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五章 刀與劍的抉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刀與劍的抉擇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溫去病被大浪掃出十數里,並不是落往岸邊,而是直墜大海的另一側,九頭妖龍對他顧忌甚深,壓根就不敢把他摔落到陸地上。

能把人掃出十餘裡外的力量,如果集中凝聚,正面挨上一下,溫去病都不敢說自己有什麼下場,但換成掀起浪濤,被大浪拍出去,要承受就容易得多,摔落海中的時候,溫去病甚至保持住清醒,立刻翻身活動,卻不是急著躍出海面,而是往深海潛去。

……與妖龍游斗,可以避重就輕,但事情到這一步,自己要面對的必是青武仙帝,他可沒有龐大身軀,游斗基本不可能,只能有多遠跑多遠,盡量拖時間。

……獨孤劍不是笨蛋,看得清楚形勢,應該能趁著這時間,努力去把龍雲兒搜救出來,方便自己進行下一步,目前自己則需要儘力為她爭取時間。

想法基本是這樣,但實行起來就不那麼容易了,溫去病在海中身形才動,周邊海水就整個被高壓凝固起來,讓自己不能動彈,整個人連同數米長慨塊,一起被提出海面。

海面之上,青武仙帝雙腳浮空,披頭散髮,血紅的雙目透著邪芒,輕易將封鎖對象由海中拘提出來,盡顯天階者難怪啤

然而,溫去病也是應對這種壓制的老手了……

寶相金身還在的時候,拚著傷損自身,爆發霸絕大力,強行突破封鎖,是一個令他痛恨很深,卻又非常有效的辦法,現在沒了寶相金身,卻多了其他的應對法。

雙極輪.天下卸!

施展雙極三絕,本來就不是非要雙手不可,心念一轉,通體卸勁,整個人像是塗抹上一層滑滑油膏,身如游魚,一下就從被凝固中的水塊中飆竄出去,那些壓制、封鎖,竟似全然鎖他不住,連青武仙帝都愕然一頓。

……大鑄時,只能扛,不能逃,許多手法難以發揮,現在重點是拖時間,你這徒具境界與力量的半調子天階,抓得住我再說吧!

溫去病脫出束縛,鑽入海中,青武仙帝的追擊立刻便到,如雨劍氣,密集落入海中,海面炸出無數衝天高的水柱,卻分毫不見溫去病的蹤影。

冥界屍龍也是龍,龍式裝甲入水,在速度與敏捷上大佔優勢,溫去病高速潛水,猛往海底鑽去,青武仙帝對水似乎存有某種忌憚,只是在海面上攻擊,不願進入海中,雙方一攻一逃,把周邊環境瘋狂破壞,卻也形成拉鋸,一時難分——

在另一邊的戰場,司徒小書奮力與九頭妖龍戰鬥,這是自己與妖龍的第一次面對面戰鬥,卻又不是,因為自己有著劍公主的戰鬥記憶。

獨孤劍的記憶,傳下來的並不完整,可唯獨與九頭妖龍的那一戰,刻骨銘心,想忘也忘不掉,記憶清晰地傳來了下來。

當時,獨孤劍武技未成,只能憑藉奉靈術,勾連血脈,短暫提升到地階,與同伴一同搏殺妖龍,這充滿激憤的義行,最終變成一樁慘劇,連素來以大義為先的司徒小書,都由衷納悶,這些人是哪裡來的信心,認為刺殺有勝算的?

當看見同伴一一慘亡,劍公主的悲憤心情,自己都還能清晰感受,而今時今日,自己帶著足夠報仇雪恨的力量,重新殺回來,要為劍公主雪恥。

相較於那奉靈后激發的短暫地階力量,此刻的自己,不但已經是真正的地階,甚至還擁有了天階之力,成為偽天階。

力量灌入,鳳首劍發著強光,化成一柄十米長的巨型光劍,斬在妖龍的身軀上,勁道強橫,將那一條龍軀砍得搖擺橫跌出去,雙方真正是站在相同基礎上戰鬥,再不是之前蚍蜉搖石柱的徒勞。

可九頭妖龍的軀體之強,也在此時盡展,司徒小書的天階之力砍下,妖軀上僅留下一道白印,連血都沒滲出來,恐怕還要在原處多砍上三五次,才能砍開妖軀,造成可觀傷害,而在其餘八首環伺下,這根本沒有可能。

幸虧,先前在光罩中,溫去病一早和她研擬過策略,對著妖龍,不能硬攻,只能憑著天階之力避重就輕,拖延時間,等待他發出那關鍵的一箭。

「……哪怕只是偽天階,天階之力可不假,對妳更是難得體悟,妳在戰鬥中多加留心,細細感悟,比較這力量與地階層次的差異,能幫妳提前奠下登天之路的基礎,不過……有一點必須要注意。」

溫去病道:「妖龍畢竟有九頭、九身,和牠們比靈活、比速度,基本是踩著刀尖跳舞,是險中之險,最糟的情形下,妳要有硬拚一記突圍的準備。」

語氣中帶著質疑,司徒小書聽得出來,溫去病真正提示的,不是要有這樣的準備,而是在擔心自己有否這樣的能力?

哪怕擁有天階之力,人身對上妖身,在力量上也處劣勢,更別說那邊有九個,以九圍一,力拚絕對是沒有選擇之下才行的下下策。

不過,下下策總好過束手無策,溫去病希望,女爵能有一些壓箱底的新招或未用絕招,在必要的時候,用來突圍逃生。這個期許,司徒小書讀了出來,而自我審視一番后,自己確實有這樣的絕招。

女爵傳下的技藝,不管是鎏金劍氣,或是新練的分光化影劍,目前都已經到了瓶頸,沒法提升,但如果自己豁了出去,使盡自己所會的一切絕學,那有幾式絕學使出來,還有可能超越鎏金劍氣,打妖龍一個措手不及。

……封刀盟的絕學!

這些時日以來,自己雖然都使用女爵的劍藝,可家傳的封刀盟武技,自己卻沒擱下,在心中反覆構思、演練,甚至嘗試刀劍合擊之技,這些成果施展出來,肯定能讓人嚇一跳。

然而,這樣做的麻煩是……溫去並龍雲兒除非是瞎子兼白痴,才會認不出來,當初太一給自己的遵守規則中,就有著不能泄漏身分這一項,要是被她們看出端倪,後果可能是……

仔細想想,溫去病那傢伙肯定沒有背負相同規則,才能肆無忌憚,要不然,他在自己面前泄漏那麼多訊息,早該被太一天罰身亡了。

權衡得失,已輪不到自己顧忌了,但這自己目前的最強一擊,將不會用在突圍逃命,而是破開九頭妖龍的剛軀救人,現在所該做的,就是鎖定位置,找准出刀的地方,自己只有一擊的機會。

……目標,在哪裡?

這問題,在司徒小書腦里已不知盤旋過幾回,她一面閃躲妖龍的攻擊,展動背後光翼,高速騰挪移位,伺機還擊;一面心念急轉,尋找可能的救人機會。

過程中,險象環生,好幾次被妖龍發出的火、雷攻擊打個正著,如果不是天階力量護體,別說受創,早就殞落身亡了。

……如果,能有一點來自妖龍內部的信號就好了。

情勢益發艱困,司徒小書忍不住冒出這個念頭,卻不知在自己這麼想的同時,妖龍體內,一個意識也正在蘇醒——

失手被擒時,龍雲兒基本沒受什麼傷,她認知非常清楚,面對彈指可殺自己的強敵,沒必要的反抗純屬自己找傷,還不如保留戰力,伺機而動。

後來被交到妖龍手裡,牠們往自己身上施加封印,自己也就暈了過去,牠們似乎還想立即分解自己的神魂,進行抽取,但萬古江山鍾護主發動,在體內張開一道屏護,讓妖龍們沒法得手,只能慢慢試圖破解,工作先行擱置。

被封禁住肉身的自己,看似昏迷,但未徹底失去意識,隱隱約約,自己還能夠思考,只是接觸不到外界的訊息,睜不開眼、聽不見東西,也「醒不過來」。

但也在這樣的特殊情形下,被金剛禪定護住的神魂,像解脫了束縛,開始飛快運轉,來自周邊的強烈妖氣,或者說……龍氣,給予自己極大的刺激,血脈活化,甚至……幾乎是在躁動了。

與外界斷絕聯繫的意識,依循血脈本能,向內回溯伸展,接觸著血脈源頭,正常情形下,這不是容易的事,對血脈源頭的接觸越深,血脈覺醒的層次越高,與本身結合的力量也越強,能夠深度追溯,都是地階以上才做得到的探索,需要專門功法,長時間的練習,並且要承擔相當的危險性,稍有不慎,自身魂識就為血脈源頭所奪,成為行屍走肉的廢人,或是只余原始本能的獸類。

自己離地階還有一段間距,但經過香雪強化的神魂、金剛禪定的密集修行,讓自己提前擁有了越階的能力,而來到大荒西朝後,對奉靈術的頻繁練習與使用,勾連的雖是神器,使用的技巧卻是相同,也讓自己一下就進入狀態,神魂順著血脈回溯,不住深入。

後來,不知外頭髮生了什麼事,這個進程流速陡增數十倍,源源不斷的九龍之氣,高速湧來,滋補著血脈元氣,異常的狀況,讓龍雲兒不由得懷疑,自己該不會被妖龍給吞了吧?

在這異常情形下,連帶神魂也受到刺激,彷彿脫體漂離,輕飄飄地飛向深不見底的黑暗。

不知過了多久,眼前豁然開朗,一個陰森荒涼,沒有半點光明的世界,驟然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