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四章 運氣不好是種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運氣不好是種罪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兩名敵人殺出海底后,比起縱躍如飛,搶救人質的司徒小書,九頭妖龍的大半精神,其實都放在溫去病身上,只看他不但不逃,還變出術式裝甲,近身攻擊,就不難想像他的打算。(mianhuaang.LA好看

『是想拉近距離,使用破邪箭吧?』

『他休想故技重施!這回要他付出慘痛代價。』

『不可大意,病僧多詐,早先發破邪箭之前,還故意用別的箭矢來誤導我們,說不定這回還有別的詭計。』

『不錯!他與女爵分頭進擊,說不定,他自己負責誘敵,破邪箭其實在女爵手上,由女爵負責發箭。』

『有這可能,不得不妨;

類似的想法,在九龍首之間一早交流成形,牠們故意對溫去病的想法佯裝不知,等著圖窮匕見的那一刻,後來女爵轉向,攻擊漏了形跡的青武仙帝,這著失算固然讓九龍首惱火,但也徹底排除了女爵持破邪箭攻擊的可能。

而當溫去病終於拿出了那支黑箭,九頭妖龍幾乎從心裡發起笑來。

……沒拿出來的暗器,最讓人覺得危險,既然東西已經在手裡,就沒有威脅性了。

……就算真能無視防禦,也不代表防不住,比如說,在這近距離,直接將你連箭一起滅了,未出手的箭,有什麼殺傷力?

剎時間,互相都準備許久的雙方,都在心內冷笑,要發動預備中的連鎖攻擊,但也就在一切發動之前,妖龍忽然有了怪異動作。

妖龍九首,原本都在注意著溫去病的攻防,暗自凝力,想集九龍之力,一擊殺他或擒他,整體的動作看似各有方向,其實存著配合默契,發揮一身九魂的優勢。

可其中的一個龍首,突然有了異動,脫離了戰鬥序列,做出了全然意外的動作,牠張開大口,一下反噬被定在中央半空的龍雲兒,在其他人、其他龍首能干涉之前,一口便將她吞了下去。

這個突如其來的異變,讓敵我雙方同時看傻了眼,如果說,剛剛是雙方都準備發出致命一擊,氣氛緊繃,近似時間停止,現在就真是五雷轟頂,腦中空白。

溫去病固然傻眼,連九頭妖龍自己都驚怒交集,停頓的一秒,在內部瘋狂質詢與開罵。MianHuaTang.la網

『你瘋了!為什麼吃她?』

『她身上有純血龍氣,神魂更存在不明的玄妙,很可能解開我們天階路上的難題,你這麼做是什麼意思?』

『吞食她,有可能直接令我們獲得提升,但這可能百不足一,而且要吞也是吞食神魂,直接連肉體吃算怎麼回事?』

『如果吃了之後沒效果,我們豈非白白浪費這個機會?天階路上,何處再覓指引?』

『或者,他根本是只顧自己!想獨自一個吃了,自己得好處,壓根沒想什麼我們;

『太過分了,怎能這樣?我們是一體的,怎能如此自私?』

錯亂的指責下,有一個聲音冒出,初時還帶幾分膽怯,卻迅速變得異常硬氣與火爆。

『老子就是吃了,你們待怎地?撕殺、破壞,才是妖魔本性,哪來這麼多的考慮盤算?老子曉得她重要,但老子就是想吃,他媽的忍不住了,你們嗦什麼?』

這一個狂亂的宣告扔出,集體意識之內,整個炸鍋了!

『你這是什麼態度?』

『明明就是你做錯,還敢這麼大聲?』

『如果不是還有正事要辦,只憑你這態度,我就和你沒完;

『沒完你又怎樣?咬我嗎?你有種就來啊;

非常可笑的情況,但數百年來合作無間的一體九魂,此刻在相連的意識之內,爆發了激烈的爭吵,這是從來不曾有過的鳥事。

在這片混亂中,仍維持清醒的幾個意識,冷靜地察覺到不妥:陷入爭吵的那幾個意識,都是分靈有損,魂力耗損較多的,而動口噬下龍雲兒的那一個,不但分靈有損,更還是不久前被破邪箭射中的那個,難道……這就是破邪箭的效果?

短短數秒間,不光是九頭妖龍陷入內部混亂,就連溫去病都傻掉了。

「龍雲兒在敵人手裡,比在自己人身邊安全」的豪語,言猶在耳,現在卻被啪啪啪打臉,不但臉腫,連腦袋都快要飛掉了。

三支破邪箭,燃燒八名地階魔物的心核,產生的瘋狂力量,直逼天階,堪比神器,這是平家人所知道的部分,但哪怕是神器,對上妖龍也不可能必殺。

破邪箭真正的關鍵,是融入其中的妖龍分靈,當初自己將之擒獲后,進行分解、提煉,配合法陣,一同刻烙在破邪箭的內部,一經射出,形同分靈回歸本體,只要推進力足夠,幾乎可以做到無視防禦的效果,因為沒有哪個妖物的護身屏障,會阻擋本身的一部份回歸。

而這個已經被提煉改造的分靈,回歸本身後,就會形成一種專對神魂的污化之毒,以大荒西朝對神魂的理解水平,九頭妖龍基本是不可能察覺,就算髮現了也無力處理的。

所以,整個殺龍計畫,自己要做的事情非常簡單,就是先用兩箭射中妖龍,等待毒素行遍九頭,汙染完成,再用最後一箭補完,將潛伏的毒素引發,那無論妖龍的肉身有多強大,該死的仍然要死,對付天階者,攻其神魂是關鍵,白痴才猛打肉身。

計畫到了這階段,本來可說是相當成功,自己還有一兩著後手沒用到,就要發最後一擊見真章了,哪知道異變陡生,九頭妖龍居然一口把龍雲兒給吞下,看見這一幕的自己,當場就呆了。

……九頭妖龍這是幹什麼?為什麼把人吃下去了?牠不曉得這個人對牠的價值嗎?可如果不重視,為什麼之前不敢傷她?既然重視她,現在這一口是怎麼回事?

……或許,自己錯估了九頭妖龍的理性,混亂與無序,本來就是妖魔天性,自己一度以為九頭妖龍踏上天階,登臨本方世界妖魔頂端,已經掙脫了天性束縛,變得理智,但……似乎並非如此。

……又或者,是破邪箭的效果太好了,吞下龍雲兒的那個龍頭,好像就是自己早先射中的那一個,沒將這可能提前算出,自己可以說是非常失策,哪怕事先一遍遍考慮各種可能,盤算會遭遇的各種狀況,竟然還是漏了這一條!

想要成為名軍師,除了個人智略、謹慎小心之外,另外的一個重點就是運氣,否則算得再多,運氣奇差,計畫總是遇上意外來撞,怎麼算也沒用。

而如此一來,情況也變得複雜,必須要立刻將龍雲兒救出,或是馬上幹掉妖龍,否則便是終生遺憾,這回……可是結結實實給自己上了一課。

事不宜遲,溫去病作勢要發動箭上的推進法陣,但動作一度停頓的九頭妖龍,卻也採取動作。

「休想得逞1

劇吼聲中,九頭妖龍掀起驚濤狂浪,萬噸海水翻衝上天,恐怖的力量,相形之下,溫去病身如螻蟻,被直直掃了出去。

九龍合一之力,本來能一舉困殺病僧,但因為腦識一團混亂,有幾個火爆難停的龍首,猶自吵個不停,根本做不到九龍同時發力,而破邪箭的威脅已近在眉睫,一擊若失手,那就是拿自己的性命來開玩笑了。

妖龍不是賭徒,九龍共議的結構,牠行事其實非常重視風險,更不願意在大佔上風,全無必要的情形下,拿命來冒險,所以當機立斷的選擇,就是先把人逐退,不讓他有機會近距離使用破邪箭。

蘊含著澎湃力量的大浪,將溫去病整個掃了出去,拋向十數裡外的遠方,同時,九頭妖龍鎮住內部騷亂,張口噴吐出一道橫斷空中的火焰洪流,襲向司徒小書。

與青武仙帝激戰中的司徒小書,一直也留意九頭妖龍的動向,這記攻擊到來,她搶先展動光翼,高速飛衝上天,從容躲過,而這一擊的目標顯然也不在她,因為戰鬥被打斷後,青武仙帝沒有趁勢追擊,反倒折返方向,朝著被衝到遠處的溫去病追去。

……持有破邪箭的病僧,是不穩當的危險因子,不適合直接對付,還是讓青武仙帝去處理,破邪箭對青武仙帝無效,而少了病僧,區區女爵,縱然上了天階,還怕不手到擒來?

這是九頭妖龍的盤算,但司徒小書也心裡有數,因為在此戰前,溫去病一早分析出這個可能。

……截至目前為止,除了妖龍吞人,其餘基本都在那個男人的預計中,照他寫好的腳本上演。

司徒小書浮現這個念頭,對溫去病的佩服更甚,卻也明白,這個男人雖然可敬,卻絕不是算無餘計的那種人,否則也不會出現意外,而這意外若不糾正,恐怕接下來的計畫都進行不下去……

「妖龍,受死1

身形空中一轉,司徒小書凌空飛向妖龍,鳳首劍猛斬了下去,天階力量流轉,強光凝聚,化為一把十米長的巨劍,直直斬上了妖龍的巨軀。

……那個男人要對付青武仙帝,那就由自己來把龍姊姊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