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二章 痛哭流涕的女爵(周一求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痛哭流涕的女爵(周一求紅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截至目前為止,溫去病沒有說實質的應戰策略,雖然透過種種分析,確實有激勵士氣的效果,司徒小書覺得要對戰妖龍,不再是沒有希望的白日夢,但說到底,溫去病只是點出了可能存在的問題,可實質戰術,什麼也沒說。

「……當前的主要問題,倒不在妖龍的身上。」

溫去病頗為苦惱地冒出一句,司徒小書聽得目瞪口呆,這是什麼大口氣,居然說九頭妖龍已經不是問題了,難道他當真這麼有把握?

「麻煩在於青武仙帝,我們與妖龍戰鬥的時候,他肯定會從旁夾擊,兩面作戰,可能連逃生都做不到。」

「這……有差嗎?」司徒小書皺眉道:「又不是和普通的天階者對戰,會怕腹背受敵,妖龍有九個頭,力量均等,基本可以視為九個天階者,打起來根本是十面埋伏,還怕什麼前後夾攻?被九個敵人或十個敵人攻擊,有差別嗎?」

溫去病抓了抓頭髮,似乎有什麼想法,只是不好開口,司徒小書見狀,搶先道:「不管你有什麼計畫,我只強調一點,我不要只負責逃,我要戰鬥,和你一起並肩作戰,你說了我們是戰友的。」

「唔,妳的身體……」溫去病很質疑地掃了兩眼,意思不問可知,但司徒小書斷然道:「我知道你有辦法,我不怕痛楚,也願意承受一切代價,請你放手干吧。」

碰到這種死聽不進人勸的美人,溫去病也很習慣了,就當是還未成熟的武蒼霓處理就行,勸解是沒用的,只能打暈或是扔選擇讓她自己考慮,想當初,背後打暈武蒼霓的次數之多,讓自己將來會過早患上老人痴獃……

「我是有辦法。」溫去病道:「不是治療,只是壓制肉體傷害,短暫回復戰力,但要承擔很大的痛苦,危險性也很高,如果撐不下去,妳直接就爆了……而且……」

司徒小書道:「沒關係,我願意試,如果連這一步都過不去,就沒資格與你一起戰鬥了。」

抬起下巴,司徒小書的眼神中有倔強,更有驕傲,希望藉由這份主動,讓這個男人正視自己的存在。

「……和我一起戰鬥,也不是什麼好事礙…不過,算了。」溫去病轉身,似在懷裡掏摸些什麼,轉過身來,掌心已多了三滴血珠,反掌一彈,血珠就落到司徒小書身上,滲了進去。

剎時間,司徒小書眼前發黑,身體蜷縮,倒了下去,原本腦里還想著,這或許很痛,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咬緊牙關,不能叫出聲來,否則會給他小看了,哪知道情況遠遠超出預期。

這股痛楚,一下超越極限,痛到連喊也喊不出來,整個人一下就癱在地上,身體蜷縮,什麼鼻涕眼淚的全都出來,再強的意志力都不頂用,那三滴進入身體的血珠,彷彿是水銀那樣的異物,滲入血肉后,所經的每一處,都像一把快刀剖過。

骨與肉,筋與骨,身體里的每一份結構,像是逐寸被分解開來,速度奇快,偏偏整個過程還清清楚楚,精神異常清醒,品味著每一分的凌遲之痛,從出生到現在的所有傷損加起來,都不如此刻這一痛。

……那到底,是什麼葯?怎麼能讓人痛成這樣的?

這是司徒小書腦中,最後僅存的一點思考,而造成這一切的那個男人,正看著她翻起白眼,唾沫鼻涕流滿地的慘樣,不住搖頭。

「……這些年輕人真是一點用都沒有,才少少三滴,就這麼失態,想我當初啊,起碼也是大半個醬油瓶吧1

轉身探手入懷,不過是個障眼法,溫去病所拿出來的東西,是經過大幅強化后的乙太屍蠱。

作為諸天萬界排名前列的異物,它的效能既詭異又矛盾,既能填補血肉,化為一切物質,但又與生命體相排斥,接觸生機后,會猛烈爆炸,或是引起其他的不良反應。

溫去病以此鑄體多年,對它的特性之熟悉,普天之下再無第二人能及,當初就以超微量的乙太屍蠱,助龍雲兒肉身起變,現在看司徒小書一臉堅決,打死不退的模樣,他便毫不吝惜地幫上一把,順道讓對方知曉話不能隨便說。

三滴量的乙太屍蠱入體,比龍雲兒當時重得多,立刻與體內生機互斥,翻轉筋肉骨血,但也快速重整肉體秩序,屍蠱進行自我複製、增殖,藉此修補破損血肉,速度雖不是一瞬即成,卻也是以肉眼能見的速度,飛快修補,過程中,也持續進行破壞,然後再修補。

換了是個意志力稍微薄弱,肉體強度不夠的地階武者,現在的下場基本就是肉體全面崩潰,粉身碎骨的收場,但是對於女爵,溫去病還算有信心,她曾經挺過那麼多艱難險關,意志力之強,當世少有人及,這份量的乙太屍蠱,她挺的過去,而且,除了這一招,自己還真沒別的方法,能讓她以最佳狀態參戰。

時間分秒過去,癱在地上不住顫抖的蜷縮女體,漸漸止住了發抖,跟著,一下翻身,站了起來,立即伸手抹去臉上穢漬,先與溫去病對視,再滿臉驚喜地看著自己身體。

「……真的……都好了?」司徒小書顫聲道:「你這是什麼葯?又是什麼邪術?」

「不算葯,說來也是妳自己夠本事,挺得過去,剛剛還是有三四成可能,妳會直接轟的一下,炸個粉碎,不用煩惱上陣問題了。」

溫去病道:「現在也不用太高興,妳的那些斷骨、破損內臟,甚至腳上洞穿傷的血肉,都只是被特殊材料填補上,妳使用的份量太少,最多只有兩個時辰,這些被補上的部分,就會萎縮灰化,妳本身的元氣也會被大量掏空,如果不能在那時得到穩妥治療,那妳想不死都有點難度了。」

司徒小書搖頭道:「敵人不會給我們兩個時辰,足矣1

溫去病微笑凝視一臉堅決的女爵,道:「剛剛妳一堆鼻涕眼淚的時候……褲子好像……」

被提到這件只想立刻忘掉的恥辱,想到自己那可恥的醜態,剛剛全被這男人看見,司徒小書窘得無以復加,再聽到後頭那句,想到的就是自己除了鼻涕眼淚,該不會還失禁了?

第一反應,就是摀著玉臀,觸電似的往後彈跳出去,想先從他面前躲開,確認狀況。

前後只是數秒,本來一身英氣、慷慨激昂的女爵,瞬息就變成滿臉通紅,嬌羞靦腆的小姑娘,不同的風情,更添嬌色,連原本沒特別期待的溫去病,都暗自一贊。

「……妳這模樣,還不錯,比平常好看。」

「現在不是說這種話的時候1查覺到被捉弄,司徒小書臉現怒容,不悅地抗辯。

「說得好像我們有平常時候一樣,唉,都老夫老妻了,還這麼怕羞?」

隨口應答,出口后溫去病也覺得自己無聊,或許自己也有那種撩妹的不良天性,遇到這種話,就本能地反撩過去,真是全無意義的蠢舉。

「算了,忘記我剛剛說的吧。」溫去病正色道:「妳說得沒錯,我們的時間沒有兩個時辰,所以完全夠用,在這時間內,不是妖龍死,就是妳亡。」

司徒小書皺眉道:「為什麼是我亡?我們呢?」

溫去病哂道:「妳一個死就可以了,別扯我們,無論怎樣,我都會活到最後,然後下一次,再下一次,不斷嘗試更有效的殺龍方式,直到踩在妖龍的屍骨上跳舞為止1

若是之前,司徒小書對這玩笑肯定沒好感,但看了這男人的數場戰鬥,一個敢孤身潛入妖龍近側,當面射牠兩箭,還以己身吸引妖龍,掩護同伴撤退的男人,沒人敢說他是懦夫的。

溫去病道:「既然妳能挺過來,恢復戰力,那這件東西就交給妳。」

說完,溫去病從懷中扔出一塊小印,司徒小書接過後,只隱隱看出此物非凡,卻不知端倪,問道:「這是什麼?」

「半天印1

「半天印?」司徒小書一驚,險些小印脫手,「千年前,橫擊仙帝點二十八將的半天印?直接讓人踏足天階的那個?」

「就是那玩藝兒,不過沒那麼神啦,我研究過了,這東西只能短暫讓人晉陞天階,想要固化,還需要配合其他手段……絕對會讓當事人後悔幾輩子的那種手段。」

溫肉是我們的最後底牌,使用它,妳能在短時間內,獲得與青武仙帝一戰的力量。」

司徒小書驚道:「你有這樣的神器,為什麼一早不用?」

「用來幹什麼?找死嗎?」

溫去病看司徒小書的眼神,像在看個白痴,「妖龍也是天階,還可以當成是多個天階來看待,不摸清楚牠的狀況,直接變身成天階去戰牠,不過和青武仙帝同一收場,以前又不是沒有天階來過……關於怎麼使用,我有一個計畫,具體的策略是……」

聽溫去病講述殺龍之計,司徒小書瞠目結舌,錯愕道:「不行!你這樣做,那龍姑娘不就太可憐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