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碎星物語>第八章 歸還天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歸還天命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武俠修真

? 之前使用破邪箭,溫去病沒有配合弓,因為破邪箭的動力,純粹靠燃燒神魂之力發動,單純的弓弦彈射,只會浪費破邪箭本身的推進力,對於一手創造此箭的溫去病,錯誤的使用,更是一種侮辱。

但這一回,情況有所不同。

千辛萬苦打造出的破邪箭,壓根就沒有什麼必須近距離才能使用的鳥規則,只要能射得中,無論相隔多遠,效果都是一樣的。

之前賭上性命,潛至那麼近處發箭,為的是首次使用,九頭妖龍必然沒有提防,得手容易些,並且給九頭妖龍一個錯誤印象:敵人在全無必要的狀況下,潛至如此近處發箭,唯一的理由:小說3w.ZHUZHUdao.CoM是這箭必須在極近處才能使用。

立下這個錯誤印象后,九頭妖龍主要提防的,就是不讓敵人近身,更肯定會因此疏於讓敵人跑遠的危害,要嘛近,要嘛遠,二選一的選擇總是簡單,而自己就可以利用妖龍的錯誤認知,簡單地跑遠,在牠自以為萬無一失時,遠遠地把那支終結之箭射向牠。

要完成這動作,有不小的難度,所以自己需要裝備,這也是自己實行整個屠龍計畫的底氣之一,一件不是神器,更勝神器的至寶。

……當年,就因為曉得此物的緊要,所以當得知九龍寨拿出此物,作為千秋大競的首獎時,自己便顧不得泄漏行跡的風險,拖著猶自傷重的身軀,急急趕赴九龍寨,透過與一些故人的聯合,出手參賽,贏得了首獎,飄然離去。

那件由機械原理所建構,承自不明技術,在關鍵時刻比大多數神器更有用的設備,其名為:千里之目!

溫去病一手從芥子環中取出十字弓來,跟著就將一件物體,拍按在十字弓上,那是一個巴掌大的小黑鐵盒,看起來平凡無奇,可是當與十字弓結合后,小黑鐵盒就像一隻活動起來的蜘蛛,內中有無數齒輪轉動,鎖住十字弓,弓上的破邪箭開始被激活,閃爍出一道又一道的內部法咒。

齒輪的中心,浮起一個鏡管,溫去病毫不猶豫地舉起弓,從鏡中看見九頭妖龍的身影,跟著,激活法陣,扣動板機,破邪箭化作一道黑光,射向遠處的九頭妖龍。

千里之目異能:必中!凡目光所及之處,所見必命中!

黑光射出,青武仙帝的劍也同時揮出,在破邪箭飛出之後,要第一時間滅殺掉這威脅源頭。

這反應,溫去病一早料到,破邪箭剛離弦射出,左手一旋,雙極輪的陰陽化發動,剛柔輪轉,將這絕殺一劍,拉得失去準頭,更化去五成力道,最終未能奪命,只是刺穿了上臂。

「你1

青武仙帝頓感錯愕,這不是應該出現的狀況,那一掌化勁,手法妙到巔峰,既然能化去劍上五成力量,力量又有天階,足可躲開這一劍而不傷,雖然他躲開之後,更形不利,勢必躲不過連接而來的后兩劍,但絕對沒理由此刻就受傷。

除非……

一個危險的意識,出現在腦海,青武仙帝頭部一震,已經被溫去病未傷的那隻手打中,這一掌,不重,卻非常要命。

六道封靈鎖印.封魔印!

九頭妖龍的本質是妖,但以分靈之術,墮化生出的青武邪帝,本質已發生變化,強調的不是肉身強橫,而是神魂,正合魔屬之道,也被封魔印給完克。

被封魔印一掌打中頭部,神識六感盡封,奇經八脈、百氣流轉盡皆封,青武仙帝眼前一黑,神識混亂,所想得到的,就是立刻後退躲避,但念甫動,卻退不得,刺出的那一劍,竟被硬生生夾祝

……這廝竟然用骨與肉夾住劍鋒,這得要多強的力量?多強的肉體?多強的意志力?

……在病僧儒雅斯文的外表下,深藏其內的,是一顆猛將之心?

青武仙帝一生大小千百戰,從沒遇過這樣的敵人,一時失措后,連忙棄劍而退,但不知為何,他覺得自己腳步虛浮,異常輕飄,而且未能照想要的那樣,瞬息退出百米,只退了幾米,就腳下踉蹌,跌落海中。

被封魔印短暫遮斷的六感,此刻逐漸恢復,青武仙帝這才感受到,自己的胸口很涼,而且很痛,從傷處位置來看,應該是心臟被扎穿了。

緩慢恢復的視力,也證實了這一點,胸口血流如注,就在剛才六感盡封,力量阻絕的那個空檔,對方不知用什麼利器,刺穿了自己的心臟……

「陛下,一劍還一劍,拿你多少還多少,很公平。」

溫去病咬著牙,將青武仙帝的配劍,從左上臂抽拔出來,而握住這柄劍的手,血紅邪異,五指更閃著寒芒,猶如五把晶體利刃。

貪狼之心的獨有異能,化兵主血肉為神兵,托爾斯基曾仗著這點神異,在雲崗關戰役中橫衝直撞,同樣的東西,落在自己手上,怎麼可以不拿來用用?

以地階之身對付仙帝,這些小伎倆基本無用,但藉由半天英術式武裝提升至偽天階后,彼此就踏在對等的台階上,要殺一個與己相若的對手,事情簡單得多,先誘敵,以傷換傷,重擊首腦,趁病要命,整個戰鬥一氣呵成,非常簡單。

一擊得手,溫去病還沒來得及喘口氣,身上的鐵劍朱雀裝甲,就鏘然碎裂,那件做為媒介的戰衣,破碎成一絲一縷,如雪飄飛。

術式戰衣用多種珍稀材料織成,從材料合成,到添加法陣,再到最後的編織成衣,整體工序有數千道,繁複得要死,這才能有如此神奇的效能,但即使如此,最多也不過就是地階寶兵的等級,根本承受不了天階力量。

當女爵的偽天階力量傳來,被提升到天階層次的緋劍朱雀,超越了寶兵層次,雖能發出天階之力,卻只能短暫維持,便會毀滅,這不但逼得自己速戰速決,也必須要下死手,若不趁戰衣還沒碎裂的簡短空檔,把敵人幹掉,接著就輪到自己要死了……

「……多謝。」

一聲輕嘆,傳入溫去病耳中,循聲看去,心房已碎的青武仙帝,身軀崩碎,化灰而散,那聲謝語,似由他所發,也許……是瀕死之際,神魂崩散,恢復了自我意識,也許……只是單純的聽錯。

化灰的身軀,分解成一點一點的亮光,亮光中的氣息,非神非魔,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迅速與整個環境同化,消失無形,同時,雷聲驟響。

溫去病驟生一絲明悟,或許,這就是將承接的天命歸還,不久之後,這個世界將重新誕生仙帝……——

破邪之箭被射出,還不待弓弦力盡,箭上法陣大亮,燃燒藏於其內的魔核,化為強大的推進力。

九龍妖皇陣的空間封鎖,不會阻攔其自身的元靈歸來,破邪箭不費吹灰之力就射穿進入,而正忙著與那荒涼氣息相對抗的九頭妖龍,分身乏術,即使看到了這一箭,也分不出手來去擋。

破邪箭瞬息跨越遙距,命中九頭妖龍的身軀,這一箭,將前兩箭所散布的毒素引發,暴起的毒力,一發不可收拾,不是針對肉體,而是腐蝕神魂。

無損肉體,針對魂魄的武器,在百族大戰中雖不多見,卻非珍稀,但在大荒西朝,似乎就聞所未聞,溫去病果斷地使用先進技術,就賭九頭妖龍一時間即使猜得到,也防不祝

毒力滾滾爆發如潮,九頭妖龍發出了慘嚎,感受著本已被削弱的神魂,開始迅速崩碎。

正置身於妖龍包圍中的司徒小書,一刀斬開龍軀后,看到了內中的龍雲兒,想要把握時機,在溫去病射擊之前,把龍雲兒救出,以絕後患,但……從眼前情形看來,龍雲兒似乎不需要自己的拯救。

陷在妖龍的身軀內,眼睛一黑一紅,似乎已經失去意識,但強大的氣息自體內發出,竟然已經登臨地階,而與她接觸的妖軀血肉,都像是生機被蝕勁掠奪,出現迅速萎縮、枯槁的現象。

這……哪還需要救?不管怎麼看,真正遭遇危險的,應該是九頭妖龍吧?

情勢詭異,司徒小書沒法上前搶人,否則自己也要捲入那奇異的蝕殺異狀中,而當妖龍中箭,毒力被整個引爆,侵蝕神魂,這情況更加不可收拾。

神魂崩碎,力量無法發揮,九龍妖皇陣立即碎滅,少了這妖陣的護持,荒蕪、蒼涼的氣息步步進逼,迅速蔓延,轉瞬間就包裹住整具妖龍之軀。

當初溫去病估計,最好有個半天時間,讓毒素行遍全身,再行引發,效果最佳,無奈時不我予,爭取不到這時間就提前發箭,然而,那股荒蕪、蒼涼的穢氣,卻成了更致命的殺器。

魂魄的碎裂雖然致命,卻不夠立即,可在此消彼長下,蔓延全身的黃泉穢氣,腐蝕血肉,堅不可摧的妖軀,從內部開始迅速腐朽,出現屍斑,大塊大塊皮肉脫體掉落,並且高速蔓延上去。

內外交攻,情勢已經非常明顯,九頭妖龍縱有通天手段,也無力自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