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七章 亂咬一口的報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 亂咬一口的報應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青武仙帝目光掃視,正與九頭妖龍激戰的司徒小書,已陷支絀,被九個龍首圍攻,每一個的單獨力量都在她之上,九首連攻,速度更將她完全壓制,雖然她竭力攻擊,也造成了一些傷害,但最終卻自己傷痕纍纍,連一雙光翼都因反覆摧折,再也展動不開,被妖龍包圍了。

「……太不中用,枉費朕曾經那麼期待過你們,你們卻只能做到這程度。」

青武仙帝冰冷的話語,讓在水中載浮載沉的溫去病,目露錯愕,這可不是妖龍傀儡該說的話,難道自己預估有誤,青武仙帝真能恢復神智,回歸正道?

不過,接下來的話,就讓溫去病開始嘲弄自己的天真……

「你們殺掉妖龍,再死在朕手上,從此這方天地就盡歸朕有,萬世為皇,或者能重創妖龍,由朕補上一刀也可,但你們連這也做不到,無能到了極點,該死1

「……原來,還是我們有負陛下厚望了。」

溫去病冷笑暗嘲,神魂分割果然是要命的東西,妖龍切割出來的這兩個分靈,與青武仙帝結合后,不但做不到忠心耿耿,甚至還顯得野心勃勃,隨時等著取而代之。

賈伯斯確實曾說過,所有分靈的天性,都是想吞掉本體,不受控制。這是改也改不了的天地法則,但九頭妖龍顯然不清楚這點,砸下大本,還搞成這樣,實在失敗到家。

「不要緊,稍後我們必為陛下完成心愿,事成后,我們會連你也一起幹掉,還世間清凈。」

溫去病的豪言,並沒有觸怒邪帝,只換來他寫滿不屑的一眼。

「……小小蒼蠅,徒添聒噪。」青武仙帝冷笑道:「你已倒下,生死盡操朕手,女爵也殞落在即,你們還能有何作為?」

溫去病笑道:「你可能忘了身而為人時候的事,太小看她了,那女人是會死戰到最後一刻的,這麼早就對她掉以輕心,會沒命喔1

「……聽來,你們確實還有後手。」

青武仙帝輕蔑地看著溫去病,正待開口,遠方的另一處戰場,忽然發生巨變,九頭妖龍齊聲吼嘯,震動大海,怒雷狂鳴。

自九頭妖龍現身以來,鳴嘯的次數不少,算得上是情緒管控很差的妖物,但這次的吼嘯明顯與之前不同,不但有驚怒,更有慌亂、恐懼之意,這是從來不曾有過的情況。

青武仙帝聞聲回頭,跟著又轉回來,怒道:「你們究竟做了什麼?」

溫去病也為之愕然,先前女爵雖然沒說,可自己估計,她應該是有一些強悍的劍招,能集中力量,突破生天,若想要砍開妖軀救人,希望全繫於此,但……眼前這狀況有點怪,不太像是獨孤劍做的,倒似妖龍自己出了問題。

就只見,妖龍九首驀地直立仰起,大張龍口,每一個龍首的口中,都綻放一個不同的法陣,從這九個法陣出現的那刻起,周邊空間的風雲之動,全數被凍結,是真正封凍了空間,鎖鎮水火風雷,堪稱是九頭妖龍當前對天地法則的最高理解。

能做到這一步,肯定是天階二重的境界,妖龍的真正實力,比溫去病早先的估計還略高半籌。

而一看九頭妖龍這架勢,溫去病便知不好,交戰至今,九頭妖龍佔盡優勢,己方的戰術一直是將妖龍層層影響與削弱,妖龍心煩意亂下,頂多使出一半的力量,根本沒有全力以赴的必要,自己也希望在妖龍沒機會出全力的大意情形下,直接將牠幹掉,可現在……妖龍出全力了。

……牠怎會無緣無故,全力以赴的?

……定是有什麼東西,讓牠感覺受到威脅,甚至危及性命,才會忽然使出全力的?

……什麼東西能給九頭妖龍這麼大的威脅?

溫去病生出強烈的不妥感受,能夠威脅到九頭妖龍性命的東西,同樣也會威脅到自己,而獨孤劍恐怕更沒有能力承擔,無論敵我雙方,這都不是一個有利的變化。

正自思索,九頭妖龍所組的九龍妖皇陣,已經發揮功效,被壓制的司徒小書首當其衝,周身氣息消失,似乎喪失意識,直直掉落海中。

打出這一擊的九頭妖龍也不輕鬆,甚至連進一步追殺的餘裕都沒有,九龍妖皇陣的力量,立刻用在自身,與某種發自體內的要命威脅相抗衡,似乎……還佔不到上風。

溫去病運足目力,發現在九龍妖魂陣的鎮壓下,妖龍的鱗片仍迅速失去光亮,雖未脫落,但明顯呈現萎靡,部分地方更大片出現灰白斑塊,形狀近似屍斑,光只是這樣,還不能完全確認,可是當那股荒蕪、蒼涼的氣息,隱約傳來,他立刻明白是什麼狀況了。

……真是一個完全沒料到的大變因啊!

……衝動是魔鬼啊!九頭妖龍,你說你好端端的,去咬那一口乾啥呢?這真是……你讓我說你啥好呢?

……難道你娘沒告訴你,這世上有些東西吃了很危險嗎……哦,你沒娘的!

溫去病腹謗不斷,開始在心中盤算,該如何進行原先的計畫,又或者,本來的計畫已經不可能實行下去,必須改弦易轍?

同時,不明究理的青武仙帝,先是凝視妖龍的狀況,跟著轉向溫去病,目中益發透著凶芒,隨時都會下殺手。

溫去病覷破他的心思,笑道:「陛下現在殺了我,下一步是提著我的頭回去幫妖龍嗎?妖龍的情形有異,你回去了沒好處,若殺了我卻不回去,又找不到藉口,還是別太快做決定比較好。」

青武仙帝冷哼一聲,未有動作,而與此同時,沸騰的海面之下,剛剛被打落海中的女爵,也壓下了全身的劇痛、腦部的混亂,曉得最後時刻到來,氣息凝一,手按放在劍柄上。

……時候到了!

……身分恐怕藏不住了,太一會有什麼反應,如今已經顧不上了!

目中厲芒閃動,驟然出手,揮劍的瞬間,所斬出來的並非劍氣,而是刀氣!

戰場上赫然再生變化,在封凍住那片大海、空間的九龍妖皇陣中,驟然衝起三道強光。

三道強光,伴隨著天階之力,甫一出現,就將九龍妖皇陣打崩了一角,如果九頭妖龍狀態正常,這一步不但難以達成,就算做到,也僅此止於此。

然而,九頭妖龍的力量,正被瘋狂吸扯過去,與那股荒蕪氣息對抗,顧此失彼,這三道衝天而起的神光,斬崩了九龍妖皇陣一角后,造成持續的連鎖崩裂。

一度被鎮壓墜落的女爵,清醒過來,奮力砍出了非同小可的一擊,這一擊能將九龍妖皇陣打崩一角,足見有強行突圍逃逸的力量,但這一擊的出現,卻連準備發難的溫去病都愣祝

……怎麼會是……刀氣?

刀劍技巧固然大相逕庭,可到極深處,萬武歸宗,刀與劍也可視為一家,這道理溫去病明白,卻很難相信女爵那個一條線的死板腦筋,能在此時就悟到這麼深的境界。

況且,刀氣也還罷了,她打出的這式刀法,異常眼熟,熟到……有些詭異。

驀地,三道刀氣中,具現出人形,三種不同的形象,全是非凡刀客,有的穿戴盔甲,渾身正氣;有的冷漠無言,刀出神速;有的陷入癲狂,殺氣衝天,刀刀都渴求鮮血。

三種不同的意象,三種不同的威力,轉化為冰、火、風三力,狠狠斬向妖龍,將其中一條龍軀硬生生斬開,妖血噴濺,哪怕是沉穩如溫去病,都險些為了這幕而叫出聲來。

……三尊誅仙斬?

封刀盟的無上絕學,跨了一個世界的女爵,怎麼可能會使?

這與「天開八荒劍藏刀」一式不同,必須由下往上,逐步修練,無法一蹴而成,說得實際點,不先從乾坤刀開始練,是絕不可能跳躍練成的,但劍公主怎麼可能練過乾坤刀?

難道……世上真有這樣的天才,只憑著自己使過一次的天開八荒劍藏刀,就自行推演刀意,悟出了這式三尊誅仙斬?

自己確實相信,世上有這樣的天縱奇才,但獨孤劍不像這樣的人啊!她怎麼可能會……

事出意外,溫去病短暫失神,但來自青武仙帝的殺氣,讓他還是很快鎮定下來,判斷出情況。

獨孤劍的三尊誅仙斬,斬開妖龍身軀,而她砍的那一條妖龍,正是吞下龍雲兒的那一條,雖然距離隔太遠,又被其他妖龍身形阻擋,看不清楚那邊的狀況,但合理推斷,獨孤劍一刀斬龍,跟著就拉出裡頭的龍雲兒救人,解了自己的後顧之憂。

戰情稍縱即逝,已經容不得自己慢慢確認,稍微遲疑,就是辜負了同伴苦心創造的機會,自己必須要採取行動,冒險一賭了。

心念一閃,溫去病身上破碎的衣甲,驟發金芒,屍龍甲胄變形,化成無數劍羽交織形成的光翼鳳凰,高溫熾熱,本來貫穿釘住身體的晶柱劍氣,瞬息被焚化,恢復自由。

術式武裝.緋劍朱雀!

武裝的狀態,與締結契約者的狀態息息相關,宿主強,武裝也越強,女爵施加半天印后,成了偽天階,緋劍朱雀的威能更筆直提升,有了相等的出力。

這是方才之所以把半天印交給她的理由,因為唯有這樣,偽天階之力才能在最適當的時候共享,當然自己開動武裝,會令她元氣大幅流失,陷入險境,所以不動則已,一旦發動,就必須立刻幹掉妖龍,否則她隨時會沒命。

溫去病左手一翻,由芥子環中取出一把十字弓,右手跟著將一件事物拍按上去,動作一氣呵成。

……九頭妖龍,你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