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十七章 承接天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七章 承接天命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溫去病道:「承接天命,是大荒西朝一件頗有意思的特產,奉靈術似乎就是研究這個特產所得的低端成果。」

奉靈術的基本,是將本身魂靈,與血脈源頭結合,冒著被吞噬吸收的危險,高度親近血脈源頭,短暫提升力量,但這樣的提升,最高也就是到地階,因為從地階再往上一層,是要與那些玄之又玄的天地法則結合,不是單純的結合血脈就能成事。

而「承接天命」則是本方世界一種奇特的現象,武者燃燒神魂,試圖與某個天地法則結合,一旦成功,就是承接天命,與天地同在,踏足天階,縱橫一世,被奉為仙帝。

橫擊仙帝、青武仙帝,還有歷史上許許多多的仙帝,皆是如此,每一代能承接天命者,只限一人,一死方有一繼,以此踏足天階者,除了橫擊仙帝那個變態,修為大致停留在天階初段,難以突破。

這種類似靠鑽漏洞踏足天階的方式,有著可能自絕前途的不利後果,卻還是令此間子民趨之若鶩,其理有二,一是天階本來就難進,對大部分的人來說,都是茫然無路,只要有條路子,哪怕是偏方小徑,都會不顧一切地去試;一是……

承接天命的條件很詭異,並不限於地階圓滿,雖然修為越高,成功機率也越高,但史上最誇張的紀錄,高階中段承接成功,直接成為那一代的仙帝。

從高階一躍而成天階,這種好事,連主世界都不敢想,雖然萬年來好像就那一兩個;雖然踏足天階后,往前無路,可沖著這個好處,放到主世界去,還是一堆人會擠破頭來嘗試,一如此界。

「……承接天命這個現象,非常詭異,其實佛門、道門也有類似的現象,他們的領袖,都是繼任后獲得某種力量或異能,同樣是一死一繼,只是不叫承接天命而已。」溫去病摸著下巴,道:「我越來越覺得,這方天地像是一個實驗場,有某些至高的存在,開闢了這個世界,用來實驗一些東西……探索各種晉陞天階的可能捷徑?」百族大戰時,自己接觸到不少情報,魔族、妖族、神族都有類似的研究計畫,搞出個實驗場來,並非不可能……

龍雲兒道:「是不是實驗場姑且不論,但為何一定要劍公主呢?溫家哥哥的資質與力量不比她差,如果由你來承接天命,對付妖龍,把握應該更高吧?」這不是隨口提說,現在外頭確實有不少人,也期望由病僧來承接天命,畢竟論起實際戰績,病僧遠在女爵之上,又是男性,成功機會也高些。

只不過,因為之前的還俗與忽然成婚,高大上的病僧,一時間變得居心叵測,成了好色的淫僧,人們多了一絲疑慮,這才紛紛湧向女爵請願。

胳膊總是向著內彎,龍雲兒自然希望這種好事落在溫去病頭上,如果溫家哥哥能憑此踏足天階,回主世界后,就不用狼狽東躲**了。

「哈!這麼廉價的天階,我才沒興趣咧。」溫去病道:「我們……老家對登天之路,在佛道兩門都有清楚論述,不必用這種土方法,而且我可以告訴你,天階我見得多了,像這種廉價的天階,肯定沒未來。」龍雲兒大感好奇,自己曾聽父親、小妹轉述過一些天階高人的心得,對於如何踏地升天,全都說得玄之又玄,讓人好像聽懂了些什麼,仔細去想,又什麼都不明白。

父親說,這是因為天階之秘,關乎天地本源,本就艱深晦澀,難以訴諸言語,層次到了,自然就理解,層次未到,怎麼解釋也聽不懂;小妹卻不屑地說,這些憑著血脈優勢或是異遇而升天階的高人,自己也是半吊子,升上去后,根本不知道怎麼複製晉級經驗,廣及他人,被人問起,當然只能說得含含糊糊。

兩種說法,各有道理,天階被公認為人成為神的開始,絕不是沒有道理的,至於晉陞天階的系統性論述,自己壓根就沒聽說過,恐怕自己父親也不曉得有這樣的系統,但……

溫去病似乎成竹在胸。

這可是天下一等一的大秘密啊,光是這一點,就可能比什麼碎星秘藏都重要,七家八門的頂尖大人物,會不惜一切來換取這個大秘密。

「溫家哥哥……知道怎麼登天?」

「……我是團里的技術總監,每次要研發什麼技術,都是把我抓過去,沒日沒夜加班,那時候我常常失眠與血尿……」溫去病說著,打了個寒顫,似乎對那段日子猶自心有餘悸,跟著便搖頭道:「這些訊息,是我們整理出來,大致可信的,九級天階的晉陞之路,就是從低次元往高次元蛻變的過程,所以踏足天階的關鍵,只有三個,就是確認自身所走的道路,駕馭法則,還有強化神魂,好承受住後頭的異變,另外就是次元變化,第一步是內世界的開闢……」

龍雲兒凝神傾聽,據香雪之前所說,碎星四大武神中,韋士筆的神魂異常凝鍊,尚蓋勇已開闢體內世界,都是提前具有天階的部分神異,但反過來說,是不是也可以理解為,這是他們摸索天階,踏足登天之路的準備?

四大武神的修練進度,大致均等,尚蓋勇、韋士筆都邁出了那一步,溫家哥哥呢?

在他寶相金身破滅之前,登天之路邁到哪一步了?

「……咳,不說題外話了,我比較好奇的是,那位公主殿下為什麼不敢答應?」溫去病沉吟道:「她怕承接天命失敗嗎?這不是沒有可能,大荒西朝歷史上,承接天命失敗的殞落者,是成功者數量的百倍以上,但在當前時局,再沒有誰比她更適當。

自己不是此界中人,承接天命可能有不良後果,萬一被限制住,不能離開,那後頭的麻煩就大了,再者,在準備未足的情形下,用這種隱患極大的鑽漏洞方法晉陞天位,等於斷絕前途,自己哪可能做這傻事?

晉級天階,強化神魂,感悟法則,是用自己的意念去駕馭法則,不是放棄自我,被法則所操控,這樣就算能夠達到天人合一,與法則融合無間,那又有什麼意義?

歷代仙帝,都在初踏天階的階段果足不前,不是沒有道理的。

但……這個認知,獨孤劍應該沒有,她又為何堅持不作嘗試呢?

「……算了,唇亡齒寒。」溫去病嘆道:「就幫她個忙,當成離婚的禮物吧。」

溫去病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答案其實非常簡單,雖然不像他理解得那麼清楚,但他的顧慮,司徒小書同樣心裡有數。

有那麼傑出的爺爺,聽過他的朝夕教誨,司徒小書一直以高段天階為目標,哪怕不能成就九級天階,也不想與爺爺相差太多,大荒西朝歷代仙帝最高止步於天階初段,這結果自己又不是看不到,哪可能傻傻往火坑裡跳?

再者,承接天命之後,就是與此方天地進一步結合,換一個角度來看,何嘗不是一種禁錮?

萬一綁定之後,從此無法脫離,那還怎麼回家去?

更重要的是,此次大鑄,自己被打入地下,重傷難動,昏昏沉沉之際,耳邊忽然響起一個久違的熟悉聲音。

主線任務一,順利完成,開啟主線任務二。

主線任務二:

半月之內,誅殺九頭妖龍!

任務完成,獎勵金葉五千,回歸主世界。

回歸?

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來了這一聲,雖然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叫太一的是什麼人,為什麼有能力送自己過來,又為什麼要送自己過來,但最起碼……

自己有希望回家了!

……大前提,是要幹掉九頭妖龍,單憑自己一個,想要干成這件事,和自殺基本沒什麼分別。

……況且,青武仙帝如今被魔化,先別說怎麼對付他,他如果沒死,天命綁定未解,其他人能否再承接天命,恐怕大有問題。

……沒了仙帝,佛、道兩門領袖也沒了,當前局勢,別說要殺九頭妖龍,光是能護著僅余的人族,不被攻勢大盛的魔軍給殺光,就已經是奇了。

拖著傷重身軀,司徒小書維持著耐心,安撫著黑壓壓一片,如洪水般湧來的惶恐百姓們。

自己的言語、承諾,說了一次又一次,卻沒法穩定他們的情緒,司徒小書心中嘆氣,這幾年裡的磨練,自己的耐心好得多了,如果是以前,自己肯定忍受不了這些百姓……

有行俠之心,有守正衛道的理想,但少了耐心,真的不成礙…

心裡正自感嘆,忽然,一縷縷金芒,莫名從仙帝宮中散出,神聖的氣息,如白浪滔滔,剎時席捲整座仙帝宮,更化為一道強芒,直射天際。

那場大戰結束之後,整個帝京的上空,陰氣瀰漫,烏雲遮天蔽日,讓所有百姓驚惶不安,但這道衝天而起的光柱,卻破開層層陰雲,直上九霄,而一縷陽光也從天上透射下來,落在一個漸漸飄高的白袍僧影上。

見狀,百姓們的驚呼剎時響起,「有人承接天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