成長的,區區仙帝,又不是天帝,有什麼好怕的?

腦中只存著絕殺的念頭,所有力量匯聚掌上,非拳非爪,卻是構結成印,金剛五蘊中的寂滅金剛印,全力爆發,轟擊在命運之眼所見的一瞬破綻上,打中了青武仙帝的額角。

「啊啊啊矮」青武仙帝的痛叫,再次響徹全場,誰也料想不到,連他自己都無法相信,居然是這麼一個與自己起碼相差兩個階距,如同微塵般的小丫頭,達成了創傷自己的第二功。

這一擊,直接把額頭打裂,蛛網似的細密裂痕,在額頭蔓延,更有佛門法印透入神魂,令才剛穩定下來的神識,重新昏亂,成了全憑本能活動的瘋獸,一抬手,龍雲兒就倒飛出去。

天階力量的正面一擊,哪怕是失去靈識的失控力量,龍雲兒仍覺得像是狠狠衝撞在一堵鐵壁上,彷彿全身骨骼連同血肉,一起稀巴爛了,就算是金剛身,也承受不了這樣的巨力,高速跌飛墜地。

忽然,後頭好像撞著什麼東西,雖然碰著了,卻輕軟如綿,跟著便身不由主地高速旋轉起來,轉得頭暈腦脹,一圈又一圈。

最後,那股巨大的離心力失控,自己又被甩了出去,可青武仙帝那一擊的巨力,也被消去過半,摔到地上時,雖然折了好幾處骨頭,痛得要命,龍雲兒卻能順勢彈起,擺出作戰架式。

……怎會?挨了天階一擊,我怎會未死的?我可沒有寶相金身啊!

一下驚愕,眼望身旁,只見溫去病臉色蒼白,跪倒地上,大口鮮血嗆噴出來,似難再起。

……原來,是溫哥哥他……

又驚又喜,龍雲兒驟感顫慄,一抬眼,發狂的仙帝披頭散髮,龍行虎步,直直走了過來。

  • (快捷鍵:←)
  • 碎星物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