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碎星物語>第三章 無視防禦的一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 無視防禦的一箭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

? 人質威脅無用,九頭妖龍持續向海中光罩施加壓力,以碩大無朋的妖軀不住撞擊,力求將光罩破壞。

早已滿是裂痕的光罩,在這股瘋狂暴力摧折下,很快就到了崩碎邊緣,但操作者在其中不住演算,填縫補缺,讓本該破碎的光罩,補回先前狀態,就這麼反覆拉鋸著。

在這場拉鋸戰中,九頭妖龍佔盡優勢,防守的一方不可能支撐太久,一切只是時間問題,但看對方拚了命也要守住的堅持,九頭妖龍開始感到一絲懷疑。

病僧這個人,在接觸過程中顯出非常複雜的人格,一些交互衝突的複雜言行,讓分析他的可能行為,變得非常困難:小說3w.zhuzhudao.combr=:小說

人格上,他忝不知恥到了破天荒的程度,簡直是會走路的無恥;但在行動上,他勇猛強悍,簡直不曉得什麼是畏懼,在數百年裡的刺客中,他的勇敢絕對能排入前三。

這些複雜訊息交錯在一起,現在九龍首分別研判他的思維與可能行動,居然鬧出意見分歧的狀況。

他會逃跑?會拚同歸於盡?從他個性的不同面切入,似乎都有可能,難以做出預測,而不可預期的敵人,也就是最棘手的敵人。

九龍首交互表達意見,不同的判斷,以致針鋒相對,漸漸有些煙硝味,這更讓妖龍感到煩躁,隱隱約約,牠曉得這是先前元靈分化太過的影響。

妖龍九首,九魂集於一身,在分割神魂上,比其他的生命體有先天優勢,每個龍首分割出一份,就能輕易分出九份,而天階路渺渺,找不到前途,唯有持續鑽研神魂,自我分割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先前還好,但自從一個分靈為病僧所擒,並且被毀滅后,本身狀況就開始受影響,大鑄上被消滅兩個,又有兩個消耗在青武仙帝身上,失去了這五道分靈后,那五個龍首都益發顯得容易激動,情緒不穩,魂力削弱的情況。

只要休養上十年八年,這傷損並非無法恢復,但今日……神魂被削弱的影響,似乎特別明顯,這情形是從……中了那兩箭之後開始的!

早先忙於對戰、對峙,加上那兩箭沒什麼實質傷害,不過小小皮肉傷,就沒特別去注意,現在重新意識到這點,九龍首同時思考,一些被忽略的訊息登時被注意到。

那兩箭,命中后的威力不強,但為何能夠命中,這一點就很不尋常,己方周身都有氣罩護盾,沒到地階頂峰,攻擊根本無法突破妖氣屏障,就算能夠打穿,堅實妖軀可擋千刀萬刃,想要造成傷害,也是非常困難。

可那兩發破邪箭,基本沒有什麼突破的過程,簡直是無視己方的所有防衛,瞬息貫穿妖氣護罩,再打穿堅不可摧的妖軀,最後之所以沒造成什麼傷害,是因為箭本身的殺傷力不強,如果換成是其他的大殺器,配合這無視防禦的特性,後果就整個不同了!

意識到這點,妖龍九首都為之顫慄,這是多麼致命的危險,先前竟然視若無睹,但病僧既然握有這樣的能力,又為什麼只用一次?他現在藏於社稷圖中,又是在做什麼打算?

『……殺傷力不強的箭,射了有什麼用?他為什麼不持續攻擊?』

『增強殺傷力的方式,箭矢類,最有效就是淬毒,難道箭上有毒?』

『我們的妖軀堪稱不破,萬毒難侵,什麼毒物能傷到我們?更何況,內視之下,並沒有發現任何中毒跡象。』

『或者是極為隱密,我們無法識別的毒物,對上病僧,不得大意,更何況這麼推論的話,他之所以不逃,一直祝就有很好的解釋了;

『他在拖延時間,想等毒發?』

諸多龍首所推出的這個結論,著實令牠們驚愕,但要說採取策略,看似至高無上的妖龍陛下也犯了難,要怎麼防禦一種根本找不出來,甚至不知是否存在的毒素?

難道為了這個,把病僧從必殺變成必生擒,然後再拷問?兩件事的難度天差地遠,等於搬石頭砸自己腳,沒有比這更蠢的事了!

『毒物存在與否,不能確定,但他只用那一次,顯然這技術有其限制。』

這個推論提出,獲得其他龍首確認后,其他的補充馬上出現。

『可能是材料珍稀,因此受限,破邪箭上有我們看不出的奧秘,他這攻擊只能透過破邪箭來進行。』

『距離可能也是關鍵,破邪箭必須在一定距離內近身發射,否則他大可不必冒生命危險,潛至離我們那麼近的地方,以至於自己跑不掉,只能住!

『那要防這一箭,首要關鍵在於不能讓他近身?』

『合理!又能無視防禦,又能遠距離發動,普天下哪來這樣的好事?』

妖龍九首快速交換著意見,匯流出共識來,意識煩躁又如何?魂力削弱又有何懼?雙方實力差距擺在那裡,如果己方沒察覺到破邪箭的威脅,對方或許還有點機會,但己方既然察覺到了,便能將計就計,反過來讓病僧含恨以終。

這個基本構思才剛擬定,海底下就一陣騷動,苦苦支撐的光罩,終於在妖軀撞擊下碎滅,而在光罩破裂前,裡頭的兩個人搶先沖了出來,猶如兩支箭矢,射出海面。

兩道人影,甫出水面,就對擊一掌,藉著這一擊的力量,一個借力躍起,飛得更高,越過妖龍九首,直闖中央,要搶救內中的龍雲兒;另一個,則抖出一件長衣,往身上一罩,氣息登時生變。

術式武裝.冥界屍龍!

溫去病術式著身,整個氣息驟變,繞著妖龍的巨軀飛馳,打出一道又一道的爪勁,攻襲妖龍,分散牠的注意力,讓上頭突襲的人,能夠順利救人。

底下溫去病一輪狂攻,上方司徒小書飛身而去,眼看就要穿過封鎖線,接觸到龍雲兒,半空中的大氣陡然一滯,所有空氣彷彿被固化,困住從空而落的司徒小書。

同時,一道**帝影出現在天上,早已等待在那裡的青武仙帝,顯出身形來,凌空一劍,直斬被定住的司徒小書。

妖龍九首,眼中都露出相同的得色,之所以刻意一值把人質擺在這裡晃,就是為了以此為誘餌,讓你們來搶,直接拖入陷阱里,如今……起碼網到了一個。

『不過,獨孤劍剛剛傷得那麼重,怎麼一下子傷勢盡愈?還龍精虎猛地衝上天?』

這個疑問才剛生出,司徒小書身上就冒起金色的火焰,一顆小印自懷中浮出,大放光明,迅速融入她體內,與之結合為一,瞬間,司徒小書身上的氣息,直線三級跳,澎湃氣機,牽動風雲變化,凝結大氣所形成的禁錮,再不能影響她。

一股股力量往外釋放,震鬆了九頭妖龍所施加的束縛,更讓妖龍大吃一驚,九個腦袋接收到同一訊息,卻沒有一個腦袋能理解這是怎麼發生。

『這是天階之力,獨孤劍幾時突破的?』

『沒這可能,獨孤劍若已突破,怎麼會沒有天地異象?我們又怎麼可能一無所知的?』

『沒有天地異象,不是正常的晉陞天階?那還有什麼技術讓人快速成為偽天階?』

九頭妖龍並非無識之輩,結合司徒小書身上的情況,答案很快就出來了。

『半天印;

『橫擊仙蒂的點將神器?』

『消失了千年的秘寶,怎麼會又出現了?定是病僧作梗;

要想到這答案,幾乎不費吹灰之力,而司徒小書晉身偽天階,爆發天階之力后,所採取的行動,更是令妖龍吃驚,她竟然放棄了營救人質,第一時間合身化光,飛射向天際的青武仙帝。

……帶著人質一起作戰,等於是自負累贅,形同找死,既然照顧不過來,我急著搶救人質幹什麼?

……橫豎妖龍不敢動人質,把人質放在妖龍手裡,比搶回來留在身邊更安全,且看到最後,這人質是綁住了誰的手腳?

……搶救人質的行動,打一開始就是佯攻,目的是引出敵人後手,尤其要把潛伏在現場某處的青武先帝拉出來,化暗為明,以絕後患。

這些,全都是溫去病的計畫,司徒小書當初聽到的時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男人居然舍龍姊姊不救,放著她落入敵手,如此心狠?

然而,面對質疑的溫去病,卻堅定得有若磐石,「妳不可能比我更在乎她的安危,但我敢對妳說,雖然這戰術有風險,但我相信她作為人質,一定比作為我們的戰友更安全。」

溫去病都這麼說,司徒小書也只好這麼相信,而這戰術也進行到關鍵一步。

「妳與青武陛下纏鬥,只要能拖住他,不讓他參戰就行,我在這時候殺掉九頭妖龍,如果計畫成功,有千分之一的機會,妖龍死,陛下回復如初,這是……最好的狀況。」

彷彿實現這完美預想,當司徒小書撞向半空,與青武仙帝對拚一擊,不住搶往妖龍近身的溫去病,手中一支黑箭乍現,漆黑邪氣,汙穢深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