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二十七章 接應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七章 接應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網,無彈窗!

龍雲兒腳下踉蹌,一步一步朝前逃去,紫光遁符本來能夠一口氣遁出百多里,但被九頭妖龍空間封鎖,術式中斷,遁符上的咒力消耗大半,雖然最後得到機hu逃走,可遁出三十多里,就已經是極限,落下地來。

能夠幸運逃生,龍雲兒著實有股跪地謝天的衝動,自己區區一介高階,居然能在天階的狙殺中逃脫,雖然傷得不輕,但離瀕死還有一大段距離,這種事情在主世界,足夠自己一夜成名,打入星榜前二十了。

可就算能全身而退,曉得這是近乎奇的幸運結果,龍雲兒心頭仍然沉重,在自己成功逃脫的一瞬,就曉得上當了,這和說好的情況不一樣。

之前,明明是說得好好,一起偷襲九頭妖龍,將妖龍誘出后,出手一次,沒預期非成功不可,定位是蒐集情報,打完就發動遁光逃走,自己也忠實照計畫執行,但為何自己遁走了?

該與自己一起走的溫家哥哥卻沒有?

這顯然不是失誤,是他一開始就打算這麼做了,只是沒把真正的計畫說出而已。

……面對天階等級的妖獸,沒有付出,就想全身而退,哪有這麼容易?這也太看不起敵人了!

……溫家哥哥的真正計畫,就是用他本身來掩護自己,一如他過去在碎星團里所做的那樣,悍然斷後,保護其他同伴安全離開。

……自己走了,他卻獨自扛下妖龍的攻擊,墜落海中,生死不明!

這個結果,自己不能接受,明明對與人爭強鬥勝全無興趣的自己,為什麼要咬著牙拚命練武,一路這樣衝上來?

支撐著自己的動力,就是想追上溫家哥哥的腳步,與他並肩,在遭遇危險的時候,挺身搶在他前頭,為已經扛起太多的他,擋下不該再由他承擔的責任。

如果總是還要靠他來保護,自己這麼一路苦練是為了什麼?

就算不能守護他,起碼也該與他共患難,現在自己一個人逃脫,苟且偷生,意義何在?

假如換了是司馬冰心、司徒小書,此刻的反應,就是立刻調轉槍頭殺回去,但龍雲兒並沒有讓年歲徒長,沉穩得多的個性,讓她對當下情勢,做出冷靜的判斷。

……溫家哥哥的個性,有激烈的一面,敢爭於絕命一線,能拚玉石俱焚,縱死無懼,這點自己是知道的,然而,他也是一個身段極軟,有手段能用,絕不輕易拚命的人。

……九頭妖龍是必除的目標,而要打倒妖龍,肯定要有賭上性命,甚至犧牲生命的覺悟,這點都不錯,可這個時間點……還不是時候,想要拚同歸於盡,太早了!

……在沒必要拚命的情形下,硬是拿命去拚,這不是溫家哥哥的作風,既然如此,最d的可能,就是他已經在布局。

這個局危險性不小,他說過咬餌之類的話,但應該也有相當勝算,只是沒告訴自己細節……是顧忌自己關心則亂,硬要攪在裡頭,讓他難以放開手去布局設計吧?

想通這一點,龍雲兒仍倍覺苦惱,因為這也表示,自己最好避得遠遠的,別成為拖累,反破壞了他的布計。

「……可是,難道只能看著,讓溫哥哥一個人面對危險嗎?」躊躇猶豫,龍雲兒心裡有個激動的聲音,一直在吶喊,催促著自己轉頭趕回去與溫哥哥共患難,唯一能壓住這聲音的,就是冷冰冰的理智與責任感。

自己不是小丫頭了,不能任性做事,把命犧牲掉沒什麼,可若扯了溫家哥哥後腿,那就萬死莫贖……

無論什麼理由,自己都不能成為那個男人的負累!

因此,最理智的行為,就是先設法恢複本身戰力,弄清楚當前情勢,見機而作,說不定還能在最佳時刻幫上一把。

想著這些,龍雲兒讓自己冷靜下來,拿了一顆伸腿瞪眼丸放到嘴裡。

脫離戰鬥時,九頭妖龍的力量湧來,雖然只是被餘波擊中,腑臟仍受重創,傷得不輕。

不過,只要沒升地階,高階的自己就還佔便宜,肉身的內外傷,一粒伸腿瞪眼丸,短短時間內便能痊癒,反倒是破損的極意袍,想等自我修復完好,還得多花些時間。

伸腿瞪眼丸才剛放入口中,龍雲兒驟覺不妥,腳下發勁躍起,才剛離地,地面就被一股力量炸開,出現一個大坑。

……有地階來襲!

心頭劇震,龍雲兒半空轉身,拉遠距離,腳下步雲靴發動,凌空虛步,瞬息間就躍出三十多米,才剛落地,眼前就出現一道巨碩身影,鱷首人身,正是八大魔將之一的鱷魔。

同時,另一個聲音,也來自身後,同樣巨碩的兩米身影,鹿首猿身,是另一名魔將猿魔,與鱷魔前後夾擊,將她堵死在中間。

「……還真是夠給面子啊,駐守這裡的兩大魔將,一起來對付我這個小角色。」面對一場硬仗,龍雲兒還笑得出來,她不認為自己值得被這樣重視,九頭妖龍把兩名魔將都派出來擒抓自己,除非……

是要抓自己回去,亂溫去病的心,或是要脅溫去箔…

這表示,溫家哥哥目前還安好,而且恐怕九頭妖龍拿他沒辦法,才需要大陣仗地擒捉自己,反過去要脅他!

既然能看出這點,那自己要做的事情就很簡單,便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敵人稱心如意!

「賤人!妳……」鱷魔怒吼一聲,想先震懾獵物,對於能夠把這美麗女子擒回,自己沒有分毫懷疑,兩名魔將要擒她,頂多失手誤殺,絕沒有讓她走脫的可能。

然而,沒有料到的一點失算,就是自己才剛一吼,對面那美麗女郎就像發了狂的野獸一樣,主dng搶攻,瞬間爆發的氣勢洶洶,如海潮一般怒涌過來,似要把自己壓下。

鱷魔短暫失神,但迅速寧定,看出對方是想拚玉石俱焚,死中求生,可是連地階都沒有的弱小腳色,縱使奉靈,難道又奈何得了自己?

這世上沒有多少女爵那樣的變態人物,更別說,還有猿魔與自己前後聯手……

「臭娘們!妳找死1鱷魔在八大魔將中,號稱神力第一,一手大力擊尤其兇猛,看著龍雲兒靠近,一擊全力推出,預備先將這美麗女子的肋骨都打斷,轟成重傷,再半死不活地生擒回去,若非妖龍陛下命令必須活捉,這一掌就直接打爆她的嬌美頭顱!

龍雲兒看著這一擊,心裡平靜到連自己也嚇一跳,多少體會到當初碎星者,甚至是四大武神的心情。

……這是地階級數的一擊,而自己只是高階,換了七家八門的任何一個正常高階好手,此時的想法應該是:死定了!不死也得重殘!

……但為何自己冒出來的念頭,卻是想嘆口氣,然hu苦笑說:又是地階!

……越階戰打多了,最初很苦,但適應了以後,現在沒遇上地階,都覺得身上沒勁了呢!

龍雲兒微微一笑,溫柔淡雅的笑容中,沒帶有一絲殺氣,但正兇猛擊來的鱷魔,卻莫名一陣心悸,好像自己正朝什麼高度危險的東西衝去,獸類的本能,正向自己作著警告。

……豈有此理!

……她才不過是高階,怎麼可能會……

鱷魔錯愕中,手上攻勢分毫未減,卻感受到一股莫名波動,那美貌女子的一雙護腕,發出莫名震波,波動從無形無影,一下強烈到具現化,成為肉眼可見的光之漣漪,撼動大氣,往周遭傳去。

與此同時,這女子身上的氣息,也瘋狂強化,力量如潮水上漲,一下就從高階程度,提升到地階的層次。

……她奉靈了?

……但……她是什麼血脈?為什麼完全不見血脈形象?也感受不到血脈波動的?

鱷魔一下愣然,對面已經一拳轟來,在靠近的過程中,大氣不住被光之漣漪撼動,發生扭曲,連空間都為之動蕩,鱷魔當然理解這代表什麼!

……這女人的力量,奉靈之後,竟然強到這種程度了?

……不對!是那雙護腕,她手上持有神器!怎麼事先沒查到這一點?

……但哪怕是奉靈提升力量,加上神器助威,只是這種程度的話,也轟不穿自己身上的鱷甲,最多是受點傷。

三個念頭連環生出,鱷魔忽然看見,那女子的一隻眼睛,發著幽幽碧光,彷彿直透幽冥,那不是任何生者能擁有的目光,比妖魔之瞳更讓人心顫。

一下錯愕,對方的攻勢已到,鱷魔雖然出擊在先,但打出去的一拳,碰觸到萬古江山震的波動,指、爪、拳都生出彷彿被扭碎的痛,鱷魔不得不縮手回防,還不及喊痛,龍雲兒的拳已擊中左肩。

鱷魔自己都不能理解,那裡並非要害,皮甲厚實,千刀不能傷,可被打中之後,竟然像摧枯拉朽般碎裂開來,一條裂痕從傷處蔓延過半具身體,變成了嚴重傷害,跟著,鮮血大量噴洒出來。

直至此時,鱷魔才確認,自己已經毫無道理地重傷了,這傷害甚至危及性命,但幸好猿魔的一擊也要到了,自己能趁機脫險。

驀地,鱷魔目光瞪得老大,看見正攻向龍雲兒的鹿首猿魔,脖子出現一道血線,接著頭顱衝天飛起,而在那倒落地上的猿軀之後,出現了女爵獨孤劍的傲然身影。

~~網,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