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十五章 半天印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五章 半天印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自從重開英靈殿,再次接觸太一以來,這還是第一次,溫去病實際感受到,太一併不是個單一存在,祂的每一步,都是眾多勢力博弈牽扯后的結果。

這些許許多多的勢力,不僅僅在表決時角力,透過太一來行動,更在這之後,找機會伸手進諸天萬界中,操作棋子,繼續自己的棋局,達成更深長的目的。

作為遠遠超越人類的存在,祂們的布局既長且遠,看似巧合,對人類而言是無法解釋,卻全都在祂們的影響下進行,對比人類,祂們就是冥冥中的天意!

從磋峨佛尊的情形看來,至少這次大荒西朝的事件,西天極樂世界的佛門,沒有少出力,至於目的,自己一時想不到,不是因為沒頭緒,相反的,正是因為可能性太多,千頭萬緒,反。

不過,眼下自己該在乎的,並不是這些,妖龍之禍迫在眉睫,自己正愁勢單力孤,有大幫手願意給自己靠,那真是求之不得,哪還管伸來的這只是什麼手?

先抓來用了再說!

溫去病道:「多謝佛尊相告,既然前因後果都已經說開,眼前危局,佛尊何以助我?」

磋峨佛尊嘆道:「九頭妖龍動作頻頻,探索登天之道,在這方面的成就,或許是橫擊仙帝之後,世上第一。」

「……探索登天之道?」溫去病笑道:「這個有意思,佛尊請繼續說。」一句點醒,溫去病發現自己之前的想法,可能落入了一個誤區,小看了九頭妖龍。

和主世界相比,大荒西朝內很多事物的發展,都停留在一個相對原始的早期階段,妖魔在此僅是一個總稱,不似主世界那樣,妖、魔各自代表不同的發展道路,甚至走出了一個完整的體系。

正因如此,自己下意識把九頭妖龍當成是那種尋常的妖魔之王,雖然擁有天階二、三級的境界,卻仍無法擺脫征服、殺戮、毀滅的本性影響,進行妖霸大地的偉業。

不過,仔細想想,以九頭妖龍展示出來的力量,如果它真要雄霸大地,征伐的步子大可不用這麼打打停停,應該能用更猛、更堅決的強勢,給人族更恐怖的打擊,數百年的時間,人族的日子肯定沒有今日好過。

而從磋峨佛尊的這句點醒,九頭妖龍侵略動作不太積極的理由,可能有解釋了:

長年躲在棲息地,不斷製造魔將,將一切征伐任務交給魔將的它,似乎是在閉關搞研究。

登天路上,每一步修練都要大量時間與資源的累積,不是單純悶著頭苦練就能成就,尤其是那種自身傳承不全,沒有清晰前路可走,必須要一步一摸索的,背後各種資源絕不可能少。

為了獲取這些資源而去接工作賺,又或是直接打家劫舍,殺人奪物,這些都屢見不鮮,而等級越高,越到後來,需要的各類資源更是驚人,歷史上甚至出現過某些霸主,因為要應付修練的開銷,直接卯起來征服世界的。

聽說,這還不算最恐怖的,九重天階之上,天階頂端的那個層次,甚至有為了修練,毀滅世界,或是創造世界的,只有到了這個層次,才能叫做神而明之。

……九頭妖龍的真正目標是這個?

那它製造魔將,將刺殺失敗者屍骸,煉成屍偶的這些動作,就可能有其他意義了,光是以天師、佛尊這兩具屍偶來說,只要進一步魔化,開啟神識,肯定就是魔將中最頂尖的腳色,放出來領導諸魔,早就把人族給滅了,還等什麼大鑄?

恐怕,是透過這兩位佛、道之巔的人物,研究不同道路的登天之路,藉以替自身已經看不清楚的未來方向,找出指引,甚至它魔化青武仙帝,可能都是基於這個目的。

自己的成長以戰鬥為主,所以並不是很了解那種心情,但在百族大戰中,確實曾經聽類似的人物感嘆過,獨站高峰上,登天無從舉步,茫茫前路,全掩在迷霧中,彷彿只要跨出一步,就會粉身碎骨,可卻不得不走……

那種孤寂、迷茫、無助、痛苦……就算是神魔也會被逼瘋。

……九頭妖龍處於這狀態?作為本方世界的妖之頂峰,它的路只能靠自我摸索,沒有旁人指引,難怪要拚了命去找路子。

……瘋狂的學者,比滿腦子征服的霸主要難應付啊,後者可以交換利益,互談條件,前者瘋起來根本不會和你談什麼好處。

磋峨佛尊道:「當年取自令狐家的多件秘寶,都是一些研究半成品,並沒有什麼完成物……」溫去病微微點頭,令狐家先祖當年是幫橫擊仙帝修東西的工匠,偷記住東西的構造,又藏了些邊角料與廢棄零件,這才有機會偷盜成功,如果真是拿了實物,一早就給人發現,追殺到天涯海角,哪還容得他們消失在歷史中?

能幫仙帝修東西,程度當然不是一般水平,但沒了橫擊仙帝本人主持,那些匪夷所思的秘寶,單單隻看了構造,就想親手造出,難度不是一般高,只有一些半成品,完全是意料中事。

如果偷自令狐家的秘寶,是能夠直接用的東西,令狐家當初為什麼還要躲躲藏藏地研究製造?

佛門入手之後,又為何不拿來對付妖魔,開創佛國盛世?

問題是,時隔千年,這些半成品到了佛門手上,有人有資源,難道就無法更進一步?

溫去病不多說話,只是好整以暇地看著磋峨佛尊,等待對方接下來的話。

「橫擊仙帝不愧為千古一帝,令狐家打造的那些半成品,我們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研製過程中,還莫名其妙造成傷亡,折損慘重,更讓那些未成品大多損毀,沒能進行下去……」磋峨佛尊道:「唯獨只有一物,平家手上僅有一點邊角料與陣圖,卻是我們無論如何都要打造出來的……」

老僧雙掌一合,再攤開來時,一顆小小的印璽,出現在掌心,方方正正,如金如玉,拇指般的小印,卻散發出厚實浩瀚的氣息,猶如一片蒼天展開,不住有雲霞之氣散逸。

溫去病愕然道:「半天印?封天壇上,點雲台二十八將的半天印?

這東西你們弄出來了?」大荒西朝的記載中明述,橫擊仙帝在封天壇上,連點二十八員神將,他們氣運加身後,立刻登臨天階,南征北討,以壓倒性的力量,迅速掃平妖魔,滅盡反抗勢力,開創太平盛世。

傳說中,橫擊仙帝封敕這二十八員神將,所持的神器,就是這一方半天印,這件神器不但有諸般神異,二十八將更從中參悟妙法,流傳下各類天印系統的絕學,龍虎天君苦修的逆八印,源頭便是此處。

「這是橫擊仙帝傳說的關鍵物,難怪你們請全力製造。」溫去病笑道:「但這算成功了嗎?如果成功,你們怎麼會不拿來用,還與佛尊你一起同封此處?」

磋峨佛尊笑道:「不算成功,卻不知為何失敗,千年蹉跎,皆因於此,直至此次蘇醒,老衲才知道理由。」

溫去病道:「此次蘇醒前的改變?是大鑄中有什麼發現?不對,是封天壇的毀滅吧?」

「佛友一看便知。」磋峨佛尊微笑托掌,半天印凌空飛起,輕飄飄地飛過金色長河,落向溫去玻

溫去病伸掌去接,雖然事先有了心理準備,可半天印入手瞬間,那過於沉重的份量,直接把整個人壓得撲倒下去,這小小印璽,重量竟如此驚人?

險些栽倒,溫去病提氣想穩定身體,卻是全然無用,忙亂中,體內一股力量被引動,不是平時修練的真氣,而是新進煉化出的玄黃功德氣,由神魂中滲出,受到牽引,凝聚掌上,半天印的驚人重量登時沒了。

不只感受不到重量,這枚印璽的氣息,更變得虛虛渺渺,像根本不存在於那裡,溫去病一見便心裡有數。

這與先前橫擊仙帝的那半塊金鎖相同,都是類似的東西,只不過那半塊金鎖,作為封天壇的核心,完全由氣運凝化而成,是徹底的虛體,這方半天印卻是以頂級寶材打造,用以承接氣運,演化神通。

對照起傳說中的神能,溫去病稍加檢視,便知其理,皺眉道:「這玩意兒沒用了,封天壇已毀,哪來的氣運加持灌注?還有,這東西只仿製了七成,內里最重要的那個法陣缺了大半,令狐家沒能力抄到核心部件。」

從世界奇觀、封天壇的設計,溫去病大致把握到半天印的原理,幾眼就看出問題,直言佛門被令狐家引上岔路,千年來白耗了大堆寶材,卻都成無用之功。

甚至……

在今日之前,佛門可能壓根沒弄懂氣運之寶的運作原理,要不然,早就該發現封天壇中的秘密,哪會把禍患留到今日?

但磋峨佛尊卻能托起半天印於掌中,這是他另有佛門神通?

還是有什麼其他緣故?

「……天意註定,橫擊仙帝的遺物,必須歸還到他後人手裡。」磋峨佛尊笑道:「老衲有一事相托,想請佛友轉交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