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十八章 病故仙帝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八章 病故仙帝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

乍見異象,整個帝京,連同周邊的百姓,都被驚動,人人爭著跑出戶外,仰望蒼天,齊齊看著仙帝宮的方向,望向那道貫天金芒的源頭。

大鑄變成大屠殺,夢想破滅,人們迫切需要一點新的希望,好讓他們有力氣撐下去,期望未來,而那道破開滿天陰雲,直穿九霄的金色光柱,正給人這樣的意象,神聖高遠,盡除邪祟。

看著那道希望之光,人們不自覺地跪下來,心裡默默祝禱,希望蒼天賜福,扭轉乾坤。

司徒小書眼見大片百姓全跪了下去,就剩自己一個還站著,感覺怪異絕倫,但來自仙帝宮內的異樣波動,卻讓自己有非常熟悉的感覺。

仙帝宮的中心,被一團強光給包覆,燦爛如金陽,讓人難以正視,無從知道內中的狀況,至少,遠近的百萬生民看不出來,可司徒小書明白,整座仙帝宮已經被一股術力籠罩,與外界切割開來,成為一個**的世界,下至地底,上至九天,光影盡皆虛幻,所見未必是事實。

這主要是仙帝宮本身的護法結界在運作,為某人所控,除此之外,司徒小書認得存在於內中的另一股波動。

……病僧的手段?傳自橫擊仙帝的江山社稷圖?

……那個男人終於願意出手,幫自己解決眼前難題了。

……他想怎麼作?

司徒小書方自納悶,就看見一道白袍僧影,俊逸絕倫,身在光柱中,沐浴著無比神聖的金芒,彷彿踏著無形的天梯,一步步往上升去。

雪白的僧袍,不染一點俗世塵埃,俊美的面容,神情肅穆,容不下半分褻瀆與質疑,虔誠禮敬,踏出的每一步,腳下都生出一朵白蓮,蓮瓣飛旋,聖氣瀰漫,很快就化成一片蓮海,凈化滿空妖氛。

天上的烏雲中,開始有雷電陣陣,金蛇亂竄,瘋狂往金色光柱打去,更襲向內中的白衣僧者,卻在觸及光柱的一瞬,彷彿打上了金剛堅壁,消散破碎,不能損其分毫。

轟隆雷聲,震撼著所有百姓的聽覺,震耳欲聾,這強大又頻繁的連串轟雷,狂笞著白衣僧者的驚人畫面,讓他們想起了大荒西朝的傳說,每個人都自小聽聞,卻沒什麼人有機會親眼目睹的傳說。

「……有、有人承接天命?」

「看這形貌,是病僧1

「病僧要爭奪天命?」

「什麼爭奪?你們忘記了,他已經與劍公主完婚,有絕對資格承接天命1

並不是所有人都認可病僧,對於他的作風與手段,抱持疑慮的人不在少數,但至少在這個節骨眼,所有人都希望他能一舉功成,人族已勢弱至此,再容不下任何傷損了。

司徒小書看著驚人的景象,神念卻不住往仙帝宮中伸展,試圖探入,可是無論怎麼嘗試,結合江山社稷圖后的仙帝宮護法陣,完美地屏障外界的窺探,自己的神念就像撞上一堵堅壁,所能探測到的,全是扭曲后的影像,如同水中漣漪。

換句話說,光柱、僧影,甚至滿空亂劈的雷電,可能……

不,肯定都是幻影,無非就是一場聲光效果十足的大戲而已,照著此界典籍中承接天命的記載,忠實上演。

……溫去病,你真是個一流的演員。

……不過,對江山社稷圖的操作,好像比前幾回更玄妙了,是從仙帝遺產得到了好處?

……大鑄之戰,後來龍秘書敘述的戰況,溫去病獨戰仙帝,足足扛了十多回合,這真不知是怎麼做到,他有地階了嗎?就算有,哪個地階能硬扛天階這麼多招卻不死的?

……自己如今是地階中的佼佼者,卻連仙帝的一招都接不下,重創瀕死,他獨戰仙帝,支撐良久,怎麼還能像個沒事人一樣活動?

他真的沒事嗎?

不期然,心裡冒出了這樣的擔憂,司徒小書一怔,跟著搖了搖頭,不能理解自己怎麼會忽然擔心起那個男人,這是完全沒道理的事……

思索中,三十六響雷已經連環過去,承接天命不比正式踏足天階那麼複雜,也沒有什麼天地異象顯現,雷打完,扛受得住,沒被人中途刺殺,即刻天命加身,就看金光中的白衣僧影,冉冉飄入雲端,身上的雪白僧袍,驟然變化。

白色的僧袍,染成了明黃,更有九條龍影,氣勢磅,交纏身邊,貼付於袍上,轉眼間,一件充滿無上帝威的九龍皇袍加身,雲氣為簾,化為帝冠,漂浮在天上的那道身影,飄逸神聖轉為至尊威嚴,震懾天下。

一聲轟雷,震動天地,但這次卻沒有任何電光轟下,只有一個無比威嚴的聲音,響徹四面八方。

「我若為皇,即成病故仙帝1聲音如同暴雷洪潮,一**遠傳出去,不只帝京,千餘里內,千萬子民都為著這個聲音而身心顫動。

「朕既為仙帝,當庇護十方人族,驅逐妖魔,恢復人族榮光,創建和平盛世1轟隆隆的雷音,激起了人們心中敬畏,本就跪著的他們,一下全俯首磕頭,朝著那道不可一世的帝影,深深叩拜,獻上自己的崇敬,重新將希望寄託。

彷彿感受到地上子民的祈求,空中的帝影手一伸,一把莫名生出的帝劍,憑空執掌在手,哪怕相隔遙遠,匍匐地上的子民們,仍聽得見劍刃上所發的低吟細語,還有感受到那讓人打從心裡顫抖起來的寒氣。

「錚1帝劍揮擊,一道驚虹劍芒,破空落下,引動九天陽火,落在漫天陰雲上,就像烈火沾上乾柴,一下就熾烈燃燒起來。

方圓千餘里內的陰雲,被九天陽火一焚,很快就燒得乾乾淨淨,熾烈陽光重新普照大地,像是再開新天,帶來了生的希望,一掃先前的陰霾。

沐浴在陽光下,司徒小書為之愣然,陰雲籠罩的範圍,已經遠遠超出仙帝宮外,甚至超出了帝京,燒毀陰雲絕不是幻覺,而是實實在在發生的。

……那個男人,什麼時候擁有這樣的神通了?

「同胞們!站起來吧,苦難終將過去,朕會討伐九頭妖龍,將安居樂業的盛世重新帶回給你們1恢弘而高遠的聲音,彷彿自九霄最高處傳來,巍峨的帝影,帝劍一揮,身後驟然浮現大片金光。

金光之中,隱約可見許多不同的建築物,尖塔、圓頂、寺廟、祭壇,各具不同形象,但相同的一點,就是每一座建築,都不住噴吐出極度純粹,幾乎沒有一點雜質的聖光,只是遠遠看著,就讓所有人族熱血沸騰,體內源源不斷湧出力量,恨不得上陣狠打一常

「朕將為吾民討伐妖龍!爾等須知,天助自助!人族氣運,握之在我1金色的光芒,沾染了整片天空,就在這耀眼金芒中,仙帝的身影漸漸消失,滿空的聖光,還有那些不明的奇建築,也同時消失不見。

雖然看不見仙帝身影,奇景象也消失,可受世界奇觀所提振的士氣,卻如沸水翻騰,不復早先的頹喪、絕望,萬千百姓紛紛站起,握著拳頭,發誓要振作起來,絕不坐以待斃。

前後沒有多少時間,整個帝京的氣氛完全不同了,而好消息更陸續傳來,隨著天空中的陰雲被盡驅,世界奇觀散逸出的神聖氣息瀰漫,那些本來潛伏在帝京附近,伺機而動的魔物,都彷彿遭烈火焚身,瘋狂往外逃了出去,有多遠跑出多遠。

帝京以外的數百里,一時間成了妖魔真空地帶,這個好消息傳回來,就像打了十個大勝仗一樣,帝京之內一片歡騰。

……前憂仍在,但人族卻再非絕望,心靈重新有了寄託,有了凝聚信念的地方。

病故仙帝承接天命后,就消失不見,似乎去挑戰九頭妖龍了,並沒有下什麼實質指示,他消失之後,司徒小書連忙擔起責任,拖著傷軀,重新任命人事,調遣補缺,把文武百官先行補上,跟著又一一交付工作。

如果不是自小被當成接班人培養,幫著打理封刀盟的事務,倉促面對這麼多事的處理,肯定會亂了手腳,司徒小書很慶幸自己所受的訓練沒有白花,簡單將事情做完交代后,也不顧身上的傷,急急忙忙就先離開了。

離開的目的,是為了去找人,雖然溫去病看來好像是去挑戰妖龍了,但司徒小書確信,他不可能這樣就出發。

畢竟,他不是真的承接天命,不是真的成了仙帝,就這麼跑去殺妖龍,形同送死!

但他層出不窮的手段,自己也有必要了解,最起碼,雙方統合一下資源,可以一起合作來屠龍。

當前的情勢,如果兩邊不合力,要殺妖龍是基本無望的,這點對方應該也很清楚,所以自己並不擔心對方會拒絕,而要追蹤溫去病的位置,自己也還做得到,就這麼尋著殘餘氣息找去,很快就在飛龍寺的殘跡中,找到了人。

「你果然在這1司徒小書一句出口,忽然頓住,「你的氣息……這是怎麼一回事?」

盤膝而坐,溫去病的笑容,益發幽深,「一點意外收穫,好人有好報,請別介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