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十一章 臨危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一章 臨危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高階武者能扛天階一擊而不死,這話說出去絕對沒人肯信,但對善於創造奇的碎星團來說,本就沒什麼不可能的,甚至也算不上奇,無非是資源堆得多而已。

金剛身抗擊力無雙,本身練到精深,就是越階武學,再配上斗龍極意袍,這抗擊力地階內罕逢其敵,青武仙帝失智下的狂暴力量,直接被減去三成,溫去病衝出來搶救,一式天下卸,再轉陰陽化,兩儀分合,妙到顛峰,再把剩餘的七成勁消去過半,最後實際作用於龍雲兒身上的,頂多剩下兩三成。

未能集中破壞的兩三成力,只能將她重創,斷了多根骨頭,內臟破裂,卻未能致命,從天階的一擊下存活。

但奇從來就不是沒代價,不光是她自己重傷,幫著她卸勁救命的溫去病,也傷上加傷,更元氣大損,一下跌坐地上,根本就起不來了。

除此之外,青武仙帝的上一輪爆發,血劍四射,全場遭殃,雖然這裡本就沒剩下多少活人,卻還是造成了難以承受的損失。

之前的屠殺,平家雖然身處弱勢,但平春持有江山陣牌,騰挪變化,勉強在災難中護住自己與家人,可看到溫去病遇險,他情急相救,用掉了手上的陣牌,在這一輪無差別攻擊中,登時遭殃,只見血劍破空而來,連忙搶了一支黑箭在手裡。

……這箭,該怎麼用?

……要找張弓嗎?

生死頃刻,寶器在手,卻不知該怎麼發動,也不知如何用已守護自身,平春不由得愣住了,之前,自己都在翻讀機關術的秘本,研究老師陣牌內的玄妙,雖然知道老師讓自家人造了這三支箭,卻從沒關心過,現在……

只能拿著箭犯傻。

致命的一瞬,平劍秋雙臂大張,擋護在他身前,一片血雨爆出,平春整個失去意識,倒了下去。

而在溫去病這邊,他傷重坐倒,周身連一絲力氣都運不起來,嘴角不住嗆出血來,胸中戰意仍熾。

……自己還不至於束手待斃,只要運一些玉石俱焚的拚命功法,現在的**,還能一戰,但死戰無益,要想辦法解危。

這念頭甫動,就看到旁邊的龍雲兒翻身而起,第一動作不是搶攻,而是立刻掏出伸腿瞪眼丸,吞服了下去,體內立即發出連串骨爆聲,筋骨重整,血肉催愈,臉色一下好了許多。

未滿地階,自然有未滿地階的好處,伸腿瞪眼丸的神效,高階之內都還有用,龍雲兒的戰力越階,等級仍在高階,一顆伸腿瞪眼丸,足以讓她從重傷狀態速愈,回復戰力。

只是,面對滿懷殺意而來的青武仙帝,這個速愈的意義似乎不大,因為斗龍極意袍破損,幫著化勁的溫去病已傷,她絕不可能再在天階的一擊之下存活,除非……

一道熾烈陽火,高速噴吐,破空而來,正中青武仙帝,雖然被他的護身氣罩輕易阻住,但純陽之氣的先天壓制,仍是讓他相當難受,停下腳步,同時,一件事物飛快擲來,還未及身,就直接爆碎開來,滿空紛飛。

那赫然是已經折斷的半截符鞭,分散開來,猶有千餘張完整金符,灌注著兵主生前的氣血加持、天君行法,組成血符之陣,定住青武仙帝的腳步。

「你們快走1一聲高喝,來自踏著七星步,高速飆來的白髮老道人,他手執正一天鏡,義無反顧地沖向青武仙帝。

「老道我失察在先,失責在後,今日為贖我罪孽,就和他拚了1正一天鏡發出浩蕩陽光,鎮壓邪祟,加上金符組陣,昏亂的青武仙帝也受壓制,龍雲兒眼看著這一幕,知道龍虎天君存著犧牲殺敵之心,既感佩又難過,卻聽見旁邊溫去病竭力動著麻痹的肢體,似乎想做些什麼。

「阻……阻止他……」溫去病吃力吐出的囈語,讓龍雲兒茫然不解,事已至此,還能怎麼阻止?

一念轉動,就看兩道光芒從天而降,落在龍虎天君身後不遠處,與青武仙帝鼎足而三,瞬息結陣,內中的一切都被封凍,無論是正一天鏡射出的陽火,還是老道人急奔的腳步,全都停祝

跟著,少了術力支撐,青武仙帝一下發勁,千張金符燃燒成灰,輕易脫困,兩儀化三才,將龍虎天君完全困死在陣中,更由三角陣位分別打出一道強光,同時貫穿白髮老道人的身體。

陣中一切被定住,就連噴濺出來的血肉,都定停在傷口處不遠,但看著身上那三個大洞,溫去病和龍雲兒都很清楚,龍虎天君已經完了,他拚上性命想同歸於盡的最後一擊也完了。

整個變化在電光石火間,龍雲兒至此時方明,溫去病的阻止是什麼意思,敵方還有兩名強力援手躲藏暗中,不先把這隱患解除,想拚命根本不會成功。

這兩人……

一直攪動今日的風雲,讓己方多次反撲功敗垂成,如今終於現身出來,那赫然……

不是人,至少,不是活人。

一僧、一道,分別穿著僧衣與道袍,肉身已完全乾屍化,變成深褐色,形如枯木,難辨面目,但在胸口處,一縷金芒各自顯現,道門金丹、佛門舍利都已半凝結,生前赫然是將踏足天階的高人。

……

當年捨身刺殺九頭妖龍的天師與佛尊?

一下明悟閃過腦海,龍雲兒既悲且怒,想不到這兩大高人刺殺殉身後,屍骸竟被九頭妖龍所利用,煉成類似屍偶之類的東西,如此遭受汙辱與踐踏,更成為今日戕害人族的工具。

不過,這兩具枯木似的乾屍,目中無瞳,體內無血,怎麼看都不像還有靈識,雖然還保有生前的力量,也仍能使用生前的絕技和術式,可多半也不完全,有很大的缺陷,更不知是如何活動起來的?

龍雲兒才剛這麼想著,兩具乾屍胸口的金丹與舍利,就驟然染上一層黑紅邪穢,一層虛渺不實的龍影,分別在天師、佛尊,仙帝的頭頂出現,更彙集成一個如多首龍的巨影,越來越大,浮翔於空,居高臨下,俯視著仍在場的殘存者。

……是九頭妖龍以元靈注體操控?

……形同青武仙帝那樣的人形化身狀況?

首次面對九頭妖龍,龍雲兒怔怔看著半空中的巨影,那彷彿是一尊古老的妖神,遮天蔽日,攪動風雲,是自己全無可能戰勝的對象,怪異的是,自己除了感受到恐怖,卻還有一種怪異的感覺,一下覺得親近,一下又感到無比厭惡。

……這感覺,好像遇見親戚,又好像碰到了仇家,或者……是碰到了看不順眼的有仇親戚?

龍雲兒訝異於自身的感應,而在這個距離下,相同的感應,九頭妖龍也感受到了,半空中的那道巨影,驀地多首齊轉向,數雙邪異、汙穢的目光,同時掃到龍雲兒身上,看穿肉身,彷彿直透神魂。

你……一個模糊而混濁的嘶吼,彷彿海潮狂嘯,怒風颳吼,直接在龍雲兒的腦中響起,但沒讓對方有機會說下去,一道驀地綻放的雪亮光華,耀眼奪目,瞬息充塞天地。

光芒的源頭,來自溫去病好不容易握住的手掌,綻放的時間非常短,只是一瞬,卻彷彿要將所有看到的人,視網膜都為之燒灼,一時目不能視,但這並不是一件用來傷眼的道具。

天階二級法寶.斬仙飛刀!

遲疑許久,不敢輕用的秘密武器,終於在這時刻釋放出來,化作一道光虹,直奔青武仙帝而去。

三才陣成,整個陣位都受術力護持,猶勝鐵壁,但斬仙飛刀輕易侵入,說破就破,可就在命中的前一刻,三角轉位,青武仙帝憑空消失,陣位之一的佛尊,挪移過來,被斬仙飛刀砍成兩斷,黑氣散逸,屍身**,得到解脫。

一刀破陣,斬仙飛刀余勢未止,斜斜飛上去,沒入妖龍虛影,剎時間,妖龍的痛楚嘶吼,震動天地,巨大的龍影不住滾動翻騰,一下就消散不見。

溫去病一擊未中,仍令三才陣崩解,天師的乾屍搖搖晃晃,像隨時會栽倒,青武仙帝則像發狂的野獸,抱頭痛叫,九頭妖龍的元靈受創,對他們也有同步傷害。

被短暫定住,身遭致命重創的龍虎天君,赫然還未氣絕,一下重獲自由后,白髮老道人爆發前所未有的剛烈氣勢,一口鮮血噴在正一天鏡上,燃命鼓催,正一天鏡出現裂痕,跟著就爆碎開來,連同老天君本人,化為一個太陽般的大火球,轟向嚎叫中的青武仙帝。

「老朋友,來世再為人族而戰吧1蘊含龍虎天君一生修為的熾烈陽火,毫無保留地炸開,吞噬掉仙帝身影,連正在附近的天師乾屍都不能倖免,溫去並龍雲兒給爆炸威力波及,狼狽地掃了出去。

「嗚1「呃1兩人都滾了幾滾,溫去病傷上加傷,又吐了兩口血,若不是實力恢復的龍雲兒及時護住,受的傷肯定不止如此。

焚城大火瀰漫,黑煙竄升九天,驟見一道焦黑身影,由大火中破空而去,雖然狼狽,速度卻奇快。

溫去病凝視這道黑影,露出苦笑,「這預言……有沒有人預料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