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十一章 強迫入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一章 強迫入會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太一聲音的響起,讓三人止住了交談,對這場面還很陌生的司徒小書,還有些戒慎恐懼,但溫去病與龍雲兒聞聲,已不禁一起抬頭,望向天頂,生出算帳分贓的期待。

『主線任務一:保護目標入京,助其神兵出世,任務完成,獎勵金葉兩千,經確認已完成。』

『主線任務二:半月之內,誅殺九頭妖龍!任務完成,獎勵金葉五千,經確認已完成。』

前後兩道不同的任務,后一項是三人共同完成,但前一項,司徒小書與溫去病雙方,各自護持不同的人入京,從這點看來,太一在意的重點,根本不是什麼人能否入京,只是要觸發大鑄這個關鍵事項。

而敘述完了任務,接著而來的,就是任務的完成評級。

「主線任務一,溫去病:優等,龍秘書:中等,司徒小書:中等。」

龍雲兒和溫去病互看一眼,可以理解評級的理由,因為在整個任務中,不管是龍雲兒或司徒小書,都只是一般表現,幫著護送人進去,然後目睹兵器出世,算不上特別貢獻,唯有溫去病,是真正促成了神兵出世,因此被評定為優等。

比較值得驚奇的是,太一的唱名。

上次狼王廟的任務,唱名時喊得可是「龍雲兒」,偽裝身分瞞得過別人,又如何能逃過太一耳目?但為何這回變成了「龍秘書」?

太一叫名字如此隨興?或者,因為這裡還多了一個司徒小書,太一幫了一個「舉手之勞」,沒讓龍雲兒想隱藏的東西泄漏?

……素來黑心黑到腳底去的太一,會這麼「日行一善」?

龍雲兒與溫去病的互看眼神中,都流露出怪異的神情,猜不透太一的想法。

「主線任務二,溫去病:優等,龍秘書:特優,司徒小書:中等。」

溫去病點了點頭,自己基本主導著整場戰鬥的進行,司徒小書就一個配合的,自己拿到的評級比她高,不難理解。

龍雲兒則是一臉錯愕,自己基本上就一個在旁邊打醬油的,為什麼拿到的評級會比溫家哥哥還高?而且,上趟狼王廟之戰,眾人打生打死,也沒人拿到優異,憑什麼自己就得了這最高榮譽?

覺得這評級不靠譜,龍雲兒當即就想抗議不公,可話還沒出口,就被溫去病擋下。

「別鬧了,萬古以來,有人向太一抗議而成功過的嗎?」溫去病笑道:「省省吧,人家有東西給妳,妳還不要?」

彷彿為了解答龍雲兒的疑問,並且表達自身公正,太一無處不在的聲音又響起。

「任務超額完成,即為優異。」

簡單一句,但怎樣算超額完成,就沒有提出解釋,「天意」從來不可測,不可期,太一也沒有必要對「人」解釋。

溫去病卻暗自肚內冷笑,什麼超額完成,是完成了你發布計畫的背後意圖吧,因為所望得償特別爽,打賞也就大方了點。

冥界屍龍是主神級的存在,實力很可能在天階頂上,能夠透過一個小任務,完成對祂的試探,區區一點金葉的花銷,簡直是大賺了……

「主線任務一,三人各獲得兩千金葉,溫去病另獲得抽籤獎勵一次。」

「主線任務二,龍秘書一萬金葉,溫去病七千金葉,司徒小書五千金葉。」

太一的聲音響徹天地,宣布了各人所得的金葉數,溫去病九千,司徒小書七千,龍雲兒則是驚人的一萬兩千金葉,不過還沒到手,就要先扣去上次購買「天地大黏手」的七千金葉給溫去病,帳上只餘五千,算來還是三人當中最窮的一個。

一個簽筒浮現在溫去病面前,這是任務被評為優等的福利,溫去病看著簽筒,表情有些許的不自然,道:「總是抽籤啊?能不能下次換成轉盤,玩個轉轉樂什麼的?好歹總共有些什麼獎品,能直接看到,現在就一個簽筒……我哪知道裡頭的簽,會不會全寫同一內容的?」

龍雲兒聞言,認真點頭,「有可能,說不定全是購物袋,我知道有很多商店,會員禮送不完,就拿來辦其他活動,抽號碼球的時候,其實所有獎品都是購物袋。」

「……妳這是被什麼黑店狠狠坑過啊?」

溫去病不禁莞爾,然而心中也有數,以太一的手段,如果真有心作弊,轉盤也一樣不安穩,指針要往哪裡指,還不都是祂說了算的?

「照我說,優等的獎勵直接給金葉就得了,如果抽個購物袋或是便當盒的當獎品,還不如金葉咧。「

溫去病的牢騷,司徒小書似懂非懂,龍雲兒卻不敢接話,省得說什麼來什麼,以太一的厚臉皮,送個便當盒當獎品,這種事情肯定幹得出來。

由簽筒中隨手抽了一支出來,溫去病還沒來得及細看,那支簽就化成一道白煙,跟著又凝結為一塊晶瑩的玉符,太一的聲音也在此時響起。

「一月符,價值三千金葉,使用后可進入封閉空間,停留一月,回歸時,返回相同時間點。」

這個意外的獎品,三人聽了反應各自不同,司徒小書最為驚愕,終於明白自己所面對的,是真正有能力掌控時空的大能;溫去並龍雲兒早知太一有這能耐,沒啥意外,就是覺得這東西非常實惠,正好是己方所需要的。

執行太一的各種任務,在任務中獲得各種資源,入手頂級功法可謂機會多多,但就算有神功,也得有時間練才行,太一給的這寶貝,就能用來消化任務中的所得。

龍雲兒喜道:「這是好東西啊,如果多拿個幾份,連續用上半年,然後回到相同時間點,就等於憑空多了半年的修練,而且又不像做任務一樣,會遇到一堆危險。」

聽到龍雲兒的話,司徒小書也怦然心動,如果自己正與某個實力相當的強敵比斗,使用此物,一秒之間消失與回來,敵人根本察覺不到差別,卻不曉得面對的人已經整個不同,自己完全可以憑著此寶,打贏本來打不贏的敵人。

「……任務進行中,不得使用。」

太一的補充,像是一桶冰水,澆滅了龍雲兒的想像與喜悅,如果只能在進行任務前後使用,不能在任務進行中發動,那麼,就無法用來緊急逃命或躲避,僅能充作一件非緊急使用的取巧工具了。

但身為這件異寶的所得者,溫去病卻沒顯得很開心,將一月符在手中把玩片刻后,仰頭道:「你把這東西送給多少人了?」

理所當然,太一沒有給予任何回答,但身旁兩女卻陡然明白過來,像司徒小書這樣的情況,恐怕不是個案,再加上一月符這類的時空異寶,等到三人回歸正常世界后,還不曉得會遇上多少一夜驟強的新高手。

……天下要亂了!

兩女都有這樣的感覺,而太一的聲音再次響起。

「任務獎賞已畢,保留半個時辰,選擇與兌換所需物件,下次任務一年後,選完各自物件后,傳送離開,回歸各自原處。」

「等一下1

開口喊住太一的是龍雲兒,她越聽越不對,忍不住道:「我們是有選擇而加入的,但司徒姑娘她迷迷糊糊就被拉來,也沒簽過同意書,這也算會員嗎?太不公平了吧?」

龍雲兒非常認真地提出質疑,但與太一講公平,確實不是一件聰明事,對方甚至連回應的興趣也沒有,得不到回答的她,尷尬地望向溫去玻

「……在食物鏈里認清自己的位置吧,這裡是給妳講道理的地方嗎?神魔之間,講的一樣是弱肉強食。」溫去病哂道:「真要爭取的話,還不如去爭個購物袋,起碼有入會禮。」

話才剛說完,一點星芒從天上灑落,不偏不倚地落在司徒小書手上,正是一枚芥子環,她看著芥子環一呆,這時才明白過來,溫龍兩人一直嚷嚷的購物袋是怎麼回事。

溫去病斜眼望天,冷笑道:「我說什麼你給什麼?真覺得過意不去的話,怎麼不直接發點東西給我?我也很需要啊1

嘲諷沒有得到結果,另一邊,龍雲兒非常遺憾地看著司徒小書,後者十足鎮定,道:「算了,本來就不該指望敵人的慈悲心,這純粹只是把自己弄成個笑話,而且,龍姊姊不必擔心,這對我也不見得是壞事,有這樣的砥礪機會,我其實求之不得……能把這邊的情形,再向我說明一下嗎?」

剛剛太一出現得突然,正在講解的龍雲兒,沒有把話說完,現在連忙補充說明,一番講述后,司徒小書點了點頭。

「每年接一次任務,累積金葉換取破門證,脫離被控制的身分……」

司徒小書道:「如果只有我一個遭遇此事,我絕不屈服,就算舍了性命,也要抗爭到底,但……現在情況已變,這可能會成為一股大勢,大勢之前,沒有人可以逃避,我也不想逃,只要能變強,站在這股大勢的最前頭,合理風險,是可以接受的……武道修行,本來就不平順安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