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三十章 偷天換日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章 偷天換日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一個問題,九顆不同的龍首,開始急速運轉,思索著各種可能,但無論是怎麼想,這都是根本不可能的。

力量的差距擺在那裡,這個弱小的人族,不過是地階,如果沒有江山社稷圖這些神異,自己一下吐息就能殺他,哪有威脅性可言?

就算他暗藏實力,實際修為不下於青武仙帝,那也頂多是能支撐得久一些,能僥倖逃命的程度,根本不可能與己方相抗,至於說一招之內,就把人質從手上搶出,這何止是痴人說夢?

除非是當年的橫擊仙帝復生,否則,大荒西朝古往今來,再沒有第二人能從自己口中奪食!

念及這點,九頭妖龍不由又是一凜,因為這男子就是橫擊仙帝的隔世傳人,他現身至今,就是憑靠橫擊仙帝遺下的手段,屢屢給己方帶來麻煩,一而再,再而三,誰知道他後頭還有什麼?

……既然有這顧慮,和他賭豈不是上當?

……但這裡是己方的老巢,在此的妖魔何止千萬,當眾退縮,給這些妖魔看見,往後威望何存?

……可是,如果這男人僅是虛張聲勢,手上根本沒底牌,幾句話就唬得己方忌憚深深,這樣不也顯得己方很蠢?

進退之間,似乎變成一個兩難的問題,那個實力遠遜己方的男人,就算沒出手,都壓得己方進退維谷,這都算是怎麼一回事?

妖龍九首,都生出哭笑不得的感覺,但為了慎重,九個龍首悄無聲息地分為內外兩圈,內四外五,組成兩個包圍陣,外圈應付一切變化,內圈則不管不顧,只是看守人質,一有變化,就先把人質幹掉。

數百年來,面對無數刺殺,九頭妖龍從沒擺出這樣慎重的架勢,這回,如臨大敵的凝重,妖龍九首一面覺得荒唐,一面卻又不敢鬆懈警戒。

「……妖龍兄,敢不敢賭就一句話,我還沒說賭注是什麼咧,你怎麼就不敢回話了?」病僧陰惻惻的揶揄之笑,聽在九頭妖龍耳里,比什麼聲音都討厭,就是舉世最賤的聲音,但摸不清楚對方葫蘆里賣什麼葯,沉默以對無疑是上策。

「算了,橫豎你也不敢賭,大家直接見真章吧1溫去病的話一說,海底下的金芒陡然大亮,一種奇異的感覺,讓九頭妖龍頓生警覺,整個炎獄之海都在己方掌控下,可此刻,敵人用了某種玄妙手段,似乎正在與周邊空間結合,把掌控權接管過去。

………江山社稷圖?

一念閃動,周圍所見的景物,整個開始劇烈變動,滿布雷電的天空、滾噴著岩漿的沸騰海洋,色彩越來越是淡薄,取而代之的,是層層疊疊,此起彼落的千里石林、木峰、竹山,建構出一個奇妙的世界。

看到這幕奇特又陌生的景象,九頭妖龍幾乎驚呆了。

……那淫僧腦子莫非進了水?

……沒有同級數的力量,想用迷陣困住天階者?他瘋了不成?

……己方隨意一擊,哪怕只是身軀擺動,都能直接震破這個精巧,卻沒有實質拘束力的迷陣牢籠,更別說他這麼做,等於是將社稷圖的防壁打開,己方與他處在同一空間,再無阻隔可言。

……病僧這麼干,形同自殺,他難道是瘋了?

當然沒瘋!

在大海之下,溫去病仰望著巨碩得有如撐天柱的龍軀,心頭只有苦笑,雖然自己不是沒有準備後手,但被迫提前動用,後頭就少一件資源,如何把時間混過,再去救龍雲兒,就真只有束手無策了。

如果賈伯斯在此,事情倒是簡單,直接看獨孤劍死在眼前,不為所動,就解決了,這份冷酷自己沒能學到,也許自己能坐視一些不相干的無辜人死去,但獨孤劍……

好歹一夜夫妻百日恩,未曾過夜也念情吧!

溫去病心念閃動,一道白光從掌中綻放,瞬間就離掌而飛,破海飛出,上升到半空中。

本來抓在掌中的白光,飛到半空后,矯健如龍,化為一個無比巨大的光帶,盤旋於空,甚至比九頭妖龍的雄偉妖軀更大。

整個變化,只在瞬息之間,巨大的光帶落下,直直落在九頭妖龍身上,甫一觸碰,沾、纏、黏、捆,竟然將九頭妖龍直接捆祝

二級天階道器.捆仙索!

甫被捆仙索套住,九頭妖龍瞠目結舌,從沒想到這世上還有如此厲害的法器,能夠箝制住自己,別說和大鑄中打造出的那些兵器相比,就算和傳說中的一些神器比較,似乎都還猶勝一籌。

不過,這股驚愕感只有短短一瞬,九顆龍首眨眼間就做出相同的判斷,這條神異的索帶,雖然對己方有壓制力,卻不是太強,只要己方全面發力,幾個剎那間,就能把這索帶碎斷,能有什麼作用?

溫去病絕對不同意這個想法,捆仙索這件二級天階道器,實質威力比看上去還要猛得多,一旦沾著,在最初幾秒,封禁效果開到最大,二級天階以內,什麼神魔鬼怪,通通勁力封鎖,無法外發。

勁道、術力不能外發,仍作用於體內,防禦力分毫不減,該是刀槍不入的,一樣砍不進去,不能作為奪命的輔助,然而,只要力量不能外發,那便已足夠。

溫去病聚精會神,手中連結法咒,江山社稷圖發動變化,一道白光,彷彿變形無定的大手,由天上伸下,直探九頭妖龍中央,被釘在半空中的獨孤劍。

這無疑是探手入虎口的危險行徑,但這頭猛虎,現在正處於被拘束的狀態,九個龍首、九雙妖目,直瞪著天外伸來的大手,想要阻止,身軀卻處於僵硬狀態,無法動彈,力量也發不出來。

瞬間的停頓,九頭妖龍眼睜睜地看著那隻大手探來,抓住獨孤劍,就這麼虎口奪食,把人質給救走。

一招之內,當面搶人,溫去病的豪言壯語,超乎所有人的意料,當真實現了,但九頭妖龍無能動作,卻不表示營救行動能順利,一道劍氣恍若流星,來自天外,將大手絞碎。

淡淡的人影,從虛空中浮現出來,九頭妖龍的預留後手,披頭散髮的青武仙帝,早潛伏在一旁,等著狙擊。

大手的光影破碎,卻不見司徒小書,而海底下,溫去病微微冷笑。

……天階等級的潛伏,確實不好察覺,我一開始也沒發現,但江山社稷圖與周邊空間結合后,這裡基本上是我的世界,怎麼可能沒發現你?

……抽回中的大手,是誘敵目標,女爵早在大手接觸到的瞬間,就直接被轉移過來了。

光罩之內,就在溫去病的身邊,被釘住不動的司徒小書,已經醒來,溫去病並沒有將她放開。

有青武仙帝的案例在前,沒經過詳細檢查,哪敢隨便放人?

否則又是一個元靈被侵佔的傀儡,自己與她歡喜擁抱,不就馬上被捅一刀?

「哼1青武仙帝一劍劈出,似無定向,但劍光一出,先一分為二,再迅速分化為八,兩道劈向纏著九頭妖龍的光索,另外六道,射向四面八方,破壞江山社稷圖的空間封鎖。

救回人質后,溫去病就第一時間解除江山社稷圖與周邊空間的結合,把領域回縮,但自己縮得快,青武仙帝的劍光追得更快,沿途不住絞碎點點金芒,只差一點,就要成功破入海底光罩。

「當1一下震響,整座炎獄之海都在搖晃,青武仙帝面無表情,沒因為這一下失手而有反應,反倒海底的溫去病,卻是臉色鐵青,雖然咬牙忍住,沒讓鮮血嗆噴出來,可血絲仍從嘴角溢出。

及時抽回江山社稷圖,重新建立障壁,總算成功擋了青武仙帝的一擊,可江山社稷圖在抽回過程中,被他破碎不少,陣圖缺損,再擋這一擊,受損達到四成,這道最後障壁很快就將難以為繼。

本來以為能撐半天的,現在卻只撐了兩個多時辰,連一半也不到,真是計畫趕不上變化的鐵證,溫去病遺憾搖頭。

「……這老東西,入魔之後,居然把劍光分化都練成了,白白便宜了妖龍,有沒有入魔后必功力大增的典故?下次我也入魔算了。」青武仙帝原先的實力,溫去病大致有個底,劍光分化這種高層次東西,如果用得出來,在大鑄上早用來大殺四方了,不可能藏著。

以一化八,這是最粗淺的分化程度,和化為千萬,無數不在的程度,簡直沒法比,估計只是初步練成,這可能是與妖龍神魂歸一后的好處,畢竟多首類的妖魔,在這方面確實有先天優勢……

「叮1兩下細響,青武仙帝的兩道劍光,斬在捆仙索上,仙索卻沒有分毫破損,扛住了這一擊。

「……哪有這麼簡單,太一雖然是黑心商家,但賣的東西可都是真材實料,不是低級貨啊1溫去病冷笑搖頭,一下彈指,司徒小書如受震撼,睜開了眼睛,看見溫去病,正要開口,後者道:「別多說,好好看看,接下來的這一幕,對妳非常有參考價值,牢牢記在腦里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