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碎星物語>二十二章 黑手傳承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二章 黑手傳承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武俠修真

百佛洞中,素來是佛門薪火相傳之地,溫去病倒是沒打算繼承這寓意,不過自己懶得動,趁著人在這裡,直接就把徒弟找過來。

「……我本來應該走了,但有些事情放不下,要先對你交代一下。」溫去病道:「我這輩子沒收過徒弟,也沒想過有任何弟子,與你的緣分,完全是機緣巧合,誤打誤撞,但相逢即是有緣,既然你當我是老師,我就對你有責任。」平劍秋跪在溫去病身前,訝異道:「老師,你不是承接天命,成為仙帝了嗎?為什麼好像……好像會一去不回的樣子?」

溫去病哂道:「別說傻話,前去刺殺九頭妖龍的仙帝,也不只一個吧?除了青武仙帝,有其他的活著回來嗎?」平劍秋大力搖頭,「老師神通廣大,豈是過往的任何一位仙帝能比?定能誅殺妖龍,凱旋歸來。」

「……從來就沒人成功的事,你說我一定會成功,我就算想信也信不了啊!算了吧……」溫去病搖頭道:「你好歹是我的弟子,別丟我的臉,一點自保之能都沒有,這東西你拿著。」

一揚手,幾道烏光飛射出來,直射向平劍秋,後者先是嚇了一大跳,但迅速鎮定下來,看出端倪,用早已熟練的法咒,將數道烏光盡數收於掌中,五指一旋動,烏光化為多條木龍、石龍,環繞五指飛舞,旋即又歸於掌內,組成一個牌陣。

「老師,這是……」平劍秋又驚又喜,之前自己僅持有一張,是老師恩賜的重寶,在大鑄之戰中損毀,沒想到老師竟然賜下一組完整牌陣,這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寶貝。

「這是我仿製的江山社稷圖,性能與威力,和原本沒差到哪去,能不能發揮出超越原版的威力,就看你的運用技巧,江山社稷圖是機關、算學的巔峰,威力有多少,不看材質本身,一切都看怎麼去變、去用。」溫去病諄諄教誨后,道:「窮究江山社稷圖后,會自然發現的十絕陣之秘,我自己也還沒參透,沒放到裡頭去,但包括世界奇觀在內,其餘該有的東西,我已全部加了,你好好參悟與學習,日後能有多少成就,都看你了。」

平劍秋看著手中牌陣,臉上笑意藏也藏不住,自己酷愛機關之術,收到這樣的禮物,比收到什麼神兵、神器還要狂喜。

更何況,這可是江山社稷圖啊,千年前橫擊仙帝的道統,自己師父恃之橫行的寶貝,自己手裡有了這寶貝,將來掌握有成,就能像師父一樣,要多帥有多帥,橫行一世了!

正想得出神,平劍秋忽然察覺身後像有什麼東西,一個龐大的身影,出現在後頭,驚覺之後,剛想要防禦,已經看見了那個巨物。

「霹、霹靂大將軍?」平劍秋錯愕地看著那具笨重而碩大的機偶,這件裝構體不是已經毀在青武仙帝的手裡?

七巧雲門的與會者幾乎給青武仙帝殺個乾淨,根本沒人知道怎麼修,哪想到就這麼給師父修好了?

「老師,你真是……真是太厲害了1看著霹靂大將軍的走動,平劍秋興奮異常,溫去病瞧在眼裡,暗自好笑,在大鑄舉行前,自己就給了青武仙帝建言,讓他找適合的人去執行,霹靂大將軍、正一天鏡基本都是這建言的結果,這尊機偶別人不會修,卻難不倒自己。

不過,看這小子的興奮樣……

這倒不是一件壞事,如果沒有對造器的熱愛,很難培養出一名好的匠師,他的喜好能與自己對味,也是難得。

「拿著1溫去病又一本小冊子扔過去,平劍秋接下,翻開簡單一看,發現內中所記載,全都是霹靂大將軍的煉製、組裝之法,翻到后頁,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器械,只是看起來大部分都不完整,有些甚至只有個開頭,僅是一個構想。

「老師,這是……」「是我自己的研究筆記,如果這一趟,我仍殺不掉九頭妖龍,只靠劍公主是守不住的,她未必能承接天命,到時候,你可能就是人族最後的希望。」

「我?」平劍秋瞠目結舌,自己算哪根蔥、哪顆蒜?

人族的希望怎會在自己身上?

難道是師父看自己平常風流,所以想要自己努力為人族「留種」?

「老師,這個恐怕……」

「不是你想的那種1溫去病冷著面孔,打破了徒弟的幻想,「你應該也想到了吧?霹靂大將軍這種東西,如果能造上千台,萬台,也許還奈何不了九頭妖龍,但如果千萬台呢?」平劍秋興奮地點頭,這個可能自己一早想過,再獲得師父的認可,證明是有可行性的,假若人族高手盡折,單純的武力沒法抗衡妖龍,那就只能釜底抽薪,另外開闢條新路出來,用數以千萬計的機械兵團,看看能不能抗衡妖龍。

「可是……老師,這麼做有一個問題……」平劍秋道:「霹靂大將軍是寶兵級的機偶,每個部件都是用堆資源的方式,硬生生堆出來的,想再造一個都有困難,我……我去哪裡找材料造千個萬個?」

「找不到就去想啊!如果只會照圖拼裝,那還要你幹什麼?

你還算什麼匠師?

連偷工減料都做不到,直接去死就好了。」

「偷、偷工減料?

」溫去病的斥喝,再次讓徒弟傻眼,身為工匠,偷工減料難道不是大忌?

荒唐如自己都曉得,這是最基本的底線,師父怎麼能說這種話?

「蠢材啊!東西造出來就是給人用的,難道是給你擺在柜子里自我欣賞的嗎?既然是要用,只要能派上用場就好了,配合使用的方法不同,器物本身也可以做調整。」溫去病道:「減少使用壽命,增加威力;削弱防禦,增加敏捷與出力;這些都是不可能的嗎?不是吧?戰場上千變萬化,偷工減料一樣能造出效果比之前更好的東西,只看你如何去用而已,一切的源頭,就要看你怎麼想1

一面說,溫去病一面指著自己的腦子,心裡不免苦笑,自己說的這話,理論派的學者型匠師肯定講不出,就只有自己這種總在戰場上,天天面對巧婦難為無米炊的苦憋技工,才會培養出這樣扭曲的思維。

關關難過關關過,對自己而言,材料不足不是問題,而是天天都要面對的常態,當手下的弟兄,一個個死在面前,自己還有什麼資格說做不出東西來,救不了他們的命?

不行也得行!正面走不通,就想辦法繞路,繞不過去就硬幹!決定要快,動作要快!晚一秒鐘出來東西都會死很多人!

這就是自己的職業生涯了……

正自出神,溫去病忽然看見平劍秋一臉感動,跪下去叩頭,連磕了三下重的,再抬起臉時,已是一臉的淚水,激動道:「老師點化,弟子一世也受用不盡,謝老師厚恩……」

「呃!也不必那麼激動……」溫去病啞然失笑,卻看平劍秋又重重磕了幾個頭,道:「弟子想請老師賜下道統,將來我們這一系,到底是起源何處?師承哪裡?弟子好開枝散葉,廣傳後人。」

被這麼一問,溫去病不覺莞爾,脫口道:「我一個黑手臭技工,哪來什麼傳承道統?隨便一點,叫黑手幫就行……」話出口,溫去病轉念一想,自己滅了妖龍后,人間百廢待舉,這小子大有希望混成名匠,開拓一個千年鑄派什麼的,自己作為祖師爺,被門徒當神拜,搞不好能蒐集點聖德。

想到這裡,溫去病就慎重起來,本想編一個聽起來既**炸天,又仙氣飄渺的背景出身,可話到嘴邊,總覺得不是味道,最後想了想,嘆息地開了口。

「……應該算是家傳吧,我老爸也很喜歡玩機械,比我、比你都痴迷得多,他最擅長的就是開鎖,還有製造一些……呃,我不太想提的小東西,我從小看著他玩那些,跟著學了一些,這算是一切的開始吧。」溫去病皺著眉說話,表情不時有輕微抽搐,這些事情對自己來說,並不是什麼很開心的兒時回憶,尤其是自己常常被捆、被鎖的那一段,對機關的興趣,基本都是基於脫困得自由而生出的。

「……他有個代號叫白菊,混出了點小名氣,曾和一些臭味相投的朋友,合搞了一個小社團,把賣醬油賺到的錢投下去搞研發,但後來因為大家搶女人,他沒搶到,氣得退了團,在他離開后,那個社團越搞越大,最後變成一個叫九龍寨的地方……要說我們這一派的傳承,基本是這樣吧1溫去病說完,怔怔地停住了,平劍秋看著老師的表情,等了半晌,才確認老師沒打算再說下去,便也不再多問,向老師又磕了幾個頭。

打從病僧崛起以來,出身就一直是秘密,從沒有任何人知曉,他也從沒有透漏給任何人,現在卻對自己告知,那是確實把自己當傳承者,看得很重了。

平劍秋重重叩頭,誠心道:「弟子繼承老師的道統,必不負本門的理想,定要發揚光大,永護人族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