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二十六章 破邪箭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六章 破邪箭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打從來到大荒西朝,就曉得自己與九頭妖龍恐難免一戰,兩年歲月,溫去病無時不刻都在思索,如何越階擊殺九頭妖龍。

當年碎星團曾開發出不少的特殊技術,在此方世界,這些技術全是未知,自己大佔便宜,但要把這些技術付諸實現,仍相當有難度,只能花時間累積籌碼,一點一點地把所需的資源湊齊。

破邪箭,就是溫去病構思良久后,苦心製造出來的大殺器,鑄造難度極高,原理說穿了卻一文不值,就是以邪惡手法,摘取生者魂魄於箭內,靠著燃燒神魂所激發的極致力量,一箭破敵。

燃燒神魂,是同歸於盡時常被使用的技術,能把本身力量大幅提升,甚至短暫越階,相當恐怖,結果就是神魂全滅,不入輪迴,徹底消亡。

把這股驚人的力量,用在兵器上,哪怕只能用這一次,也足夠讓敵人承受不起。

兩年來,溫去病用各種方法獵殺魔將,儘可能延後與妖龍的決戰,就是盡量蒐集魔核,用來打造這極度邪惡的燃燒神魂之兵!

九頭妖龍能夠不住製造出地階級數的強大魔將,這點讓此方人族覺得恐怖,但自己卻巴不得它多生產一些,如果自己能蒐集到幾十、幾百顆地階魔核,來個亂箭齊飛,就算沒找到要害,一樣有把握取它性命。

……但這麼理想的好事,顯然不會發生,而單單憑著八顆地階魔核,就只能搭配其他策略,但這條策略,必須取得九頭妖龍的大量血肉,或者,少量神魂。

……問題是,天階強者又不是白痴,怎麼可能隨便分割神魂出來,給自己製造弱點?要逮這機會,還不如鼓動其他高手去屠龍,希望他們能給妖龍造成傷害,自己伺機取得血肉還實際一點。

……好吧!它真是白痴!

……當看到它的人形化身出來活動時,自己都快笑開了花,不惜大費力氣,將那個人形化身擒下,作為這一戰的資本。

兩年的準備,就是為了此時射出的這兩箭!

箭在手,根本不需要什麼弓,燃燒神魂而發的力量,本身就是最好的推動力,每支箭中各自有三名魔將的核心,等若三名地階高手燃燒神魂,這樣的一擊,地階內近乎無人能擋,就算是天階,也不是那麼好擋下。

為了射這一箭,還與龍雲兒聯手計畫,先射一箭假的,讓九頭妖龍分神,再讓龍雲兒使用破龍短劍一擊,然後化光逃逸,這些行動的目的,就是為了掩護自己的行動,悄不防地貼近妖龍,鬼祟地射上兩箭。

可惜,龍雲兒那邊過早遇上危險,自己不得不放光現身,把九頭妖龍的注意引過來,要不然,還能再多前進一兩百米,更添勝算……

兩支破邪箭,鑽旋飛出,破開大氣的瞬間,周遭幻化,彷彿無數妖魔痛苦嘶嚎,隱約浮現它們慘叫、抱頭的苦痛形象,搶在妖龍防禦之前,直射向妖龍的一個龍首、身軀連結處。

兩箭來得太快,妖龍縱有九首,也已經不及防禦,但龍軀之強,可不是人身能比,光是那一身數百年妖氣洗鍊的鱗甲,就是底氣,九個龍首瞬間做出相同的判斷,這兩箭射穿龍鱗的機會,不會超過三成,就算真射穿了,頂多也就是小傷,微不足道。

然而,這個判斷卻出了大問題,兩支黑氣繚繞的破邪箭,命中剎那,如破薄紙,輕而易舉地貫射入體,射得好深,如果不是妖龍軀體龐大,這一箭肯定前進后出。

破邪箭入體,直接在體內爆開,隨即遭遇九頭妖龍的全力鎮壓,天階之力將爆炸控制住,沒造成什麼大傷害,但那股椎心之痛,卻讓九個龍頭一起怒嘯,天空妖雷呼應,霹靂連炸,大海波濤狂掀,蘊含天階之力的怒浪,將附近的妖魔全部給吞了,粉身碎骨。

不可能生出效果的兩箭,莫名其妙地突破了龍軀,造成了傷害,九頭妖龍驚怒交集,更意識到了病僧的危險,這個明顯並未承接天命的男子,卻做出了歷代仙帝都沒能成就的事,再不除掉他,威脅比那些仙帝更大。

但射完兩箭的溫去病,在大浪頭上搖了搖手,示意告別,跟著,全身化為一道紫光,破空而去。

……紫光遁符現在不用,那要什麼時候用啊?

溫去病身化遁光而逃,紫光經天,眼看就要飛走,忽然,九個龍頭群體低吟,各自誦著不同的法咒,周遭空間如同停滯,遠比之前強得多的空間掌控,讓即將遁走的那道紫光,在這空間里停頓下來。

九對龍眼,同時亮起,透著邪光,將中央的紫芒徹底封鎖,不計任何代價,一定要先把這個男人幹掉。

來自九方的攻擊,剛要發動,被困住的紫光忽然爆炸開來,巨大的爆炸力,將空間桎梏打破,更迸射出新的一道遁光。

這是拚著重傷,自爆求出路?病僧竟然如此悍勇?這太不合他一貫的形象!

九頭妖龍重新要封鎖空間,可這一回,遁光沒有破空而走,是筆直往海中深處射去,義無反顧,直接沒入海中深處。

這著異變,九頭妖龍的每一個腦袋,沒有任何一個料到有這一著,病僧不往天上去,卻往自家的老巢去,這不是找死嗎?他往死里去,那還要攔嗎?

愣了一下,海下冒出陣陣金光,一股聖氣由海底深處竄升,開始撼動整個空間封鎖,九頭妖龍瞬間發動邪力,加強空間禁錮,把這股聖氣重新壓下去。

「……這個人,他拖著傷軀竄到海底,開了江山社稷圖?」

「他這麼做是想幹什麼?佔據我們的妖殿?」

「他沒有那種力量,以他的程度,沒法真正發揮江山社稷圖的威力,更扛不住我們的封鎖,現在已經被鎖在底下,逃也逃不走了。」

「但他用江山社稷圖開啟的護身幛,裡頭有世界奇觀的聖氣支持,玄妙難測,我們一時間難以突破,想要破開他的護幛,估計要半天時間。」九頭妖龍,有九個**的意識,對上敵人時,特別佔便宜,但哪怕再強,也有其極限,面對全力張開,縮小體積,開啟防護的江山社稷圖,又有世界奇觀在內部支持,聖氣滿溢,封死他進退容易,想要突破進去,怎麼也得半天時間。

……剛剛的氣勁衝擊,天階壓地,病僧肯定已經傷重,他用這樣的方式自我封鎖,是想爭取療傷時間?

……當時空間禁錮,他再想破空逃走,成功機會百不足一,往海里鑽不失為一個妙著,但他除非能迅速突破,力量進階,否則就算出來,也只是立刻被九龍圍毆,註定殞落。

……更何況,那麼重的傷,想要在半天內痊癒,基本沒有可能,而想要在半天內由地階突破,這也同樣是痴人說夢,病僧這麼乾的底氣何在?

……是單純的被逼到絕境,無路可逃,這才不得不如此?還是,他有什麼別的打算?這個人的心思太靈活,詭變百出,雖未承接天命,卻比歷代仙帝都強得多,實在是危險人物!

心腹之患,沒法立刻拔除,這感覺可真不舒服,九個不同思維急速運轉,尋找不同的可能方法,硬攻不成,還可以誘出,但想要誘出,還需要誘餌?

……誘餌?

九頭妖龍目光一掃,這時才發現,龍雲兒早已沒了影,她是最早發動紫光遁符的一個,雖然被攔截,可己方的注意力,立刻就被病僧吸引,這麼一下忙亂,早就跑得沒了影。

讓龍雲兒這麼跑掉,是己方的重大恥辱,妖龍九首中,有五個齊聲怒嘯,宣洩著滿腔怒意,其餘四個則相對冷靜,還生出一個疑問。

……病僧從浪濤里現身時,故意周身放光,吸引注意,會否他的所有行動,包括此刻的自封於海底,都是為了掩護那名女子?

……這兩個人之間是什麼關係?

深層的思索,讓九頭妖龍一下沉默,最後,被射傷的那個龍頭,發出一陣低吟。

「……她跑不了的。」

深藏在海里,盤膝而坐,溫去病周身一片金光燦爛,江山社稷圖被微縮成一個三米直徑的球體罩,將人屏護在內部。

「……時間太倉促,應用聖氣的法陣沒能真正完成,現在做到這樣就是極限了。」溫去病掌心結印,凝神運氣,「哇」的一聲又是一口血噴出,剛才與九頭妖龍的衝突,毫無花巧,完全是正面力與力的對撞,要不是自己肉身堅韌,強度還在普通的地階武者之上,硬扛這麼一下,早就粉身碎骨了。

「……半天時間,六個時辰……最多還能撐這麼久……太緊了,有點不夠啊,如果能爭取到八個時辰,把握就更高了……」又一次吐血之後,溫去病運功鎮傷,爭取早一點壓下傷勢,把戰力回復過來,而牽挂的事也禁不住地飄向外界。

「那丫頭自己一個人,沒事吧?讓她知道整個計畫,肯定會哭哭啼啼,死也要跟來……唉!希望她現在平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