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十九章 你真該找個好工匠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九章 你真該找個好工匠的!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readx 在百佛洞中,溫去病沒有穿著帝袍,什麼九龍皇袍帝冠雷電承接天命,全都是用江山社稷圖大開幻術所製造的迷惑效果,只有最後開世界奇觀,引動聖氣,一口氣焚盡陰雲,這才是真實行為。.

然而,這麼一番粉墨登場,結果卻不是一無所得,雖然最開始的時候,自己只是想幫女爵一把,但無心插柳的結果,自己確實收到了好處……

站在對面的司徒小書,尤其感覺深刻,坐在自己身前的溫去病,雖然沒有承接天命,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機,高遠虛渺,就像那些準備要踏上登天之路的地階圓滿人物一樣,讓人……

難以置信。

如果換了是別人,自己肯定會認為這是踏在地階頂端,即將尋求突破的絕頂高人,可這位溫剝皮……

他最拿手的本事,就是裝腔作勢與借勢,剛剛才粉墨登場唱了一出大戲,現在光,沒有實際動手,自己還真無從判定他實力。

「你……身上發生什麼事了嗎?」司徒小書驚疑不定的提問,溫去病只是微微一笑。

整件事,從自己的幻象逐步登天,雷電轟擊后,就發生了預期以外的變化。

自己擺出要爭天命的架勢時,還沒有什麼太多的感覺,頂多就是感到底下萬千人民的注視,可在幻影成就仙帝,僧衣換帝袍的瞬間,自己神魂驀地一熱,沉寂不動的聖德之氣,忽然活動起來。

前次入京時,自己意外發現,聖德之氣的真解,很可能是被眾生奉之為神,得享尊崇禮拜,超凡入聖,是為聖德,而自己這個裝神弄鬼的聖僧,正好混個活佛,撈些信眾,多蒐集些聖德,為五德圓滿做出準備。

哪知,計畫趕不上變化,得到賈伯斯線索后,自己一心一意都放在上頭,也不管什麼形象受損后,聖德計畫無疾而終,急著迎娶公主,取得仙帝遺藏,一路走到現在。

本來打算,等回歸主世界后,再來實行聖德計畫,哪怕自己溫剝皮的形象,在帝國境內一塌糊塗,想扮活佛都沒人信,可透過遮日那王,不是沒可能當個軍師或國師,設法讓獸人把自己當神拜。

沒想到的是,就在自己承接天命,「成為仙帝」的瞬間,聖德之氣竟如萬馬奔騰,狂涌而來,與之前蒐集到的微量根本不能比,一下就遠遠超過。

異變突然,自己這才領悟到,要說被百姓當神拜,在大荒西朝,有什麼神只會比仙帝更受崇敬?

千百年來,仙帝是守護人族的象徵,其地位遠遠超過佛道兩門領袖,甚至超過那些虛渺難見的神明,自己成為仙帝,就能得到人民的無上崇敬。

……這是始料未及的變化,如果自己一早想到,可能早就幹了。

成為仙帝,對自己而言,有些得不償失,可偽裝成仙帝,這就是最合自己利益的作法,可喜可賀。

既然收受了聖德,就要有所回報,而自己首先能做的,就是把整片陰雲全都燒掉。

憑藉著社稷圖內的世界奇觀,再加一點小小的火種,做到這點並不難,甚至可說近乎騙術,但換來的,卻是底下千萬子民的信心,非常實惠。

「……我想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司徒小書道:「燒掉千里陰雲,這不是幻術吧?還有這千里範圍內的妖魔,也都被你逐走,這都是靠世界奇觀嗎?把這力量借給我,我要殺九頭妖龍。」

「……辦不到。」溫去病聳聳肩,「世界奇觀沒有妳想像得那麼神……好吧,世界奇觀的原理,確實是很神的,但整個技術還未完善,無論是橫擊仙帝以前大舉建造的,還是留在江山社稷圖裡的,全都還在摸索中,是尚未完善的半成品。」

……賈伯斯,一直想研究氣運的相關技術,但別說在大荒西朝,哪怕是他離開此地后,來到主世界,在碎星團時期,他也未真正成功,這一點,身為他御用技術員的自己,再清楚也不過。

他在大荒西朝,先是在江山社稷圖內作實驗,造出的那些微型建築,似乎全都是位於各個不同世界內,匯聚著那方世界人族榮光的祭壇或廟宇,他在社稷圖內打造相同的模型,配合法陣,遙遙呼應原物,單一個或許沒什麼,但大量彙集起來,那就是彙集諸天萬界的人族氣運,是曠古絕今,驚天動地的偉大壯舉……

如果真的是就好了。

就自己來個人無疑犯了許多研究者共通的錯誤,只顧奔著最具噱頭的標題去,一點也不想這麼驚天動地的事,是不是真作得到?

如果有那麼簡單,為啥之前從來沒人成功過?

江山社稷圖內的那些建物模型,就真只是模型,雖然成功發動共振,用呼應的方式,引來了萬界的微量氣運,但表現的形式,就是不受控制地往周圍發散,不具指向性不能提升效力不能操作,說得實際些,就是中用。

自己苦心改進,總算讓這些世界奇觀凝化聖氣,但也僅限於在江山社稷圖內使用,移不到外頭去,而以那個人沒耐心沒節操的個性,估計更耐不住微調完善,一見這些模型可以運作,就真以為自身已掌握氣運建築,然後忙匆匆地就拿去外頭,召集民夫,建造實物。

……半桶水,響叮噹,一知半解就想干大事的人,從來都沒有好下場的,遺憾的是,他自己亂搞失敗了不算,還鑄成大禍,連累整個大荒西朝的人族,更不收拾善後,留下滿目瘡痍跑路…………

難怪當初自己抽中乙太屍蠱,他就拚命鼓勸自己發揮天分,當個埋頭苦幹的技術員,鑽研乙太屍蠱內的法陣與相關知識……

那個人身邊實在太缺一個認真踏實的研究員與工匠,如果橫擊仙帝的傳奇中,打一早就有自己參與,肯定不會是那個結局,更不會讓那個人一通胡來亂攪。

「世界奇觀,中用,配合江山社稷圖發動,最多對地階以下的存在,生出影響,但也沒有實質傷害,甚至無法形成壓制,只能讓目標感到不舒服,妳要靠這去對付九頭妖龍……不會比身上帶一罐驅蟲葯強到哪去。」坦白到這種程度,溫去病給出的訊息,也讓司徒小書無言以對了,自己知道這男人手上肯定扣著某些底牌,但他不願意拿出來分享,自己……

又能拿他怎麼樣?

溫去病徒小書一眼,彷彿猜透了他的想法,道:「其實這些和妳沒什麼關係吧?妳好好安撫百姓,掌理王朝,剩下的事情,又不用妳來煩。」

司徒小書像聽見了最可笑的笑話,「我不煩?那還有誰?」溫去病淡淡聳了聳肩,一臉無奈,「要是有得選擇,我也不想煩這個,但人生通常沒什麼其他選項……」

司徒小書難以置信地個男人,他似乎壓根沒想過要和自己並肩作戰,「你要去打妖龍?就你一……你們兩個?沒算上我?」

……太荒唐了,自己可是當前這世界的最顛峰戰力,甚至實戰能力可能還在他們兩人之上,他怎麼一副完全無視自己的樣子?

這可不是什麼簡翟諭夤ぷ鰨女人在內持家,這是生死之戰,哪怕能多一分力量,都多一點生存機會,他居然沒打算讓自己參戰?

溫去病用打量一塊豬肉的眼神,上下掃了司徒小書幾眼,「算上妳?得了吧,多妳一個還不是多個送死的。」

「但……」

「千年來,人族三巨頭,從來沒有一起出擊過,為什麼?因為必須要留最後一個人,作為火種,在最絕望的黑暗裡,薪盡火傳,讓人族有寄託信心的地方,現在我們好不容易有了一點火種,如果連妳也跟著去了,有了閃失……後頭怎麼辦?」

溫去病收起了笑意,面上滿是慎重,「再說,如果遇到青武陛下,妳打算怎麼作?砍了他嗎?」這個問題,司徒小書早已考慮過,如果有能搶救的機會,自己肯定不惜一切代價搶救,可假若沒有希望,為了不遺禍蒼生,自己也絕對會一刀斬之,相信這也是青武仙帝本人的希望。

……說到底,青武仙帝對獨孤劍本人,是為數不多的少數親人,彼此恩深義重,但自己不過是個穿越來的外人,青武仙帝對己是位可敬的長者,但也僅是如此。

……打小時候起,自己聽爺爺講述他在大戰中的英勇故事,偶爾也會遭遇同伴墮落入魔,背叛敵對的情況,雖然無比心痛,可他老人家最後都還是揮刀斬了下去,他也不只一次耳提面命,當斬不斬,害人害己……

所以,自己在這方面,從小時候就做好心理準備了。

……雖然,捫心自問,有一天換了是自己真正的親人入魔,自己能否真的揮刀斬下?還很不好說,但對青武仙帝……很抱歉地說,自己絕對能斬下去!

……不過,這些事情,眼前這男人不可能知道,所以,他不是挖苦,而是真的在顧慮自己的感受,想讓自己避開。

……真想不到,他還有這樣的一面……

本書來自 /book/html/34/340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