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二十五章 無弓之射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五章 無弓之射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二十五章無弓之射

漫天金芒閃爍中,神聖氣息瀰漫,妖魔海岸的邪氣,一時竟被壓制,連兩大魔將都被影響,本來要搶著過來殺敵的它們,都滾落到躁動的妖魔海中,一時難以起身。

站在這片聖氣之雨中,溫去病頂上片片金光閃動,顯化如蓮,看來彷彿又是活佛降世,就看他聳了聳肩,緩緩開口。

「要完成所有前人都失敗的行動,就得要做他們從沒幹過的事!曾有仙帝率領千軍萬馬來攻擊炎獄之海,最終全軍覆沒,顯然靠人多犧牲沒用,既然如此,需要犧牲的不是人,何妨試試死人?」溫去病淡淡道:「飛龍寺確實是偉大啊,應我的要求,他們什麼也沒說,把自家歷代祖師的金身,全從百佛洞中拖出來燒了,舍利塔里的舍利也掏出來,砸了個乾淨,好像……還把五斗觀里的那些近仙者遺蛻,也一起拖出來,燒成素材了。」刨墳掘墓,燒毀先人屍骸,這是何等大逆不道的邪行?

但只要想到飛龍寺、五斗觀為此全力以赴,將這當成人族求生的最後機會,甚至不惜把歷代祖師金身都拿出來燒掉,這裡頭的悲憤決心,龍雲兒為之動容。

「所以……」龍雲兒顫聲道:「哥哥你那幾天在百佛寺的準備,就是……」

溫去病道:「哼哼!屍體那麼多,逐件拖出來燒,又要添加能增幅聖氣揮發的物質,多少得花點時間。」這類戰術,碎星團沒有少干,甚至還為了提高利用率,開發出讓舍利子、聖灰加速反應,效能增幅強化的技術,在這個從未有效使用聖灰、舍利,從未試圖榨乾遺骸每一滴神能的世界,首回發動,效果肯定好到出奇。

冷冷一笑,溫去病道:「現在,我倒九頭妖龍怎麼可以不出來?」話中的森寒氣息,龍雲兒凜然一驚,望向海面,就只見那些聖灰,同樣也射入海中,在水下爆開,點點金屑,順著海面漣漪擴散開來,道道金光,裂波浮現,比單純撒在空中的效果強烈十倍也不止。

一道道金光,在海面綻開朵朵金蓮,盡滌妖氛,梵音陣陣,不知從何處傳來,在海面上激蕩起陣陣漣漪,水波過處,高熱岩漿所激起的滾沸水泡,全數停凍,彷彿靜止。

梵音越來越響,每一下震蕩,就是一尊佛影展現出來,雖然都很模糊,看不清具體形貌,分不出示哪尊羅漢,哪尊菩薩,哪尊古佛,但頃刻之間,整個海面上,千佛重影層疊,彷彿一小角極樂世界投影下來,鎮住海面。

沛然佛力,透水而入,直傳導至深處,海中的灼熱依舊,但邪氣卻被壓制,對海中的妖物而言,滾燙的岩漿,適應之後,並沒有什麼威脅,頂多少許不適,可精純的佛力滲入水中,這就比被岩漿沾著還要燙痛百倍!

深海之中,數對目光驟然亮起……

「嘩1驚天劇震,怒海掀波,萬頃海面被巨力衝破,千百佛影,無數金蓮,瞬息破滅,被翻掀起來的鉅量海水,化成巨浪,沖滾而去,像只無可逃避的巨掌,拍向海岸。

仍在岸上混亂的大量妖魔,遇著如此浩劫般的濤浪,全部愣住,就算想要逃,又哪裡來得及跑?紛紛被巨浪捲走。

而最為恐怖的景象,還不是這一波巨浪,而是那破浪而起的參天巨影,九頭之身,百丈妖軀,直立起來,頂天穿雲,佔據了整個天空,九雙十八道不同的凶厲目光,似乎暗合天地法則至道,招引雷電、寒風,空中霹靂大作,妖雷魔電,照耀著九頭妖龍的撐天之軀,震懾眾生。

所有的妖魔,都為著妖龍邪威而驚恐,哪怕滔天巨浪拍卷而來,仍有不少妖魔禁不住發自本性的恐懼,雙膝或四蹄一軟,跪了下去,直接被巨浪吞噬。

但在這末日場景中,仍有異類的存在,早料到九頭妖龍會被逼出的溫去病,手掌在芥子環上一拍,一把十字弓就出現在手中,上頭早已扣好了箭,極為沉重的十字弓,已經痊癒的身體可以一手拿起,二話不說,對著妖龍的其中一首,就是一箭!

十字弓經過特殊設計,填裝飆風晶鑽為出力,一經射出,漆黑的箭枝化為一道黑光,撕裂大氣,破風直貫而去。

這一箭的力量,完全是地階級數,目標若是地階魔將,猝不及防之下,完全可能當場射殺,哪怕是九頭妖龍,突然被射中,因此受創的可能性也很高,畢竟,被斬仙飛刀所傷的它,如今可不是全盛狀態。

然而,這破風而至的一箭,卻遇到了意外的阻攔,九頭妖龍竟像是早就料到有這一箭,被瞄準的那顆頭全然不動,旁邊的一顆頭張開大口,噴吐出毒焰,熾烈橫空,直接將黑箭焚毀。

……早在大鑄時,就知道你打了三支箭想來射我,從海底出來,就是你射箭的良機,真當我是白痴,完全不會提防嗎?

多顆腦袋,一為餌,一為防,還有其他的腦袋可以哄然大笑,嘲弄人類的愚蠢,齊聲若轟雷,震動天與海,但在轟笑中,負責噴吐出毒火焚箭的那顆腦袋,首先覺得不對。

……地階級的寶兵被焚毀,不算意外,但……抵禦火焰的時間太短,毫無神異,照說……

應該還能多抵禦個兩秒的…………

莫非有詐?

……這不是在大鑄上看到的破邪箭?

這個念頭才剛生出,一股莫名心悸,同時在九顆腦袋之中生出,這無關修為,是一種出自本源的先天刑克,猶如遭遇了食物鏈上的天敵,難以抑制地感受危險。

龍的力量無比強大,身軀更是霸絕,什麼東西能形成先天刑克?

……破龍之力?

目光掃去,那名身著龍紋袍的美貌女子,持劍在手,美麗修長的身材,後仰得如同一張搭滿的弓,充滿力與美的姿態,瞬息一彈,手中短劍化作一道雪亮的白芒,飛射而出。

哪怕擲出的力量,對九頭妖龍微不足道,但隨著那短劍的逼近,陣陣心悸,讓妖龍九首的注意力,都不自禁地放到上頭去。

幸好,除了製造出這種顫慄感與帶來不適,出自龍雲兒之手的擲劍一擊,並無法帶來什麼實質威脅,妖龍九首中,有兩首率先動作,張口怒號,狂風咆哮,超越地階的恐怖力量猛掃出去,前方的巨浪破碎,破龍短劍與之一觸,遠遠飛彈出去,不知落到了哪裡。

風炮的威力持續掃出,震裂大地,將所經之處的各個妖魔給扭曲、撕裂,直直襲向龍雲兒,整個過程發生得極快,幾乎是她才剛擲劍出手,風炮就到了。

超過兩個大等級的差距,龍雲兒正面對上這道狂風,全身劇痛欲裂,危險關頭,當下神識勾連江山鍾,進行奉靈。

當!

一聲宏亮鐘響,由腕上雙鍾振擊發出,提升至地階層次的大氣震擊,在空中形成漣漪,與風炮對撼,險險抵住了風炮剎那,就趁著這一瞬,龍雲兒身上紫光燦發,太乙雲霞紫光遁符發動,帶著已傷的她化光遁走。

「吼」九頭妖龍一聲怒吟,哪怕未曾真正受到傷害,它仍是相當憤怒,有一種被頑童戲弄的感覺,更不可能讓龍雲兒逃走。

數百年來,試圖化光遁走的刺殺者難道還少了?

有幾個能成功的?

龍首之一,發出低音咆哮,聲音不是很響,但甫發出,方圓百餘里,全在震動,落下的海浪、飛出的遁光,都變得非常緩慢,如遭黏滯,這正是對空間的影響力。

封住空間,跟著就能擒捉,這女子的身上有奇特氣息,先前就被自己留意到了,數百年來,從未見過這樣奇特的氣息,必須要活捉下來!

九首中,有四首開始活動,預備不留空隙地擒人,但另外五首裡頭,卻有兩首意識到一絲不妥。

………病僧呢?

射出那似是而非的一箭后,利用九龍首都被破龍短劍引走注意力,病僧就忽然消失,不知去了哪裡?

……但整座炎獄之海,都在我思感籠罩下,不怕你躲上天去!

心念微動,九頭妖龍才剛要找人,就看到大浪揚起,強光驟放,一個小小的黑點,雖然微不足道,卻發著強光,踩在浪頭波峰上,踏浪而來,隨著浪起浪落而起伏,彷彿乘龍,氣勢無雙。

病僧!

他已偷偷潛至這麼近處了?

真是找死,已承接天命的他,氣息竟然只有地階層次,來到如此近處,隨意一擊就能殺他!

正延伸出去擒人的四首,為之一頓,防守中的五首,五雙目光更同時掃了過去,看見那名俊逸無雙的男子,身上被浪打得濕透,雙眼卻直直盯向此處,雙方視線交會,他露出微笑。

……危險的笑容!

在他的手上,赫然有兩支黑箭,箭上有種難言的熟悉氣息,更讓自己有股說不出的危機感,必須阻止!

但……只有箭,沒有那把十字弓,他要如何發箭?有箭無弓,他想做什麼?

困惑當中,妖龍九首都看到那男子臉上的笑意變濃,似乎在嘲弄一個迷思。

……誰說沒有弓就射不出去的?

瞬間,兩支破邪箭的尾端,燃起熾烈光焰,將整支箭以肉眼所難見的高速,飛射出去,直射九頭妖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