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九章 是禍躲不過(周一求紅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是禍躲不過(周一求紅包)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怎麼會這樣?』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類似的聲音,在九頭妖龍的意識中到處響起,雖然九個不同的意識一起思考,但得到的結論卻是一樣,而牠們甚至不太理解,事情是怎麼急轉直下,變成陷在這詭異收場的?

『那女人的身上,到底有甚麼秘密?為何……』

『不是研究的時候了,快想辦法自救。』

『沒有辦法;

『神識轉移到海底的龍蛋里,可保一線生機。』

『來不及,崩毀的速度太快了;

此起彼落的慘嚎聲,每一聲都充滿了絕望,而在外部,司徒小書則清楚地看見,龐大的妖龍身軀,逐塊逐塊脫落,每一大塊掉下來,就像是一小間房舍,可還沒砸落大海,就腐爛分解,化成大片稀糊之物。

「好毒的東西1

司徒小書駭然失色,照這樣下去,這片海域肯定被汙染,可能千百年內,沒有任何生物能夠存活,哪怕是妖魔也一樣,而龍姐姐若不救出……

才剛這麼想著,龍雲兒身上陡然放光,頭頂也凝結出一片灰雲,隨著灰雲出現,九頭妖龍的肉身崩壞、神魂碎滅,一下全都停住,詭異的變化,司徒小書心頭陡生一片寒意。

……這一趟,終究殺不死九頭妖龍嗎?

這個念頭冒出,但事情卻朝著不同的方向演進,灰雲當中,好像伸出了什麼,似是只龍指,虛實不定,形態看不是很真切,但這隻龍指勾上旁邊的骨架后,跟著一扯,九頭妖龍龐大的身軀,迅速變色。

先前,龍軀上是出現屍斑,並且血肉崩落,但現在,從牠們頭頂、身體末端,整具龍軀變成灰燼般的慘白色,快速往中央蔓延,彷彿體內所有生機,甚至神魂,都被抽取出來,最終,凝成九道光星,隨著龍指的拔出動作,整個被抽取吸走。

龍指隱沒不見,灰雲也消失,被榨取乾淨的妖龍之軀,不再腐化墜落,而是直接化灰,隨風而散。

曾經叱吒大荒西朝數百年的妖魔之首,九頭妖龍,就這麼身死魂滅,點滴不剩,死亡前後甚至沒有多少的時間,事情的巨變,司徒小書都覺得有些反應不過來,覺得難以置信。

不過,憑藉著還沒消失的天階之力,司徒小書依稀聽得見一些聲音,那是九頭妖龍最後所殘留的悲嚎,在生命的最後,牠竭力抗拒,試圖掙扎,卻全然無用地被拘魂出體,慘遭吞食,過程中所遭受的痛苦與絕望,化為悲嚎,留存在空間中,恐怕可以迴響個百年不休。

……這就是妖魔之間的殘酷鬥爭?

……以前聽爺爺說過,群獸相爭,敗者將淪為勝利者的食物,而妖魔進入天階后,鬥爭的本質更是殘忍,輸了的一方,連神魂也會被吞噬掉,成為對方的成道之基。

……自己今天倒是親眼目睹了一回,但九頭妖龍已是大荒西朝的妖魔之最,都可以自號妖皇了,是哪裡來的妖魔如此厲害,竟將牠一口吞噬了?

……而且,這個明顯跨界而來的妖魔,還是透過龍姐姐為媒介,看來,她的身上也有秘密,姓溫的一家果然都不單純。

但不管怎麼說,九頭妖龍已經消滅,八大魔將也基本死絕,余者已不足畏,加上不住揮霍人族氣運的封天壇已毀,從今往後,人族定能重開新天,有一番不同的氣象。

那麼,自己呢?是不是也可以「回家」了?

司徒小書下意識地抬頭仰望,恰好見到天頂一亮,一道光柱破空照射下來。

另一邊,溫去病剛喘了口氣,準備去和小夥伴會合,看看龍雲兒的狀況,還有問問劍公主,她那一刀是怎麼砍出來的?

正要行動,就看見一道光柱自天而降,落在獨孤劍的身上,整個人瞬息被光柱吞噬,消失不見。

……這、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一手策畫著整個戰局的溫去病,看到這個變化,也瞠目結舌,想不通是什麼狀況,才剛要琢磨,耳邊就聽到一個宏大嘹亮的聲音。

『任務完成,啟動回歸程序。』

熟悉的太一之聲,震動耳際,聲音才剛傳入耳,溫去病眼前一亮,所有景物模糊起來。

……這樣就要走了?

……也太突然了,本來想說幹掉了九頭妖龍,順道再做點後手,為這方天地的人族留些資源,怎麼一下就要走了?

……不過,也不是沒料到這種事情會發生,一路上所掠奪的資源,基本都留在芥子環內,太一再怎麼黑,也不至於把人傳送走,芥子環留在大荒西朝那麼搞笑吧?

……雲兒不知道怎樣了?

一堆念頭在腦里閃過,溫去病從原處消失,徹底離開了大荒西朝。

失去了九頭妖龍的炎獄之海,大量岩漿狂涌,整片海面騰滾如沸,生人勿近,岸邊的大量妖魔,因為天階戰的餘波,傷亡慘重,十去其六,不難想見,在往後的很多年裡,妖魔的勢力將難攀頂峰。

但在萬丈深海之下,遠離海面的不見天日處,一顆龍蛋邪氣環繞,穢意深深,不著痕地汲取著散於海中的邪能,緩緩滋補自身,同時,一個意識在龍蛋內新生。

……天無絕妖之路,假以時日,我會回來*—

黃泉冥府,與無數人界銜接的一段中途空間,一個自成世界的荒蕪天地,沒有日月,徒見黑白與灰色,無聲無息,彷彿連吹過這裡的風,都腐敗潰壞,是個已被遺忘萬古的絕地。

驀地,九點星光,破開厚厚的黑雲,被拘提進來,閃爍著亮眼的光芒,更顯化成形,組成九頭龍的形象,瘋狂地擺動身軀,發出痛苦、悲憤的嚎叫,似在作著最後的掙扎。

然而,風雲湧來,驚人的巨影,在黑風灰雲中,迅速地失去了色彩,形影淡沒,最終歸無,被這片荒蕪、蒼涼的天地給同化,沒留下半點存在過的痕。

這是至高位者的「進食」!

黑白天地中,諸多偉岸的「山嶽」,緩緩挪動了一下,大地搖晃,彷彿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存在,即將要清醒過來,然而,這騷動迅速平復,整片天地,重新雲淡風輕,像要蘇醒的某物,重新陷入沉睡。

世界重歸寂靜,彷彿一切都不曾改變過……——

熟悉的神魔空間內,無垠蒼穹,數不清的繁星閃耀,一道星光從頂上射落,化為光柱,落入這空間內。

光柱大亮,強光之中,溫去病緩緩走出,聳了聳肩膀,確認自己的身體狀況,發現大致完好,雖然青武仙帝造成的幾處劍傷,猶自疼痛,但已經不是什麼問題。

「……死鬼太一,好歹也是出任務,受的傷難道不算公傷?既然是公傷,就算不負責醫好,起碼也該給點醫藥補貼吧?什麼都表示都沒有,黑心,真是他奶奶的黑心1

口中罵罵咧咧,溫去病卻沒有等到任何回應,對於凡人的抱怨,太一素來也是裝聾作啞,置若罔聞,這情況倒也不奇怪,要是區區毒舌,就能撼動太一,萬古以來,這個機制早就不成樣子了。

一道星光從頂上射落,凝成光柱,龍雲兒按著額頭,從星光柱中走了出來,看到溫去病,登時臉露喜色。

「溫家哥哥1

龍雲兒三步並兩步跑來,溫去病沒有作聲,仔細看她的神情、動作,寥寥十幾步,已經足夠判斷她的狀況。

「妳沒事了?擰!蔽氯ゲ∥Γ直接在龍雲兒的額頭敲上一記,「幹得不錯,後頭繼續加油。」

龍雲兒揉著痛處,道:「我上了地階,哥哥怎麼是這個反應?在龍家,只要出了地階,都要行禮告天地,鳴炮賀喜的。」

有了穿越的經歷,龍雲兒益發肯定,不管主世界或大荒西朝,地階都是高端的主戰力,畢竟天路渺渺,億萬生靈中,能踏上天階者,屈指可數,即使踏了上去,想一路高歌猛進,也是談何容易,光看九頭妖龍的窘狀,就可以理解其中辛酸。

相形之下,地階武者,這才是普通人所認識的「大高手」、「一流高手」,只要能踏上地階,基本就風光無限,特別是三十歲前能踏上地階,這種都被認為潛力無窮,日後成為宗師、踏上天階的可能性極高,所屬宗派不僅榮寵有加,更會高高供起,大量傾注資源。

至於如自己這樣,在二十歲前就踏上地階,那何止是精英,簡直是天才中的天才,肯定星榜名列前茅,更是未來地榜的保證名單,所屬宗派甚至會安排,拉入最高權力中心,藉此留人。

……天才中的天才,這種事情,自己真是一輩子沒想過,僅僅一年前,還只懂得做飯、縫衣、畫畫、管帳的自己,怎麼就成了天才中的天才呢?

……如果這時候回到龍家,以家族向來對人才的重視,那還不敲鑼打鼓,用三十二人大轎把自己迎入門去?

越想越覺得夢幻,龍雲兒忽然見溫去病神色一正,道:「妳被吞下之後,發生了什麼?怎麼忽然有冥界屍龍的氣息,還突破上地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