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二十三章 潛伏突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三章 潛伏突襲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九頭妖龍所在的炎獄之海,早成了生人勿近的危險地方,普通人不會想要接近,更不可能靠近,方圓千里,密密麻麻的大片妖魔,望之如海,哪可能潛入?

這早已是千百年來的常識了。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然而,常識的形成,主要是根據長期累積下的知識,固化為常,一但有外來的異因,常規自然也被打破,這是溫去病得以侵入炎獄之海的底氣。

自己在全帝京百姓面前,誇口說要去殺九頭妖龍,而後消失不見,九頭妖龍又不是白痴,肯定在它老家做好準備,等待著自己到來,如果自己沒有一點出奇的手段,等去了炎獄之海,唯一的結果就是被妖魔宰了下鍋。

躲在百佛洞內的時間,自己一面穩定肉身,把狀態提到最好;一面開始製作一些小道具。

碎星團是對抗妖魔的專業戶,除了鮮血淋漓的正面戰,各種偷襲、暗襲打悶棍的黑仗也沒少過,為了要確保偷襲成功,當然得要開發偷襲用裝備,自己這位碎星技術總監親身在此,搞這些東西還有什麼問題?

大荒西朝的妖魔,基本都還處於比較原始,並未高度進化的狀態,換了在主世界,全是嘍的等級,自己要對付它們,等於拿先進設備對付原始人,只要別蠢得被包圍死戰,想偷雞摸狗簡直沒有難度。

與平劍秋交代完畢,託付完自己想留下的事物后,溫去病完成了準備,就與龍雲兒一同出發,而準備好的東西,全都收藏在芥子環內。

「……所以說,別嫌購物袋看來俗氣,你手邊東西多了,沒有一個適合的購物袋,還真是不方便。」溫去病感嘆道:「平常總愛罵太一,不過起碼祂給的贈品夠意思,就是小了點,送購物袋也不送個大一點的。」

龍雲兒失笑道:「溫哥哥這麼大本事,自己做一個不就好了?」

溫去病苦笑道:「說得容易,妳知不知道空間類的相關寶貝有多難做?材料有多稀缺?湊起來有多貴?我要是有那個錢,也會去造別的,哪可能就搞個購物袋啊1

兩人腳程均快,一路隱蔽行動,夜以繼日,兩三天的時間,就抵達了炎獄之海的外圍,大老遠就看見滿天的蟲類妖魔,來回飛舞,沒有半點空隙,而在地面上,無數大小獸妖,黑壓壓的一片,或行走或低伏,偶爾發生碰撞,妖魔們彼此撕打,甚至吞噬失敗者……

大片妖魔海,從天上直到地上,不能肯定地下是否也有,只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就是想要無聲無息潛伏過去,絕對沒有可能!

龍雲兒低聲道:「這麼大陣仗,以前的那些英雄豪傑,都是怎麼來行刺的?強襲嗎?」

溫去病道:「不然咧?找個小妖,按規矩先投遞挑戰書約戰嗎?我查過記錄了,那些仙帝、佛道領袖,或是其他的五絕俠客,基本都是到了這裡,爆發力量,全力衝刺過去,先從妖魔海里殺出一條血路,聲勢浩大,就差沒敲鑼打鼓,等從血路殺出去,再與出來的妖龍死戰。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龍雲兒訝道:「那不是都先精疲力盡了?還怎麼和妖龍打?」

「所以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討伐成功的記錄啊,如果有那麼好打,全軍覆沒這四個字,妳以為是怎麼寫出來的?」溫去病的話,讓龍雲兒神經緊繃,曉得了事情的嚴重,自己兩人可沒有本事這麼一路殺過去,就算有,也不過重蹈覆轍而已。

龍雲兒沉思了一陣,道:「溫哥哥你開江山社稷圖,直接張設領域,把這些妖魔全包成餃子,行不?」

溫去病淡然道:「行啊!只要九頭妖龍眼睜睜看著,不阻止,江山社稷圖就能發動,至於這麼一大片妖魔海吞下去,能困住多久……就只有天知道了。」

江山社稷圖堪比神器,與自身神魂勾連后,發動速度與威力更是強橫,但不管怎麼說,以自己當前境界來操作,運轉之際,還是有些破綻出現,原本自己認為這些太過微小的破綻,敵人把握不到,無關緊要,畢竟連身為術者的獸尊嘎古,都被自己給坑死,照說是沒有問題的。

但結果顯然是太自我感覺良好了,對付獸尊能得手,很大是因為有心算無心,即使如此,都只能困嘎古很短一段時間,倘若他一開始就有提防,自己被反殺的機會肯定很高。

大鑄之戰中,天師、佛尊聯手,竟然搶先把江山社稷圖封印,讓自己發動不起來,硬吃了一敗,自己不能不有所警惕,如果還把江山社稷圖當成倚仗,跑到別人的局裡,可能還沒完全發動,就先被妖龍擊殺。

玩陣法,通常都是將敵人引誘到自己的局中,如蟲陷蛛網,越掙扎纏得越緊,講究以靜制動,掌機以待,卻忌諱主動跑到別人的領域,自己現在就干著這項大忌……

龍雲兒道:「那……該怎麼辦?聲東擊西,瞞天過海?我去製造點騷動,引開妖魔海的注意,哥哥你趁機對付妖龍?」

這似乎是可行性較高的法子,自己也願意出來冒風險,但以溫哥哥的個性,估計是不會答應的。

「……妳腦子還有點用,就是這個辦法。」

「咦?哥哥你怎麼會……」

「不過做人應該多動腦子,又不是女爵那種自己看不起自己的,幹什麼動不動就想犧牲?這兩個字太沉重,是絞盡腦汁,確定已經無法可想,又情勢緊急時,才考慮的方向,別動不動就提。」或許是因為和獨孤劍談過的關係,溫去病在這件事上格外慎重,而跟著,他手指一晃,開始從芥子環內拿東西出來。

「……這是?」龍雲兒頗感驚奇,看著溫去病取出一個又一個古怪的小鐵人,每一個大概都有半米高,一個個方方正正,有菱有角,說不上好看,但瞧得出是易於製作,快速製成的作品。

本以為拿出十幾個來,就已經夠了,哪知道溫去病嘴裡罵罵咧咧,手中動作不停,一段話說完,竟然拿了兩百多個小鐵人出來,龍雲兒看得傻眼。

「這……這麼多?」問題不是執行作戰需要用這麼多,而是這麼多的機偶,你什麼時候搞出來的?

這幾天的時間那麼趕,就算件件粗製濫造,你哪有時間造出這麼多東西來啊?

「……功夫菜和部隊伙食的差別了,以前在碎星團的時候,論起造器功夫,我可是頂級的食堂大師傅,一夜間大批量造器,造得出來,明天大家打仗就有得用;造不出來,弟兄們就直接用自己的血肉去坦妖魔。」溫去病說得輕描淡寫,龍雲兒卻是陣陣心驚肉跳,稍微回想起來,就是打從心裡發著寒。

如果換了別的技術人員,那也還罷了,就只是單純的工作壓力,但山陸陵是領著所有手下弟兄衝鋒的大隊長,以他對戰友的重視、袍澤情之深,每次面對這種壓力,該是何等的椎心痛楚啊?

雖然無法想像,但最早的時候,那個才沒多大的男孩,會否也是一面抹著眼淚,一面咬著嘴唇,拚命做著他怎麼也做不完的趕工呢?

只要想到那畫面,龍雲兒就一陣心疼,不過,眼前這個從那些風霜歲月中走過的男人,已經成長得可以撐天,不再有那種弱小無依的時候了……

這一點,讓自己既佩服,又安慰,好以他為榮礙…

「喂!妳嗑藥嗑多了嗎?怎麼在這種時候發獃?這邊都要打仗了,想發春請回家好嗎?」沒好氣的一句抱怨,像冷水當頭澆下,龍雲兒雙頰發燙,訕訕地回過神來,看著溫去病把兩百多具機偶已調整完畢,預備要啟動了。

「這兩百多具機偶,全都用了特殊塗料,妖魔無法用感應偵知,本身又沒有溫度與心跳,可以一定程度瞞過妖魔的感官,貼靠至近處,是碎星團用來奇襲妖魔的常用道具。」溫去病道:「基本戰術是這樣,先把這些東西放出去,引發騷動,我們再用相同塗料製成的斗篷遮掩潛入,趁著妖龍被引出來,妳我各給它一下,然後用太乙雲霞紫光遁符逃走。」

龍雲兒皺眉道:「怎麼肯定被引出來的是妖龍?不是魔將?甚至有可能是青武仙帝啊1

溫去病冷笑道:「這個不用擔心,我有把握,它想不出來也不行,如果它真沒出來,一樣用紫光遁符跑路,下回再來。」

龍雲兒訝異道:「不是抱定必死決心來的嗎?怎麼還可以逃的?」

溫去病哂道:「抱定必死決心,不是要妳沒頭沒腦急著送死,不然還講什麼戰術?直接衝過去玩自爆就好了!打得過當然要打,打不過還不逃?妳真當自己是白痴?」

被溫去病一頓搶白,龍雲兒覺得自己真是笨透了,不過,妖龍出現后,要怎麼給它一下?

自己全力發動的萬古江山震,傷得了它一條毛嗎?

溫去病從懷裡另外取出一把短劍,交給龍雲兒,「這是我用那把屠龍劍的碎片,重新煉化出來的兵器,具有破龍之力,妳拿著,到時候射出去,切記,射完就要立刻走,片刻不可留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