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二十四章 真正的惡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四章 真正的惡魔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龍雲兒聽著溫去病的戰情分析,妖魔之中,最討厭的就是無形無影,或是能夠不斷靠吞噬外物來恢復傷害的類型,前者難以捉摸,如同打空氣,後者是打了半天,一口氣又恢復,打了也白打,挫折感超級重的。mianhuatang.la網

除了這兩者之外,多首類的妖魔也非常討厭,每次都不知道該打哪裡,大家商量起攻擊方案,都是七嘴八舌,但心裡全然沒底。

「我問妳,打妖龍,該怎麼打?妳那一劍,要射哪?」

「這個……射頭?可是攻擊機會好像才一次。」龍雲兒思索數秒,又補充道:「或者要害不在腦袋,是在它身軀部位的核心?咦?真的會有核心嗎?我是看小說故事裡頭寫的,這種多頭怪,有些要害是在心臟……」

溫去病點了點頭,「要說有,確實也有,但通常都是打到一半或者打完了才發現,事先都是兩眼一抹黑……唉,如果事先能有相關情報就好了。」如果面對的不是天階,能試探的方法其實還不少,可對上九頭妖龍,普通的手法全都沒用,只能硬著頭皮上陣,然後見招拆招。

龍雲兒看看手邊裝備,道:「沒有能做致命一擊的手法,就靠破邪箭和屠龍短劍的殺傷,夠嗎?」溫腮以,別抱太高的指望,這回很大可能只能創傷,殺不了妖龍,只能用打帶跑的游擊方式,狀況不對就逃,只要能全身而退,哪怕蒐集點情報也好。」

「這樣礙…」龍雲兒微一沉吟,如果是這樣的打法,一個人上和兩個人上,似乎沒多大差別,兩個人脫身徒增難度,還白白浪費一張遁符,大可自己一個人去執行,沒必要讓溫家哥哥也涉險。

想自薦的話到嘴邊,龍雲兒又按住了,自己勇氣是夠,可操作器具的手法,就不能和溫家哥哥比,萬一誤了事可不好,難道反過來勸溫哥哥獨自去執行,把自己扔下?

這事自己可不幹。

念及此處,龍雲兒忽然覺得有點怪,自己都能想到兩人執行任務的多餘,溫家哥哥沒理由想不到,他最討厭沒有效率的行動,為什麼會制定出這種計畫來?

內中會否隱藏著什麼?

想到這些,龍雲兒的目光望向溫去病,溫去病流露讚許之色,點了點頭,似自言自語地泄出一句話。.la

「……撒出去的餌,如果魚兒能不知不覺地吃下,希望就高得多了……

希望在不動用後手的前提下解決……」不知道是否錯覺,龍雲兒在這個男人的眼中,看到了一些擔憂,但她沒有進一步追問,光是能讓溫哥哥這麼對自己交代,曉得他成竹在胸,有其他的盤算,那就夠了。

兩百多具機偶,身上都有簡單的消音裝置,夜色之下,漆黑的表面沒有反映出一點光,就這麼分散開來,朝著前方的大片妖魔行去,動作不算快,溫去並龍雲攘肆嬌討櫻機偶才就定位。

龍雲兒心念一動,道:「為什麼不讓這些機偶有潛地功能?五斗觀好像有類似的符咒,只要把符紙纏在機偶上,就能潛地啦。」

本以為這是個妙著,但一轉頭,卻看到溫去病的白眼,「我記得這好像是偷襲,妳發動咒印,術力波動傳出去,機偶還沒動,那些妖魔就先察覺了,九頭妖龍也會直接發現我們,這還怎麼偷襲?」

第一次建議就碰壁,龍雲兒羞於自己的見識不夠,曉得身為一名匠師助手,自己還有所不足,更有很多的事情要考慮,而在她猶自思索問題時,兩百多具就定位的機偶,已經開始連環爆炸。

「轟隆1爆炸的威力,非常驚人,溫去病在製作機偶時的滿滿惡意,就在爆炸中顯現,每一下爆炸,滾滾熱氣與火焰,如海浪一般席捲出去,把周圍幾十米都化為火海,內中的妖魔頓成焦炭。

「哇哈哈哈,炸吧炸吧炸吧1藏在暗處,溫去病的眼中反映著火光,情緒也隨著爆炸而激昂。

「以前每次上陣受傷,回來療傷的時候,我就想要製造最厲害的炸藥出來,遠遠把那些王八蛋都炸上天,就不用我去衝鋒陷陣了,哈哈,炸吧,燒吧1龍雲兒在旁,看著溫去病握著拳頭的興奮樣,哭笑不得,超想知道溫家哥哥的心理陰影面積有多大?

火藥配方都是特別調過,滾滾熱浪湧來,首波沾著的直接成了焦屍,哪怕是高階妖獸,鱗甲又特別堅硬的,一旦給火焰沾著,也難以甩脫,被燒得到處狂滾亂叫,而在這樣的情境中,沒什麼人有機會發現,那些炸碎了的機偶焦塊中,還有一個小小的金屬盒留下,一個個靜靜地躺在地上……

遼闊近千里的妖魔海洋,無數的妖獸、魔物,當然不可能被這種程度的攻擊打亂,但連串爆炸震撼,這些妖魔全被驚動,或是飛上天,或是跑動起來,既躲避爆炸的衝擊,也開始搜索敵人。

成千上萬的妖魔蠢動,場面一時大亂,溫、龍兩人披著斗篷,靠著特殊塗料的掩蔽,高速在混亂的妖魔陣中穿行,向著海岸邊逼近。

這是一個很驚險的過程,哪怕處於極度混亂中,這邊仍到處有妖魔竄走,其中不乏高階等級的存在,更有許多房屋般大的巨型妖獸,嚎叫狂奔,踐踏著一路所經的其他妖魔,隨便給碰撞一下,真不是鬧著玩的。

龍雲兒修練金剛禪定之後,心志益發純凈能定,但看著這麼兵荒馬亂的場景,仍時時心驚肉跳,幸好,看著前方的溫去病,追隨在後,自己的腳步也能堅定不疑,快速跟上。

經過封天壇中的氣運修復,溫去病一度瀕臨崩潰的肉身,大致已修復完好,力量方面還有些欠缺,只是初段,可肉身強度恢復到地階高段的水平,像這樣的奔跑疾行,完全不是問題。

不僅如此,溫去病一面飛馳,一面注意八方動向,只要看到前頭有阻,大批妖魔聚集,即將撞上的時候,他就操作手中陣盤,挑一個離得最近的機偶引爆,製造偌大聲響,引開妖魔注意,讓自己和龍雲兒能夠繼續潛入。

斗篷上的塗料,沒有隱形效果,只是把兩人身上的生人氣息遮斷,混跡在大片妖魔中,黑漆漆的不好察覺而已,畢竟,大部分的妖魔都是獸類,眼力常常不太好,氣息一被遮蔽,無法感知,給予兩人可趁之機。

在混亂中到處衝撞的,不是只有普通的妖魔,還有兩名魔將,一名鱷首人身,一名鹿角猿形,赫然是八大魔將中的鱷魔、猿魔,把守著這邊。

妖龍手下的八大魔將,因為溫去病的善戰,目前已缺其五,尚餘三名中,本來得到的情報,是有兩名領兵在外,掃蕩人族,留守此地的應該只有一名,如今不應出現的鱷魔在此,這表示……

「……斬仙飛刀的傷害,九頭妖龍傷得可能比預期中要重。」溫去病低聲道:「好機會,封天壇倒得好。」人族的千年桎梏被解除,回歸正軌加鐘擺效應,氣運之潮重新回歸人族,也讓自己此行得受庇護,或許能因此成功……

驀地,一道不明的警兆,在心頭閃動,溫龍兩人頓有所感,自己已經被發現了。

「吼」震撼大氣的一聲吼嘯,來自那頭鱷魔,它踩在一頭巨型蝠妖上,飛動於空,不知怎麼看出了兩人形跡,吼嘯一聲,就要俯衝過來。

被他這一吼,周邊的妖魔也發現有異,紛紛轉向,要把疾奔中的兩人包圍。

「……遠了點,真可惜,人果然不能只靠運氣啊1急奔中,溫去病不慌不忙,操作手中陣盤,僅余的機偶全數爆開,距離海邊最近的那十幾具,更在自爆同時,將體內的那個小盒彈射出去,落向海洋。

機偶的集體爆炸,化成了一道火線,滾滾炎浪,照亮天空,從黑壓壓的妖魔海中燒了過去,聲勢駭人,但實質傷害卻不大,對於已經有心理準備的妖魔,它們以各自不同的強項抵擋,而在肉身的強橫程度上,它們遠比人族有優勢,這些火焰與爆炸再不能像先前那樣造成大量死傷。

不過,一波火焰浪潮掃過後,卻多了些新的東西,那些藏在機偶內的小盒子也炸開,無數粉塵飄揚漫天,散成一點一點的金芒,蘊含著令妖魔憎厭的聖氣,只要沾著,就算是強橫的高階妖魔,也像被燒烙了一樣,發出哀號。

正駕馭坐騎俯衝的鱷魔,被這金粉撒個正著,妖蝠一聲痛嘶,表面出現大量水泡,跟著便直接燒了起來,連鱷魔也痛怒交集,恨嘯一聲。

「聖灰?」怒嘯聲中,鱷魔體內氣機大亂,雖然竭力剋制,最終仍從半空中摔了下來,跌落妖魔群中,一時難起。

「怎會?」突然發生的變化,龍雲兒也看得傻眼,這些光點蘊含著沛然佛力,很明顯是聖灰,但聖灰遍布整個海岸線,灑得到處都是,這……

這是何等鉅量?

要湊這些聖灰,得燒掉多少僧人屍骨啊?

整顆心都在顫動,龍雲兒回看身旁的溫去病,忍不住搖頭,「比起剛剛那個鱷頭人身的,哥哥你才是真正的惡魔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