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六章 荒蕪的死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荒蕪的死界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出現在龍雲兒眼前的那片荒涼天地,乍看之下,感覺像是幻覺所化,因為沒有哪個真實世界,會如此死氣深深,沒有半點生機。mianhuatang.la網

哪怕是九幽冥府,死亡的國度,也有無窮鬼物在裡頭受刑,刀山、寒冰、火海、熔岩,是個非常活躍的世界,可眼前的這片灰色山水,沒有任何活物,水流無聲,存在的只有荒蕪、腐朽,是一個徹底的死寂世界。

「……這是,什麼地方?山水如灰……」

龍雲兒心中驚嘆,因為眼中的這片天地,不是單單隻有黑、白、灰三色的山水,而是整個天地的感覺……枯槁寂滅,輕輕一碰,就會化為灰燼,

充塞於這裡的感覺,不是死亡,而是荒蕪,只是飄站在空中,龍雲兒心頭都被那股荒涼、凄冷的感覺所佔據。這感覺沒有盡頭,彷彿已經綿延萬古,只是稍微沾染,龍雲兒就雙眼空洞,徹底失神,要被這些氣息同化。

一隻小螻蟻與整個天地的差距,就在這時候體現,這甚至不是什麼存在有意發出的氣息,只是單純充塞於這方天地,沒能耐承受的生物,稍微靠近就會毀滅,也多虧龍雲兒是以魂識神遊,如果是親身到此,肉身立刻就腐敗朽爛,回天乏術。

即使如此,這情形也非常危險,周邊天地充塞著那股荒蕪、凄涼的氣息,為其背後的法則所操控,變為自成天地的領域,哪怕是天階者,踏入這領域,只要修為稍差,都會完蛋,以龍雲兒的微末修為,被這方天地同化,僅需瞬息。

就在龍雲兒身形越來越隱沒的當口,額頂血光一閃,一道纖巧的倩影靈活竄出,直接現身在龍雲兒面前,「啪」的一下,抬手就摑了龍雲兒一巴掌。

突如其來的劇痛,令空洞的眼神剎時回復光亮,龍雲兒摀著臉頰,又驚又喜,看著莫名現身的香雪,想要開口,又敏銳地察覺到,眼前這香雪好像……不太真實。

「妳這廢柴真是一點用也沒有,我都出手幫妳改造神魂了,怎麼還是會出事?那我不就要和痴佬溫一樣被人恥笑了嗎?」

香雪嬌俏如昔,一手插腰,高傲道:「幸虧我早有防範,在妳神魂內預藏力量,如果冥界屍龍有動作,妳神魂有危險,就會觸發這后著,保妳一次,妳最好記住,這種事沒有第二……」

話沒說完,香雪的形象迅速淡化,明明是虛幻的投影,卻出現腐敗、荒爛的現象,轉眼被這片天地同化。.la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清醒的龍雲兒,本來還想問問她知不知本身正體在何處,一見這結果,什麼也顧不上了,抱元守一,一面試圖離開這方天地,一面以金剛禪定凝鍊神魂,試圖抵抗。

幾乎只是一瞬,那股蒼涼、荒蕪的氣息,重新又沾染上身,侵染神魂,試圖將之同化,已經有了經驗的龍雲兒,竭力抵抗,拚了命想讓自己維持清醒,不再重蹈剛才的覆轍。

有了準備,金剛禪定更是頂級的冥想法訣,但靠著這兩項優勢,對龍雲兒抵抗荒蕪的氣息沾染,幾乎是一點用也沒有。

……不能放棄!在這裡放棄,就等於是死了。

……香雪都還特別為我留下後手,這樣都還撐不下去,我還有什麼臉面活下去?

強烈的求生意志湧出,龍雲兒不甘心就此被吞掉,但徒具鬥志,並沒有什麼意義,眼看神魂抵抗將要撐不住,忽然,一絲絲龍氣,由體內滲出。

這些龍氣,雜駁不純,更包含著大量的邪惡妖氣,絕不是適合吸納入體的東西,但這些龍氣進入神魂后,本已衰弱的神魂,竟得到補充,強化起來,當下也管不上什麼後患,龍雲兒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拚命狂吸著龍氣。

想也想得到,這些龍氣的源頭,必然是九頭妖龍,自己的肉身還在妖龍腹內,打從被吞噬之後,周邊就持續有龍氣湧來,現在神魂出竅,這充沛的龍氣,更加成了救命浮木。

龍雲兒不曾修練過吸人功力的法訣,在這上頭沒有優勢,想大量吸攝龍氣,也得看九頭妖龍肯不肯,但拚命吸取龍氣中,手忙腳亂,把這邊的蒼涼、荒蕪氣息,透過神魂傳了過去,剎時間,那邊也亂了。

大量的龍氣,瘋狂湧來,其本意並不是要送龍氣過來,只是妖龍運使力量,在抗拒這些荒蕪、腐敗的氣息侵蝕,但對龍雲兒來說,事情就非常單純,海量龍氣一下湧來,自己不用花力氣去吸,這股力量就自然流入,讓自己有能力去抵抗同化。

一來,一往,自己成了兩股力量拼悖那感受……活像被整個身體正被逐塊、逐塊碎裂,形同清醒感受自己被分屍,痛是痛到極點,卻也因此讓意識保持清醒,甚至……越來越清醒。

這種異常的清醒狀態,也讓龍雲兒的神魂加倍凝鍊,強度大幅提升上去,幾乎抵得上平時一年半載的冥想修練,金剛禪定已是非常出色的高等冥想術,能抵上金剛禪定一年半載的修練,這好處可不一般。

但龍雲兒同樣非常清楚,這種異常狀態不可能持久,強大的力量壓縮,能讓神魂狀態極度凝鍊,可持續施加的過大壓力,接著就會開始摧毀神魂,如果自己不儘快從這狀態中掙脫,哪怕能不被同化,也要神魂盡毀。

……可,形同被卡住的自己,有什麼能耐掙脫出去?

極度的痛楚中,龍雲兒忽然感到周圍風雲變化,因為自己持續抗拒著領域的同化,等於是向這方天地吹起逆風,更開始反向影響周邊,雖然……只是小小起了風、天上黑雲緩緩移動,無濟於事。

驀地,龍雲兒模糊的視線盡頭,好像看到什麼東西動了一動,最開始,自己還以為是那邊的山脈,漆黑遼闊,忽然擺動了一下。

一閃即逝的異動,看來只是自己的幻覺,但一下擺動之後,跟著就是整個山脈都劇烈晃動起來,山巒起伏,千里大地動,空中閃起了漆黑的雷電。

也直到那些山巒抖動,朽敗的腐土傾倒般落下,龍雲兒這才確認,那不是山,而是龍軀,綿延千萬里,根本看不到盡頭,身軀的高度堪比偉岳,高聳入雲。

與自己看過的龍軀相比,這一具……鱗甲黯淡無光,處處是屍斑,腐爛的骨肉缺口一眼望去,數也數不清,缺口中流出黑紅色的污液,是這片灰黑天地中,唯一的一抹異色,當腐水流至地面,承受不住的大地,立即冒出黑煙,劇烈被腐蝕。

哪怕處在高度痛楚下,龍雲兒仍被這一幕震駭,這是何等的巨物?何等的凶物?將所棲息的地方,化為萬古死地,容不下半點生命,而身軀就已經這麼恐怖,牠的頭部……也在萬里之外嗎?

才這麼想著,天上厚密的漆黑雲層,忽然分開,一顆青色的星辰高懸,一閃一閃,俯覽大地,內中似乎有些金色的暗影……

不對!

來自神魂深處的灼熱感,龍雲兒瞬息醒悟,這不是星體,而是眼睛,曾在自己許多噩夢中見過的目光,正從至高處打量著自己,牠……或者該說祂,是冥界屍龍!

與這顆青色的星星視線一觸,龍雲兒驟覺腦袋一痛,本來以為不可能更強的痛楚,陡然又提高一倍,痛到失去視覺,只覺得整個身體不由自主地飛出,快速倒退,當痛楚稍減,發現甥個不對,漆黑天地消失,手腳有知覺,竟已回歸肉身。

從無到有,由純粹的靈體,變成有肉體可憑依,龍雲兒從未這麼清晰地把握到自己肉體的存在,高度凝鍊的神魂,在回歸結合的瞬間,向體內伸展,掌握每一個細微之處,龍雲兒甚至能感到每一束肌肉的彈動、每一處血液的流轉。

……原來,這就是對肉體的掌握。

妖龍施加的封印仍在,感受不到身外事,可眼、耳、鼻、舌、身,五竅五感都在第六感意念連貫下,大幅強化提升,龍雲兒覺得積蓄在體內的力量,像有了一個宣洩出口,在這出口上的幾道小小關卡,被瞬間衝破,頓時,身軀一輕。

五竅六感全數開通,剛剛還充滿存在感的肉體,一下變得虛渺起來,彷彿緊閉的門戶開出一條縫,能夠有限度地出入,而神魂則飄於體外,吸引外部能量,自然演化,形成……某個形象。

……這難道是……法相?

……我凝結法相了?那就是……我地階了?

這絲明悟,在心頭生出,龍雲兒還來不及為之歡喜,驟覺思緒混亂,一股荒蕪、腐朽、蒼涼的感受,由無窮遠處,一下高速迫近過來*—

大浪翻掀,溫去病從海中被炸掀出來,身上被數道劍氣貫穿,本是虛體的劍氣,因為灌注太多力量,已經晶石化,變為實體,插在身上,血流如注。

他漂浮在海面,似乎精疲力盡,動也動不了一下,就看見目光血紅,散發揚起的邪帝,緩步踏在身前,發著令人心寒的聲音。

「無謂的掙扎結束了,你們還有何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