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碎星物語>十二章 新手嘗試
小說:| 作者:| 類別:

十二章 新手嘗試

小說:碎星物語| 作者:羅森| 類別:玄幻魔法

太一的出現,讓司徒小書有所警覺,未來難以太平,如果不儘速提升力量,後頭別說守護理念,根本只會淪為強者腳下的泥,而從這次的體驗看來,自己確實提升不校strongMianHuatang.la/strong

自己出身名門,功法與資源從來不缺,正因如此,家中才強調按部就班,夯實基礎,最忌諱各種練功捷徑,看似進展快速,實則隱患多多,自絕前途。

但太一這邊的捷徑,並不是吃藥或是灌功,而是實實在在的砥礪與修練,回歸之後,又在相同的時間點上,人也沒有任何老化,真正做到一秒內陡然變強的效果。

堂堂正正,不留隱患,有功練,還有寶物拿的修練機會,這種好事要去哪裡找?自己可不會因為有風險就裹足不前,既然身為武人,生命危險這種事哪天沒有?為何要怕?

況且,太一如果有什麼陰謀、野心,要把魔爪伸到人間來,自己更不容逃避,趁著與之接觸的機會,打入這系統里,才能有第一手的情報!

下著這個決心,司徒小書忽然想起一事,「對了,當初太一有禁令,讓我不能泄漏身分,否則抹殺,但我最後的那一刀,不是把身分泄漏了嗎?為什麼好像沒有懲罰的?」

龍雲兒也正為此納悶,但溫去病臉色古怪,道:「因為妳那一刀,只讓我們看出妳會封刀盟的武學,可光只是這訊息,背後可以有很多的解釋,加上時間又短,沒法聯想太多,妳在身分暴露前完成任務回歸,自然就過關了,但若妳出刀后,還多留個一年半載……情形就會不同。」

司徒小書點了點頭,道:「明白了,是因為我雖然露了形跡,可沒人發現,就不算泄漏身分,那是不是說,幸好我這次露相時,旁邊的人不夠聰……」

話說到這裡,司徒小書連忙打住,這才明白溫去病為何神情古怪,原來他一早想明白,就是因為他不夠聰明,沒能立刻想通玄機,這才讓自己得以全身而退,只是……這種事也怪不得他,就算想到會在異界遭逢故人,可短短時間內,他又怎麼想得到自己頭上?

司徒小書這麼思索的時候,溫去病其實已在想更深的一層,開始回頭思索本身所泄漏的訊息。

天開八荒劍藏刀這一式,是最大的問題,當時在場的人不多,看了之後能有感悟與學習的人更少,如果自己說是拷打碎星者所獲,這種鬼話,真是說了連自己都不信。

在司徒小書面前,起碼碎星者這個身分,自己是摘不掉了,但就像自己料想不到女爵是司徒小書,單就眼前線索,她也不可能想到,自己就是山陸陵,兩者相差十萬八千里,全無聯想之處。(mianhuaang.LA好看

……瞞天過海是不可能了,且看看能否混水摸魚,些活動空間。

才剛這麼想著,溫去病就看見司徒小書彎腰行禮,道:「溫大哥、龍家姐姐,今次有幸並肩作戰,我學習到很多,往後還請兩位多多照顧。」

這句話像是炸雷,溫去並龍雲兒聞言,表情都活像見了鬼,錯愕地看著司徒小書,腦里第一個生出的念頭,就是像青武仙帝那樣的狀況,被某個外來的意識附體了,龍雲兒甚至不自覺地擺出防衛架勢。

「司、司徒小姐,妳……沒事吧?」

「龍姊姊以後叫我小書就可以了,從西北到異界,我們是聯手出生入死多次的戰友,這世上,我還沒幾個朋友有這交情的,不用太拘束。」

司徒小書道:「既然大家都在太一這邊做任務,以後一起合作的機會很高,我希望後頭能再像這回一樣,同舟共濟,請你們不要嫌棄。」

放低姿態,一輩子不屈膝低頭的司徒小書,擺出來的態度,是此生罕見的誠懇與謙遜。

說的每一句話,都出自真心,可這麼坦率地說著真心話,讓她非常不適應,甚至尷尬、難受,儘管如此,這些話還是有必要說出去,因為如果不這麼說,與那個男人之間的僵局,恐怕永遠都打不開。

透過這段時間的相處,自己對溫去病這人的個性,可以說大致了解了,他非常的油滑,基本可說不要臉皮,沒有下限,而且防衛心極重,如果和他玩迂迴,彼此試探,絕對會被他玩到世界盡頭去。

可他也不是沒有弱點,擅長迂迴的人,往往就對單刀直入的正攻法難以招架,自己在大荒西朝與他唯一成功的那次交流,就是自己先放下,坦然相詢,只要能被他當回事,他就同樣會據實以告,說真心話出來。

一旦看清楚了這點,就會覺得溫去病這人不難交往,雖然他的言行怎麼看怎麼讓人皺眉,彷彿時時刻刻,居心叵測,可只要願意相信他,無條件地相信他,他其實是可以完全放心的同伴,有他在身後,衝鋒陷陣根本不用擔心背後。

封刀盟中,脾氣古怪的奇人異士,所在多有,自己和各種人打交道多了,很清楚對什麼人該是什麼態度,這個男人不但救過自己幾次命,見識、手腕、才智都遠勝於己,在他面前低頭,並不算丟人……

「溫大哥,我是第一次兌換太一的東西,不知道有什麼好建議?」

橫豎都已經把矜持放下,司徒小書直看向溫去病,把問題拋給了他,果然,就看見他抓了抓頭髮,好像很厭煩的樣子,但眼神中的戲謔沒有了,變得認真,是那種面對「自己人」時候的眼神。

「先不要急著換啦。」溫去病道:「挑選之前,先看看自己有沒有什麼要的?」

「?」

「是啊,妳出任務,得到的東西自己全用得上?功法也好,道具也罷,如果有妳用不上的,直接銷贓給太一,不然單靠做任務換的金葉,夠買條毛啊?」

聽溫去病一說,司徒小書陡然醒悟,「你、你在大荒西朝到處搜刮,就是為了回來以後,給太一換金葉?」

溫去病哂道:「別說得好像我只有這管道一樣,就算不給太一,我拿去其他地方暗市場脫手,換換金幣也不錯埃」

司徒小書錯愕道:「可是,我沒有搜刮什麼東西礙…」

溫去病道:「那就只能怪妳自己聽任務的時候意識不清,白白歷險一趟,卻沒有撈些什麼回來銷贓了,哪有英雄、勇者出去歷險,卻不趁機翻箱倒櫃的?」

司徒小書瞠目結舌,旁邊的龍雲兒則表情尷尬,因為事先有所準備,連她都在旅程中,悄悄留意,蒐集了一些小東西,正打算找太一估價掉。

「對了,妳不是練刀的嗎?」溫去病似笑非笑,看著司徒小書的腰間,「這柄鳳首劍,跟著妳回來了,可妳又用不上,乾脆直接抵給太一換錢算了,怎麼說也是地階寶兵,換個一萬幾千金葉沒問題埃」

「不行1

司徒小書堅決搖頭,「這趟旅程,對我很重要,它與我經歷無數戰鬥,幫了我很多,更是重要的紀念物,我怎麼都不會了它。」

兵器不可以出,封刀盟的功法更是不行,但在大荒西朝學到的武技,那就沒有什麼問題,無論是鎏金劍氣的訣竅,還是分光化影劍,都有一定價值,經過考慮,司徒小書決定把這些全了。

光柱自天頂落下,司徒小書進入光柱,把要的功法估值,太一冰冷的聲音隨即響起。

「鎏金劍氣修練心得,地階,價值兩千六百金葉。」

「分光化影劍法,地階,價值九千九百金葉。」

「出與否?」

司徒小書將物品出,加上任務所得的七千金葉,一共一萬九千五百金葉,龍雲兒隨即走入光柱,把一些大鑄造器時,偷偷揀來的邊角料,加上之前剩餘的,帳面上一共六千五百金葉。

兩女交易完畢,跟著就望向溫去病,只見他不住搖頭嘆氣,「破邪箭太傷了,那些魔核如果都還在,能好多金葉啊,死妖龍又那麼難殺,我想偷留個一兩支回來都做不到,唉……」

邊說邊搖頭,溫去病從芥子環中,抽出一柄金色長劍,環繞著紫青光霞,仙氣氤氳,看得司徒小書、龍雲兒眼珠都快凸出來。

「這是……」

「青武陛下的佩劍?」龍雲兒錯愕道:「哥哥你怎麼把這個都帶出來了?」

溫去病道:「沒什麼,他捅我一劍,拔不出去,劍我就順手扣下了,早都知道殺完妖龍太一就會拉人走,不趁機多搜刮一點,難道等著回來以後才幹瞪眼嗎?還有,妳也太揮霍了,殺妖龍妳就殺嘛,用得著殺得這麼屍骨無存嗎?那些全都是金葉耶!就算多帶一塊妖龍肉回來,都能換個千八百金葉的,唉,說多了都心痛啊1

邊說邊搖頭,溫去病走入了光柱之中,跟著,龍雲兒、司徒小書都詫異起來,聽到一連串的叮噹作響聲。

司徒小書小聲問道:「那是……什麼聲音啊?」

龍雲兒尷尬道:「好像是一大堆金鐵傾倒出來的聲音……」

……溫家哥哥促成了大鑄的進行,青武仙帝、龍虎天君,都秘密遣人向他請教,他能撈就撈,什麼邊角料都不放過,就連大鑄結束后,都還在現場搜颳了一遍,所得的只會是自己十倍。

……不過,這傾倒的時間,還真有點久……