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第十章 山水有相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山水有相逢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 龍雲兒自己遭遇的事情,原原本本交代了一回,溫去病這才曉得具體發生了什麼,並對自己的屠龍計畫生出這種枝節,徒嘆奈何。

「……香雪留了這樣的安全保險啊?運氣不錯,但這種事不能只靠幸運,運氣這種事是會輪流轉的,前期運氣有多好,後期就有多衰……」

溫去病搖頭道:「算了,不管怎麼說,這次也算讓妳長了見識,那地方可是黃泉穢土啊,修為沒有天階中段,入侵那邊還能活著出來的,恐怕萬年內就妳一個了……還順便升上了地階,這種好事讓人去哪裡找啊?」

龍雲兒點了點頭,回想起整件事的經過,確實是陣陣后怕,境界的強弱差,竟然到了這種層次,如果只從結果來看,根本不用什麼屠龍大計,也不用這麼多準備,只要自己直接去炎獄之海,引發冥界屍龍的力量,就什麼都搞定了。

當然,自己也明白,這純粹是三歲小孩的見識,自己這次成功,基本是誤打誤撞,事情再發生第二次,肯定十死不生,更別說冥界屍龍的行為難以控制,就算是抱著自我犧牲的覺悟去干,也沒有任何保證祂在吞食了自己之後,還會消滅附近的敵人,萬一單純吞了自己就走,這戰術不就虧大?

「不過,冥界屍龍是哪個等級的呢?」有過接觸,龍雲兒對自己的血脈源頭,首次生出恐懼以外的好奇之心,「祂這麼厲害,應該是很高位的天階吧?」

溫去病點頭道:「理論上,冥界屍龍與地獄龍皇位階相等,第八、第九級天階是肯定有的,還很可能是天階頂上的那一級,但是與不是,目前沒法判斷。」

龍雲兒奇道:「天階頂上?天階不就是至高存在了嗎?還有頂上?」

溫去病哂道:「天外都還有天,天階為什麼沒有頂上?如果九級天階就是頂,那司徒老瞎子不就是萬界至尊?別的不說,太一的背後,就是那些所謂的頂上神魔,妳難道覺得,司徒老兒作得到太一的這些事嗎?」

龍雲兒想了想,還是搖頭,司徒無視雖然被人們奉若神明,但給人的感覺只是武力超強,不像太一這樣,真正有神而明之的感覺。

溫去病道:「天階九重,可以再細分為三個層次,另外有名稱,但天階頂上的那個層次……我沒問過,反正這輩子也輪不到我上去,祂們又不可能出現在百族大戰中,知道那麼多幹啥?」

龍雲兒一怔,覺得這話有些沒志氣,但回過頭想,光是天階九重,就讓人覺得長路漫漫,彷彿看不見盡頭,現在說這長階的頂端,還有另一道長階……也難怪溫家哥哥連名稱都不想知道,就是自己聽了也覺得想吐。

不過,大荒西朝辛苦一場,到此,總算任務圓滿結束了,這番異界之旅,回想起來真如夢一抄…

「對了,那個女人……最後怪怪的……」

溫三使了封刀盟的誅仙斬,還比我們早一步化光消失,這好像不太對頭……」

龍雲兒點頭道:「確實怪怪的,但……公主殿下是大荒西朝土生土長,和我們不同,不可能是從我們這邊過去的啊1

溫去病道:「是不太一樣,可穿越過去的形式,也不是只有完整穿越這一種,就好比那個人,他很明顯就是魂魄附體的穿越。」

龍雲兒訝道:「哥哥是說,劍公主的軀體內,還另外有別人的魂魄?是封刀盟的人?」

溫去病苦笑無言,之前壓根就沒曾想過這可能,總盤算著透過獨孤劍,給大荒西朝的人族留些資源,言行中多所指點,沒顧上遮掩,這些落在同個世界的人眼裡,處處都是破綻,更別說……自己居然還當著封刀盟之人的面,傳他們的無上刀招給她!

還有那些死曜中人也是個問題,大家在大鑄上照過面了,早先又在港市交過手,對方沒可能認不出,不難想見,後頭有一連串麻煩等待自己了。

溫龍兩人正自交談,無垠蒼穹頂上,星海深處,又一道璀璨星芒射落,凝成光柱,就落在兩人不遠處。

光柱明亮耀眼,裡頭隱約浮現人形,有什麼人將要從裡頭出來,從輪廓看起來,就是女爵獨孤劍,正從光柱里緩步踏出。

龍雲兒不自覺地屏住氣息,心裡滿是緊張,因為在大荒西朝的時候,自己想的都是將來走後,再會無期,從沒想過還能重遇女爵,如今這麼快又相逢,感覺出奇地複雜。

「喀1

一聲輕響,沉穩的腳步踏出,但從光柱中出來的身形,瞬間矮了小半截,也稚嫩幾分,卻異常眼熟,因為那就是一個熟人。

司徒小書!

雙方乍然對面,溫去並龍雲兒都是一愣,後者甚至有頭皮發麻的感覺,哪怕已經想到獨孤劍是「老鄉」,也想不到居然是這一位,這下真是什麼抵賴、解釋都可以省了,簡直是偷情、通姦給人當場捉拿的寫照。

司徒小書的反應卻淡定得多,緩緩從光柱中走出來,迎向那兩人,一臉淡然,甚至還搖了搖手。

「兩位,分別未久,別來無恙1

……打從知道能夠「回家」開始,我就一直在期待此刻,看看真相揭曉后,兩名戰友小夥伴會是什麼樣的臉色?

……溫去病奸滑似鬼,長於算計,想要看到他驚愕、吃癟的表情,那可真是不容易呢?

……他們在異界的表現,比一度以為回不去的自己要從容得多,這背後的一切,或許能從他們口中得知。

司徒小書來到兩人面前,彎腰行了一個大禮,抬頭道:「異界輪迴,再世為人,承蒙兩位照顧了。」

溫去病的臉色幾乎發青,直接轉過頭去當沒看到,龍雲兒卻鬆了口氣,司徒小書也好,獨孤劍也罷,其實這兩位都是一樣的靈魂,一樣的個性,直來直往,有什麼說什麼。

換了香雪在這裡,肯定哪壺不開提哪壺,別的不說,光是拿在大荒西朝中,雙方締結的婚約來說事,就足夠溫去病臉色難看了……

司徒小書道:「我意外陷入這個狀況,但對發生什麼,具體不太清楚,還請兩位開釋。」

龍雲兒奇道:「妳不知道太一的事?那妳是怎麼……」話沒說完,肩膀已被溫去病按住,沒讓她繼續說下去。

溫去病道:「提問之前,先把自己的狀況交代一下,這樣才是誠意吧?」不能讓龍雲兒來解釋,這傢伙不太懂得撒謊,如果說得多了,再泄漏什麼機密,這趟就真是一敗塗地了。

被溫去病這樣一番搶白,司徒小書沒有任何不悅,直接開口,把自己在平陽城中養傷,莫名其妙神識昏迷,聽見奇怪的「太一」之聲,跟著就去到異界,與獨孤劍結合為一,突破上地階,並在大鑄中聽見二段任務的經過,簡單說明了一次。

「……這是我的狀況,不知你們的情形又是如何?」司徒小書道:「還有這個太一,又是何方神聖?」

「太一非神非聖,卻亦神亦魔。」龍雲兒解釋道:「太一的真面目,是萬神、萬魔、萬妖、萬佛所共構的太一協議,具體情況是……」

用簡單的言語,龍雲兒把自己對太一的了解,作了一個介紹,包括整個任務制度、獎懲機制,末了還補上一句,「至於我們是怎麼接觸太一的,這牽涉到家族的事業隱密,除非家主首肯,不然輪不到我們來說嘴。」

……我也知道自己不擅長撒謊,但不能說的那些話,難道我不會往撒謊專家頭上推嗎?

而聆聽著司徒小書與龍雲兒的交談,見識遠在她們之上的溫去病,完全理解狀況,腦里飛快思索。

很顯然,自己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西北一戰後,封神台危機雖被壓制,可空間中出現的無數細小裂縫,已讓諸天神魔有機可趁,開始伸手過來,影響這世界的一切。

這個可能性,自己曾經有料想到,但覺得機會不高,而且當時覺得,自己去大荒西朝與回來,基本只差個一秒,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可以回來之後再處理,卻忽略了一個要命重點。

自己去與回來,在相同的時間點上,別人也是一樣,而從司徒小書與死曜的情況來看,這一秒之內,主世界中不曉得多少人被扔去異界,接受歷練,然後又活著回來,其中搞不好還有滿載而歸,收穫遠勝於己的。

恐怕,當自己離開太一空間,回歸外界時,短短瞬息之間,世上會平白冒出大批高手,別說星榜,連月榜名次都要劇烈變動。

封神台還未崩,但這世界已然要多事了……

溫去病暗嘆自己失算,卻沒什麼遺憾,因為差距太大,這又不是自己一早察覺,就能預先提防的事,太一的神能可以操控時空,光只是這一點,自己就整個束手無策,不過,為什麼挑上死曜與司徒小書,這背後有什麼意義嗎?

正想著,熟悉而宏大的聲音響起,震動蒼穹。

我是一,也是萬;我是開始,也是終結;我是太一!

任務結束,開始獎懲估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