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十六章 地藏菩薩本願經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六章 地藏菩薩本願經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聽到要委託帶個東西給人,溫去病覺得詫異,自己在這裡又不認識什麼人,總不會是要自己轉交東西給女爵吧?

但看看磋峨佛尊身後,那一輪滿月似的光華,內中傳出的沛然聖氣,溫去病心中漸生明悟,或許,這才是「天意」的真實意圖?

就看磋峨佛尊手揚起,一本經書飄送而來,溫去病心忖果然如此,伸手接過,只見封皮上寫著「地藏菩薩本願經」,微微一怔,隨即苦笑。

自己在大荒西朝「留學」兩年,廣閱佛書,囫圇吞棗,是記下不少東西,什麼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楞嚴經、金剛經、華嚴經、長阿含經,基本都會背了,但也只是如此,算不上太深刻的理解,無非是對佛土有了個認識,曉得什麼是佛,什麼是大菩薩,什麼是阿羅漢,也曉得……

金剛、明王、韋馱、夜叉是些啥。

不得不嘆氣,因為在十方凈土中,金剛還真是個苦別的腳色,和明王這類的護法神一樣,神通說不上,平常看門兼跑腿,開戰了就往前頂、當炮灰,想起來真是猛掬幾把辛酸淚。

金剛寺所得的傳承,原來是這樣的定位,怪不得在主世界混得那麼凄慘,自己原本想帶一些高大上的傳承回去,佛門號稱八萬四千法門,神通無數,耍起威風來,還真不是道門系統比得上的。

但看看手上這本「地藏菩薩本願經」,實在只能苦笑,地藏王菩薩是佛門四大菩薩之一,位份極高,能得祂的傳承,終點自然比金剛高得多,可修行路上,乾的仍是辛苦活,要是有得選擇,自己還真不想把這個套子,往他們的光頭上蓋啊!

……雖然自己也很清楚,已經無前路可走的他們,為了爭這本經書真傳,甚至會把自己給活撕了!

搖了搖頭,溫去病笑著晃了晃手中經書,道:「多謝佛尊傳法,這……也是天意的一部份?」

磋峨佛尊頷首道:「是我佛門要多謝佛友傳法之德,有勞佛友一場辛苦。」

溫去病這次並沒有吃驚,自己是來自異界的事,瞞得過別人,瞞得過青武仙帝、龍虎天君,卻不可能瞞過磋峨佛尊身後的凈土諸佛,甚至可能就是祂們安排,讓自己來到大荒西朝的,一番周折,就是為了在此刻交這本經書給自己。

忽然,溫去病閃過一個念頭,之前以為對方不曉得自己底細,開口稱呼佛友,沒什麼不妥,怎麼說自己也是病僧,但既然曉得自己非此界中人,所謂病僧,只是身分掩飾,這聲佛友就耐人尋味了。

一者,僅僅是句調侃,沒別的意思,但這事恐怕連老和尚自己都不信;一者,佛門廣度眾生,重視緣法,自己也是眾生之一,祂們是真想度自己入佛門?

……這可不好笑,自己雖然因為金剛寺,對佛門有相當的好感,但可沒有好到想真入空門當和尚啊!

想到這點,溫去病的微笑僵在臉上,此情此境,總不可能把經書扔回去,讓對方有多遠滾多遠吧?

念頭一轉,溫去病將經書收起,道:「經書可以傳法,但佛尊總不會要我拿著它,去度化九頭妖龍吧?」

磋峨佛尊道:「無邊佛法,眾生皆度,妖龍既存於世,又如何不是眾生?」溫去病聞言,臉色立刻變了,拿著地藏經去度化九頭妖龍,這還不如直接在身上淋滿肉汁,再去和飢餓的獅子問聲好……

哪怕是賈伯斯都沒這麼坑人的。

磋峨佛尊笑道:「但九頭妖龍怨憤極深,度化非朝夕之功,蒼生苦痛卻是燃眉之急,最終,只能倚靠佛友的半天印了。」

話繞了一圈,回到源頭,溫去病點頭道:「我剛剛好像也說過,這印沒用,既沒有能量供給,也缺了最核心的那層法陣,有特質而無功能,中看不中用。」磋峨佛尊道:「在旁人手裡,自然無用,但佛友能使江山社稷圖,能解封天壇之謎,重造法陣想來是能做到的,至於能量……封天壇已毀,想要連造二十八天階神將,自然不可能,可若僅僅一個……」

溫去病皺眉,這不是數量的問題,而是有與無的問題,什麼神通無非都是等價交換的表現,沒有能量供給,別說僅僅一個,就算半個也不行。

磋峨佛尊浮現了一抹奇異的微笑,道:「千年因果,了結今朝,有借需有還,老衲枉為佛尊,無功於世,無德於眾生,今日當放下一切,完成須彌的未了遺願,重入輪迴再修。」一聲佛號長頌,磋峨佛尊雙掌合十,神情肅穆,身後的滿月光輪,驟然盛傳梵音禪唱,沙羅雙樹更顯晶瑩剔透,彷彿琉璃凝成,而一道柔和的白色佛火,自金身體內滲出,轉眼間就吞沒整具金身。

磋峨佛尊面帶微笑,似乎不覺得痛楚,沒幾秒功夫,金身燒成灰燼,卻不是普通的聖灰,也不見舍利子,而是化為點點光屑,飄散在菩提樹下,閃閃發光。

跟著,點點光屑似乎受到什麼牽引,飄送過金色大河,朝著半天印灌注而入,剎時,半天印粲然生光,更開始有了一絲熱度。

溫去病一下明白過來,磋峨佛尊當年就已初入天階,是不折不扣的天階人物,如今金身,灌入半天印中,雖不可能讓半天印恢復巔峰狀態,可只是使用一次,還是可以的。

「……又不是有天階就能穩贏,對面那邊起碼有兩個天階咧。」溫去病緊握半天印,「不過,總算多了點底氣……」磋峨佛尊自我犧牲后,琉璃化的沙羅雙樹,瞬息崩散碎滅,金色的大河也漸漸消失,整個洞窟深處,迅速黯淡下來,回復原本的漆黑無光。

溫去病向著黑暗深處行了個禮,算是對磋峨佛尊的送別,跟著便轉身離開百佛洞,去和龍雲兒會合。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基本是一團亂,一場大鑄辦到最後,與會匠師被殺掉九成五,傾注各方資源所打造的寶兵,也全部被毀,青武仙帝、龍虎天君雙雙殞落,大批文武重臣陪葬,這哪裡還是救世契機?

根本就是末日開端了。

千年來,哪怕在妖亂大地的悲慘歲月里,都有承接天命的仙帝,佛道兩門領袖,帶領人族抗敵求存,這三人的存在,無疑就是整個人族的信仰依託,只要有他們在,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危局、險境,人族都還保有一線生機。

雖然,時局艱困,這三者也殞落頻繁,但這一千年裡,從來沒有哪次像現在一樣,三大領導人全數死光,一個也沒留在面上,民心頓失倚靠,當這消息傳了開去,整個帝京之內,處處都是哀哭之聲,哭聲中含帶的,不光是悲傷,更有著濃烈的絕望。

沒有了這根砥柱中流,妖魔隨時會殺來,而人族再沒有抵禦的可能,末日浩劫即將降臨……

當面對在眼前的未來,變成這樣,人們除了哀哭,有些甚至開始自殘、自殺,想逃避這個悲慘的結局。

熙攘繁榮的帝京,一時間愁雲慘霧,如同鬼域,自妖亂大地以來,人族從沒有陷入這樣的危局,幸好,情況還不至於徹底絕望,本代仙帝雖然駕崩,但青武一脈還有一個獨孤劍,只要她能承接天命,成為新一任仙帝,至少,情況也不至於是一面倒。

大荒西朝的歷史上,並不是沒有過女仙帝,那是在橫擊仙帝之前,更久遠的歷史,曾經也開創過一個輝煌時代,女爵獨孤劍自藝成以來,英姿睥睨,大有前賢之風,青武一系中無人能及,早有人在期待女爵承接天命,繼位仙帝。

滿城愁雲中,這似乎是唯一的光明,人們開始聚在仙帝宮外,聯合請願,希望能舉行儀式,讓劍公主承接天命,早日成為仙帝,穩定人心。

請求者太多,正在傷重療養中的女爵,不得不親自出來,向百姓做個交代,表示自己無論如何,都會全力護持人族,照顧百姓的平安。

這個空,並不能讓成千上萬的百姓安心,因為在此之前,青武仙帝也信誓旦旦,說只要大鑄成功舉行,就能扭轉人族命運,但最後卻是這樣的結果,有這前例在,誰還敢相信空口白話?

「……公主殿下辛苦了,她這些安撫,效果也就聊勝於無,拖著重傷身體出來說廢話,她可真是不容易礙…」在遠處樓上看著這一幕,溫全有一點很怪,她什麼都說了,就是沒說這些人最想聽的那句,只要她說會立即繼承仙帝之位,這些人起碼能安心點,可她偏偏不說,真是有趣。」

龍雲兒道:「公主殿下可能是不想讓人以為,她貪慕榮華權位吧?她的個性,很有精神潔癖的。」溫去病橫瞥了龍雲兒一眼,道:「不是那麼回事,妳沒弄懂承接天位是什麼意思。」龍雲兒訝異道:「承接天命?這……

不就是一句形容詞嗎?

每個帝皇登基,不都是號稱說繼承天命?還有別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