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二十八章 都是套路(周一求紅包)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八章 都是套路(周一求紅包)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

萬古江山震,是當年山陸陵掃場用的大殺器,更是出了名的地圖炮,每次一放出來,就是周圍四面八方爆一片,龍雲兒陷入雙魔夾攻,仍能淡定,便是憑著這個底氣。

震波不只襲擊前方,同時也會幹擾與牽制後方的敵人,只要敢爭一線,在速度上佔優勢,未完成的夾攻,完全可能反被個個擊破,這是當初香雪的耳提面命,將她豐富的戰鬥經驗,一點一點傳授給自己。

照著教學所實踐的表現,被前後夾攻時,不可猶豫,傾盡全力,拚著受傷,也要快速先擊倒其中一方,突破夾擊封鎖,能打死突破目標最好,再回頭對付剩下的另一方,殺敵的手段最好聲勢十足,敵人死得越慘越好,這樣能對剩下的敵人起到震懾效果。

萬古江山鍾,這些時日以來,接受玉凈瓶的甘露養護,力量大有提升,連帶自己奉靈之後的威力,也大幅提升上去,全力一擊重創鱷魔后,自己猶豫著兩個選擇,是該繼續追擊鱷魔,看看能不能將之擊殺?

還是先與後頭的猿魔交交手,解掉後顧之憂。

最後決定是先行擊殺鱷魔,反正伸腿瞪眼丸還有,大可拚一次,但才剛動手,身後的猿魔氣息就消失,鱷魔也張大了嘴巴,像被什麼東西嚇到一樣,自己再補一擊,鱷魔嚴重受損的上半身,順勢裂成兩段。

然而,妖獸的生命力之強,實在大出意外,鱷魔身軀碎裂,頭顱落地,可在落下途中,頸圈中發出一道紅光,那顆掉落中的頭顱,就要遁空飛走。

龍雲兒吃了一驚,真沒料到敵人還有這麼一手,正想要設法攔截,一道劍光破空而過,青銅色的劍芒,直接將鱷魔之首,在痛嚎聲中消滅。

「劍公主1龍雲兒大喜,轉過頭來,看見女爵就站在那裡,猿魔的屍骸倒在她腳旁,威風凜凜,眉目含笑。

兩女碰面,都是歡喜,但卻沒有相互擁抱的心情,龍雲兒喚完一聲后,立刻蹲下地來,從鱷魔的破碎身軀中,尋找魔核出來,司徒小書也點了點頭,鳳首劍鋒割開猿魔身體,將魔核搜索出來。

龍雲兒頗覺奇怪,因為女爵素來高傲,殺敵撿寶的事,基本都沒怎麼在干,這回居然跟著自己一起,剖開屍骸取魔核,根本是轉性了。

「殿下,妳怎麼會……」

「你們的戰鬥,我看到了,你們……做得很棒。」司徒小書道:「我本來想幫著出手的,但沒找到機會,看妳往這邊過來,魔將也追來,我就跟著來了。」

說得簡單,實際情況卻是複雜得多,雖然被溫去病拒絕,自己還是堅持跟了來,一路遠躡,打著見機幫手的主意,刺殺妖龍是何等大事,就這兩個人哪可能成功?

肯定有需要自己出手的機會。

……哪想到,這兩個人的手段,真的是逆天到近乎變態,自己因為怕被他們發現,不敢太靠近,遠遠有很多東西看不清楚,不知道溫去病具體用了什麼手段,但至少自己看見,他沒動社稷圖,也沒用什麼驚人手段,就憑那兩支大鑄時沒人看得起的破邪箭,就把妖龍給打傷。

聽妖龍的痛嚎之聲,都不知多久不曾有人族,帶給它這樣的創傷了,那個男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那一刻,司徒小書真心後悔,如果自己也跟著去,三人連袂攻擊,說不定就有機會,更進一步創傷妖龍,完成任務……

雖然,可能在那之前,溫去病就把自己給踢下海了,他這頭孤狼,似乎不怎麼喜歡和人團隊行動,從龍秘書的動作看來,哪怕是她,溫去病也沒把完整的行動告知……

無論如何,那個男人已經證實,他絕不是空口說白話的人,說了要來殺妖龍,就真有殺妖龍的準備與底氣,只不過自己看不透而已,既然人家才是有本事的那個,自己還有什麼逞強的資格?

不配合著行動,難道要扯後腿嗎?

因此,這回也就放下身段,改變作風,先從收取魔核開始學起……

「我看見那兩箭了,是把魔核封於箭中,燃燒魔魂,逼出極限之能吧?真是好手段1司徒小書讚歎道:「有這種技術,如果數量一大,何愁妖龍不滅?就算這回殺不了妖龍,但在有實質破解法之前,我看妖龍還敢不敢頻頻製造魔將,送原料給我們1

這話將龍雲兒給點醒,溫哥哥的每一步,還真是籌謀深遠,如此一來,哪怕刺殺沒成功,可只要讓妖龍減少製造魔將,人族就能得到喘息之機。

想到這點,龍雲兒露出喜色,他那麼擅長步步為營,一步百計的人,對於主動置身險境,肯定有妥當安排,自己可以不用太擔心的……

司徒小書道:「妳知不知道,病僧他有什麼打算?我們怎麼配合?」龍雲兒苦笑搖頭,這個回答並不讓司徒小書感到意外,「是嗎?他連妳也沒說……

剛剛我遠看了狀況,九頭妖龍結陣將他困在底下,他好像也用某些手法加持,雙方對峙不下,但這撐不了多久的。」

「能有多久?」

「最多半天,運氣不好,隨時都會被打破。」司徒小書堅決道:「我們定要在那之前,趕去幫手,如果他有什麼別的打算,那肯定也會在那時候動手,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

龍雲兒點點頭,道:「我同意公主殿下的判斷,但妳怎麼會來的?妳是人族的最後希望,如果他失手了,起碼……」

「天命不可憑!千年來,這都出現多少個仙帝了,如果承接天命,就能打倒妖魔,拯救人族於水火,怎還會有九頭妖龍的猖獗?既然承接天命毫無意義,我留在那裡做什麼?」司徒小書認真道:「就在這裡,大家集合力量,一次把九頭妖龍打倒,如果不成功,那就一起死個轟烈,好過像青武陛下一樣,雖然成功逃回去了,卻一世被妖龍壓在心頭,日日夜夜面對妖龍的壓力,作它腳下的失敗者。」

聽司徒小書說得慷慨激昂,龍雲兒深有同感,由衷慶幸來了這麼一個好戰友,激勵了自己的鬥志。

不過,這股振奮並沒有持續太久,司徒小書的表情,忽然像被冰封一樣,凍在臉上,緊跟著,龍雲兒的狀況也一樣,兩人目光中都只看到相同的一個身影。

那個曾經叫青武仙帝的男人,雙瞳血紅,披頭散髮,全身充滿著狂暴、混亂、邪惡的氣息,鋪天蓋地而來,一下籠罩,就讓兩人喘不過氣來。

……

果然,雄心壯志沒什麼意義,一切還是要靠實力來說話。

在意識昏亂之前,龍雲兒最後浮出的意識,就是這個。

盤膝而坐,浮空飄在璀璨的金光中,溫去病緩緩運氣、吐納,凈化體內的壞死血肉。

以鉅量氣運,化功德之氣,奪天地造化,療育肉身後,自己的身體狀況,說好不是全好,說沒好又好得過了頭,這具新生**還有許多異處,彼此間的利弊得失,自己需得慢慢適應、摸索。

首先,已經破碎的寶相金身,並沒有因此重組,兩者是全不相干的事,而且,即使能重塑,自己也無此意,山陸陵從頭到尾都只是一個虛幻的形象,自己不想再擔,就讓死者好好安息吧。

自己目前的**,已經補完,雖然外表看起來還病懨懨的,但體力、元氣大致恢復,而且因為體內筋、骨、肉都是異種材料與乙太屍蠱所化,肉身強度還遠在尋常武者之上,遇到傷損,還可以用直接替換素材的方式療傷。

這種應該叫「修理」,而不是「治療」的生命形式,哪怕填補了本源,康復如初,溫去病也不曉得自己還算不算是人?

要完全掌控新生**,還需要相當的時間,這無疑是自己最缺的東西,要是有得選擇,肯定是充分掌握之後,再來和強敵作戰,但自己這一生中,向來就是時不我予,這種情況,自己一早就習慣了。

趁著與九頭妖龍對峙,自己把握每一分一秒,藉著療傷,竭力適應、調整**狀態,預備不久之後的將來激戰。

九頭妖龍,九雙邪芒閃爍的魔眼,分別自九方注視而來,與它們對峙的壓力可不一般,但眼下這個療傷的庇護所,是自己精心設計,妖龍看看可以,想強行突破,沒有半天時間絕對做不到。

當然這不代表自己安全了,九頭妖龍是善於布局的高智能生物,正面強攻不行,就會另尋他法,而自己最大的破綻,就是已經逃走的龍雲兒。

雖說自己在此,同樣也牽制住九頭妖龍的行動,但妖龍還有手下,如果放這些手下出去搜捕,龍雲兒的狀況可能就不妙了……

最是擔心的時候,外界忽然傳來了震波,九頭妖龍的聲音,轟隆隆地響起。

「病僧,你且睜開眼,看看是誰來了1光罩內,溫去病無言抬頭,暗自感嘆。

……套路!這世上最不令人驚奇的,就是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