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三十一章 九幽十八獄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一章 九幽十八獄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司徒小書被擒后,整個身體被封鎖住,但意識卻是無礙,周身發生什麼事情,她全都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是如何為溫去病所救,心情激動,只是動彈不得,直到溫去病一下彈指,破解了封鎖,這才恢復動作。

可還不及開口,溫去病的提示,令司徒小書為之錯愕,不解有什麼東西好看?什麼值得注意?

震天巨嘯,引起了司徒小書的注意,抬頭往外看去,只見被捆仙索縛住的九頭妖龍,通體異光環繞,與周邊空間共鳴,更隱約浮現形象。

岩漿噴涌,血河橫流,屍骸堆積,萬鬼哭嚎,許許多多不同的慘厲景象,儼然就是地獄的投影,隨著九頭妖龍的持續發力,虛渺的影像,越來越具現實感,地獄似乎與人間重疊,無數怨魂號哭聲,瀰漫過整個炎獄之海。

氣勢懾人,司徒小書顫聲道:「這是……九幽地獄嗎?」

「用詞正確點,九幽十八獄,這才只是首層而已,差得遠了。」溫去病道:「九級天階的道路,就是普通人提升次元,化為高次元存在的開始,最關鍵的兩項,就是提升神魂,還有開闢本身的內世界,依修練者個人的路徑不同,顯現出來的內世界也不一樣,大凡妖魔一類的,基本都是九幽顯現,層次越高,顯化出來的世界,越是細微、真實,直至最終與外頭的世界重疊。」

司徒小書愕然回望,這是天階之秘,對七家八門中的大多數而言,這不用保密,因為根本就沒人知道,自己多虧有一個好爺爺在,聽爺爺提過一些通往天階的修練要點,知道神魂重要,也曉得天階者會有內世界成形。

……但沒有任何人曾經提過,天階的修練,就是提升次元,化為更高次元的存在。

就連對於修仙,最老資格、最有經驗的玉虛真宗,都不曾點出過這方向,自己也從未想過,而溫去病一言點破,自己最初有些摸不著頭腦,聽不懂對方的意思,可深思一層,頓生醍醐灌頂之感,確實就是這樣!

可……這些難道不是絕頂機密嗎?就算是師徒之間,都未必會授與,他為何就這麼講給自己聽?這是為何?

「天階難登,而用一些輔助花樣強登上去的,往往都卡死在初階,進展不上去,檢討的時候,說是什麼內世界開闢不足,或是神魂不夠強大,其實都是本末倒置。」溫去病道:「次元提升是本,神魂強大,是為了承接次元變化所帶來的衝擊,至於內世界顯化,那是次元變化后,自然顯現的異象,可以由果推因,找出適合自己的修練之路,但倒果為因,就誤之大矣,這種情況,尤其容易發生在搞不清楚為什麼,莫名其妙登天階的那種……對!我說的就是承接天命的那些1

九級天階,道阻重重,對於站在天階頂上的那些大能,翻手拉拔個人進天階,並不為難,承接天命什麼的,多半就是祂們博弈下搞出的好事。

但踏入天階后,每一步提升,都牽涉到本身次元的提升、與世界的結合度,走的途徑如果不對,就會受到世界意志的排斥,越往上越難走,所以很多搞不清楚該往哪走、為何而走的,就會卡在初階,難以再進。

「仔細去看,感受九頭妖龍周身的波動,它是如何與這個世界契合?全部記住,好好感悟,它可能已經邁向二重了,看這等級的存在爆發力量,在這世界,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溫去病正色道:「妳是當前人族最有希望進級天階的一個,我希望,妳能靠自己的力量突破,踏足天階,只有這樣,才有希望將來殺掉妖龍,撐起整個人族的未來。」司徒小書聞言一怔,在感激之餘,更有一種感動心情。

……這個男人,果然不是單純冷血無情之人,他對整體人族還是牽挂的,若不然,就不會做出安排,還特別提點自己,想讓自己能夠承接大任。

……可惜,這一回,他怕是要所託非人了,只要能狙殺九頭妖龍,自己也會跟著回歸,就算能從這番際遇中得到好處,將來踏足天階,也無能撐起大局,維護大荒西朝的人族。

……但受了的人情就是人情,自己絕不會抵賴,將來等到回歸原世界,這個人情自己肯定會還。

思潮如涌,司徒小書一時出神,但九頭妖龍的咆哮,卻讓她把精神重新專註回去,感受著妖龍的狂暴之力,隱約有所觸動。

封刀盟是新興組織,除了爺爺,就連自己父親也沒踏足天階,而爺爺近年來幾乎不露臉於人前,更別說展示武功,所以自己都不知多久沒看過這樣的內世界投影了。

以前年紀小,未明其中關竅,現在得了提點,針對性去感悟,恍惚中確實感受得到,妖龍的龐大力量之後,隱藏著與世界的共鳴,隨著力量的不住增強,九幽地獄的形象越來越清晰,甚至約略演化出新生的地獄形態。

「九幽十八獄,妖龍兄如果成功踏足二重天階,應該能清晰演化其中三層地獄了,不過……妖族的修練,都是吃天賦本能的飯,常常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沒能清晰掌握的結果,境界和力量就有落差,達不到應有水準。」溫去病淡淡說著,心裡還在做著其他評估,青武仙帝連內世界都沒有,這種揠苗助長的水貨就別提了,獸尊嘎古也是差不多的狀態,路徑沒摸清楚,半隻腳踏上台階后,不知往哪舉步,練了也白練。

無論能不能殺掉妖龍,自己去后,獨孤劍是守護人族的最後希望,如果只是承接天命,化身仙帝,也不過是拖著一口餘氣死撐,必須要靠她本身的力量,強勢踏足天階,甚至上到二重,這才有實力守民護世。

能夠為她做的事情很有限,這回不該來也來了,逮住機會做個教學,能領悟多少就全看她自己了。

只是礙…這場面還真是讓人懷念呢,當年在碎星團,那個人也是這樣子,帶著己方四人在戰場上,看著天階強人的戰鬥,指點分析,向四大武神解說踏往未來的道路。

那時,聽著這些解說,如聞大道綸音,己方四人也是如痴如醉,心內狂喜,對未來的成長充滿憧憬。

……時光一去不復返,往昔若夢啊!

「吼1九頭妖龍的吼嘯,震破蒼穹,前後不過一分鐘沒到,捆仙索寸寸碎斷,化光消失,九頭妖龍脫困,暴怒得無以復加,狂暴之力肆虐下,別說海水,就連整個海床都在搖動,海底岩漿止不住地湧出。

但無論再怎麼憤怒,沉於海中的那顆金色光球,像是與這片天地同化,不受影響,無論多強大的力量打來,都難以撼動。

「病僧!你逃不掉的,不用半天,我會用最殘忍的方式將你殺死1妖龍憤怒的吼嘯,驚震八方,這是完全失控的怒吼,百里之內,那些比較弱小的妖魔,甚至被這一嘯之威波及,直接炸成碎塊。

但面對如此恐怖的威勢,來自海中的回應,卻異常冷淡。

「三歲小孩都知道的事,用得著大聲嚷嚷?臨死前我想好好睡一覺,時候到了記得叫我,再見1用法陣的擴音效果發出,語氣卻是冷到出奇,更有一種濃濃的戲耍之感,九頭妖龍暴怒如狂,引來的雷電狂笞海面,炸起浪濤萬頃,吞天蓋日。

然而,海底的光球依然懸浮,不動如山……

「……敵人越怒,我們就要越冷靜,哪怕被當成烏龜、懦夫看,都無所謂,打游擊戰的還怕被人笑烏龜,那像話嗎?」溫去病隨手關閉了擴音的法陣,淡然道:「妳傷得怎麼樣?」司徒小書搖搖頭,不願承認,卻也掩飾不下自己的傷重,人質的價值只在於性命,不管受了多少傷,所以對方捉拿時根本不會留手。

與青武仙帝一戰,自己可以說是豁了出去,硬著心腸去打,不管對方是否遭到操控,身不由己,都要一劍斬之,但最後的結果,委實令人失望,或者說……毫不意外。

實力差距擺在那裡,什麼該不該手下留情,這種事情根本不是自己有資格想的,光是竭力求生,就已經是千難萬難了,青武仙帝的實力,比大鑄上更強,自己拚命去戰,也撐不了幾招。

這不是什麼意外的結果,九成九九的越階戰,都是這樣的狀況,像溫去病那樣,雙方隔了一個位階,他還照樣去打,甚至還能踩著對方腦袋打的,何止是異常,根本是奇!

而奇可沒有這麼廉價!

最後,只能說是運氣好,對方意在生擒,不在格殺,所以自己保住了性命,和龍秘書一起被生擒回來,成了要脅的工具,反過來說,若不是因為溫去病在此,與九頭妖龍對峙,自己可能直接被幹掉了。

……又一次成為對方的負累,真是恥辱。

司徒小書想要開口致歉,卻不料溫去病直接手一擺,道:「你沒有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